放下执着、走好修炼的路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21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一日】進入二零二零年以来,我们经历了很多,同时也深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是何等的重大,也更加领会了师尊让我们救度众生的紧迫。自己虽然在各方面都做的很差,还是想把这段时间的点滴体会和收获写出来,向师父汇报。

一、疫情期间抓紧救人

刚开始,面对突然袭来的疫情,心里非常踏实,一点也不害怕,知道自己是修炼人没事。但有点不知所措,后来做了两个梦:一次梦到煤气罐要爆炸了,后来又梦到硫酸瓶放在炉子上。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当前情况很紧急,不能呆在家里,要去救人。

那些日子也上不去明慧网,大街小巷没几个人,小区、胡同封闭的很严,那个紧张气氛真是带给人很大的压力。但我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象常人一样待在家里,要走出家门。当时手里还有没用完的真相币,就想我花真相币也能救人。就这样在疫情最紧张的那几天,我每天都出去用真相币买东西传播真相,有时一天出去两次,一次去几个商店连带着换零钱。

后来能上明慧网了,看到网上有很多关于疫情方面的真相资料,还有同修们的交流文章。真是太高兴了!此时我想说的是:慈悲的师尊为我们创建了“明慧网”这个平台,让我们大陆大法弟子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间及时的了解真相;及时的看到了师尊发表的新经文;及时的为我们提供了疫情期间救人的资料。我把下载的新经文、语音版的《明慧周刊》、交流文章等及时的给我认识的同修们送去。学了师尊的新经文后,大家坚定了正念,解开了许多不解的疑惑。从同修的交流文章里,我们也知道了疫情期间他们是怎样做的。虽然小区封锁很严,但我们想办法定时见面,在一起切磋,相互鼓励、共同精進,使大家义无反顾的走在了救人的路上。

后来疫情在全世界大爆发,我和一些同修有点迷惑不解,这时明慧网刊登了有关这方面的评论文章,又登出了《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的语音版,我马上下载并给同修们送去,大家听了以后,都明白了。

我以前主要是在楼里发资料和在买东西时当面发送真相期刊,当时小区封闭的很严,很多商店都关门了。我就和同修A一起在大街上、在街心花园、在公交车站去发放。现在到处都是摄像头,有时我们就坐车到远一点的地方,有时就要走很多的路,但比以前在楼里明显的发的少了很多,也辛苦了很多,但我们感到很欣慰,毕竟在这非常时期能起到救人的作用。这其中有一个小插曲:我是自己打印真相资料,年前也没准备多少纸,到三月中旬就用完了,怎么办呢?当时卖耗材的商店都关门了,我就想,去碰碰大运,结果真是师父的苦心安排,到那一看,有一家也是我们经常去的那家正好从门缝里往外递货,我赶紧前去买了我需要的。谢谢师父!

还有一件考验我的事情。有一天我出小区买东西,回来从包里掏出入证时,带出了几张零钱,看门的那个女社区人员说:都这时候了你还用纸币,为啥不用手机付款,你知道钱上有多少细菌呢,尤其现在疫情这么严重。我笑了笑说:我不会用。之后她又说了许多钱如何脏的话。当时我一点都没动心,回家的路上我想起了师父的话:“因为真正有功的人,有能量的人,你不用特意去发,你摸过的东西都会留下能量,都是闪闪发光的。”[1]心里很踏实,没被她的话所带动。我这几年一直负责做我们那里真相币的项目,因为做真相币需要整理、熨烫,电熨斗的温度低了还不行,所以还不只是脏的问题,熨烫时发出的味道特别难闻,而且弥漫在房间里久久不能散去,刚开始我也觉的不习惯,但一想到这是救人的,就不觉的难受了。丈夫总是抱怨但我也能理解,后来我就趁他不在家时熨烫。况且我做的数量毕竟不多,比起交流文章的那些同修来,我这真是不值一提。在疫情期间我们这有的同修即便不出去发资料,但用真相币的一直坚持用,我也要坚持把这个项目做好。

二、任何时候都要把大法摆在首位

我是个修炼二十二年的老弟子了,再过两年就七十岁了,而且只有小学文化,但是在师父的安排下,我二十年前就会简单的操作电脑了,所以在后来给同修们做点事情还是有基础的,但是在技术问题上我是一窍不通的,可是每次需要的时候师父都会安排别的地方的同修帮助我们。如,帮助我们购买新电脑、安装新的电脑系统等。

我们这里没有技术同修,所以明慧网播出的视频文件我们也不会下载,前一段时间看见网上有电影《为你而来》,我就想下载给同修们看看。我试着按照网上的步骤下载,但是我电脑里没安装那个下载文件,就不能多个文件一块下,我一看一共400多个文件那得下多长时间呢,就打退堂鼓了。后来还是想试试,就让孩子给想想办法,结果也不行,但是告诉了我解压缩的办法,就是文件都下完了只解一下压缩就行了。我就开始下载,当时有孩子在,我就让他帮我下,他的动作快,那天网络也通畅,很快就下了上半部,解压缩成功。后来我就自己把下半部下载成功了。谁知这一下让我起了执着,老想下载点东西看看,把学法时间都占用了。正好网上有《永恒的五十分钟》这个电影了,我就用了很长时间把它下载了。这是明显的干事心、追求新奇的心起来了,老想下完了赶紧先睹为快。在下载下半部时,由于我这个人粗心加急性子,没有认真检查就解压缩了,结果失败了,这一下我再也不想下载了,因为那200多个文件我用了多少时间呀?尤其在网络慢的时候。而在这时我的身体也出现了不正确状态,我想这下可得向内找找了。想想这段时间太执着下载这件事了,学法也不静心,有时眼睛一边发正念一边盯着电脑上下载的文件;甚至学法时也在下载,这不是明显的不敬师、不敬法的现象吗?又找出了干事心、好奇心、显示心、粗心等等。心态归正、心性到位以后,我合理的安排了时间,发现早上六点多时网络速度特别快,我又在下载时认真检查都准确无误再解压缩,这样一来不但节省了时间,效率也高了,一点也不用占用我学法的时间了。通过这件事我认识到什么时候都要把大法摆在第一位,否则的话,就要走偏的。

三、在抄法中发现错别字从而找出执着

去年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梦到很多同修围坐在一张大桌子边,让大家默写《论语》。我记得我把原来的《论语》开头很快的就写出来了,后面写的是现在的《论语》。

醒来后,我悟到是不是点化我让我默写《论语》,我想还是先抄写吧,就这样,我就把《论语》抄写了几遍,就开始默写,我怕老出错,就先用铅笔,那时我每天都默写一遍。当然这个过程也是个魔炼人心的过程。后来默写的比较顺了,我就又开始抄《洪吟》和其他讲法。

我只要上午不去和同修见面或办其它事,每天都坚持抄法一小时,受益匪浅。在抄法时我就发现有的字我写错了,但是由于自我观念太强,认为书上是印刷体我是手写体,后来明慧网上刊登了一篇同修交流文章,说的就是有一个字写错了,而且这么多年就这样写过来的。我看后,刚开始还不以为然,但随后我在抄法时,还是重视起来了,这一查看吓的我出了一身冷汗,我不只是一两个字错了,而是好几个,而且都是非常关键的字比如:“炼”字我写的是火字旁边是东字,但东字还多了一小横,我没写;还有就是“德”字,我没写心上的那一横;再有就是“善”字,我羊字下边没出头,口上面写成了草字头;还有“变”字,我把那一撇一捺都给写的朝上了;还有“争”字,也是中间那一横没出头;最后一个是圆满的“满”字,两边的人字我都写反了。我发现了这些错字后,马上把以前抄的法找出来修改,幸亏我默写的《论语》用的是铅笔。同时也感到问题的严重性,向内找自己,从中暴露了我在修炼中的许多漏洞,首先是严重的不敬师、不敬法的大问题。其次我找到了这里有严重的党文化因素,我开始从上小学时回忆,那时是不会有那么多错别字的,因为我那时的语文成绩很好,写字也很工整。后来就赶上了文化大革命,上中学不学文化,每天就是写批判稿,在那种充满斗争、激情和躁动的环境下,我写的字就越来越潦草,有时潦草的过后自己都不认识,而且别人还说我字写的好。殊不知错别字大概就是从那时就有了。学大法后,开始抄写《转法轮》时因为知道要一笔一画的写,感觉都不会写字了。后来学习了师父在《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师父讲:“但是这个草体呀,我觉的太放任人的负的一面了,太多人的表面因素了,人真的正念善行时是写不出来的,主要是放任人的观念时写出来的,严重时心态会有些发狂,正的一面不足。”[2]认识到以后自己要端正心态,不能再写草体了。但并没有太重视起来,因为平时也不怎么写字,给明慧投稿都是直接在电脑上打字,就一直没有发现错别字的问题,这次发生这件事让我认识到这也是典型的党文化因素在我身上的表现。我一定要归正。

我再往下找,我写错的这些字都不是偶然的,先拿“炼”字来说,我虽然一直坚持晨炼,同修们也一直说我坚持的好,但我炼功时总是乱想,特别是抱轮一小时,很少有保持不走神的,这就说明我炼的并不好;再有就是“善”字,说明我在这方面修的欠缺,没有修出发自内心的善,尤其是对迫害过我的人还有怨恨心,在讲真相上有怕心也是没有修出真正的善心。有些事情可能还表现出伪善来;还有“变”字我悟到,是我应该从观念上发生转变,才能走出人来;至于说到“争”字。我找到自己还有隐藏的争斗心,炼功静不下来的静字,不也是跟这个争字有关系吗?最后想想“德”和“满”字就一目了然了,你修的不好能有德吗?能长功吗?能圆满吗?

找出来这些东西之后,那几天我心情很沉重,平时还觉的自己还凑合,感觉确实修的太差劲了,真是汗颜!现在我想这也是好事给我敲一个警钟,让我从这件事上找出执着,抓紧修炼,否则就太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了。

结语

有时在和同修交流时,我们都感慨到:今朝我们能成为一名大法弟子,真是太幸运了,太幸福了,太引以为荣耀了。但是如果做不好也是终生的遗憾。

最后,再次衷心的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的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