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一位大法弟子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6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五日】本文的主角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高同学,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一名普通的大法修炼者”。我是他的大学同学兼室友,大二的时候他洪法,将我们宿舍的五个人带入大法修炼之门,那是1998年。遗憾的是,大四的时候忙于找工作等等诸多问题,我修炼中断,也失去高同学的音讯。

工作之后的数年间,偶尔收到部份室友的联系,间间断断知道他因为修炼大法被迫害等等情况。直到两三年前,我收到信息他已经被放出来了,马上联系并确认是他!电话中他的语气也有些激动,但是仍然能保持平静,只是告诉我一切安好,关于修炼大法的询问,他没有给出任何回应,只是说多年不见,甚是想念,可能的话见面再谈。

两天之后的星期六,我驱车直接赶到了他家里。见了面,要不是他先跟我打招呼,我差点认不出他来。他跟上大学时印象或者我的猜测完全不同,大学时满脸痘痘,脸瘦长瘦长的;我以为监狱的生活会让他面容憔悴、精神萎靡;事实上他精神焕发,红光满面,皮肤白嫩白嫩的,当时是夏天,烈日的暴晒居然对他没有任何伤害(我们都晒黑了)。

他笑着把我们让進屋里,他对我说:“你一点都没变,还跟大学时一样,只是胖了些。”進屋后见了伯母和弟妹,寒暄一阵就坐在一起聊天,一开始主要是伯母问了我们的家庭和工作情况,了解到我们的收入和家庭后,她哭了,显然是想到了自己儿子的境况。于是我也问他们工作生活如何,然后我就又问了他大法修炼情况了,另一名室友马上打断我们,提议我们到外面走走。

到了小区外面,该室友埋怨我太不注意,虽然国内形势有好转,但是依然很严峻。高同学乐呵呵的接过他的话说,不要太在意,确实家里和周围有监视,电话和手机也有监听,社区以前也对他保持严密的监视;但是近来好多了,不像以前那么紧了,偶尔也会提前通知注意相关政治敏感事件。不要让他们难做。

我马上意识到我以前打电话有多鲁莽,还好没有损失,所以我基本不再说话,只是听他们聊。主要的话题内容见以下对话:

室友:我记得你读了博士,还结了婚,然后被抓就没有音讯了。

高:是的,上大学时是导师带入门修炼法轮大法的,有很大体会,身体的改变也很大,所以坚信大法真、善、忍。即使后来99年开始迫害,我还是坚持在炼,可惜我的导师被抓了,我们也没有了炼功点,但是我们还在坚持。后来考上博士,博导给我做“思想工作”希望放弃修炼,但是我反过来向他洪法。他说他也认同我的观点,也不反对大法修炼,但是他也有很大压力,学校和院里都对他施加压力,如果不放弃修炼就不能读博了,最后在我的坚持下,还是他妥协了。然而学院又使出更坏的招数,他们找到我老婆和我父母,组织一批人轮番轰炸,软硬兼施,威逼利诱,迫使他们劝我回头,但是我每次都把他们反劝过来。我抓住一切机会洪法,坚定信念,学法炼功不断。最后他们看实在没办法了,就发假消息说导师找我要报告,然后在路上把我绑架了,并没有经过审判就把我关到监狱里。

室友:那监狱里肯定特别苦吧?

高:你难以想象!老虎凳、辣椒水、电棍电击等等,都是日常小事,还有不让睡觉、罚站等等,当然更不让看书炼功,还强制给你看反面资料等等。我曾经在里面绝食以示抗议,你知道监狱中也是不太敢让死人的,他们会负有责任,所以他们就给我灌食,还给打针,各种针,让你脸肿得的谁都认不出来,浑身的皮肤溃烂生疮,又痒又难受。你没法想象的那种苦……

在这整个对话过程中,高同学始终保持平静的语气和心情,看不出情绪波动,似乎在说别人的事情。这让我很震惊,其间我有一次打断他们:“你太厉害了!这么可怕的经历你居然没事,如果再有一次,你……”。他迅速打断我:“你这样想就是不对的。这是旧势力的错误安排,师父是不承认的,也是不应该发生的,我们应该否定它。”然后他又十分平静的说:“其实你们的缘份也很大,可惜耽误了太多时间,如果你们能够多学学法,……多看看师父最近的经文你们就都明白了。”

看我们还是一脸疑问,他笑笑补充道:“其实你们不要觉得我有这段经历就是我厉害。真正修得好的弟子是不会有这种经历的,这是我的修炼有漏,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没有执着,这些魔难都是不会出现的。”

这些话让我至今记忆犹新,尤其是他当时的平静状态,始终微笑、乐呵呵的,没有委屈、没有不平、没有恐惧,表现出的只有慈悲……

室友:后来你是怎么出来的?

高:被非法关押之后,也没有经过审理就直接判了4年半。期间的种种折磨并不是最痛苦的,那时候最难的是亲人。和老婆离婚了,我能理解她,当时的压力太大了,她被告知:如果能够让我写悔过书,不但单位工资照发,房子照分配,而且学位不会注销等等。但是我问她:大法哪里错了,真、善、忍哪里不对了,我怎么能悔过?!她也认同,但是没办法,只是哭,最后只能是离婚了,对她也好。然后是各方对我父母亲施加压力,各种闹、威胁,期间我父亲也去世了,这是我最遗憾的,没能见他最后一面……大约两年前,四年半过去了,我也就被放回家了,只是通知社区注意监视。开始的时候,我也是很困难,是我母亲一直在支持我,她也修大法。刚回来时一听到警笛就害怕,就想躲到被窝里,身体发抖……这样大概一年左右待在家里调整,啥也没做,再后来逐渐的学法、看新经文就很快明白了,也跟上正法進程了,也知道了应该怎样做。还是学法不够精進啊,也接触到了附近其他同修,他们给了我很大帮助。大概又过了半年,我就完全恢复了,不仅学法炼功更精進,发正念和讲真相也丝毫不落下。

他给我震动和体会最大的是,不在于他经历了什么,而在于他说的如此平静,表现的如此坦然。用他自己的话说:“现在大自在,无痴无恨,无怨无气。”

这是真正的大法徒的威德。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