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抓紧时间实修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09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现在把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如何抓紧时间实修,做好三件事,救度世人的一些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面对面讲真相救人中修心

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全国各地也纷纷封城、封村子、封小区,人们显的特别恐慌、害怕。社区只允许每家两天出来一人购买生活必需品。大街上行人很少,即使遇到了人,也都戴着口罩,人与人之间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面对面说话很不方便。

疫情来了,是否就是大淘汰到来了?我要抓紧时间救人。街上的人虽少,但毕竟还是有人。如果我有救人的心,师父会把有缘人安排到我到身边来。只要与对方保持一定的距离,大点声音说话,让对方能听到,还是可以讲真相的。

不久前,我从同修那里刚刚学会的“U盘量产”技术,此时正好用上了,我选了一些疫情真相视频、音频、明慧网的《疫情周刊》等真相资料载入U盘里,带身上。遇到有缘人,我就讲真相、送U盘。疫情期间,人们都有怕染上病毒的心理,但只要我们把握好机会,人们还是比较容易接受真相,同意“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保平安的。

一次,我走進一家眼镜店,里面有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店员。我就结合U盘里面的刘伯温预言给他讲了疫情真相,告诉他“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避瘟疫的良方。他听明白了我讲的真相。离开时,他一个劲的对我表示感谢,还客气的送我出了门。

一天,我看见一家日本料理餐馆,老板是一位年轻人。我满怀信心的走了進去。我拿着U盘,刚开口说:“给你送礼物来了。”那位老板就吆喝着:“走!”我没想到这位年轻老板不但不听真相,还要把我撵出来。我当时的反应有些激动,高声回应了一句:“这是免费送你的。”他仍然往外撵我。我还想接着往下说,那老板向我瞪眼,并嗓门升高了一倍,嚷道:“出去!”老板的这种举动,让我很尴尬,更觉的伤了自尊心。心里那种难受滋味上下翻腾!我都不知道是怎么走出那家餐馆的,真是特别的沮丧,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定住了神。

师父教导我们遇事向内找。我找自己,还有哪些执著心没去?是不是自己不够善?有怕丢面子的心。我当时虽然没有发脾气,但还是有些失态,没有修炼人应有的平稳祥和的心态,没做到喜怒不形于色。進一步向内找,哎呀,讲真相前忽略了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干扰,这也是此次讲真相失败的一个原因。正念不足,效果当然不好了。我要吸取这次教训。

还有人担心我手里的U盘带有“病毒”,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我,因为对方不知道我这“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我想面对面讲真相时,也要注重一下自己的外表着装。当面赠送U盘时,应该戴手套,从表面上打消人们的顾虑,毕竟这是在疫情期间。

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我还打印了一份U盘使用说明,放入装U盘的袋子里。接下来,我又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在送U盘之前,先在自己的手机里播放某个真相节目,给对方观看,然后给他讲真相,最后再递送U盘。实践证明,这样做效果好。如果对方不要U盘,也不要紧,我就只是给他讲真相。也有的人好象觉的U盘有点“昂贵”,犹犹豫豫的不要。这种时候,就不要勉强送。

在面对面讲真相的时候,有时摸不清对方的身份,我就不敢轻易提法轮功,心里没底。其实这是隐藏着怕自己受伤害的心。遇到从表面看不是很善的人,我也会犹豫。抱着怕心,心里不稳,干扰就大,会多一些周折。有一次,我给两个做餐饮生意的妇女讲真相,刚刚聊了几句,其中一个年轻的突然说:“你们炼法轮功的都走火入魔了!我家门上就被塞了小册子。告诉你呀,别在这讲了,有监控。”她见我不肯离开,就又说:“你知道这餐厅谁开的?是派出所开的。我们的家人就是警察,还是个当官的!”

我当时脑子里“嗡”的一下,有些紧张,脸有点微微发烫。我刚要转身走开,可又觉的她们还有善良的一面。我平静了一下,用手在胸前拍了一下自己“怦怦”跳的心,控制住情绪,脚没有挪动地方。我想到:大法弟子是主角,是在危难时刻救人的,不能稍微有点问题就轻易的放弃、就绕开。她说她接到过真相小册子,就说明至少她知道一点基本真相,应该有把握使她真正明白真相、从而得救。

我发着正念,清除控制她的共产邪灵,就接着对她说:“走火入魔是文艺作品里的名词,不科学。而且很多实例说明,修炼法轮功,能够调动人体内的潜能,提高人体免疫力、抵制武汉肺炎病毒入侵。法轮功是传统的气功修炼,如今已经洪传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台湾就有至少六、七十万人在炼。而中共是西方的邪灵,全世界都在唾弃它。有很多人,包括警察,明白了真相后,还得了福报呢!”

那位年长的人看我如此的坚持,就连珠炮似的提出一串问题:你们劝退一个人挣多少钱?你炼好多年了吧?修到了多高层次?等等。这是她听信中共邪党的谎言造成的,使她对大法产生的仇视和对抗心理。我解释说:“没人给我钱,我就希望你平安。”接着,我针对她提出的这几个问题做了简单回答,解开了她的心结。最后她终于同意退出加入过的团、队。

师父说:“特别是对于那些个政府官员,你不要看他的职位如何,当年师父传这部大法的时候,也是只看人,不看其在社会中的地位,不看任何团体组织形式,也没有工作贵贱之分,什么都不看,只见人心。”[1]“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特别是人类社会走到这一步了,都不行了,只看人自己要什么了。”[2]

我对照师父的讲法,向内找,为什么当时反映出心里不稳、出现怕心呢?原因在于:一,是怕自己受到威胁,确保自己不受伤害才敢讲,这基点是为私的;二,以前救人时,一直在看人身份来决定讲还是不讲,有挑选人的分别心。见到对方是武警、保安、干部、公务员之类的人,就绕开。我明白了救人不能看其身份、不能挑人去救,应该都给其选择的机会。这才是师父所要的。

二、在打真相电话救人中端正态度、提高心性

由于疫情越来越严重,封锁逐步升级,我租住的小区要求从新详细登记。为此,我决定离开市区去另一个小城镇。在那里,我有认识的同修,他们手里有专用于救人的电话。此前,我用过“自动语音电话软件”拨打,给接听者播放录音,效果不是很好。我知道近来许多大陆同修在用电话直接拨打给对方讲真相。

我早想过打电话直接讲真相,这样能与接听者互动、就象面对面劝“三退”一样,效果会很好。特别是在眼前疫情迅猛之时,人们都戴口罩,见面相互说话不太方便,戒备心又重,不出门。此时用电话讲真相的优势就突显出来了,它可以不受距离和时间的限制,几乎可以达到全国各地的每一个角落。

在当地协调人帮助下,我联系上了一位善于打真相电话的同修。她拿来了一部手机给了我,向我介绍了她打电话的一些经验。我登陆明慧网,找到了讲真相的电话稿,把其内容结合自己的理解写出一份讲稿。开始打电话时照着稿件念诵,熟悉了稿件内容后,我就不再照念,而是自己讲了。

打电话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也是自己心性提高的过程。开始时,接听者大部份刚接听就挂断。有时电话接通了,我自己却紧张的一时不知怎么张口讲了,突然没词了、卡住了。我的状态这样,人家怎么会愿意听我讲话,更别说劝“三退”了。还有的人说:“我什么都没入过。”我听了心里还不高兴,觉的他不说实话。听说别的同修一天能劝退好几个,我就更着急了。

有位同修劝我静下心来,认真学法、向内找,我照办了。学了师父的各地讲法,对照自己,从中找到了急躁的心,急于求成的心,就是俗话说的“想一口吃个胖子”。还有执著追求结果的心、求名求数量的心,而没有怀着纯真纯善的心去打每一通电话,结果自然是欲速不达。

师父讲:“缺少智慧的时候啊,往往都是你在着急,脑袋急着要做一件什么事情、看的太重,就出现了另外的一种执著从而造成的。其实很多事情,你平心静气的、心平气和的去讲去说,理智的去对待,你会发现你的智慧啊象泉水一样往出流,而且句句说到点子上、句句是真理。你要一执著、一急、有一种非常强烈的什么心,智慧就没了,因为那时候又跑到人这儿来了,是吧?要尽量的用正念,尽量的用修炼人的状态,就会效果非常好。”[3]

我端正了心态,用宽容的心对待每位接听者,同时发正念清除干扰。在疫情期间,邪党的骗术故伎重演。在真实讯息被封杀的情况下,人们同样深受邪党假新闻宣传的毒害,造成的人们不愿听真相。我找到问题的症结,再打起电话来就顺利多了。经过耐心的讲真相,摆事实、讲道理,想办法让对方听下去,不让他挂机。这样,愿意三退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有时我觉的自己在电话中没说清楚,就再打过去补充该講而没有讲的。当然,也有声称要举报的,这时就会暴露出自己的怕心。我知道,这是该彻底修去自己的怕心的时候了。

几个月下来,虽然我劝退的人数不是很多,但我觉的比以前用“自动语音电话软件”拨打,有了点滴進步。直接打电话讲真相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如果对方听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我的心情就特别舒畅。当然也不要生欢喜心。只要正念足,没有一丝为己的念头,不求回报的用纯净心态去救人,大部份人是能听真相的。我觉的这与面对面讲真相有相似之处。

三、师父化解了我的魔难

我们修炼的人身体是有能量的,是有功的,正念强,就能发挥作用,师父就能为我们做主,大法的威力就能显现。

这次武汉疫情爆发初期,每个地区都被严密封锁。我从市区转到另一座小镇居住。一天租了一辆车,在车里,我给司机讲了真相。当车子行驶到小镇边界时,司机突然把车停了下来对我说:“你下车吧。”我问为什么?他说他经常来这个小镇,知道这里的情况,小镇对来往车辆和乘客会做严格检查。他嘱咐我:“你一定要逆行往里走啊!”我说:“谢谢!祝你平安。”于是,我就徒步往镇里走去。

一進入这座小镇,我就感到一股恐怖气氛。这里所有的公交车几乎停止运行;街上几乎看不见人,偶尔看到一、两个环卫工人;出租车也很少,还不时有警车呼啸着从身边驶过。耳边传来刺耳的声音,宣传喇叭在播放着通知。真是不身临其境,感受不到那种恐怖。当时我手里提着一个编织袋,袋子里面有一台笔记本电脑,一部平板电脑,一部真相手机,还有几个U盘、存储卡等。我在编织袋上面放了一些食品。我提着沉甸甸的编织袋,一步一步的往镇里走。一边走着、一边观察。

走到离我居住的那个小区门口距离将近40米左右时,我看到四个戴红袖标的人和两个保安,把守着一米多宽的一条通道。我往前走着,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此番進不去这个小区,可能就得露宿街头,所以此时此刻就得需要用勇气闯关了。

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在,有大法在,怕什么!我想起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4]。当我走到小区门口还有二十米远时,突然爆发出争吵的声音,而且越演越烈。原来那几个佩戴红袖标的人和小区里出来的两个人不知什么原因,吵了起来,就连那两个保安都被他们吸引了过去。我就趁此机会往里走,但还是被一个保安拦住了。他让我出示“出入证”,我说:“我没有出入证啊。”这个保安也没多说,匆匆的开了一张出入证给了我。以后那张出入证真的发挥了大作用。

我是借助常人在发生矛盾的瞬间,趁机進入小区的。可是为什么恰逢那一刻发生了吵架?这是师父的安排,使得我能在此时顺利的進入了小区。师父为弟子化解了魔难,保护了我。

四、集体学法很重要

这些年里,邪党的疯狂镇压破坏了我们正常的修炼环境。我基本上是处于独修状态,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这使我逐渐的懈怠。我每天勉强才学一讲《转法轮》,而把大部份时间用于上网,浏览那些国际形势变化的新闻,对社会上发生的事件感兴趣,被世间乱象牵动,心如浮萍。

我在夜晚不止一次的梦到这样的场景:自己坐在一间教室里,教室是一个大考场,考生们在答卷。可我看着试卷上面的试题,不知如何解答。情急之下,我想抄袭别人的答案。刚接过别人的试卷要抄答案时,考试结束的铃声响了,考试结束了!我从梦中惊醒,梦中的场景清晰的留在脑海里、不断的回放。我悟到,这是我学法不够,不精進,是师父在点化我。

师父说;“你们不是来改变历史的,是在历史的最危险中救人的,如讲真相、三退、真心念真言,都是最好的灵丹妙药、救人的办法。人心的改变就会使事情向正面转向。中共在垂死挣扎,为了害人把社会搞的很乱。大法弟子不要随着乱象浮动,守住根本,才能看清乱象。”[5]认真学习师父的这段讲法后,我悟到:我不能再懈怠了,必须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了。

我决定建立一个集体学法小组,与同修共同精進。特别是在疫情期间,大部份地区处于封锁状态,更需要有一个好的学法环境。我找到当地协调人,在协调人的帮助下,在我家里成立了学法小组。溶入集体后,我找到了修炼如初的感觉。在这良好的环境里,学法时能入心,大家也会静下心来找到自己在修炼上的很多漏洞,把阻碍自己不精進的那些负面的因素及物质解体、清理掉。

通过与同修一起学法和交流,我心里更加清楚了:作为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是责无旁贷的,疫情之下,救人更急迫。我们正处在新旧宇宙更替的特殊历史阶段,在危难关头我们得完成自己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的使命。这既是正法的要求,也是我们的史前誓约。

除了发真相U盘、打真相电话外,我还登录天地行技术论坛,学习一些关于“网门上网卡制作”基础知识。我与同修商量,购买了自动名片机和塑封机,制作二维码卡片,结合真相传单发放,加大力度救人,让更多的人突破网络封锁,翻墙看到外面的真实世界,从而做出正确的选择,让世人平安的渡过劫难。

在修炼的路上,每一步都有师父的保护。师父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了,还有太多的人没明白真相,还有太多的人没有得到救度。因此,我不能放松自己的修炼,要继续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抓紧时间实修自己,多讲真相多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