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深山沟里的大法徒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15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四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一、苦难的前半生

我出生在深山沟里一个很贫穷的农民家庭。从我出生,苦难就一直伴随着我。我上面有一个姐姐,没有成活。奶奶信鬼神,认为我前面的孩子没成活,是被鬼神领走了。为了让我能活下来,给我起了一个很不好听的名字。我虽然活了下来,可是我一身是病,气管炎、脑膜炎、双肩周炎、血压低、心脏病、痔疮等等。每年过了大年初一,我就象被用胶粘到了炕上一样,一躺就是大半年,我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我常常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我家墙上有一张画,里面有一个小女孩。每当我病重时,她就高高兴兴的走下来。五岁时,有一次我病的很厉害,我看见自己和小女孩一起出去了。我飞了起来,穿过彩云,穿过蓝天,来到一个很大的大花园,里面有千姿百态的鲜花,还有很多树,树上长满了很多鲜果,没有人看管。我说:“我不摘。”刚说完,一个白胡子老人出现了,他右手拿着一个拂尘,往左胳膊上一搭,说:“我在这。”过了一会儿,他说:“你还得回去。”就来了一只凤凰,我骑着凤凰回来了。回来后,我仍然躺在炕上,依旧痛苦,三天两头的断气。

出嫁时,有人说我丈夫娶了一个“骨尸”。我到处烧香磕头、拜神求佛,哪儿有庙会,不管多远,我都去,没有我不拜的“神”,没有我不求的“佛”。可这一拜,我的病不但没好,还添了个能给人“看病”的怪毛病。谁来我都看,一看就好。我还不贪财,什么都不要人家的,来看病的人越来越多。给别人看好了病,别人走了,可我的病却越来越重,别提多难受了,我常常断气。有一次,我又断气了,家里人都认为我真的死了,为我准备后事。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又醒过来了。就这样,我在死亡的边缘上挣扎了四十五年。

后来,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师父说:“你为了得这个法,可相当不容易,也许你前半生吃的苦都是为了得这个法,这是你知道的;还有你不知道的,也许在你前几世甚至于更长的时间,都在为得这个法在吃苦、受罪。还有的人为得这个法遭受过更大的痛苦,这是你不知道的。”[1]我感到师父的这段法非常亲切,启悟了我心灵深处的觉醒。每当看到这段法时,我就不由自主的热泪盈眶。

二、师父从死神手里救出了我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法轮大法在我地区的平原传出,逐渐的山区里的人也有所耳闻。有人向我介绍说:“法轮功可好了,什么疑难病都能治。”开始我不相信。我想,我什么神都求过了,谁都不管我,什么招儿都试过了,全都不管用。我没有一点生的希望了,我已经是个棺材瓤了,就等死神来接我了。可是,这口气就是难咽。

一九九九年正月初二,亲戚来劝我,说:“山下正在办法轮功学习班,人可多了,都说好,去试试吧。”家人也劝我。我躺在炕上,有气无力的看着家里人,他们都用期待的眼光等着我的回答。无奈中,我答应他们去试试,反正我是快死的人了,再折腾一次也无妨。

正月初九,我在家人的陪同下,下山去求法轮功。因为学习班已经开始了,我到那里的时候,只剩下三天了。一進这屋子,我就感到迎面有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使我这连四两劲儿都没有的人,一下子就激灵了起来。

屋子里坐了很多人,在听法轮功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辅导员叫我坐下盘腿,我一盘就盘上去了。辅导员叫我听师父的讲法,我就听。一上来,就听师父在讲杀生的问题。我一听,茅塞顿开:“我是不是以前杀了很多生命?现在这些生命都来找我要债来了?我这么多病,是不是在还债呢?”我越听越入神,越听越爱听。我全神贯注、完全溶入到师父的讲法中去了,我把周围的一切全都忘了。

听完了师父的讲法,辅导员问我:“听的怎么样?”我说:“太好了!我来的太晚了!”辅导员说:“没关系,有书,也有磁带。”我又问了很多问题,和辅导员聊了很久,辅导员就让我在他家吃饭。三天后,学习班结束了。

这三天,胜过一百年。我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我再也不是愁眉苦脸、有气无力、说病就死、绝望的人了。我感到我有活力了,有精神了,我的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心里有说不出的愉悦。我请了十二本《转法轮》,准备拿回村里给人洪法。

我没上过学,一个字都不认识,只好把《转法轮》拿给大伯哥,让他给我念。当大伯哥念到“释迦牟尼”时,他说:“我不认识这几个字。”我说:“我看看。”我一看,张嘴就说:“这不是念释迦牟尼吗?”大伯哥很惊奇,我也觉的很奇怪,我这从来没有念过一天书的人,听了三天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就会认字了!哎呀!我太高兴了!太神了!这都是师父赐予我的啊!

很快,我的病全都没了,师父把我的病全给消下去了。几十年病魔缠身、即将入土的人,现在又死而复生了,是师父把我从死神的手里救了回来,我内心无以言表的高兴。

三、神奇的事情连连发生

在辅导员家,我学会了五套功法。我从山下回来后,每天炼功。刚炼第五套功法时,我就起空了,我有点高兴,也有点害怕。于是,我一会儿起来了,一会儿又下去了,就这样,我上来下去的来回折腾,就象师父在讲法中讲过的现象一样。以后不管多忙多累,我从不间断的炼功。就是在打压最严酷的岁月里,我都坚持炼。

我这个山村中有名的老病号,如今学了法轮功,一身的病都没有了。这个神奇的故事,很快在山村里传开来了。我也不给人看病了。谁来看病,我就教她们学法轮功。山里人都朴实好奇,于是,很多人都来了。

我们山村不象平原,山民的房子都依山而造,邻里之间、山上山下说话,彼此都听的清清楚楚。可是要见面,却要走一段时间,因为都是走的“之”字形盘山道,一个村要占几个山头,所以什么事情传起来不容易。尽管如此,我们村一下子就有三十多人来学炼法轮功,附近的村庄也有不少人来学炼。

我经济条件不太好,但我一定要做洪法这件事。我就先向别人借钱,用几十元钱买了一个录音机,还到山下请了一些大法书背上来。那时交通很不方便,但吃多少苦,我都愿意。就这样,法轮功就在我们这个交通非常不便的深山区,轰轰烈烈的传开了,几乎人人都知道。学炼法轮功的人,每个星期都在成倍的增长。因为不花一分钱,炼功后身体没有病了,健康了,谁不来呀!

尤其在我们这贫困的深山沟里,看病非常不容易,就是有钱看病,行动也不易,更不要说没钱了。看不起病的人,他们简直是得不起病。现在有不出门、不花钱就让你祛病健身的好办法,这强身健体的灵丹妙药,山民们个个欢迎,所以来学功的人真是三三俩俩,络绎不绝。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和同修经常晚上结伴出去发真相资料。有一次,我们去S沟发真相资料。回来时,已经是下半夜三点了。我走着走着,就飘起来了。一个大家公认的走的最快的男同修,那天怎么也追不上我。他说:“怎么回事?我怎么就追不上你?”因为我轻飘飘的象飞一样的往前飘,所以没有人能跟上我。这种神奇的事在我身上时不时的发生。

那时,我们吃水要到山下去担。有一次,我挑着两大桶水,从山下往山上走,感到轻飘飘的,一点儿也不重。有一个妇女看见了,说:“你担这担子,象是走在云里一样,哪是走在山路上啊!”

四、救众生 走在神路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元凶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腥风血雨,我们毫无心理准备。炼功点被破坏了,学员们被驱散了。警察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叫我交出大法的书和资料。我决不给他们,我说:“那是我的命根子,我决不能给你们!”警察在我家呆了一个星期,不许我出门。他们搞车轮战,都没有把我拿下,最后都走了。我照常的学法、炼功,一天也不落。

二零零二年,我出现气管炎的症状,躺在床上一天一夜,喘的非常难受。警察们闻讯来了,他们想趁机诬蔑师父、诬陷大法,给大法抹黑。他们十几个人围着我,想把我抬出去。我马上坐起来,单手立掌,嘴里说:“立掌乾坤震”[2]。我心里想的是铲除他们背后迫害大法的邪恶因素。这时,我的右手掌发出强烈的白光,直捣邪恶因素。大部份警察都快速的跑了,只剩下两个人,变的非常渺小,退缩在那里,最后也跑了。以后再也没有什么恶人来找我了。

每隔一段时间,我要到山下去看看,取些真相资料。人们看我走路轻飘飘的,象二十来岁的人,什么病都没有,都知道我还在炼法轮功,这就是我给他们讲真相的有利条件。

师父说:“你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承包了一个很大的范围,代表了一方众生。”[3]我悟到:我生长在山区,我的使命必然是救度我所在这一山区的众生。山区这么大,又这么分散,交通还这么不便,我的任务很重。但再难、再重,我都要去做,那是我史前向创世主发的愿,我一定要救度这山区的人。

我经常天一黑就出去了,下半夜才回来。我全身装满了真相资料,到各个村庄去发。开始我一个人,后来又有走回来的同修,我们就结伴出去发放。山村的羊肠小道只能走一个人,一不小心,就会跌落到山沟里。

有一次,我家的牛两只前腿突然搭到我的肩膀上,我没有思想准备,一下子趴到地上,右脚的脚尖却反向朝后了。很长时间,我才坐起来。我忍着疼痛,硬是把脚尖扳了回来,但脚尖却不能复位了,我只能用脚跟走路。即使这样,当天晚上我照样跟着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我右脚尖朝上,一拐一拐的跟在同修后面,走在崎岖不平的山区小道上。天快亮的时候,我们发完了,我这才想起来我的脚。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完全正常了,也不痛了。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由暗地里发真相资料到公开发,由发真相资料到面对面讲真相。我会碰到有点文化的人、碰到村干部,有时碰到警察等各种人。我遇到不同的人,就根据他们的接受能力讲。

当我碰到不明真相的村干部,常给他们讲一个故事:山下有一个村的书记,他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乡里一通知要来人,他马上就通知法轮功学员:“上面要来人了,快把你们的东西收拾好。”有一次,乡里人没打电话,直接来了,说要找香梅。书记就把他们领到了江梅(另一个人)家。然后,书记说自己要马上去厕所。到厕所后,书记马上给香梅的丈夫打了个电话,说上边来人了,要找香梅。从厕所回去后,乡里人说:错了,要找的人叫香梅,不是江梅。再去找香梅,她早已平安离开了。这个书记现在日子过的红火,工作开展的顺利。因为他保护了大法弟子,得了福报。他又没得罪上级,所以也没有什么麻烦,这村书记还在继续干着。

中共恶党打压法轮功,很多人都是在执法犯法。我给他们讲《宪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告诉他们很多村干部都违反了这条规定,也就是说他们在执法犯法,如果公民(农民)要起诉他们,把他们告到法庭,他们就面临三年牢狱。如果你利用了农民的无知,而钻空子非法胡作非为,那最后倒楣的是自己。我告诉他们,希望他们善待大法弟子,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愿他们全家都得到福报。

师父说:“所有的大法弟子我都不能丢下,每一个人都是我的亲人”[4]。

在救人的过程当中,我把寻找昔日同修作为一个重要的事来做,因为他们都是和大法很有缘的人,都是师父的亲人。几年来,不断有走回来的同修。我们村有两个同修在几年前走了回来,我们正好组成了一个学法小组,每天一起学法、炼功。在山下同修的帮助下,我们都安装上了新唐人电视,能直接看到大法真相的节目,听到正义善良的声音。尤其我们每年能看到神韵晚会的节目,这是我们最高兴的事了。

更让我们高兴的是,去年同修又给我们拿来了电脑、打印机,连上了网络。这可好了,我们可以直接上明慧网了,我们可以自己做真相资料了,不用再下山跑那么多的路了。

五、全家受益

炼法轮功后把我身体炼好了,至今一个药粒都没再吃过。不管中共恶党怎么打压,我们全家人都相信法轮大法,都支持我修炼,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全家人都和睦相处。

丈夫不修炼,在打压最严酷的年月,他陪我去发真相资料。有一次,村里的恶党喇叭叫嚣的非常邪恶,我说:“应该给他们一份真相资料看看。”丈夫说:“我去。”于是他拿着一份真相资料去了,很快就回来了。我说:“放哪了?”他说:“办公室没人,就放在他们家桌上了。”迫害严重时,丈夫不让我出去,他替我去发真相资料。

两个儿子、儿媳都相信大法、支持大法。他们都工作顺利、生活平安。有时同修来了,我不在家,儿媳们都很热情的招待同修,给同修们做饭。我的四个孙子都活泼可爱,身体健康,从不生病,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这真是:

半生苦难一身病,求神拜佛天不应。
一朝寻得法轮功,大法师父救我命。
学法炼功修心性,师父让我显本性。
救度众生是使命,坚修大法助师行。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大觉〉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明慧网第十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