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尽力救度那一方众生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14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三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大瘟疫的降临,改变了世界,同时也提醒了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时间已非常紧迫,需要我们争分夺秒了。下面我把自四月份以来,疫情期间,我们县同修抓紧救人的一段修炼经历与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排除阻碍 抓紧救人

二零一七年,我去农村发真相资料,遭绑架。我闯出黑窝后,当地中共警察曾下很大力气追找我。由于遭受迫害时,认识我的警察很多,我选择了离开家乡,在外地落脚。

今年疫情爆发,四月份,家乡的县内一协调同修,捎信儿给我,说我县农村同修在救人上还没有做好,希望我们能一起交流一下。我回到家乡的县城,几位同修在一起交流了:疫情解封,是师父给我们延续来的救度众生的时间。师父说:“但是目前“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这样的瘟疫是有目地、有目标而来的。它是来淘汰邪党份子的、与中共邪党走在一起的人的。”[1]我们理解,未来中国的疫情不会是最轻的,而是最重的。而我们县同修少,光靠面对面讲是远远不够的,应该在县内及农村发放真相资料。现在恶党一言堂的媒体洗脑,把它自己这个“罪魁祸首”,装扮成“抗疫英雄”;把病毒来源甩锅到国外,使民众更加迷惑,依赖、相信恶党。有的大法弟子的家人都听信了。而我们的真相资料能及时深入的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同时告诉人们躲过瘟疫的灵丹妙药。

我们来到几个镇,和当地同修交流切磋后,心里感觉特别沉重。有些同修年龄大了,骑自行车都费劲;同修又少,面对这么多乡镇、村庄怎么办呢?回来后,我思考几天,觉的我也应该回来和大家一起做,共同承担起这份责任,不能把压力都让别人承担。虽然一些警察认识我,但是现在戴口罩是一个普遍现象,表面安全应该没问题。

就在我作出决定的这天晚上,我清晰的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的表哥和我的姥爷,表哥跪在我的面前,向我竖大拇指。我一手抓着他的手,一手抓着姥爷的手,四只手叠放在一起,一阵悲悯涌上心头,掉下了眼泪。我哭着说:这都是我的众生啊!醒来后,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回本县救度众生。

我于四月中旬回到本县,后来租了房子。多数是白天叠资料,晚上出去发。每份资料包含小册子、真相信及二维码卡片。

刚开始,我找了一位六十多岁的同修A和我配合。我们俩骑摩托车回本县的那天,几十里的路程,竟然一会儿沙尘暴,一会儿掉雨点。我们心里明白,这是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在干扰。当我第一次出去发资料,把一大兜子真相资料放到摩托车上时,我想我要去掉以前被迫害而产生的一切负面思维,大法弟子是带着神的旨意救度众生,不允许旧势力的一切干扰与迫害。

几天后,当地协调同修在县内开了一个交流会,大家更清楚了在全县发资料的重要和时间的紧迫,我们共同发真相资料,救度这一方众生。不能出去的老年同修都在家里发正念,每天七点到七点十分、八点到八点半定为全县统一针对此项目发正念时间。

那天,当我想和大家交流最近出去发资料时的感受以及当时想起的《洪吟五》中的诗句。由于没记准,我想查一下,手头只有电子书,怎么找呢?我试着点开电子书《洪吟五》,映入眼帘的是〈人来世的秘密〉:“大法徒带着神的旨意 救度众生在尽全力”[2]。这正是我要找的,我心里一阵感触:师父就在我们身边,看护与帮助我们。我们只有尽全力救度众生。

我和同修A第一次出去发资料的那晚,天特别冷,回来后下摩托车上楼时,两腿向外冒凉风。从那天起,同修A一直全身疼,但是他一直坚持。一个多月后,我觉的不能太依赖同修A了,我让他先回家去休息休息。

同修A走了,可是问题来了,我得需要自己解决车的问题。如果买摩托车,我办不了证,还有同修说,晚上经常有警察截车。如果买电动车,就得买大电池的,小的一般都跑不太远。那几天,手机上天天有要给超过一百斤重的电动车起牌照的消息。同修A说,他女婿在本市,前几天骑电动车没牌照,被抓住罚款了。

这可怎么办?那两天很是纠结。其实没听到这些消息前,我已经骑摩托车驮同修B出去发两次真相资料了,没想太多,也很顺利。可听到这些消息后,我顾虑了。一天,我正想着怎么办,师父的一段讲法出现在脑中:“剩下的路,用神的正念正行圆满你们的史前大愿吧!”[3]我一下豁然开朗,我这些顾虑都是人心,是人在做事,不是神的正念正行。不论是摩托车,还是电动车,骑啥啥好,有啥骑啥,都没问题。

几天后,一位同修拿钱让我去买电动车,我求师父帮助,买一台最适宜的电动车。到车行,刚好出一款适合跑长途的电动车,而且车型大小都非常合适,真是师父都给准备好了!

一天早上,凌晨两点多钟,我自己去农村发资料。在一村口,我一手拿着导航看,一手扶车把骑车。突然,前方路况不好,我赶紧刹车,刹的是前轮,一下摔了一个大跟头。当时,胸部和膝盖处一阵剧痛。我扶起车,还好,车没坏,只是我走路费劲了,但是骑车还可以发资料。那天,干扰很大,狗叫得厉害。一村民早起,看到我在发资料,试图拦我,我从他身边驶过。天已见亮,我只好回去。

回来后,我向内找,并没有找到什么大问题。但是我想,到如今,还有两个镇的同修没有行动,送去的资料还在手上积压着。我着急自己发,能发多少?只有大家都配合上来,我们的效率才能提高。于是,我决定去那两个镇,和他们一起做,再交流交流破除阻碍。

我带上大约八百份包装好的资料,去了一个镇,这应该是我们县实力最强的一个镇了,如果大家都能走出来,能出动四辆摩托车。

晚上,我到了该镇协调同修家,说明来意后,我说:“咱俩一会儿出去发资料吧。”他说,他手里还有一些没装袋,今天先别去了。我看出他还是有点压力。我说:“今天出去吧,你骑摩托车驮我。”我在心里求师父:“师父啊!今天太忙了,没学上法,也没时间发正念了,请师父加持我们顺利做完。”那天晚上,真是特别顺利,三百份资料很快就发完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胸腔疼痛(那天摔的),正好同修家有一块大海绵给我铺在身下,我想这都是邪恶因素迫害,企图阻挡,我不能退缩,疼也必须坚持。

第二天晚上,我俩准备去一夫妻同修家。女同修原来是这里的协调同修,这几年忙于挣钱,修炼上放松了。几年中,我找过她几次,只有两次碰到她,交流后,效果不大。本镇开交流会,她多数不参加。但是这位同修在邪恶迫害最严重那几年,做的非常好。

我们俩刚把摩托车推出去,天就开始掉雨点了,同修说:“下雨了,今天别去了。”我说:“这是干扰,国外同修游行的时候,顶着雨在大街上游行几个小时,都没有掉队的,这点雨还能把咱挡住吗?” 坐上车的时候,我就在心里和师父说:“师父啊!请您帮助,我们今天做的是正事,回来的时候,让雨停了吧。”我们到了那对夫妻同修家,雨开始越下越大,当时是今年最大的一场雨。同修说:“今天你们回不去了,就在这住吧。”我说:“没事儿,回去时,雨就停了。”

因为很长时间也不见一次面,不知同修障碍在哪里,我只有在心里求师父帮助。那天,我们交流了很多,最后,我和同修交流了师父对大法弟子的来源的讲法。师父说:“真正在历史的最后关头,能够做这件事情的,是大法弟子。从大法弟子的来源,一直到大法弟子在历史上建立的威德的过程,都比历史上那些圣人承担的更大,因为这最后时刻才是真正要做的事情。从古到今,从宇宙的开始到宇宙最后的人类的六十多年前,都是在不断的奠定着正法必备的基础,积累着经验,造就着参与最后这个历史时期生命的思想过程和生命的行为,这就是人类的历史过程。所以大法弟子也好,所有与之有关系的生命也好,都是为了这件事情,在轮回中尝试与积奠着各自必备的。”[4]

我和同修交流,我们能成为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我们终于等到了大法开传,兑现誓约,跟师父回归的这一天,千万不要迷失,千万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同修状态好起来了,表示要做好。我们开始发全县统一的八点到八点半的正念。外面的大雨还在下着。到八点二十五分的时候,雨戛然而止。八点半,我们回家时,一滴雨也不下了。

路上我与协调同修交流,同修说:我以前做证实法的事,都是要考虑再三,怎么周全、怎么安全,什么摄像头啊,这个那个的。这回我明白了,不是考虑怎么周全去做,而是用正念去做。

两天后,几位发资料有经验的外地同修与本镇同修一起在法上交流。之后,这两位夫妻同修主动带头要四百份真相资料,接着几位同修都要,两千多份资料当时就分下去了。几天后,这个镇同修发信,再给他们送去两千份资料,还主动承担了另一个镇的资料发放。

过些天,我又去了另外一个镇,到了协调同修家,和她商定第二天通知这里的同修,晚上我们一起交流一下。她说,没几个人能来,某同修家里有病人,离不开;某同修的丈夫打工很晚才能回来,开交流会的时间,那个同修得在家给做饭;某某同修、某某同修如何如何。我说,现在大法弟子救人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师父都在帮我们,你先在思想中给同修定位不能来,这不是正念。修炼人是有能量的,这是阻碍同修。你尽管去通知,来不来是他们的事。

第二天,所有通知到的同修无一缺席。协调同修悟到,前一天的想法完全是自己的人心和观念。同修们在一起交流的很好,把我带去的资料留下,表示不需要我留下和他们一起发,他们自己能做。几天后,这里的同修写信又要了一千份真相资料。

二、排除干扰 救人不停

一天晚上,在一同修家,年轻女同修C来了。她進门就说,她想出去发资料,没人陪她去。她今天晚上看到,两位老年女同修打出租车到邻近农村去发资料,发完后,再步行走回来。她觉的作为年轻同修不出去,太惭愧了。我说:“我陪你去。”当时已经很晚了,本想学学法,充实充实自己,但是看到同修一心救人的心,我想我必须配合。

有一位二零一七年和我一起遭迫害的同修D姐,前些天,我们在一起交流过两次。她认识到当前大面积发真相资料非常重要,只是她刚刚做了一个小生意,搞得她筋疲力尽。车也买了,钱也投了,加之上次迫害,造成经济压力很大,很难脱开身。

一天,她开车送我回家,她说:“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还有几位同修,我们在一起,你先走了。我们准备回家,我们飞过了两个大沟。后来有人告诉我们:回家得有毕业证,但是现在没时间了,不给办了。我说,我得回家呀,怎么也得给我办了,强说着人家才同意给我办一个。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呀!要精進啊,才能跟师父回家。”她暂时停下了手中的生意,和我一起配合发资料,直到现在。

后来,又有两位女同修参与進来,我们四个一起下乡。近一些的乡镇,我们骑电动车;远的我们把电动车存放到邻近镇的同修家,D姐开车带上我们,到地方换电动车发放。发完后,我们把电动车再放回同修家,再开车回来。这样我们的效率大大提高了,偏远的乡镇我们也不愁了。

从下乡发资料开始至今,各种干扰时有发生,我几次被跟踪,这就需要多学法,加强发正念。有时状态好,正念强时,感觉自己好像一位横扫千军的战将,信心满满!然而怕的物质上来时,又感觉心里象压着东西。但是顶着压力走出去,开始发资料时,就没感觉了,发完后非常轻松。总的体悟是,遇到干扰向内找,多学法,提前高密度发正念清理要去的地区,是最好的保障。多学法,心态就好,多发正念,心里就稳,各种干扰假相就少。

一次,我们发完资料开车回来的路上,不知什么时候,跟上来一个警车,鸣警笛示意我们停下。D姐主要担心我,开始没停,警车紧追。我说:“咱们停下吧。”D姐说:“我停下,你开门跑。”我说没事。我们停下了,四个警察下车,开始查司机的驾驶证、行车证、身份证,检查是否喝酒,又搜查了后备箱,然后才放行。

我们向内找,D姐说,自从上次被迫害后,总有一些负面思维,排不掉,遇事总往最坏处想。我想,我自己平时过检查站时,心里都有压力,今天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却没感觉害怕,可能是我白天高密度发正念的结果。

一天,发完资料回来,我梦见好象在办喜事。我煮了一大锅饺子,锅象小客厅那么大,饺子多的往外溢。很多人围着吃。饺子非常香,我也在吃。不远处,站着两排人,看着我们吃。有人告诉我:他们是外地人,他们也盼望能吃到饺子。我悟到这是众生在盼得救啊。

近一个月来,我感到只有我们四个人经常出去发资料,我心里有些急躁,怨同修们不抓紧把剩下的部份做完。一天,我突然警觉,我带着怨心救人,不纯啊。我心里为什么焦躁呢?是急于求成。我想我应该扩大容量了,我应该有当初面对几百个村需要发真相的心态。想到这里,我心里的焦躁和怨消失了,心态又平稳了。当我们还剩三个镇没发时,我梦见一个大超市的一角,里面的副食等货物多得不得了,超市内极其干净整齐,但是有三小块地方,还没有铺完地砖。

截止到八月中旬,我们县几百个村,还剩大约三、四十个村,就全部发了一遍真相资料,县内各小区也都有专人负责在发放。这其中,和我们县交界的外市同修们也发放了一些村。

三、了不起的同修们

有一对老年夫妻同修,六十多岁,把本镇二十多个村全部发完,现在还在帮其它乡镇发。今年我们这里大旱,很多山地绝收。一天,我去他家送资料,我问:“大哥,今年庄稼太旱了,是吧?”他说:“我家这块行啊,刚下了一场透雨。离我们几里路以外没下多大。”其实整个县别处几乎都没下,就他这块下了。他说:“这是师父鼓励我呀!”

资料点的同修是最辛苦的,这次城乡全需要资料,一连几个月,资料没有一次不及时,多数晚上八九点钟还没有回家做饭,回来还要学法做家务,最晚时凌晨一两点钟才休息。在这里还想说几句:我们的资料点同修十几年如一日,默默的工作在资料点,那些年租的都是条件差的房子,真是冬冷夏炎。记得几年前的一个夏天,我在资料点帮同修干点活,好象是为了隔音窗户没开,热的我闹心,我想别说是干活,这屋里呆着都是煎熬。同修对我说:天天从早上来到晚上回家身上没断过汗。而且邪恶疯狂迫害那几年,说不上啥时候还要紧急搬家。

我们县内的协调同修这些年来兢兢业业,这次发资料就更忙了,给大家分配资料,划分区域,找不出来的同修交流等等。吃饭多数是糊弄一口,实在忙时煮方便面吃。

四、结语

二十多年的正法修炼,风风雨雨,生死抉择,欣慰的是,一直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在这条路上,在我生命的一切中,贯穿的是师父的无量慈悲与看护。没有语言能表达,只有一个生命源自内心的感恩!

最后想恭录师父的一段讲法与同修共勉:“路漫漫已尽,雾迷迷渐散;正念显神威,回天不是盼。”[3]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人来世的秘密〉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新年问候〉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明慧网第十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