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救度众生是我们的使命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14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是一名青年女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我十四岁时,与母亲一起得法修炼至今,下面把我这二十年来的修炼点滴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放下一切 坚定修炼

二零零零年九月底,我与母亲一起到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十月一日那天,我和母亲在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被警察绑架到了看守所。后母亲被非法劳教一年。因为我尚未成年,不能判我。但是因为我不放弃信仰法轮大法,他们也不让我回家。我一直被非法关押了九个多月,最后警察勒索了我家三千元钱,才让我回家。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坚定信仰,炼功,讲真相,不配合恶警的要求,遭受多次电击、鼻饲灌食、戴重型脚镣、铐手铐、关小号等多种酷刑。在师父的保护下,我都坚定的闯了过来。后来我发放大法真相资料、讲真相,又几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洗脑班迫害。我两次被无理开除学籍。

那时,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父亲、亲属、市公安局长都试图“转化”我,利用各种手段,哄骗、恐吓、酷刑等,想让我违心的写个“不炼了”,就放我回家上学。但是我们修的是真、善、忍,我怎么能说假话呢?

师父说:“任何压力不都是考验对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坚定吗?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1]我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修炼大法没有错。最终,我放下了对前途和亲情的执著,坚修大法,心不动。

我的家庭生活条件一直非常优越,我是独生女,在家里要什么有什么,想吃什么吃什么。被绑架的前一天,还吃着牛排与炸鸡柳,可是在黑窝里,吃发霉的棒子面粥与几片白水煮菜,碗底都是泥沙,有时还吃不饱,遭受了很多酷刑。虽然这么大的反差,但是我心中有大法,有师父的保护,我闯了过来。

二、在各种环境中配合同修救度众生

1、上学期间

后来,我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在大学里,我很快联系上了离我学校非常近的一位阿姨同修。我可以每周末都住在她家,自制五百来份真相资料。周一,我把真相资料带到学校,每天下课,我骑车出去发放七、八十份。一年下来,我发了上万份真相资料。

同时,我也经常進入一些别的大学宿舍,挨屋发真相资料;有时和同修配合,去各大医院的住院部,给住院的人发真相资料;有时去公园,给里面的人面对面讲真相,做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利用修车、修鞋、买东西的机会,面对面的给人讲真相,劝三退;去商场给服务员讲真相,做三退。

2、山区租房

二零一零年,我和一个外市的同修结了婚。结婚时,一切从简,我们只是到北京的姑姑家住了几天,就算旅行结婚了。我们双方家庭的经济条件都不错,但是我们不想把太多的时间、精力、金钱用在这上边,所以没有穿婚纱,也没有照结婚照,我们很简单的就把婚事办完了。

婚后,公婆为我们在市里买了一套一百三十多平的单元房,我父母这边的市里也有一套二百多平的单元房。在两边,我们都可以如意的做好三件事,发挥自己的特长,全力投入到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来。

丈夫的工作地点比较偏近山区,很清闲,不用经常去。但为了方便救度偏远山区的众生,我们放弃了回家住大房子的条件,选择在附近租了一处非常简陋的老房子。这老房子脏,虫子又多,房里墙壁上往下掉土,屋里还跑老鼠。门口一条老街的房子基本全都倒塌了,到处是残垣断壁。我们考虑这里来回走动的人少,环境清净,方便做真相资料。于是,我们抱去了三台打印机,在那里专门做真相资料,也救度那一带的众生。

3、小组配合

我们通过市里同修的协调,找到了附近居住的同修,基本都是七、八十岁的老年同修,长期处于独修状态。我们就在我们的住处,成立了学法小组。我们一周三天,在一起集体学法,平时一起出去救人。有时凌晨三点多,有时半夜十一点多出发,我们集合驱车前往附近的村庄。進村下车后,两人一组,挨家、挨户不落的发放真相资料,然后再在下车处集合。

几年下来,附近山区的每个村庄,我们基本都发了好几轮。一般一周两箱,五百份资料,现在已经发放了几万本真相册子。

去年的一天早上,出去发资料回来开门时,我惊奇的发现,我们租住的百年老房的破旧木门上方开了一束优昙婆罗花,有十四朵。我们很激动,让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也都看了,大家都很振奋。我们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呢!

大家有了修炼的整体后,互相关心,提高很快。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年女同修,经济很困难,每月靠一百来块钱的养老金自己独自生活。她住的房子比我们租的房子条件还艰苦。一次,我去她家,她非要让我把她的五百元钱拿走,做真相资料救人用。我知道这五百元钱她攒的是多么的不容易,怎么也不忍心拿她的钱。但她说,这钱不是给我们的,是给救人用的;我不拿,她就真生气了。如此真诚的心,使我不能再推辞。

这位老同修虽然只念过两年书,但每天在家学法、炼功,从不放松,不认识的字,就查字典。我送给她一些本和笔,她工工整整的抄了四遍《转法轮》,平时还抄其他讲法。一个小时的抱轮,她炼一年多了,每天坚持。疫情期间封村,她没有真相资料,她就在家自己写救人的短文,每篇二百来字,一共抄了二百来份,走出去,发给了周围的乡里乡亲。虽然文章中还是有错别字,但她那颗真诚的心,实在让人感动。

4、发挥特长

为了方便救人,我们买了一辆不用挂牌的摩托车发动机的红色小车。我们给它起名叫“飞红”。我们曾经开着它,时不时的往返六百多里地,去外市沿途救人。一路开车,一路发放真相资料,见人就给,我们配合的非常好。一年后,有同修想开车,我就将“飞红”送给了同修。

我们又买了一辆不用挂牌的小黄汽车(老年代步车),我们给它起名叫“飞黄”。此车和汽车一样,开起来更顺手了。年轻人开这种车很不体面,但是为了路上开车发放真相资料安全,我们还是放下了这个爱面子的虚荣心。

有了“飞黄”,我们每次出门,几乎都不闲着。不是一路在车上刷胶,沿途贴标语,就是一路发放真相资料,或是给同修开车,拉送资料。有时,我一边开车,我丈夫一边坐在车里,向路人面对面发放小册子、光盘等。每次几十份,多时几百份。

十月初长假期间,我们开车带着同修,把周围旅游景点的路边树上都挂上了一两米长的黄色大条幅,同时贴标语。过年期间,我们开车深入农村,开着车,走街串巷,发放明慧真相台历,一次就能面递几百本,顺便劝三退,效果非常好。

后来,我们经常开着车,大白天在村里挨街转,给街道两边的住户门里撇资料,左右“开弓”。在师父的加持下,准确率非常高。从较宽的街道中心,坐在车里往各家扔,几乎都能扔到院子里;精心包装好的资料会自己穿过门缝,進宅入户,有的还会奇迹般的自己挂在门上。这样做,效率很高,发放很快。有一次,一不小心,扔资料,砸到一条大狗的头上,可是大狗却一声没叫,真是很神奇。

“飞黄”与我们配合的很好,已经八年了,风里来雨里去的,跑了七万多公里的路了,救人过程中,从没出过任何问题。因为开着“飞黄”,我们只能发放村庄的主街,小窄胡同开不進去。我们又买了一辆两轮的折叠小电车,我们给它起名“飞马”,因为它体积小,平时可以装在“飞黄”的后排座椅上。進了村,找地方停好了车,我们就把“飞马”直接放下来,一人骑车,一人坐在后面,往各家发真相资料。

5、协调整体

几年来,我们有缘先后认识了山里不同村庄的一些同修。但是因为地方偏僻,联系不上他们,所以多年来,这些同修得不到真相资料,看不到《明慧周刊》,跟不上正法進程。

为了帮助这些同修,我们每隔一段时间,就去转一圈,给他们定期送真相资料与《明慧周刊》,然后给他们安装电脑,有时送给他们电脑,让他们上明慧网,让他们能跟上正法進程。有一段时间,我开车拉着我们小组的几位同修,每周都驱车往返一个多小时,绕过十八弯的山路,去她们那里,陪她们一同学法。直到后来她们那里不方便,不让我们过去了,才停止。

还有一个村,有两家同修都修炼,但是从来都没有走出来发过真相资料。我开车过去,拉她们出来,到小区,陪着她们爬楼梯发资料,带动她们走出来。

其中一家的儿子比我们大两岁,也修炼大法,但因为工作忙,时常不在家。年底一天,他在家时,我们开车拉着他到一个偏远的山区,一起挨家挨户進门送明慧年历、真相小册子。这个哥哥做的很好,没有任何怕心,坦坦荡荡的见门就進,见人就送。一个村发下来,高高低低,不是上坡就是下坡,大家脚都磨的快不能走路了,但是我们都很开心。

6、疫情期间

今年大年三十,我和丈夫回公婆家过年。当晚,就听到广播说不让串门,而且听到初二就要封村。我们心里很着急,不能被封在家里呀!得赶快救人呀!因为不知道以后的情况怎么样,初二天未亮,我们就回到了我娘家。为了防止没有资料救人,就及时联系了卖纸的商家,定了打印纸。我们每天制作几百份真相小册子,同时制作了很多名片大小的关注疫情的二维码扫码看真相的小卡片,打印后塑封。每天晚上,我们出去发放。

因为疫情严重,放到门上的真相资料,人们一般都不想动,怕有病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就把小册子的封皮做成如何防止疫情等内容,做的很醒目,插到门上,一眼就看到。

也许是我们有这颗着急救人的心,我和母亲与丈夫每天都能顺利的出去。虽然有的小区很严,没卡不能進入,但是我们每天出去,都能找到可以发放真相资料的小区,有的是从地下车库進,有的是电子门,跟着别人進去,有的是简单登记后再進去,我们就跟着别人填表。为了避免电梯监控,每人爬楼三十多层,再从楼顶往下发,把资料发完再回家,直到解封。

7、带动同修

各地都有一些怕心重的同修,不敢做救人的事。不救人,心里也难受,怕落下,救人又害怕,真是左右为难。还有一些被病业困扰的同修,不方便出门。对我们附近的这些同修,我都尽量的帮助他们,把我们做的三件事中,容易的、风险小的活儿,交给他们做,比如折叠小册子、装塑料袋、打印,塑封卡片等等,能干啥就让他们干啥。这样,他们也做了三件事,也减轻了我们的负担,他们也很高兴,很愿意做。期间,我负责送东西,教技术,最后再把做好的成品拿回来,发出去。

总之,只要能救人,什么事我们都能干,不怕脏、不怕累、不怕花钱,因为救度众生是我们的使命。

三、不挑项目 补充空白

1、装系统修机器

二零零五年,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很神奇的学会了一些常用打印机的简单维修与维护,与不同品牌型号电脑加密系统的安装。成了小技术员。这些年数不清一共安装了多少电脑系统,修好了多少台打印机。早先是佳能等小型打印机的维修,现在是惠普等大型页宽机的维修。师父给我了智慧,许多毛病手到病除。因为戴手套不好干活,经常弄得满手黑,还很难洗净,但是我不讲究也不在乎,只要机器能修好就行。

这些年也为了装系统修机器去了很多地方,有本省有外省,有农村有城市。反正哪里需要去哪里。在师父的加持下,每次基本上能顺利完成任务回来。

授人鱼不如授人以渔。我不包不揽,安装系统,维修机器,我也尽量的让身边的人学会,我不在时,别人也能解决。同时帮助每个有条件的同修建立资料点。我不怕麻烦,只要有人想学,我就提供帮助。同时给大家协调安排好怎样才能独立的购买耗材的安全渠道。尽量让每个人都能长久独立。

2、安装卫星天线

在省城上学时,能给人安装卫星天线的同修也不多,而且我认识的都是六、七十岁的大爷,为了配合同修,同时自己也能学习一些技术,我就在当地和大爷一起搭档,有时还与外地来学装锅技术的年轻人配合。

寒冬腊月天,房顶上都是雪还很厚,走路鞋都埋在雪里,还怕踩碎冻僵的保温层的瓦。站在房顶脚不敢动。单元楼为了好上房,信号又好,买的锅是分体的,需要一片一片组装。拧螺丝又不方便戴手套,最后还要想办法找东西把锅压稳。还要爬在又高又滑的房顶往下顺线。有时一上房就好几个小时,冻得手脚生疼,僵直不能弯曲。有的楼房很高,爬楼梯很困难,需要悬空蹬腿。有的需要在户外露天爬四五层楼那么高,还需要从四五层楼上往下顺绳子,把压锅的石头几块几块的从楼下提上来。暑伏天热得满脸通红,浑身汗。我当时是一个女学生,在师父的加持下每次都很顺利完成。

毕业回来后,家乡的同修需要装锅,调锅,我也去帮忙。婚后来到新的城市后,我看到那里装锅是个空白项,我就把装锅技术教给了当地的同修,使得卫星天线在当地得到普及。

四、结语

修炼大法二十一年了,为了有更多时间做好三件事,我一直没有找工作(因为家庭条件较好),全力投入到证实法救度众生中。证实法的事需要我干啥,我就干啥,不为名利,不讲条件,不要报酬,只为多救人。

为了解决同修遇到的问题,我有时忙的吃不上饭,睡不好觉,经常搬着大机子走东家、串西家;搬楼上,抱楼下;背着真相资料,今天东,明天西;進城市,下乡村;今天去高楼,明天去平房。方圆百里,都留下了我们救度众生的足迹。

正法修炼已接近尾声。修炼是无漏的,任何一颗人心都带不到天上去。今后我要更加努力修好自己,不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遗憾。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谁而修〉

(明慧网第十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