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慈悲解开乡亲的心结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12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多岁,我牢记师父交给我们的使命,不仅要修好自己,还要救人。下面讲讲在疫情期间抓紧救人的几件事。

别被表面言语带动

二零二零年的正月,因武汉肺炎疫情爆发,我地区各小区、路口都被封了,出入有门卫把关,还要签字。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救人是师父赋予我的使命,谁也阻挡不了。我发着正念,推上自行车,车筐内放着一包真相资料,哼着大法弟子的歌曲就出去了,也没人问我。

我去了一个农村与本市的交界处,把自行车锁在村头,背着兜子,挨家发真相资料。家里有人的,就给他们讲真相;锁头看家的,我就把小册子用不干胶贴到门框上。发了几个胡同,刚走到一家门口,突然有人大喊一声:“干啥的?!”这吼声是从我背后传过来的。回头一看,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小伙子,面目表情很不友好的站在那里瞅着我。

我赶紧笑着说:“小伙子,我一个七十多岁的人了,能干啥坏事?大姨是给各家送福来了。告诉大家如何躲过这瘟疫。这疫情这么严重,是冲着共产邪党来的。共产党宣扬无神论,不信神佛,不信善恶有报,贪污腐败。他们可以贪几十亿、几百亿,反过来让咱老百姓节约、艰苦奋斗,咱们已经在贫困线上了。咱们老百姓的血汗钱把他们养的流油,上哪说理去?瘟疫就是冲它这个恶党来的,咱老百姓保命吧!如果加入过共产党的组织党、团、队,就从心里退出来,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救命,因为……”

说到这儿,小伙子明白了,很激动的对我说:“大姨,你说的真对,你的观点我赞成。”正说着,从门内出来好几个人。原来小伙子是这家的姑爷。一看全家人都在,我正要开口,小伙子先发话了:“这是从别的地方来的大姨,炼法轮功的,给咱家送福来了。”接着转述我刚才讲的意思,讲不下去的时候,小伙子便瞅着我,那意思是让我接着讲。我俩这一配合,效果真挺好。

最后全家六口人,五人退出了各自加入过的邪党的党、团、队,唯独这家的老爷子没退,他说:“共产党给我发工资呢。”

我说:“老哥,哪是共产党给您发工资呀?是您这辈子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这是您应得的退休待遇。您看看外边那些拾荒的、要饭的,共产党咋不发他们工资呢?再说了,您一个月才开两千块钱就替共产党说话?国家正部级的高级官员,贪污老百姓血汗钱多达几十亿,几百亿,包二奶、包三奶,房子多少套。您这点钱,还不够人家洗一个桑拿浴的呢。让您三退,是为了给您抹去危险的记号。啥记号?就是入党、团、队时,举起右手向邪党宣誓说的要为邪党献出生命的毒誓。不能让这毒誓兑现,所以咱们得从心里退出来。天要灭中共时就与咱无关了。”

老头终于听明白了,大声说:“我入过少先队,给我退出来吧!”

我离开这家的时候,全家人恋恋不舍的送我,嘴里连说:“谢谢!”那眼神好似得到了期盼已久的幸福,今天终于盼到了!

“你有神佛保佑,还怕狗?”

第二天上午,我一大早就去了北大山高处。放眼望去,一大坡的蔬菜大棚,排列有序,每个大棚的尽头都盖了两间或三间房屋,显然大棚的主人白天、黑夜都生活在这里,非常辛苦。

我背着真相资料挨家发。家里如果有人,我就讲真相,劝“三退”;碰巧没人,我会把小册子用不粘胶贴在门框上。有一家人家的大门没关严,我刚往门上贴资料,就有人推门出来了。一个老头板着脸问我:“你是干啥的?贴啥呢?”我忙答道:“大兄弟,我以为您家里没人,就想把要告诉您的重要消息贴您门上,让您自己看。那我现在就跟您说说这件大事吧。”接着就告诉他这瘟疫挺厉害,人类要有大难了。它是对着共产党来的。我说:“您只要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您平安。”并让他告诉全家人都念,全家保平安。

老头摆手撵我走,说:“你快走吧,我不信你们这一套。”我不急不躁的说:“我一个七十多岁的人,今天一路石头瓦块的来到这大山上,就是为了您认为的这些瞎话吗?您不想想我干嘛自己找罪受?是因为人有难了,大法师父让我们救人来了,给咱们各家送躲过劫难的福音。”

我的这番话老头听進去了,不撵我走了,就问了一句:“你有七十多岁了?”我说:“那还有假?是天老爷看着我活到现在的。”老头一听这话,笑了,说:“我以为你装大个,故意把岁数说大了呢!好,就凭这,我相信你。我戴过红领巾,”他指着身边的小女孩说:“我孙女也戴红领巾,给我俩都退了吧。”两个生命都得救了,气氛变的和谐、愉快了。

我去了挨着老人家的另一家门口。这家狗看家,叫的很凶。我从小就怕狗,到现在见到狗还是打怵,不敢过去。那老头半开玩笑的说:“你有神佛保佑,还怕狗?”听他这句话,我一激灵:师父借常人之口点化我呢!我就大大方方的走了过去。因这家狗把着门口,我就没放真相资料。

这一排房子发完了之后,我又返回来准备往另一排大棚走,迎面过来一位老太太对我说:“你跟那老头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也戴过红领巾,你也给我退了吧!还有,我就是有狗看门的那家的,刚才的材料你没给我,我把邻居家的拿来了,我也得看看啊,是不是?麻烦大妹子,你再给邻居贴上一份吧!”

给娘家人讲真相

我娘家人都是农民。娘家房子挨着一个足球场,足球场的后边,有一慢坡的平房,住着的人大部份都是农民。我以娘家人的身份,用三个月的时间,把真相资料在老家发了一遍。期间,遇到了几件事。

一天,有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妇女正哄着孙子,我给她递过去一本真相册子,说:“大妹子,看看这本书,你能明白不少事。”她说:“你收起来吧,我不信你们的,我是信佛教的。”我说:“在这住的都是我娘家人,一个生产队的。当前这疫情挺霸道的,我得给你讲讲真相,让你脱离危险得救。信佛教的人也要先保命啊!共产党讲无神论,战天斗地,不相信善恶有报,不相信六道轮回。共产党的贪官污吏遍地,腐败透顶,历次政治运动杀死、整死和饿死八千多万中国同胞,冤死的冤魂就这样一死了之吗?因为无神论的灌输,人们谤神、谤佛。老天震怒了,所以要来淘汰它。你信佛教,可你又加入过少先队或共青团、共产党,你就犯了不二法门的大忌。你得从心里退出党、团、队组织,神佛才会保佑你。”她不吭声。

我见她犹豫不决,便去了下一条胡同。前边有三、四个妇女坐在一起唠家常,我上去跟她们打招呼:“妹妹们,都挺好的吧?”她们都回答:“挺好的。”这时,信佛教的妇女也领着孩子过来了。我说:“咱们是一个小队的,你们是我的娘家人。多年不见,都不敢认了。”其中一个妇女说出一个人名,问我:“你认识吗?”我说:“这个人就是我!”话匣子打开了,越唠越近乎。

我说:“大姐今天来,是为了要告诉你们一件大事。这武汉疫情不是来了吗?谁不怕呀?共产党宣扬无神论,诽谤神佛,历次运动害死咱们中国人八千多万,这八千多万冤魂这么就消停了?江泽民公开贪腐治国,上到正副国级,下到各部、委、局的大官小官,贪污人民血汗钱达几亿、几十亿、几百亿,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养活了他们。可他把咱们老百姓往死里整,养不起老人的,治不起病的,买不起房的多了去了,有一半的中国人还生活在贫困线上。这大瘟疫是共产党招来了,让咱老百姓遭难。只有从心里退出党、团、队,跟邪党脱离关系,才能保命。瘟神是有眼睛的,它是冲着共产党来的。”紧接着我把《明白》、《真相》等明慧期刊送给她们,还有同修们做的很精美的护身符也送给了她们。她们都抢着要,同时都退出了各自加入过的中共组织。那位信佛教的妇女低声说:“大姐,也给我退了吧。”

走到一处卖煤的地方,坐着五、六个满脸黢黑的工人。我过去搭话说:“都歇着呢?”接着问他们:“这煤好卖吗?”工人说:“不好卖呀!盖这么多楼房,卖给谁去?农村人豁着老家房子晾着,借钱上街里住楼,结婚的媳妇条件就是跟婆家要楼,否则不结婚。卖煤这碗饭不好吃了!”我把护身符和真相册子发给他们,不停的讲着真相。其中一个工人笑着说:“三退给钱吗?”我说:“三退是为保你的命,钱能保命吗?”最后这几个工人都退了。

感谢师父的救度

今年正月,我发现自己左右锁骨处各长了一个象乒乓球大小的瘤子。由于经常肩挎兜子出去发资料,兜子的带就勒的瘤子很痛。我想:“这时候没工夫搭理你,我得出去救人。你叫我疼,我就叫你疼。”由于整天忙着出去发资料,讲真相,瘤子的事渐渐的给淡忘了。

一天,我回家比较晚,天又热,晚上冲澡,发现左右锁骨处的两个瘤子不见了。是慈悲的师父给我拿下去了,感恩师父的救度!弟子唯有多救人,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二零一九年大年三十半夜十二点,我刚盘上腿,突然觉的从鼻腔内流下热乎乎的液体,顺嗓子往下流,象水柱般的往下灌,我也就自然的一口接一口的往下咽,几乎要呛着自己了。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稍缓了些,我用手一抹嘴,黏糊糊的一手血,前胸也是血。这时血还在不断的往嗓子流,只是不猛了。又过了半个小时,渐渐的不流了。

此刻,我顿觉大脑特别清醒。我下床去洗净手上的血,换上干净的衣服,给师父上了九炷香,我向师父说:“师父啊!感谢您又为弟子免去了一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要去休息的时候,突然想起还有三十多本真相小册子没发出去,救人的资料不能隔年呀!于是,我穿上棉衣,背上真相资料袋,匆匆出门奔向楼区。

回家的路上,望着年夜的万家灯火,心中涌出无限感慨,不禁念着师父的诗句:“有人问我修炼的意义 我找回了自己 知道了来当人的目地 明白了人向何处去”[1]。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人世是迷〉

明慧网第十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