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八旬同修助师正法(下)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11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接上文)

3、带动大家讲真相

我打语音电话打了几年,后来效果不太好,对方一听就挂。二零一八年以后,卡也买不到了,封卡还严重。我想讲真相就应该由打语音电话转向面对面讲了。可是我地区大部份同修还不能面对面讲真相。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讲的再多,也没有大家都出来讲的多。

我几次和甲同修说,叫她出来面对面讲真相,带动大家。我叫她把讲真相的内容写下来,先给自己的亲朋好友讲,告诉她别讲高了。二零一九年过年前,我和甲同修商量,在腊月里,以送福字为名,到本乡镇各家各户去发,借此机会讲真相、劝三退。于是,我弄了一千个福字。组织了三个小组,两人一组,效果很好。十来天就把福字送完了,共劝退了五百多人,大家还受到了锻炼。

今年三月,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造成病毒在全世界迅速蔓延,感染和死亡人数与日俱增,人心惶惶。我和甲同修商量,打印《刘伯温碑记》到各家各户去发、讲真相。我打印了五百张,甲同修让老伴开车,带着她村的同修们到外乡镇各家各户去发,讲真相。甲乙同修配合默契,有时他俩一天劝退四、五十人。其余同修在本镇没发过福字的村补发真相资料。

有一天,和我在一起讲真相的同修有事,我自己到了一个村,遇上一伙跳舞的,有十多个人。其中有两个人认识我,我把这两人劝退了,其余的人也随着退了。附近的人,不知我在发啥,都过来领,我也顺便给他们三退了,那天我劝退了四十二人。

4、近期同修们的讲真相

随着疫情渐渐解封,八月八日,我地的小旅游点对外开放了,有一个风景湖,每年的七月,湖中的荷花盛开,周边市县的人,会在节假日来观光。有几处木桥伸向湖里,湖边上有凉亭,周围有大树环绕。这里有几伙跳舞的,有几伙弹拉吹唱的。对当地来说,也算是一个大的游乐园,吸引了不少游人。

因此,同修也常去这个风景湖,劝退的人也比较多。我为了多给游人讲真相,八月九日这个星期日,我到了这个风景湖,那天劝退了三十一人,大都是外地的,退党、退团的多。八月十五日,星期六,我劝退了二十多人。晚上,在附近的村唱地方戏,我去了,劝退了二十来个人。八月十六日,星期日,我又到了风景湖,劝退了四十五人。晚上,我又到了那个唱地方戏的村,仍然劝退了二十来个人。

由于我镇同修发放真相福字等等,受到了锻炼。之后,甲同修经常叫她老伴开车,拉着同修到集市上、旅游点、县公园等地去讲大法真相,对当地同修起到了带动和鼓舞的作用。出来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越来越多,现在一天劝退的人数,比打语音电话时好几个月劝退的人数都多。

隔两天我就到甲同修家去拿三退名单,回来上网发出去。我打字慢,基本上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打,天天忙的不亦乐乎。

5、讲真相中的几个小故事

师父说:“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5]

甲同修说:“有一天,我给一个男的退完了,他又领来两个女的,叫我给她俩做三退。还有一天,遇上一男一女,女的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是公安局的,专管(迫害)你们的。要是两年前,我就得报警。现在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注意安全!”

八月十六日,星期日,我去了风景湖,在东头遇上四个人。我问他们从哪来?回答是某某市的。前边是卫生间,我就停下来了,以为他们上卫生间,没想到,他们朝南奔停车的大道上去了。我觉的他们是师父给我送来的有缘人,不能错过。我快步紧跟,走了足有一百多米,还上了一个大坡。在树荫下,他们停了下来,也许在等着我帮他们做三退。我面不改色,气不喘,说:“你们知道我这么大岁数,为什么跟你们这么远吗?”有一个小伙子问我多大了?我说:“我八十二了!”“啊!”“真年轻!”我又说:“我看你四个,都是好人。好人有好报,好人一生平安。我得告诉你们,全家怎样平平安安的躲过灾难。”

我接着问:“你入过团吗?是党员吗?”有两个团员,一个少先队员,都是自己说出来的,我给他们做了三退,他们都说:“谢谢。”最后那个人是党员,是别人说的,他自己没吱声。我对这个党员说:“老弟!退党是从思想上退,不是到单位上退,不影响涨工资、提干,何乐而不为呢?给你起个化名:平安,一生平安!”还没吱声。我说:“老弟呀!人在做,天在看,你连哼都不哼,我说了等于白说。”他忙说:“好!谢谢!”

最后我说:“我告诉你们九字真言,灾难来了,一念就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叫大家都平平安安、躲过灾难。这九字真言就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回答:“谢谢!”我摆手告别,往回走。下坡时,听到一个小伙说:“这老爷子都八十多了,腿脚灵活,能沟通,还能互动,真不简单。”

下午一点多,人少了,我就回来了。开着小三轮车,走了一里多路时,有两个小伙子骑自行车撵上我了,说:“往湖北边绕一圈怎么走?”我往他来的方向指,说:“从那个桥往北走。”这两个小伙子,为什么在湖门口不问,非要撵一里多路来问我呢?这不是很明显的叫我给他们做三退吗?象这样的有缘人,你不给他劝三退了,就是造业,就是犯罪!我遇到不少这样找上门来听真相、三退的。

我讲真相时,注意衣着打扮、举止行态。我总是笑容满面,对谁都表现一个善。大法弟子的态度、外表就是在证实法,不可忽视。还没讲话,就要先给人一个好感。

八月二十三日,星期日,我在湖边讲真相时,遇到一对夫妇,男的五十岁,我和他俩唠的挺投合。当我一问他俩入过团吗?男的忙摆手说:“大爷!不用说了,我明白,谢谢!”我说:“我八十二了,能骗你吗?好人有好报,好人一生平安。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那个男的立刻改变了态度,说:“您都八十二了!那我听您的!”

我给他俩三退完了,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我说:“这九字真言可不一般,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得武汉肺炎的人,念九字真言都念好了。他就是灵丹妙药,千万记住。”他俩连说:“谢谢!谢谢!”那个男的又重复的念了一遍九字真言,叫我听。

6、三件事都要做 学法最重要

师父说:“学法还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如果学法跟不上,那就什么都完了。”[6]

前一个阶段,由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严重,堵道封村,街上行人稀少。我就把师父的其他讲法学了一遍,一天学好几本,受益匪浅,无以言表。晚上躺在床上,看哪儿,哪儿都是密密麻麻的法,墙上、棚上都是,这说明我脑袋里装满了大法。大法是做好一切事情的基础、根本保障。

最近这些日子,证实法救人的事很多,这是历史的使命。师父还鼓励我,晚上我从附近唱地方戏的村讲真相回来,一路上,头两边金光闪闪。我想,邪恶看到这样,一定会抱头鼠窜。谢谢师父。

这次的法会投稿,我没有打草稿,直接打字。打到哪,那个讲真相的画面就在脑海中浮现。有时早晨打字打到十点半才做早饭。晚上打字到十二点之前,正好发正念。三件事我都要做好。

三、真正的信师信法最安全

师父说:“什么叫真正的信哪?你只是嘴里说的信,实际心里并不信。为什么呢?因为真正信时,你的言行必须是一致的。”[7]“只要你修炼,我就在你身边。只要你修炼,我就能够对你负责到底,而且我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你。”[8]

有一次,我在厨房做饭,突然头晕,看到做饭台板在倾斜,象是地震,站不住,要倒。说时迟,那时快,我马上喊:“师父,请快救我!”话一出,立刻一切恢复正常。当时我感动的老泪纵横,知道是师父救了我,谢谢师父!

我继续做饭,当时如果不相信师父就在身边,师父能救我,后果不堪设想。这时师父的法在脑海中浮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9]。我很高兴,我悟到这是我对应的天体在更新,在大变动。

还有一次吃完早饭,突然感觉要拉肚子,我赶快到了卫生间,刚坐下,哗哗排了一阵。我一看,全是些粘稠的黑血,我也很高兴。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大清理,使我对应的天体,会更加壮观、美丽,谢谢师父!排了三天,身体恢复了正常。

咱们老同修都明白,我们修炼人,没有病,师父早就给清理了。如果把它当作病,那就会自找麻烦。旧势力会弄一些业力,放在原先得病的地方,叫我们感觉老病又犯了,或者在哪个部位弄上个疑难病,你怕不怕?如果你怕,那就危险了!有的同修就因为这个走的,你说冤不冤?

最后,以师父的法与同修共勉。师父说:“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要救度的众生还没有达到数量,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没跟上来,这就是还不能够使最后这件事完成的关键所在。”[10]“我刚才说,走到最后了,我们要更加做好我们该做的,因为越到最后越关键。”[11]“千万年亿万年的机缘、等待,我们在历史上所承受的那一切,都是为了今天。”[6]

层次所限,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叩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9]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10]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再精進〉
[1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