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的一扇窗户

——写在法文明慧网成立二十周年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30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法文明慧网问世已经二十年了。十五年前,我加入了这个项目。面对诸多的挑战:距离,时差,不同的母语,人力资源的缺乏等,为了能够很好的在一起工作,在我看来,信任是我们工作的重要方面之一——信任其他团队成员,无论他是翻译、编辑、技术人员还是协调人;对我们的网站充满信心,对师父和大法也充满信。

简单、谦逊

我们一直希望提高我们的工作质量、我们网站的质量,这没有错。实际上,多年来,由于我们对所要完成的工作有更好的了解,无论是翻译、编辑还是文章发表,我们的翻译质量都比以前好得多,并且我们的网站比过去更加美观。

但是,有时我对我们的翻译工作不满意。例如,有时我会发现法语网站主页上我们一些文章的标题即使翻译得很好,我也会觉得他不好。那么,为什么我会感到不满意呢?

在思考并试图弄明白事情之后,我发现有些标题看起来翻译不对或不贴切,实际上却也非常简单直接。这让我想起了神韵的歌唱家们。

一开始,我很惊讶神韵歌唱家没有在唱完歌后向观众致意。我知道的那些著名男高音、女高音们在音乐会结束时,总是挥手致意,并伴以灿烂的笑容,向观众张开双臂。相比之下,神韵歌唱家们的谦逊、他们的纯朴打动了我。他们演唱的歌曲的歌词如此强大,如此“直截了当”。您会想象他们会在舞台上流连忘返,但不是。他们只是略为致意,然后就非常简单的离开舞台。

我意识到我们网站上的文章标题是相同的——没有醒目的标题,没有字体效果。它们简单、谦逊。这些标题背后的文章,就象神韵歌曲一样,有力、震撼而“直截了当”。

那时,我感到自己对想要在标题中有某种更有冲击力、更吸引人,更“现代”的东西有一种执著。我知道这隐藏了对证实自我的执著,对出风头和对名的执著,对简单和谦逊的缺乏。我也看到了争斗心:我很想我们能象“常人”媒体一样,以辛辣有力的醒目标题吸引读者的注意力。所以我在这里也看到了嫉妒心。

令我感到惭愧的是,我还看到了这样的怕心,即对我们的网站不象其它媒体那样有着“亮丽”的翻译而感到担心,就象对团队其他成员所做的工作缺乏信心一样,对我们网站的力量的缺乏信心,因此也意味着对赐予我们明慧网的师父的信也不够坚定。

明慧的所有文章、交流和报道都是我们全球同修对大法法理的理解、付出和行动的结晶。我们的翻译也反映着我们的工作、我们的修炼状态、我们做出的突破和我们面临的困难。我们网站上的文章还反映了法的美好、简洁与神圣。我们的读者有着不同的期待与需求,师父的法身会领着读者去阅读他们所需要的文章、能帮助他前行的语句。

我们还能期待我们的网站什么呢?

尊敬的同修们,我以纯净简洁的心希望能为我们的网站做得更好。你们的坚忍与孜孜不倦的工作给我以启发。

在二零一九年这最近一次的纽约法会期间,看着游行队伍在我眼前经过,我突然感到看见明慧网站在我眼前经过:所有游行的学员、天国乐团、反迫害方阵、退党方阵,跳舞的仙女、大法书等,巨大而壮丽;静静的高举着横幅,旗帜,彩带的学员们;色彩缤纷、音乐到穿着传统服装的学员们,他们或风度高雅、或脸上洋溢着喜悦,所有这一切,这就象看着美丽而生动的明慧网画卷一样。我非常感动。

谢谢慈悲的师尊赐予我们珍贵的明慧网。

希望平静的执著

自从我们于二零一九年见面以来,事情在加速,团队组织结构发生了变化,工作量也增加了。由于健康和疫情的原因,我丈夫今年已连续六个月在家。自九月中旬以来,他每周要在家远程办公两到三天。他以前一直是外出的,现在则一直在家。为了能做好三件事,我必须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

我们和几个学员开设了一个每天早上在网上一起炼功的小组,这是我每天日程的一部分。我们炼四套动功,并学法半小时。这是开始新的一天的很好的方法。我目前还不能每天打坐和做四次发正念。我经常想:“下周,我会有更多时间的。”但是“下周”总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比如,朋友们的即兴来访,网站的紧急且长篇的翻译,一项特殊的家务等。我经常感到很大的压力。对这长期的快节奏,我经常对自己说,我希望事情放慢速度,“平静下来”。

师父告诉我们:“修炼是没有任何条件的,要想修炼,那么就修炼。”[1]

我意识到自己过于执著在平静中做事、悠哉游哉的去做好它们。我觉的这是自私的一种形式。我必须做我必须做的事,没有任何附带条件。

现在,我可以每周几次早起,在每天炼动功前打坐。但是我仍然有很多要改进的地方,可以做得更多,更好。

色欲心不是我

前几天,我们和老朋友聚会,一起回忆以往的时光。当时有人问我:“你曾和某某约会,是不是?”这个故事可以追溯到四十年前了。我确实曾和那个男孩“约会”,但是我非常厌恶这个回忆,以致我回答说没有。那天晚上我一直无法入睡。当我在床上辗转反侧时,我自问:我是个修炼人,为什么要说谎?直到深夜,我仍然醒着。我对自己说:“不能入睡,是现世现报吧。”这个想法使我减缓了苦恼和羞愧——我还了一部分业债,顺理成章。然后就睡着了。

但是,第二天和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想着这件事。当时我还不是修炼人,也还没结婚。那么,为什么这种记忆让我如此困扰?在与一位女学员交流时,她问我当事件发生时我是否对自己感到满意,或者相反,我是否已经有这种羞耻感,是否已经有出卖自己的感觉。这个问题很大程度上促使我进一步思考。

同时,我开始整理办公室。我偶然看到了我二十多岁时写的一段文字,讲述一个寻找真理的年轻女孩的故事。找到这段文字就象是找到了一把打开我思想的钥匙。

我突然意识到,我的真实自我一直在寻找真理。师父早在我得法前就一直在管着我。但是旧势力也有它们的安排,通过色欲心试图使我远离我深层的本性、我纯净纯洁的真性。我更明白了为什么那些年中会有色欲方面的念头或梦:曾经令我沮丧的是,我曾经以为是我自己在想那些。但是那些想法不是我。这是一个强加于我的外来的身体,想伤害或污染我。那些想法什么都不是,那些安排也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能让我偏离我的真性、偏离我在大法中修炼的道路。

就在这时,我看到我们的网站是通向美妙如画、神圣的大法的一扇窗户,那上面大法弟子的每句话,每一行动,每一交流,都使我们离大法的光芒更近了一些。明慧网确是地球上的一扇窗户,可以看到上面的世界和神的世界。

尊敬而慈悲的师父,对您的救度我的感恩无以言表。我愿做一名无愧于为明慧网工作的荣耀的弟子。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