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长春市公安局局长高学章退休三年后被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据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吉林省消息:长春市原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高学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被查。此时,高学章已经从岗位上退下来三年九个月。

官方简历显示,高学章一九五二年八月出生,仕途均在长春市,曾任二道河子区副区长、中共区委副书记,后调任朝阳区,历任中共区委副书记、副区长、区长、区委书记。二零零五年四月后,任中共长春市委常委、朝阳区委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二零零六年二月任长春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二零一三年一月,高学章退居二线,任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二零一六年一月,他正式退休。

自二零零五年四月,直至二零一一年七月,高学章主政长春公安长达六年,被称为警界一哥,主管司法、监察、网络技术、消防、联系检察院、法院工作,在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中推波助澜,指挥、操控市、区、县、乡警力对法轮功学员大肆绑架、抄家、关押、构陷、恶意移交检察院,使大批法轮功学员被诬判,甚至被迫害致死、致残。高学章集迫害政策制定者、推动者、执行者于一身。

高学章主政长春公安期间,还有个最大政绩就是用于监控民众、特别是监控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天网工程”。新华社的报道称,“天网工程”,总投资1.4亿余元。“天网工程”被长春市政府于二零零八年初纳入民生行动计划。据报道,时任长春市副市长、长春市公安局局长的高学章曾多次到朝阳、二道、南关公安分局,深入检查指导“天网工程”的建设工作。到二零一一年,长春市监控探头的数量已经达到了7.5万个。报道称,截至二零一一年五月,长春市公安机关通过监控探头直接破获的所谓刑事案件291起、治安案件648起。其中包括把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也当作所谓的刑事案件、治安案件非法抓捕。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截至二零一七年六月末,在长春市610、长春市公安局指挥操纵传达和吉林省610及中央610及江氏指令下,造成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54人遭迫害离世,18人遭迫害致残,315人被非法判刑、7339人次遭非法劳教,12222人次遭非法抓捕。

一、高学章主政期间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部份案例

1、王守慧、刘博扬母子二零零五年被迫害致死

王守慧
王守慧
刘博扬
刘博扬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八日下午四时二十分,法轮功学员刘博扬和母亲王守慧去一名法轮功学员家送资料被跟踪,在该法轮功学员家被非法抓捕,被劫持到宽城区公安分局。母子俩人遭受恶警酷刑折磨,王守慧被刑讯后马上转到第三看守所。当晚八时,刘博扬就被迫害致死。由于家属追究责任,后经尸检发现刘博扬全身多处有伤,并有几处洞眼。据分析,死因是被重物击打致死后从楼上扔下来的。区公安局人员声称是“跳楼自杀”。

王守慧被关押在长春第三看守所,每天被暴打、电击、脚踢头部,野蛮残忍的灌食,灌食时插很粗的鼻管,上午灌一盆生苞米面,下午又灌一盆。关进看守所仅十一天,王守慧就惨死在严管号(五零六室)。屋里的人不知啥时死的,发现时人已经硬了,而且死状惨不忍睹:嘴张着,眼睛睁着,脖子都烂了,胀的老粗,头部被踢、打的都是大包。十一月十日,警方电话告知家属“王守慧因心脏,死于中日联谊医院”。详情请看明慧网刊登的《十八年来长春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2、王玉环二零零七年十月被迫害致死


王玉环

法轮功学员王玉环,女,长春人,一九五五年出生。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长春市公安局、二道区分局等警察对开法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抓捕,当场绑架了王玉环等三十八人,后大范围的非法抓捕、抄家,总数在六、七十人左右,并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王玉环被长春公安一处用多种酷刑折磨,身上多处被打伤,一只耳朵被打得听力下降,无法进食。几天后,又被公安一处非法提外审,被带进公安一处在一包房里为法轮功学员专设的刑讯室,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刑具。警察把王玉环绑坐在老虎凳,七、八个年轻歹徒恐吓折磨她一宿,并说刚打死一个法轮功学员已被就近掩埋。当王玉环被送回后,其内脏全部受损,进食困难,不能独立行走。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十月九日晚上,有警察打来电话通知家属说:“王玉环吐血,抢救无效,已经死亡。”据透露,王玉环老人已于半个月前的九月二十四日在长春市中心医院去世,家属是在十五天之后才知道的。详情请看明慧网刊登的《长春市公安局十八年来迫害善良民众的事实》《十八年来长春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3、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孙淑香含冤离世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孙淑香在女儿家被长春市国保支队“610”恶警强行绑架。其间被“610”恶警严刑逼供,只是打盐水补糖维持生命。十月二十六日,市“610”恶警将奄奄一息的孙淑香强行送至黑嘴子劳教所一大队迫害,劳教二年。由于身体和精神上的迫害折磨,孙淑香骨瘦如柴,人已脱相,最后孙淑香被迫害得连剪子都拿不了的情况下,恶警才让找家属签字回家。

回家后孙淑香的生活仍受到监视。身体无法恢复,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下午四时三十五分,孙淑香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三岁。详情请看明慧网刊登的《十八年来长春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二、高学章主政期间构陷法轮功学员入冤狱的部份案例

1、长春市南关区法院对四名法轮功学员秘密开庭、判刑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高维喜、石国良、杨德芳、王福霞被绑架。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长春市南关区法院对四名法轮功学员秘密非法开庭,法轮功学员王福霞、石国良被非法判九年,高维喜、杨德芳被非法判七年。

2、长春市中级法院对杨友兰等七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事件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长春市恶警非法抓捕了很多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五日,长春市中级法院(市法院)对被绑架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整个过程法庭匆匆念完所谓“判决”,几分钟就草草完事。其中杨友兰被判五年;马秀荣被判八年;曹玉芹被判五年;赵海波被判四年;郑东辉、王鹃芳、李静三人情况不详。

三、高学章指挥、操控公安局绑架大批法轮功学员

1、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吉林省公安厅、长春市公安局、二道区分局对在二道区召开法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抓捕,当场绑架了王玉环、冯立平等三十八人,随后大范围的非法抓捕、非法抄家波及全市各个区,被牵连的法轮功学员非常多。据估计,此次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总数在六、七十人左右,并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

长春成立专案组迫害,五月下旬合隆镇又有十余人遭恶警绑架,九月二十四、二十七、二十八日恶警又在农安镇、高家店镇、伏龙泉镇、开安镇、合隆镇等乡镇绑架了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明慧网有报道),大部份被非法劳教,现仍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农安县看守所迫害,迫害的相当严重。此邪恶610“专案组”近期还在四处活动,采取手机监听、打探、威逼、恐吓、跟踪、蹲坑、明察暗访等卑鄙手段,妄图继续迫害所谓“黑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

2、借奥运之名绑架、劳教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中共邪党又以“中央政法委员会”名义,下发题为《关于切实维护社会稳定,确保北京奥运会安全的工作意见》的秘密文件,并特别强调“严密防范、严厉打击”法轮功。零八年二月末,吉林省政法委及610召开紧急会议,根据“中央政法委员会”610《关于切实维护社会稳定,确保北京奥运会安全的工作意见》的秘密文件,部署镇压法轮功的犯罪行动。

为此,长春市公安局执行迫害密令,制造所谓“敌情”,用谎言欺骗下层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从长春公安内部获悉,市局向各分局、派出所布置四月二十五日开始大面积绑架法轮功学员的任务,是以制造出来的所谓“四月二十五日长春法轮功学员要集体到省委上访,有什么大行动”这个“敌情”为借口,欺骗下层警察,从四月二十五日开始拉大网式的绑架法轮功学员。 吉林省范围内,多地区出现大面积绑架迫害,是吉林省610根据中央610文件部署的迫害。

四月二十二日上午,法轮功学员赵秀英在欧亚科技城被长春市公安局便衣警察绑架。四月二十二日晚,在欧亚科技城做维修打印机工作的法轮功学员阎丽杰和岳新颖、某公司会计白玉萍、退休职工高淑余、超市员工陆大新、陆爱荣姐妹分别在各自家中被绑架并抄家,参与绑架和抄家的有南关区曙光路派出所、卫星路派出所和绿园区某派出所。一个月后,除高淑余外,几人均被送到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高淑余被非法关押在长春第三看守所。

四月二十三日,长春市公安局、安全局指使长春市曙光路派出所、南关区分局国保中队李军等带人绑架了在长春市欧亚科技城及长江路科技城上班的法轮功学员李劲松、陈敬雨、王兆辉等十二人。随后的几天里,他们在两处科技城摊位和其它出售电脑配件、打印耗材的场所,如光复路等地大量布置便衣看守。四月二十六日,蹲坑便衣绑架了到欧亚科技城维修机器的法轮功学员王东彪,并到其住处非法抄家。第二天,又有姓杨五十多岁,和姓朴四十多岁的两位女法轮功学员到欧亚科技城维修打印机被绑架到曙光路派出所。四月二十四至二十六日,安丰香、长春法轮功学员陈连东、和妻子刘月娥等遭绑架。

据了解,此次绑架是早有预谋,布置好了的。实施绑架的警察毫不隐讳的说:“已经跟踪了好多天了。”据明慧网公布的消息,科技城绑架事件中有二十多名长春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恶警绑架,多数被非法劳教并勒索钱财。

以上只是高学章指挥、操控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纵观历史,古往今来,迫害正信的没有一个可以善终的。

善恶有报是天理!那些追随江泽民积极迫害法轮功的上至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苏荣、李东生、王立军,下至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官员、警察等,陆续遭恶报,还会殃及子孙。高学章被查也是迫害法轮功的现世报。

'公安局长高学章'
公安局长高学章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