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的力量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九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开始修炼大法的老弟子,在师父慈悲的救度和点悟下,走到了今天,下面谈谈我的修炼体会。

善待他人

在平房住的时候,邻居家大爷大妈都将近七十岁了,当时公用井被人堵了,大爷得走很远去前趟街邻居家挑水,我就和丈夫商量,咱们也别直接把水管接進屋里了,把外面的水管割开,用桶接水,往屋里拎,这样就能方便邻居们就地取水了。丈夫同意了,这样以后每逢我家接水,我就挨家挨户喊邻居一起来拎水。

邻居大爷还是个急脾气,一个不顺心,就骂半宿,搅得全家不得安宁。一次,大爷的女儿来找我,说老俩口又生气了,怎么劝都劝不好,我到那一看,大妈收拾好了衣服要走,我说都这把年纪了,不能说走就走啊!大妈委屈的告诉我,大爷张嘴就骂人,不和他过了。我忙劝说,大爷不是有意的,大爷骂你不对。大爷听我这么一说,还真的过来给大妈赔礼道歉了,表示自己骂人不对,以后不骂了。大爷还真的说到做到,彻底改掉了几十年的骂人毛病。经过我十年讲真相的努力,大爷、大妈和他们的女儿终于做了三退。

还有一个邻居家的老头,由于某种原因,大家都瞧不起他,不愿意搭理他,他每次和我说话,我都善待他,以后有什么难事,他都愿意和我说,他说,他是一把锁,我是一把钥匙,只有我这把钥匙才能打开他那把锁。

以前住的平房现在已经拆迁了,因为是统一回迁的楼房,小区里住的都是以前的老邻居,由于他们都知道大法弟子真诚、善良、乐于助人,所以谁家有事都愿意找我帮忙,我都尽力做到随叫随到,尽我的所能去帮助他们。

有一个六十多岁轻易都不与人来往的老太太,前两天上楼给我送来两棵自己开荒种的大白菜,我丈夫都愣了,要知道别说送人东西,就是她有多余的粮食和菜,她要不顺心,你花钱买,她都不卖给你。待她走后,我丈夫感慨的说:就是铁石心肠都能被你们大法弟子的善心溶化了。

正念的威力

我家门前不远是个幼儿园,一个星期一的上午九点多,他们准备举行升旗仪式,我听到后,就坐下来发出强大的正念:请师父加持我,打出我身上所有的功能和神通,彻底清除幼儿园空间场范围内的一切黑手与烂鬼、共产邪灵邪恶因素,不许它们毒害无知的小朋友,让它们放国歌的机器坏掉。

过后据知情的朋友讲,他们放不出国歌来,就放了运动员進场的曲子,当旗子升到一多半的时候,突然掉落下来,旗子掉在地上,旗面摔出两道口子,扯成了三片。过程中,邪灵不甘失败,还做坏事,把组织升旗的老师的手指划掉了两块肉。

“三退”后的弟弟得救了

二零一八年七月一号晚上十一点多,有人按门铃,说是120的大夫,着急的告诉我说我弟弟被车撞了,撞的满头满身都是血,让我赶快带上钱,坐救护车一起去医院。我急忙通知了住在一个小区的姐姐。姐姐上车,一看眼前的弟弟,平躺在救护车的担架上,满头满身都是血,大叫了一声,倒着跳下了车,腿摔的又青又肿,却不知道疼。我赶忙安抚姐姐别害怕,弟弟现在很清醒,并已做了三退(退出党、团、队),平时很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护身符不离身,没事。

我俩赶忙帮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救弟弟,同时我也告诉弟弟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到医院,弟弟做了一系列的检查,都是外伤,骨头一块都没伤着,只是满头满脸都是碎玻璃碴子,左耳朵伤的比较严重,后背和右肩都有擦痕,右臂有一个长28厘米、宽7厘米的大擦痕,皮都掉了,淌着血水,右手肿的跟馒头似的,手指不能伸、不能动,右脚跟象刀切似的掉了一大块皮,脚不能着地,鼻子、头和脸、耳朵缝合了一百多针,手术進行了四个小时。

回到病房后,弟弟讲了事情的经过。弟弟骑电动车回家,因为是晚上,当时道上没有车,快到家时,后面过来一辆出租车,直接与他追尾,他被撞起来,脑袋摔在出租车的前挡风玻璃上,玻璃被撞出了一个大洞,当时他就失去了知觉。出租车没停,又把他摔在车前的电动车上。这时他却醒了,下意识的抓住了出租车的前保险杠,接着又被拖出五、六米远,弟弟当时想,这是要压死我呀!电动车被拖的在地面划出一串串火星,弟弟眼镜碎了,鞋也丢了,出租车停下的时候,电动车已经七零八落,用绳子连着,才拖拽到交通队,看到车的人多数都认为弟弟没命了。

弟弟和家人都非常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在事故处理过程中,弟弟没有为难肇事司机,没和司机要一分钱,有一个1800块钱的药条子,保险公司不给理赔,弟弟自己承担下来,由于左耳朵伤的严重,朋友主动要帮他定残,弟弟也婉言谢绝了。

弟弟十天就出院回家了,一个多月就恢复了正常,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他曾是受了重伤的人,脸上一点疤痕都没有。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