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的力量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讲讲我的故事,以报师恩。因为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家庭,大法改变了我的命运!

有幸走上修炼之路

一九六三年我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十二岁时父亲去世,家里没钱安葬。当时的公社书记来我家说,如果同意火葬,费用公社出,还给解决我家口粮和烧柴的问题。母亲看着我们兄妹五人,很长时间,终于同意了火葬(当时都是土葬)。父亲火葬后,口粮和烧柴没给解决,母亲找了多少趟没人管。这件事在我幼小的心灵上打下了很深的烙印——共产党骗人。

我是长兄,高中毕业后,为了生活我学徒当了瓦工,慢慢的技术越来越好,逐渐学了工地管理,几年后当了工长。

由于社会整体道德下滑,世风日下,建筑行业也不例外,我也没能幸免,沾染一些恶习——吸烟、酗酒、赌博、色情,以为这就是人生,对家庭更没有担当,甚至在妻子分娩时还去赌博。结果是三十多岁就出现很严重的间歇性休克、关节炎等病,妻子的身体也亮了红灯——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又没钱医治,家庭生活也陷入了困境。

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遇见了平时不常见的舅妈。舅妈以前一身病,脸上没有血色,那天看上去她非常健康而且脸色红润,一问原来舅妈在炼法轮功。舅妈说:这个法轮功不但有改变身体的五套功法,还有教人向善的心法。

既然法轮功这么好,回家后我就让妻子也去炼法轮功。妻子第一天去炼功点就拿回来一本书《转法轮》。我拿起来翻看,越看越想看,一口气把书看完了。看完后觉得从来没有过的舒服而且被书中的内容所震撼,觉得这本书内涵博大精深,当时就说:“我得炼!”

由于沾染种种恶习,我没有勇气去炼功点学法炼功,想等把烟酒戒掉之后再炼。但总放不下那本书,也知道机缘难得,就在家反复看《转法轮》关于戒烟、戒酒的那段讲法。到一九九六年秋天,终于下决心把烟酒戒掉了,心里想:我有资格学法了。修大法,使我去掉了所有的不良嗜好,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

善的力量

亮是大女儿的男友。亮第一次来我家时,我给他讲大法的真相,讲中共利用垄断媒体对大法進行造谣诬陷,欺骗全国民众仇恨大法,讲“三退”(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的共青团、少先队)的重要性。亮说:“叔,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是错的。但有一样我不理解,人要是都那么善,那不得受欺负吗?有些事是善解决不了的。”我说,那你是没有体会到善的力量。我们师父说:“这个善的力量是相当的大”[1],这么大的力量,就可以使一切不正的解体。

大女儿毕业后,我让我的一个朋友带她学技术。在这期间,我的朋友对我女儿产生了不正当想法,并且给女儿发信息、打电话甚至给买几千元钱的首饰。由于女儿涉世不深,没有经得起这些诱惑,在没和亮解除朋友关系的情况下,和我的朋友开始了非正常交往。这些是亮发现了女儿有变化后来我家摊牌时说的。妻子打电话叫我回家,对我说了上述情况,问我:“你看跟谁吧?”我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啊!但很快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得向内找。一下意识到自己对孩子不负责任,也有色欲心。我调整一下自己后和女儿说:“今天我不是站在父亲的角度和你谈,而是一个大法弟子和你说。第一,无论邪恶想用什么方式来动摇我对大法的正信,那是完全不可能的;第二,对于你的这种不理性的行为,作为父亲,我没有埋怨和责怪的意思,所有一切不正的,今天在大法面前全部归正。”女儿说:“爸,你能原谅我吗?”我说:“这不能完全怪你,爸也有照顾不到的责任,再说你也没有做非份之事。”女儿“哇!”一声哭了,说:“爸,我也不想这样,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我说:“从现在起,咱们都不承认这种不正确状态,彻底否定强加给这种状态的因素。”

很快女儿真正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而且向亮做了真诚的道歉。我问亮:“你对我女儿怎么看?你们以后的关系怎么办?”亮说:“叔,本来我对这事是不认可的,但通过你对这事的处理,我真的感受到了法轮大法讲的真、善、忍中善的力量。我们的关系不会有什么变化。原以为,你首先得责骂你的女儿,然后找你的朋友算账。”我说:“大法对弟子的要求,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得按照真、善、忍去做,只能救度众生不能毁众生。我的朋友他只是一时被不好的观念左右,他也是受害者,我不会怨他、恨他。”

通过这件事,亮对大法真的有了正面的认识,并在大学寝室给同学们放了真相光盘。后来亮很顺利的考上了研究生,而且没毕业就被高校签约,现在当了高校的讲师。

工作中为老板负责

二零零三年,我给一老板打工。工长的工作就是监督工地進料及施工等情况的。当时的進料检尺员是老板的妻弟,来料时经常不在现场,卸料的人随便说,结果导致料不够,对老板造成很大损失。我知道后,和老板反映了实际情况,检尺员就对我处处刁难。老板来工地后,我和老板说,为了不影响工程的质量和進度,我还是不干了,因为检尺员已经和我产生隔阂了,我的心里也有那种“嫉恶如仇”的感觉。但老板还是没让我走。当时这件事在我心里就有障碍了,使我没能突破讲真相。

但是我明白,大法弟子的责任是救人,不是嫉恶如仇,于是很快改变了自己的认识,从中找出自己不符合法的观念,并归正自己的行为。在以后的工作中尽量去帮助对方做好,尽自己所能使他们能正确认识大法。最后,检尺员当着全体工作人员的面说:“某工(指我),人最正!”意思是学大法的人最正。此事对我触动最大,在《九评共产党》发表后,他是我讲退的第一人。

由于我工作认真负责,以大法真、善、忍为标准做人,在当地的建筑行业的老板中,也小有名气,很多人都来找我,让我去给他们做。因为只要我在,他们就可以当甩手老板,什么都不用管。很多人也愿意跟我干活,都说我人品好,没有架子,有担当。

这不,两年前,我以前的老板活没下来,现在的老板去找我两次,以年薪二十万聘我为他的工长。用他的话说:“很多退休的工程师技术比你强,我都不用,就因为你人品好,我才用你。”年薪二十万在我们县城也是高薪了。

“真不可思议”

有一次,接手一个新开发的项目,需做一些开工准备——挂宣传板和条幅。有一条关于消防方面的展板,是江泽民的话,当时我不让挂,给放一边了。项目经理明知道了,来找我说:“我知道你是怎么回事,你不挂我理解,但我不能不挂,上面来检查我挡不了。”明找别人挂了。可没过几天被踩烂了。

通过这事我和明讲大法真相和“三退”保平安。开始他很抵触,说:“你不跟共产党走你就挣不到钱。”我说,我师父讲了“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2]再说世上很多不是共产国家的人和很多不是共产党的人,他们生活的很幸福啊!

他对《九评共产党》中讲的三反、五反很质疑,我只能在表面回答,不能深入讲,因为我对《九评共产党》中揭露的很多事情知道的也不多,破不了他的结。这期间,办公室里的另一位工程技术人员(我经过两年时间才讲明真相的人),帮我把我不能给他讲明白的有关《九评》的问题,都给明说明白了。

有一天,我把明叫到我的办公室,让他在电脑上看国外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的图片和天国乐团的游行场面,他非常震惊,但能感觉到他很怕。他说:“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后来我知道明要休假回家,我就去了他的办公室对他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和你说这些吗?大法弟子冒着被抓、被判刑、被活摘器官的危险,为的就是让你明白大法的真相,摆脱共产党的思想控制,真正的得救!”当时他站起来说,“那你给我退了吧。”我说回家别忘了把我讲给你的告诉你的家人。他说,我试试,我们家那口子(指他妻子)是街道主任,她不会相信的。

明休假回来后见到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叫到他面前说:“真不可思议!真不可思议!你和我说的那事,我回家说了,我媳妇说:‘哎呀,你才知道啊,我都退了很长时间了。因为我接触的很多人都是炼法轮功的,我早明白真相了,只是没跟你说罢了。’”

我只是千千万万个大法弟子中的一粒子,每个大法弟子从修炼到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可以写一本书。当初江泽民口出狂言:“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大法不但没被他消灭,反而弘扬全球!《转法轮》一书被翻译成近四十种不同语言文字。有善念的朋友们,希望你们都来了解法轮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