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的力量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师尊讲:“不是你对我好了我就对你表现善。他是没有代价的,不计报酬,是完全为了众生的。所以这个慈善一出来啊,他的力量无比,什么不好的因素都能解体。慈悲越大,那个力量就越大。因为过去人类社会没有正理,所以人是不会用善来解决问题的,人从来都是用征伐的手段来解决人的问题,所以这就成了人的理。人要想成神、走出人的状态,那就得放下这种心,得用慈悲来解决问题。”[1]

师父告诉我们:“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这是过去释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炼人也好,都没有讲过的。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1]

前两天看到师父的这段讲法,颇有感触,使我想起了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当地那场大绑架,自己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经历的一段自己思维中的“不善”与“善”的念头所产生的两种后果。

那年我刚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没几天,突遭绑架那种惊恐的心还没有平复下来,一天早上刚刚起床就听到别的监室大吵大闹,狱警与劳动号忙里忙外,我所在监室的牢头说:“某某某又要到咱屋来了,只有咱屋床铺上有铐子。”

我从刑事犯们的议论中听出:这个某某某是个精神病杀人犯。我一听精神病不知道为什么就害怕,还是个杀人犯,恐惧心油然而增。不一会儿,那个精神病杀人犯就被抬到了我所在监室,用手链子、脚链子铐在床铺上。从她来这屋就没消停,她又闹又骂整整一天一宿,直到累了睡过去了。到第二天中午,她也没醒来,后来大家发现她的被褥都湿透了,昏过去了,大家都以为她快要死了,赶快报告狱警。由于恐惧对她生出反感,我当时大脑产生一念:“这个生命死就死吧!”一念瞬间就过去了,没在意也没及时归正。后来她被狱警带出去抢救,好了之后又回到关我的监室。那么巧,白天码坐时她就坐在我前面,每次码坐时我都要静静的发正念,发得正入静的时候,她突然回过头来,对我喊一声:“掐死你!”我当时吓得一惊!连续多少天都是如此。

同一监室内关着一名哈市的老年同修。老同修反迫害绝食,这个杀人犯对这名老同修出奇的好,把她的吃的拿出来给同修,指着我说:“她不吃饭全怨你!”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后来这位同修与我切磋,她为什么对你那样?她昏过去的时候,你当时是怎么想的?我说:“想她死!”同修说:“这就是问题所在,她生命明白的一面在恨你!”你知道我当时想的是什么吗?我想:“让这个生命活过来吧!让她记住法轮大法好!”她生命明白的一面在感激我,所以对我好。

交流中得知这个人是因为被父亲强奸而把父亲杀了、精神失常了。我听后觉得这个生命原来这么可怜啊!感到非常的惭愧!向内找,发现了自己思维中为私的东西,缺乏善念,找到了修炼上与同修的差距,赶紧在法上归正自己。

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星期后,警察对我非法提审,在四楼的特训室里,他们恐吓我说:从你家搜出多少多少东西,你们夫妻二人公职都不保等等鬼话,让我交待一些事。一下午我一言不发,并正念否定迫害。到四点多时,他们准备送我回去,这时有人喊;“先别走,这边有人开口了。”后来得知我们当地的四个同修包括我丈夫一同被非法提审,不一会儿,他们拿来一张纸,念着上面的供词,大体上是我和丈夫培训手机发短信的事。我一听就知道是和我常在一起的感情很好的同修说的,当时人心就上来了,心想:你怎么能这样对我?用人的情来衡量此事,没了修炼人的正念。这一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他们看我不回答,立即撕下伪善的面具,对我施以酷刑。在我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头脑不清醒的情况下,配合了邪恶的要求,签字承认了这一事实。

回到监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监室的所有人正在惦记着我,她们看我被提审这么长时间,知道我一定受刑了。她们看到我的胳膊肿起很高,当时我的右臂已没有知觉,她们就帮我按摩,看到我消沉的情绪,两位同修在法上与我切磋,常人从法律角度启发我,警察刑讯逼供是违法的,可以反告他们,给我出各种主意。看到这些常人对我的关心与帮助,同修的正念加持,我知道是师父借她们的嘴在点我,我很快便恢复了信心与正念。

大家睡去了,我躺在床铺上睡不着觉,大脑翻江倒海,回想着被提审时做好与没做好的每一幕,猛然想起师尊的这首诗:“法徒受魔难 毁的是众生”[2],就想:我们夫妻都判刑,有多少众生不都毁了吗?家人、单位的同事、社会上的亲朋好友、同学及迫害我的警察这些众生不都毁了吗?不行!这一切都是旧势力强加的,我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的这场迫害,我要听从师父安排,绝不能让邪恶达到毁众生的目地!于是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打出我在法轮佛法中修出的慈悲与善念,化尽迫害我的警察后面操控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让警察善的本性返出来,善待大法弟子。”

打出这一念后,发正念时感觉到正的能量往出打,善的力量在化尽邪恶。似睡非睡中一句诗打入我脑中:“一念惊震大穹外”[3],醒来后,我知道这是《洪吟三》中的诗句,因被非法抓捕前我把《洪吟三》已经背下来了,我知道是师父用这句诗鼓励我。

在以后的非法提审中,我用正念面对警察,正告他们刑讯逼供是违法行为,并向他们讲真相,他们的态度由刚开始的狡辩渐渐变为和善。每次发正念我都象前面那样向警察打出善念,并且调动我生生世世所结的善缘及正神来帮我,所结的恶缘在法中善解。同时不忘自己身为大法弟子救人的使命,对犯人讲真相、劝三退。

一段时间后,警察告诉我:“我们考虑你的家庭挺出色,孩子也那么优秀,保你一个公职。”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帮弟子化解了这一切,但是由于自己还有没做好的地方,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从这次经历后,我深深的体会到,善的力量是强大的!并时刻用善念对待身边的人包括我所接触的警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生生为此生〉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