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体会善的力量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一天午后,我去贴大法真相贴,進到一栋楼里,刚要贴,无意识的一转头,看见一只小狗在看着我。我看它的主人不在,就转身接着贴,心想:“我是大法弟子,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你能看到也是你的福份。”小狗静静的看着。接着来了一念:“狗的魔性最大。”(当时没意识到这一念不善,没有及时清除),我贴完快速下楼。

这时,小狗狂叫不已,我走了很远还能听到它的叫声,这才意识到,修炼人的一思一念很重要,它今生是狗,不代表它生生世世是狗呀,它也有明白的一面。我在心里向它道歉。后来在学法小组里,说了这件事。

同修说:“是呀,咱是修炼人,一思一念一定要善。”接着讲了一件事:“一次A同修在路上,看到一个年轻人打扮的男不男,女不女的,她就心生厌恶。不一会儿发真相资料时就被绑架了。向内找,是因为刚才不善造成的。心归正了,同修A很快正念闯出。”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我更加意识到修善的重要性。师父的法中讲:“因为我们是修正法的,无论做任何事情都是用善来对待。”[1]善在我心里烙下了深深的烙印,此后我时刻记住“向内找、不动心、结善缘”。

扶车子

一次去一大型超市,我坐在邻街的椅子上发正念,想着一会儿遇到有缘人讲真相。忽然“咚”的一声响,我向窗外看去。一辆自行车被大风刮倒了,车筐里的空桶也随着大风刮跑了。我正犹豫去扶吗?一下子想起了几天前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里说:“(大意是)师尊在讲法期间,一次,师尊赶到会场处,看到学员的自行车被大风刮倒了一大片。这时,师父看了看表,还有十分钟,慈悲的师父弯下腰一辆车一辆车的扶了起来。”我马上快速跑到外面刚扶起自行车,桶还没来得及捡,车的主人就跑出来了。是个大叔,他很感激的谢谢我。“没事儿。”我知道是师父把有缘人带到面前了。接着给大叔讲了大法真相、天安门自焚伪案、三退(退出党、团、队)保平安。然后给他起了个化名帮他退出团队。大叔同意了,高兴的说:“好,以前有不少炼法轮功的人和我说,但是没退出来。”能看出他不反对大法,只是不太了解真相。我问他平时上网吗?他说上。我就给了他一个破网软件,让他回去多了解了解。让他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 大叔说好,并且一再道谢。谢谢师父,是师父的言传身教,让我用善行救了这个有缘人。

转怒为喜

一天我和同修去扦裤角。我和摊主讲起了大法真相、天安门自焚伪案、活摘器官的黑幕、三退保平安,之后经她同意帮她起个化名退出团队。这个过程中,一个中年男子一直坐在摊位边的椅子上听着。看得出他也是个店主。我想不能错过有缘人,真相他也听到了。就笑着说:“大哥,也帮你退出来吧?”他阴沉着脸说:“退什么退?”我说:“共产党历来不断的搞运动,害死了中国同胞八千万人,如不退出它的组织就得随着它去遭难,太不值了。”他说:“我看是杀少了,应该再多杀一些。”我没动心,只想用善念来解体他背后操纵他、阻碍他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我笑着说:“你这么善良的人,哪能说出这么恶的话,那可不是你说的。”他还是很抵触。我发自内心的对他说:“我只是希望你有一个幸福美好的未来,我又没有让你去干杀人、放火的坏事,只是希望你好。你知道中国的钱大部份都被贪官贪到国外去了吗?只剩下一小部份留给咱十几亿老百姓。你说咱不穷才怪!为什么咱中国人是勤劳善良的,可还是这么穷呢?”他先是一怔,表情好了很多。我接着说:“我不是去说共产党的坏话,可我说的是事实呀。”他终于面露微笑的和我聊了起来。最后给他起了个吉祥的化名退了出来。他一再道谢。我也为他的正确选择而欣慰,是大法的善救了他。整个过程,同修默默的发着正念。

解开心锁

我经常去亲戚的公司办事,和看门的老大爷也熟了。我问他有空看书吗?他说有。我给了他一本《九评共产党》,让他好好看看。几天后,我又去了。碰到他就问:“大爷,那本书你看了吗?”他十分认真的对我说:“哎呀,姑娘,你可不知道那是一本啥书呀?”我说:“知道呀,是一本记录共产党史实的好书呀。”他惊讶的说:“可了不得了,那是反动啊!”我一看他被谎言欺骗迷惑了,就蹲下来给他讲真相。当讲到六四中共屠杀大学生时,他说:“这么做,我看不是错。”我善意的提醒他:“那么多大学生被屠杀了。大爷,我说了您可别生气啊,如果那些大学生中有您的儿子或您的孙子,您还会觉的那不是错吗?”他沉默了。随后,我又讲了很多真相,他都认真的听着。最后,他高兴的说好并同意三退,也记住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谢谢师父,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要说大法好,我是真相信呀”

今年夏天,一天傍晚坐车回家,站点等车的三个人向我问路,(他仨是一起的,一个南方小伙子、两个本地农民工大叔。)打听去某处坐什么车?我告诉他们:没有直达车,要坐这趟末班车到X处,下车后到马路对面倒另一路车才能到目地地。他们说好。很快车来了。我知道这是有缘人,错过去太可惜了,心想:要给他们讲真相,只有和他们一起下车才有机会,反正也知道他们在哪一站下车(正念),可那样就过了我下车的站点了,回家就更晚了(私心)。这几天学法少,讲真相的信心也不足。怎么办呢?算了,别想了。还是背《论语》吧。背到一半时,我就有了正念,决定和他们一起下车讲真相。背完《论语》我就开始发正念。半个小时后,我们到站了。我象导游似的热情的和他们一起下车,一起过马路。途中给了南方小伙子一个破网软件,让他回去好好看看,他很高兴的接受了。到了马路对面的站点,我们一起等车。我就和其中一个大叔讲大法真相、天安门自焚伪案、活摘器官黑幕、大法洪传世界、修炼信仰都合法、三退保平安。大叔听后同意退队,问他贵姓,我说姓王。当给他起“王吉利”时,他说:“还真神了,我名字的两个字都让你说对了。”“您叫?”“王利。”“那太好了,那就用真名王利退吧。”他说:“好,要说大法好,我是真相信呀。”

接着大叔讲了一件神奇事:一次在工地上,下班后,需要纫针。工友们都笑话他,以为他肯定纫不上线,他自己也觉得纫不上,他一抬头看到窗台上工友拿回来的大法真相资料。于是,大叔一边想“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边纫针。就想了几次,一下子纫上了。他太高兴了,工友们也夸他。我说:“是的,法轮大法是佛法,当然有奇迹在呀。”我俩笑了。我又给另一位大叔讲真相。这个大叔年龄不太老,可牙齿掉了许多。开始他不怎么接受,有点抵触。王大叔说:“你别不听呀,你看人家这个小妹多好,特意为我们在这下车,怕我们找不到路。真是太好了。”这个大叔只好听了。我发自内心、完全为他的讲着真相,只希望他能得救。听着听着,这个大叔眼中噙着泪水,给他起化名退出时,他激动的说:“好!好!”好象他生生世世等的这一刻终于到来了。遗憾的是当时站点人太多,没能给南方小伙子讲三退。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本来几分钟一趟的车,却等我讲完很长时间的真相后,才缓缓开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