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难面前心存正念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我今年七十五岁,老伴八十一岁,是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年弟子。在师父的呵护下,在修炼的路上,真修自己,同化大法,大法改变了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

修大法改变了世界观和人生观

我于九六年过大年去亲戚家拜年时,亲戚向我介绍了法轮功,说是佛家功,如何好。我对气功是一无所知,受到大陆的党文化无神论的灌输,对神佛更没有什么认识。但我欣然的同意了去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第二天一早就到了炼功点去炼功。

通过炼功和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我被震撼了,师父说的都是我从来没有听到的新东西。师父说:“我们看人的生命,不是在常人社会中产生的。人的真正生命的产生,是在宇宙空间中产生的。”[1]说由于生命变的不好了,才掉到人类这个层次中来的,我那时一直认为我们人是从猿人進化来的,师父说:“人的真正生命的产生,是在宇宙空间中产生的。”[1]太不可思议了。我听了后,回来和老伴确实讨论了一阵。

师父还告诉我们:“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1]我的思想一下子就打开了。啊!原来这宇宙真的有神、佛存在啊!我懂得了人生的真谛就是要返本归真,返到生命原先的位置上。我就和老伴说:我要学法轮功!我要修佛!思想就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兴奋,原来宇宙真的有神佛。无神论是谎言,这个世界是一个有神佛的世界。

法轮功改变了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从此,我走上了一条修炼的路。

修去名利心

通过学法,我知道了法轮功要求修炼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只有时时刻刻按着真、善、忍做,才能修成佛。因此在工作中,在日常生活中,我都严格要求自己。例如:有一次单位分房子。按条件,我是应该分得一套好房子,领导找我谈话,说“这次应该分给你一套,但这次房子少,要的人多,所以有困难。”最后领导说:“把你的房子让出来分给别人,这样做对你是不公平的。”我知道我要面临退休,单位也不盖房子了,以后就没有分房子的机会了。但是我想,我是个修炼人,对利益要看淡,我就爽快的回答道:“按领导说的办吧,我可以不要这套房子。”我回家和老伴说了此事,他也支持我说:“既然修炼了,那就舍吧!”就这样,我走入修炼后,过了放下利益的第一大关。

再一个就是对职称不争,高职的名额少,大家争的很激烈,并用各种方法去入围。我看到这些情况后,就主动的不申请。我认为那就是个名,我要求自己认真的做好本职工作。师父告诉我们:“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1]既然我修炼了,我就听师父的话。师父让我看淡,我就按师父说的去做,修去名利之心,我的心里很坦然。

巨难面前心存正念

在两年前的一天,我的大儿子来到我家,对我说:“妈妈,我不能给你尽孝了,我的工程下马了,欠下了一笔前期费用的大债,我已无力偿还,我要一走了之,求你帮我把儿子供出大学毕业吧!”

我听后心里翻了一个个,但立马平静下来,我没有向他发火,也没有责骂,我用常人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对他说:“不可以这样做,你想过没有,你走了,你妻子、儿子怎么办?你这个妈妈的心何时才能平复下来啊!”

接着,我就让他坐下来,对他说:“我师父能救你,师父说过,欠了债就得还,这也是个理啊!这辈子不还,下辈子也要还的。你相信妈的话,诚心诚意的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得师父的护佑,振作起精神,去努力挣钱,把债还上,我和你爸爸再帮你一把,是没有问题的呀!一定要走正道,不要走歪路。”

我又给他读了一些师父的法。我又对他说:“我师父说过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你一定要珍惜生命。”他慢慢的醒悟了,情绪稳定下来了,我和他一起在师父的法像前跪拜师父。

如果我不修炼,几百万的债,别说我儿子难活,就是我听了,也很难活下去。两年过去了,虽然债还没还完,但他一直情绪稳定,并积极努力工作,并且有了转机。是伟大的师父救了他一条活生生的命呀!救了他一家人,也救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我每想起这些,我就泪流满面,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我只有一思一念按照大法、按照师父的话去做,心存善念,在巨难和艰难中才能过关,报答师父的救命之恩。

讲真相救人是我的史前大愿

我和老伴是同修,在九九年前我们经常在一起切磋修炼的事,每天早晨去公园里炼功,晚上学法,白天上班。过的很充实愉快,每天都是乐呵呵的。

在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老伴去北京上访,回来对我说,总理接见了大法学员代表,事情都圆满解决了。就在大家又稳稳当当学法炼功时,同年七月二十日突然单位、派出所、社区人员都来我家,要陪我们看电视。警察还说:你老伴是公园炼功点的头头,所以要好好“学习学习”。从那时起,我们地区就不安静了,经常有人上门骚扰和监控。

在二零零零年五月,师父的诗词《心自明》发表后,我们对形势有了明确的认识。老伴就买了一台佳能复印机,又收集和编写一些真相材料,自己边做边发。这时我才明白这是一场对法轮大法、对大法弟子的邪恶迫害。后来师父教我们发正念除邪恶。

师父说:“你个人修炼只是成就了一个生命,而你们在救度众生中所起到的作用却成就了众多的主体生命、无量的众生,甚至于是更庞大的天体,就肩负着这么大的事情。”[2]我逐渐的明白了自己修炼不是目地,要救人,我们为什么要讲真相和讲真相的作用。

我和老伴复印传单和小册子,做真相币,花真相币。去农村发,去城市发,凡是能去的地方都带上各种材料,走到哪就发到哪,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得救。遇到有缘人就面对面讲真相、做三退。在讲的过程中,我体会到,首先从“无神论的谎言”切入,效果比较好。尤其是年轻人讲一个就会退一个。但给老人讲就不一样了,得从邪党的腐败讲起好些。所以对不同的常人要用不同的方法,才能打开他的心结,这样才能把他救了。

随着正法形势的发展,我们从二零一二年开始成立了学法小组。那时,资料点来源很困难了,同修在一起商量自己小组建一个小资料点。小组同修克服了各方面的技术困难,终于建成了。刚开始负责少数同修的资料,象《明慧周刊》、《明慧周报》、各种真相传单、明慧期刊等,后来外区也需要,这样资料成倍增长,使每一个同修都有足够材料去救人。例如:光每年的挂历和台历就得做五、六千份。根据同修和当时情况的需要,又先后增加了复印机、彩色复印机和刻录机,这样,这朵小花就越开越旺盛。

师父正法救度宇宙众生,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虽然我在修炼路上做了一些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但距离大法和师父的要求还差很多,但我要做师父所要的,认真的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实现我和师父签定的史前大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