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有法易过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我今年七十五岁,一九九九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能走到今天,靠的是师父与大法。

二零零一年我進京证实法被抓回,关拘留所半个月。当时一起被关押的还有B同修(与我同校的老师)。她背法背的可好了,我们一起背《洪吟》和《论语》,她为我纠正错字漏字的地方。

从那时起我觉的背法太好了,脑中时刻装着大法,用法指导修炼才能正念正行。后来她告诉我她已经把《转法轮》背下来了。我惊奇的问:“这么厚一本书你居然能背下来,你怎么背的?用了多长时间?”她说:“我一小段一小段背,会背了再背下一段,不复习。用一个月时间把《转法轮》背一遍。”我说:“这样背,我也行。你用一个月时间,我顶多用三个月时间。”

后来我真的用三个月时间把《转法轮》背了一遍。我惊奇的发现:把《转法轮》背下来后我整个人都变了!

受这件事启发我把四本《洪吟》和三本《精進要旨》也背下来。《转法轮》又背了五遍。为了背这些经文,我不管做什么,不管在哪里,脑中都在背法,脑中时刻充满大法,使自己溶于法中。背法好处真多,我从下面几点与同修交流切磋:

背法破除了邪恶的洗脑迫害

二零零一年我進京证实法被抓回,关拘留所时被叫去听一个邪悟者的所谓“报告”。我根本没听,自己全神贯注背法。也不知为什么口渴的厉害,我把自己一排三杯开水和下一排三杯开水一口气全喝了,然后多次去卫生间,一场“报告”下来,去北京被警察殴打留下的伤痛全好了。一同修问我邪悟者“报告”中的问题,我回答:“你别问我,我一个字也没听。”

在二零零一年,我市“六一零”为了“转化”精進的大法弟子,在某寺院办洗脑班。所谓“专家”作报告时,我坐在下面全神贯注背法,根本没听他在讲什么。所以那些歪理邪说对我一点影响也没有。

后来我把这办法告诉其他同修:会背什么就背什么。结果以后再让听什么“报告”时大家都在背法,表面显得没精神。“六一零”主任没办法就让我们看录像,还是一样。他没办法,就把师父刚发表的新经文《正大穹》和《忍无可忍》拿给我们看,还说:“现在应该没意见了吧?”“没意见!”大家异口同声回答。“出去可不能乱说。这是我自己决定的。”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后来我悟到:关洗脑班对我们来讲是坏事,可是我们却能集体学法(听报告时背法)、集体炼功(早晨寺院作早功课钟声是我们起床炼功钟声)、集体切磋(饭后时间),这不是好事吗?我这么一说,同修说:“对呀!”这期洗脑班没能“转化”一个同修,他们却累得够呛。

他们原计划给我们办的这个洗脑班结束后,再把城关去北京的同修集中起来办第二期洗脑班,结果不办了。

脑中有法才能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

从法中我们知道,师父为修炼的人清理身体,使我们能够往高层次上修炼,那么身体出现象病的状态是什么?从法中我们知道:一定是让我们提高心性的,考验我们能不能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当身体出现不好状态时,不管医生说什么也好,仪器检查出什么也好,还是表面出现什么症状也好,你心中只有一念:“假相!”那么你这一关就能轻易迈过去。有时一句话,一个念头或者半天时间,病的状态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次我肋骨摔断一根,我没告诉任何人。半天我发现拇指大的法轮在身体里的病灶部位旋转,过一会儿就好了。

一次类似心脏病的症状发作,昏倒在地,头摔破缝了七针。送医院抢救,从中午到第二天上午八点人还未醒。医生检查后说我有高血压、高血脂、脑震荡、心脏病……反正浑身是病。医生对我的小叔子说:“你嫂子这次不成植物人也得瘫痪。”

八点后我醒了,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病床上,就说:“我没病,我得回家。”医生发现我醒了,过来说:“你手抬一下,脚抬一下。”“不用抬,你把这些东西(指给我点滴挂的那些东西)拿了,我起来跑给你看。我得出院。”“你现在不能出院,至少要等头上伤口的线拆了才行。”

其实我已经神清气爽了,只是在看守所关了九个月,昨天刚回家。家也没了,心想住几天就住几天吧。后来护士查房,嘴里老念叨:“真奇怪!”后来我才明白:昏迷时检查浑身是病,现在再检查一切都正常。

还有一次,前额被一个疯子砍一刀,我也不当回事。给我一贴膏药我都没用,只用棉花胶布贴上。半天后用手按按一点不痛。把胶布揭开一看,连伤口都找不着。

这样例子很多,不一一列举。

大法破迷 救度众生

市里的第一次洗脑班解体后,他们不想办了。后来地区洗脑班却“转化”了不少学员,于是市里“六一零”又来劲了。在宾馆又办洗脑班。这次每个学员由单位派二人陪住,目地是不让学员炼功,还利用邪悟者配合他们“转化”我们这些学员。

那天刚好派来陪住的老师感冒了,她们对我说:“我们的水杯你不能用,否则会把感冒传染给你。”我笑了:“你想把感冒传染给我?你没那本事!你们和我同房睡,我的能量倒是会把你的感冒治了。”第二天她们的感冒真好了。结果她们成了我的保护伞,每天她们都等我炼完功才打开房门。

那个已“转化”的学员来找我,我告诉他:“大法可是千万年亿万年不遇的高德大法,不是谁都能得的,你不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将来你会把肠子都悔青的。”我从法理上与他谈了很多,他明白了,说:“我这次收获很大,我错了,我要从新走回来。”我为他的醒悟感到高兴。是呀,师父早就告诉我们:“学法不怠变在其中 坚信不动果正莲成”[2]。

师父说:“不以职业、社会阶层划线,不管你是干什么的我都度”[3]。对于上门骚扰的“六一零”人员、警察、社区人员,我平时找他们还找不着,既然来了,是向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的好机会。

一次“六一零”主任来我家,我便从五七年“反右”开始讲到今天的迫害法轮功,讲了近二小时,他走时承认我讲的大部份是事实,后来他对别人讲:“共产党真坏。”

国保警察来调查我诉江的事,我告诉他们:“我告江泽民了,不该告吗?他是汉奸、特务、卖国贼,特别是残酷迫害修真、善、忍的善良修炼者,我写的是不是事实?哪点是诬告?”我让他们把法轮功是“×教”改为“法轮功是佛家高德修炼大法”,把四处“诬告”改为“按事实讲话”后才给他们签字。

这次国保来“敲门”,他们问:“还炼功吗?”“当然炼!这么好的功法能不炼吗?我已七十五岁了,炼完功感觉就象二、三十岁的,换成你,你炼不炼?”“什么时间炼?有否间断?”“早上三点多开始炼到六点,从没间断一天。”问完他们就走了。后来他们再也不来了。

层次有限,有不对地方望同修批评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精進正悟〉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