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资料、讲真相中去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在大法遭受史无前例的严重迫害、欺世谎言满天飞的邪恶环境中,能平稳的走到今天,全凭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每天静心学法,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闯过来了。感谢伟大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加持。

建资料点 去人心

二零零四年,师父发表了《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这篇经文。文中说:“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

刚开始做资料只是自己用,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更多的同修走出来了,需要资料的同修也越来越多,这个小资料点就一直稳健的运作着。

来我这拿资料的同修有A和B,我们互相讲好,大法资料所用的资金由我们几个共同承担。不麻烦其他同修。资料用量和品种越来越多,购买耗材需要的钱也相对加大。A定期都会拿钱来作为真相资料专用资金,但B却毫无动静,几年过去了一分钱也没出。

一天B和我说她眼睛里有一层膜,看不清东西,学法时漏字添字,我借机就说:“是你的钱财之心太重,你是势利眼,所以你的眼睛才会看不清。”那几天思想里一直翻腾着B不拿钱做资料这事。学法时心也不静,心里一直想着:她这样看重钱,别看她天天面对面去讲真相,她是修不成的。她那是假修,马上又要做真相台历了,还要用多少钱……

有一天学法看到师父说:“但是我们作为炼功人,按理是由老师的法身在管的,别人想拿你的东西可拿不动。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1]学到此“随其自然”四个字特别耀眼,心里一震,心想,总计较B如何,不就是自己看重钱财吗?那不是旧势力借这件事间隔我和B吗?我就对旧势力说:虽然我们有执著,一切由师父说了算,用不着你旧势力来管,你也不配。我们会在大法中迅速归正自己的。B在哪方面修的不好,不也正是让我去找自己,不正是自己也有这个执著心吗?这样一想,好像自己已经把这事放下了,心也静了些。

可是过了几天,它又翻出来了,而且还愤愤不平,比之前来的更猛烈,心里想,“她是退休工人,我也是退休工人,为什么我要多付出?她真是太小气了!”等B来了我就和她讲了关于资金的事,我告诉她当年开始做资料时一共多少资金,支出了多少,她听我这么一讲,就说那我给你多少钱吧。

事后我问自己:为什么这颗心又出来了呢?为什么一定要向她要钱,我不是有退休金吗?这不是贪财之心、争斗心、嫉妒心吗?第一次只在表面找,没深挖自己的执著心,修大法修了十八年了,没有从本质上真正改变自己,遇事老用大法去修别人,告诉人家你应该怎么怎么样,对同修品头论足,向外修,向外找都成习惯了。

师父说:“我不重形式,我会利用各种形式暴露你们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2]师父开示:“因为每一步怎么安排的,它是非常系统的,该去你哪个心,这一难提高上来的同时,应该丰富你身体的哪一部份,解决哪一部份的问题,应该修炼出什么东西,境界在哪一个地方,那都是有安排的,是非常系统的。”[3]

回想此事,不是同修B不出资金,而是师父苦心安排,去我的利益之心,我真是修的太差劲了。再碰到B时,我把钱还给了她,当时她也悟到了自己的执著,说,今后需要资金的话就和她讲。

过后觉的自己一身轻松。感谢师父的慈悲点悟,谢谢师父。

做真相资料中去人心

修炼之前我就是个急性子,脾气急躁,什么事情一说就得去干,恨不得立马完成,要做的事多了就有了干事心,学法心也静不下来,满脑子想的是什么时候干什么事,什么时候干什么事……

师父说:“人做人事,却不是用正念,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里头。那换句话讲,在神的眼里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炼,虽然做了。你说这不白做了吗?”[4] 那急躁心不也是后天观念和党文化吗?急躁心会产生急功近利之心,还会生出干事心,会把好事做成坏事。不善不忍,与大法法理背道而行。

由于急躁心,做的小册子有时只打一面就装订了,有时正反面打颠倒了,还有中间夹着空白页……,同修拿到资料后反馈说:“这情况太不应该了!”我听了心里还很不高兴,想:“我这么辛苦,你们还说三道四,有错总是难免的,要不你们自己来试试!”

学法中悟到,不高兴是争斗心,维护自我的心。修炼是严肃的,大法资料是救人的法器,绝对不能有差错。

为清除和排斥急躁和争斗这些物质,每次发正念前清理自身空间场时我就加一念:清除自己急躁和争斗心这些败物,在打印资料时就放大法音乐,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里想:“缓、慢、圆”,使资料带有正的能量,救人力度才会更大。每次做好后,边装订,边检查是否有差错,抱着为大法、为众生、为自己负责的修炼人的状态,做好宇宙中最神圣的事。

走街串弄,面对面讲真相中去人心

在做资料的空当,我和同修相互配合,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

看到有缘人,心怀善念,面带笑容和对方打招呼。对方说不认识你们,我们说与你有缘,送你一个福音,于是结合当今社会的乱象、共产党的腐败告诉对方高官落马是报应,所谓“天安门自焚”是造假,法轮功是佛法,邪党迫害修佛人天理不容,善恶有报是天理,再進一步劝其“三退”,并送上真相册、大法护身符等。明白真相的世人千谢万谢,还说:“今天运气怎么这么好!”我们说:“那就谢谢我们师父吧。”

在讲真相中能碰到形形色色的人,有的人一讲就明白,好像就是在等你,听明白了真相“三退”后非常激动,对你千谢万谢;有的人怎么讲也不相信,还说些不好听的话,甚至骂你。讲真相就是修心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是不是能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放下各种人心,产生正念,修出慈悲,走向成熟。

有次碰到一个人,给我们讲她家中的事讲的挺起劲,当我们一转话题,讲到共产党的腐败,她也挺认同,一提“法轮功”三个字,她立马脸一沉转身就走,并厉声说:“不要和我说这些!”我心里想,这人受毒害太深了,太可怜了。我们提醒她,下次再遇到劝她“三退”的,不要错过得救的机会啊,祝你平安!

一次遇到一对老夫妻,给他们讲真相,讲到天灭中共,老头说:“共产党不会灭亡。”我们说,中国有五千年文明历史,从夏、商、周到唐、宋、元、明、清,一朝过去一朝来,都是天意。共产党掌权才几十年,它却比历史上哪个朝代都腐败。因为它杀人太多,天怒人怨,上天能不灭它吗?送给你一本《人生平安即是福》,回去好好看看,多了解一下吧。

这时他的态度变了,做了“三退”,并接受了真相光盘。

在家庭中磨炼去人心

师父说:“什么是大忍之心哪?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有人说:这个忍很难做到,我脾气不好。脾气不好就改嘛,炼功人必须得忍。有人管孩子也发火,简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过不去,就发脾气,还想长功啊。”[1]

我就是属于脾气不好的那种人。我家有个外孙女,今年十岁,从小就跟着我。与大法特别有缘,是在听大法音乐、师父讲法中长大的,她睡觉的时候,我就给她背《论语》。时间长了都成了习惯,一睡觉她就让我背《论语》,听得次数多了,她有时也能接上几句。上幼儿园时就能背《洪吟》,神韵合唱团的歌曲光盘外孙女特别喜欢看。五岁时,有一天在路上走着走着就停在那,我问她怎么不走了?她说脚底有法轮在转。我听后高兴的对她说:“师父收你做弟子了,快谢谢师父!”我们一起谢师父。

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教她炼功学法。

随着年龄的增长,上学后受学校党文化灌输和污染,她也开始形成了一些不好的观念,也不那么听话了,逆反心理特别严重:叫她学法,她就说要睡觉;叫她炼功,她就说要做作业。看电视、玩手机,一发不可收拾。好不容易坐下来学法了,心也不在,学了一点就乱动,翻跟斗、跳舞什么都来,一炼功就发脾气,动作也做不标准了。

每次看到她的这种表现,我和女儿就火冒三丈,气血冲头,虽然知道对孩子要好好教育,但还是忍不住要打骂,孩子在前面跑,我拿着铁棍在后面追。女儿有次看到她动作不到位,让她不要做了,还把她推了个大跟头。那时完全忘了自己是修炼人了。

后来我和女儿切磋,找找孩子为什么会这样?其实孩子有明白的一面,也想修,可她的思想业力在作怪,不让她修。我们这样以恶对待她,不正好是上了旧势力的圈套吗?本来邪恶就是要达到不让她修炼的目地。还有,这不也是师父借这事让我们修“真、善、忍”吗?师父说:“你一恨他,你不就动了气吗?你就没做到忍。我们讲真、善、忍,你的善就更无从有了。”[1]

有次我和善的问外孙女:“婆婆怎么做才能使你听话呢?”她顿时泪流不止,说:“你不善,你还打我,你不是以前的婆婆,我要以前的婆婆!你现在也不跟我玩了……”我当时就想,是啊,我这样对待她,完全用大人的标准来要求一个小孩子,她当然受不了了,有时甚至还恐吓她说:“不炼功就和常人一样,要上医院打针,念书会很笨!”等等,说话口气完全是党文化的威逼。

后来我和女儿改变了对外孙女的做法,她来炼功我们就发正念清理她的空间场,和她一起学法,背《论语》,《转法轮》能学多少学多少,不强逼。做的好的时候就夸赞她、鼓励她,告诉她大法有多珍贵。现在她在渐渐的转变。

其实这也是师父安排她在帮我和女儿修,去我们的人心。

在师父给我们延长来的修炼时间里,我们一定听师父的话,完成好我们必须完成的。做到师父在新经文中说的“踏踏实实的修好自己,完成好救人的使命”[5]以报师恩!

谢谢师父!合十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5] 李洪志师父的经文:《致法国法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