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教师学大法 师尊呵护渡难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

一、大法挽救我

我是一名家处偏远山区农村的女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七岁。

得法前,我是一名山村小学教师,在党文化毒素的灌输下,总想有个出头之日。那时,家贫如洗,为了挣钱糊口,一九七零年三月,由同学介绍到一所小学代课,工资二十七元,七二年三月转正。从此,我就拼死忘命的为邪党所谓的“教育事业”服务。工作积极,年年评为先進,二十六年如一日,钱没挣到,却得了一身病:长达二十年的胃病(因胃里有个硬饼,不能吃饭)、胆囊炎、咽喉炎、肛裂、头痛,还有脚后跟里的骨质增生等等,一直熬到一九九五年三月,因病我提前退休了。

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的前一天(即七月十九日)下午,经熟人介绍步入大法修炼的。刚请到宝书《转法轮》,江氏集团就疯狂的开始迫害法轮玏。我当时没有怕心,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把宝书带回了家。从那天起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不到三个月时间,全身的病无影无踪了,从此,我精神起来了,身体健壮,走路生风,做事麻利,不减当年。

我发自肺腑的说:“师父啊师父,是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挽救了我。”真不知用什么语言才能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啊!一直到现在,我总觉的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真不相信自己是年近八旬的老人。

二、师父帮我渡难关

得法不久,我四儿子问我:“佛法是相当深奧的,你学得懂吗?”我说:“怎么学不懂?我慢慢的学嘛!”他稍停了片刻又问:“要丟掉世俗间的一切,你丟得掉吗?”我回答说:“怎么丟不掉?我一个一个的丟哇!”几年过去了,我悟到那是师父在考验我,看我能不能修炼到底,能不能勇猛精進。

一次,我挟着书,带有怨气的说了老伴一句脏话,刚走到房后台阶边,正准备下台阶,突然“啪哒”一声摔在院坝里,我艰难的爬起来,一看,哎呀!右手掌和手腕摔伤了。我忍痛默念师父关于“一念之差”的法理,连忙说没啥没啥。一会儿手全发紫了,我说不管它。第二天早上起床后一看,全都好了,没有一点痕迹。我悟到摔跤的原因:一是没有修口,二是我把宝书挟在腋下,没做到敬师敬法。所以摔跤是让我从中悟道。

还有一个长达十三年的病业关,在师父多次加持、反复帮助下,终于闯过了这一大关。那是二零零四年四月的一天,我发现解小便不顺,又胀又疼,就这样,憋了十多天,来血了,我想这是师父在清理身体,没事儿。又过了十多天,又来了一点血,我悟到这是师父讲的:“而且老年妇女还会来例假,因为性命双修功法,需要经血之气来修你的命。来例假,但不会多,在现阶段那么一点,够用就可以了,这也是一个普遍现象。”[2]

这种现象过一段时间又出现,就这样反复、反复到今年,我都没悟到是旧势力钻了空子,安排的假相,只要一发作,又疼又胀,解不出来,甚至十分钟、二十分钟就要解一次,整得我晚上睡不下,早上起不来,痛苦极了。

最近几年,我也在发正念铲除,可是效果不佳。二零一七年我就请求师父加持、帮助,一直到七月下旬,师父帮我终于闯过了这一大难关。

三、写真相信、发资料同样救人

十多年的讲真相、发资料、发小册子、发光盘、发《九评》,贴不干胶,写大法真相标语等,都做得很顺,可目前由于邪恶疯狂的干扰,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很难,特别是年轻人,中毒很深,生怕听到法轮功三个字,给他讲不听,给资料不要,有的甚至还要去举报。咋办呢?同修切磋决定发放资料,请师父加持让他们拿回去看,了解真相,明白真相得褔报。

以前我们是往农民背篼里放,现在我们是往摩托车、驾车、小车、运输车里放。从今年三月份到现在已发放资料八千多份。

为了解救公检法司人员,我和乙同修从二零一五年诉江过后开始的,到现在寄出的真相信达一万封。经了解调查,发出的资料八千多份只看见有三份被丟在地上。一万封真相信寄出,没有一封返回,也没有不良反映。这都是在师父的加持下,众神、师父的法身在帮我们送。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广度众生〉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