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要学法 还要用法修心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一日】我从小随母亲走入修炼,现在已经二十余年,最近发现,依然是站在修炼的门边徘徊,在法中长大,却没有真正得法,内心很惭愧。这几年,师父拉着我一步步的走了回来,但是我的修炼状态依然时好时坏,写出我这一段修炼经历,曝光人心,更好的精進,也是与同修交流。

一、不仅要学法 还要用法修心去执着

学生当久了,学法中就会受到人理的影响,带進一些不对的习惯、想法和目地,如总结一下这段法讲的什么、这句话什么意思,上次学这个问题没入心,这次认真看看;上次这段读懂了,就是这个意思,等等等等。这些观念时常在读法中影响着自己,直到最近学《转法轮》忽然冒出一股不耐烦的情绪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我在读法时,内心深处在求着读懂法理,求着明白法背后另一层意思。当一段时间过关过不好或者麻烦事很多时,我就会加大学法的量,也是一种好办法,这当然没有错。但是我把学法当成了一种让自己事事顺心,过的舒舒服服、在同修面前表现超常、满足自己事事完美的办法,而不是真正的把自己溶入法中,对照法去实修。因此我总是过得很辛苦,很累,压力很大。每天要拿出半天的时间学法,再加上讲真相、写作业、上课,常常是晚上一两点、或是三四点实在熬不住了才睡,早上五点多就继续爬起来学,这样熬了很久,梦里师父点化我,我反而哭着说我不知道怎么办,好似跟师父在说我已经很努力了,怎么还不行啊。

这样俨然成了一种固定生活模式,学多少法、寄几封真相信、给几个人讲真相、回来几个小时学习常人的功课,什么时候听交流,什么时候背法,自己觉得时间分配的挺好的,但是哪天出现了一些事情或者作业量大了点,内心就开始焦虑:这可怎么办啊?这作业怎么写的完啊?今天学这讲法比较短,时间应该够用了;这篇讲法短,估计可以快一点;今天背的书以前背过,估计要快点……

我意识到这是个问题,可是不敢改,因为之前每次想着今天就认真学,不求量,几天之后就松懈了,开始沉迷于常人的东西了。就是在写这篇交流时,我心里还在盘算着一会儿回去得再学点法,今天量不够,交流改天接着写。可是破网怎么也上不去,只好又回来继续挖自己,我问问自己为什么学法?因为我在人的现实中很快就没了正念,很容易混同于常人,比常人还常人,沉迷于小说、电影、食物、化妆品、衣服,身边人谈论的,做的都是这些事情,我就觉得我也应该这么干,可是做完了心里会很空虚、后悔,但不知道为什么反反复复就是这么掉下去,被师父拉上来,再掉下去,再爬回来。回来之后没有正视这颗人心,反而又生出了怕掉下来的心,从表面上找事跟事的联系,而不是挖出背后的求名心、利益心、怕心、要面子的心、贪吃的心、色欲心、安逸心、疑心,修去它们。也没重视发正念,看了这么多不好的东西,没有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其实是在根本上,对修炼的心不够。

二、去掉对修炼的有求之心

明慧网上周刊登了同修的交流《假如没有得到世间的好处……》,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因为我从记事起就开始学法,可以说是从小沐浴在佛恩里,这可真是个大好事。可是在迫害的高压下,在邪党的歪曲宣传灌输中,不知道用法来对照自己的言行,就很容易迷失了自我。我把追求物欲、名利当成了正常事,把坚持真理做好人当成了一件很丢人的事。

修炼后有什么变化,我一直反复拷问我自己,好像还真想不出来,感觉自己也没啥超常的啊,学习成绩一般般。为了跟人讲真相让人明白,我会绞尽脑汁跟人说,你看,我修炼大法了,我这么多年都没吃过药,我健健康康的长大了。可是之后每次出现病业假相时,我在否定病业过程中内心还在想,哎呀,别人该想这修大法的怎么还有病啊。其实这都是我自己的贪欲与人心所致。我学习成绩一般,是因为我常被常人带动,上课玩手机、看小说,写作业糊弄事;自己偷懒不爱炼功,本体哪能改变的了;自己还追求跟常人一样减肥、化妆,根本就不把自己当作个炼功人,那怎么会有炼功人的超常呢?我用常人的理来衡量我自己,那当然就是常人了。扪心自问,我为什么这么注重表面的改变?因为我想要的还是人,而不是想当一个修炼人。因为心不正,分不清真我和假我,逐渐的假我中的欲望就被掺进了修炼之中,有意的、无意的,修炼的心念就不正了。真我的念头就被假我用各种名义掩藏起来的欲望埋没了。

师父看我还有正念,就一次次的拉起我,点化我,我提高一点,就又生出了欢喜心、显示心,做不好又出了怕迫害的心、怕再掉下去的心,真是像师父说的啊,“因为它在你身体周围形成一个场,正好把你包在里边,和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就隔绝开了,所以这种人悟性可能要差。”[1]

这个有求之心被我藏在怕心之后,又被疑心挡着,每次做不好向内找就把怕心找到了,再挖挖,挖到了自己的疑心,对师对法不信的心,可是这个有求之心总是被漏过去。其实师父对我的看护无处不在,我第一次面对面和陌生人讲真相时,一抬头警察就在我头顶的假山上站着却什么也不知道;想讲真相,出门有缘人就在路口等着我;时间太紧考试复习时间不够用,每次学习时脑袋就空空的,学什么就一下记住;出现病业假相,心一正,马上就好;考试中更是神奇一笔接着一笔,根本说不完。是我自己没有做好,辜负了师尊对我的苦度,更没有把大法赐予我的超常用来证实法,反而生出了贪欲和证实自我的心。

三、在生活中的利益之心

我之前一直觉得自己利益之心很淡。最近由于记错了时间,考试差点迟到,路上还堵车,在我把心一横,交给了师父时,临考前几分钟我到了考场。坐在候考室签到完之后,我跟师父说,我一定要向内找,请师父帮帮我。考官说,请考生把口袋掏空,不要带任何物品进入考场。我把东西都掏出来之后,摸着口袋夹层还有个硬币,掏啊掏啊怎么也出不来,一下明白了,这不是利益之心吗?一毛钱硬币从口袋漏的小缝隙里被我掏了出来。

我认真回想,我还真是有很重的利益之心。尤其在这些“小利”上。比如考前迟到,就是因为我衡量了一下,去早了要在考场外吹冷风,还不如在学校多复习一下再走,所以我更改了前一天订好的计划,记错了时间,差点迟到。走路前,我也会衡量一下,哪趟车花的时间少,跑得快。今天这个考试重要吗,不重要就去等公交车少花点钱。出门买个饭也衡量一下,出门能不能顺便印个资料,打会儿真相电话,不能我就一直饿着不出门。每一件事,我都在衡量着得与失,衡量不出来的,我就一直拖着,不去做,因为做了会犯错,不做不会错。在钱上反映的更突出,因为以前在钱上犯过错,没有去利益之心,反而生出了怕心。这个利益之心每时每刻都充斥着内心,每一次的后悔,不是因为没按照师父的法做,而是比较另一种办法,自己得到的少了。完全歪曲了修炼的涵义。没有放下,反而一直抱着固有的自我,一点不敢放。

因为心不正,所以犹如惊弓之鸟,有一颗怕这怕那的心,所以执着于常人的预兆、梦境,右眼皮一跳、心跳一快,就生出了怕心。

写到这,我真正明白了我修炼的问题。我不是在修炼,我是在掩盖,没有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观念没有变,学法就不会入心,不放下自己就跟旧势力的做法一样,那就在走旧势力的路,看似爬起来了,其实还是在趴着。彻底否定旧势力对我的安排,才能找到真我,不断的强化主意识,真正主意识得法,扎扎实实的修自己,而不是拿不好的心跟同修显示。

个人体会,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