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 愿当吃苦受累的小和尚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我是一个青年大法弟子,从小到大虽然没被娇生惯养,但是父母也没让我干过太多的家务活儿,也没吃过什么苦,养成了安逸的习惯,不想积极進取,做事觉得差不多就行了。

由于自己在人中算是有一点小聪明,所以在学习和工作中养成了奸猾、心高气傲的性格。当常人时,还沾沾自喜,很少能吃到亏。这在修炼中,形成了很不好的执著,不能踏踏实实的修炼自己,总想走捷径,虽然也在努力的做着三件事,但总是感觉修炼的比较飘、不踏实,没有从内心改变人的观念、用人心对待修炼,由于不实修,虽然天天学法,但是没有真正领会法的内涵。

一天,我清晰的做了一个梦,梦见一群仙女在一个池子里清洗自己,她们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都站在池中,查找自己还有哪些执著心,她们说:把自己洗干净了,等回天国的时辰一到,才能飞起来,才能飞回去。我也是她们中的一员,也在查找自己的执著心、清洗自己,好几次自己想试试能不能飞起来,但是都没能起飞。

回想自己的修炼状态,一心只想着跟师父回家,却抱着一大堆的执著心不放,甚至人心一受到触及,就痛苦的不行,从而对抗苦难,修炼上不够精進,迷于常人的名利情中。

在新的环境中暴露出不易察觉的人心

我以前在商场做营业员,工作相对清闲,上班时间属于倒班制,由于不属于脑力劳动,平时没有顾客的时候,可以背法、发正念,下班就做三件事,还有时间参加两个小组学法。工作中,没有太大的压力,同事之间相处还算和谐,出现勾心斗角的事也很容易就过去了,按部就班的做着三件事,自我感觉还算在精進中,也安于这种工作环境。

二零一六年初,由于商业大环境不景气,我所任职的公司效益不好,在商场撤柜了,面临着找新工作。自己是年轻人,也有一定学历,但是由于安逸心重,不想多吃苦,还想安于现状,还想找清闲的工作,但是事与愿违。

A同修是开公司的,正好要招聘员工,同时也想帮助我解决工作的困难,安排我到她公司上班。由于工作性质是电脑录入方面的,需要打字速度,需要学习各种电子单据的制作,虽然自己学过电脑相关方面的知识,但是业务方面得从头学起。

同事之间关系也不象之前工作单位那么好相处,干活互相攀比、勾心斗角,现在的人追求物质,讲究吃喝玩乐,如果不跟他们一样,就视为另类,互相排挤,看谁不满意,就旁敲侧击的指责、说风凉话。

面对的客户党文化习气比较严重,处事狡猾、刁钻,还得应付客户提出的各种要求。有时心性过不去,跟A同修抱怨,她总是“向着别人”,让“自己人吃亏”向内找,自己感觉很委屈:尽管很努力,还总是难以达到负责人的要求,从而对A同修生出来怨恨心、抵触情绪,同修间产生了间隔,看到我一时提高不上来,同修也很无奈。

同时家庭环境也发生了变化,我和妹妹都修炼,一起在外地工作,本来没跟父母一起居住,平时除了上班就是做三件事,在时间和精力的安排上也算得心应手。现在父母岁数大了,需要照顾了,就搬来我们工作所在地一起生活。这样除了工作、学法炼功、做资料、还得照顾父母,自以为付出很多,但是父母还总抱怨对他们不够好。

与其说以前的环境象“庙里”修炼,那么现在的环境就象“在常人去云游”,面对多方面的压力与矛盾,一下子很难应付、焦头烂额。总以为自己各方面都在很努力去做,也想做好,但是都没有得到各方面当事人的满意。一时环境很紧张,自己也很委屈。

挖出执著的根

原以为自己修炼的很精進,努力的做着三件事,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都能跟上,还觉得“自己不错”呢。在新的环境中,暴露出长期以来不易察觉的人心,看到了修炼的不扎实,面对魔难自己是这么不堪一击。自己也在不断向内找,但是苦于并没有挖出根本执著的根。

那天,学法小组同修交流时,谈到她做的一个梦,她梦到在以前青年点的时候,有一个人对她说:你干的太少了。同修找自己在修炼中付出的还是太少了。而这个同修平时修炼上很精進,严格要求自己,学法、修心、救人从来不懈怠,也愿意帮助同修,勇于在大法中付出。同修的女儿鼓励她说:你还会做的更多更好的。尽管这样,同修还总是感觉自己做的不够。

我一下子悟到自己根子上的问题就是观念上没有根本的转变过来,总感觉自己做的不错了、够多了,不想再多吃亏、不愿再多吃苦、不愿再多付出,根子上就是一个“私”。

总是把自己限定在一个框框当中,给自己划定一个职责范围,在自己想当然的标准中做的差不多就行了,很难超越,跟法的要求相比相差太远。而这个框框就是旧宇宙的“私”。这就象自己现在的修炼状态一样,按部就班的做着三件事,但是很难往前再進一步,不能在修自己、救人上精進起来,就是没有冲破自己划定的这个框框,没有冲破这个“私”。

“因为痛苦会使人难过,从而人自觉不自觉的就会对抗苦难,目地是想活的幸福一些,因此在追求幸福中人就会形成如何使自己不受伤害、如何好过、如何才能在社会中出人头地、功成名就、如何能获取更多、如何成为强者,等等。为此,在有了这些经验的同时,也就形成了人生的观念,经验又在实践中使观念变的顽固。”[1]

由于人的小聪明、狡猾、想走捷径,在修炼中该吃苦的时候,就滑过去了,所以很难吃到亏;由于安逸心、懒惰心,不想多付出,不想多吃苦;由于高傲、好面子,觉的吃亏低人一等,所以维持自己高高在上的姿态,不能吃亏;由于争斗心不去,不服输、不服气,不能吃亏;由于妒嫉心、互相攀比、心眼小、不能吃到亏。所以才会在遇到痛苦和矛盾冲击自己的时候,认为难、委屈,才会埋怨、反感给自己制造魔难的人,在自己需要提高的时候总是排斥苦难。

转变观念 愿当吃苦受累的小和尚

“其实人类社会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人有难、有痛苦是在为人还业,从而有幸福的未来。那么修炼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炼。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但是在实际修炼中,痛苦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特别是一旦冲击了人的那顽固的观念时,还是很难过关,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验也放不下执著。特别是大法弟子又是在这个充满诱惑的所谓现实社会中修炼,对观念的改变就更难、也更重要。”[1]

是自己错了,修炼这么多年,天天都在学法,但是没有真正领会法的内涵,遇到矛盾用人心想问题,当过不去关的时候还总是怨别人、怨同修,真是不应该。A同修要求我在工作技能上不断提升,也是希望我在修炼上不断的升华,其实同修是在用正法理来要求我,是自己没用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看待问题、没有时刻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就象自己现在的修炼状态,停留在一个层次时间太久了,不愿向更高层次突破一样。没有把出现的矛盾当成修好自己、去执著心的好机会,更没有珍惜这个复杂的好环境。

师父说:“人吃多少苦,他认为吃的苦越多越好,加紧还债,他就是这个想法。”[2]“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开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开功,因为这有个业力转化问题。小和尚老是又苦又累的,还业就快,开悟就快,说不定有一天他一下开功了。”[2]师父的诗词《洪吟》中开篇就讲“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3]

自己离法中的要求多远啊!需要多付出、多吃苦的时候、遇到矛盾冲击心肺需要心性上提高的时候,抗拒吃苦,一旦吃了点儿苦头,还觉得委屈。师父在法中也多次讲到在高层法理中“傻子最尖”法理。真是惭愧,弟子愚钝,总想要人中“尖”,却真成了修炼中的“傻子”!真是得不偿失!

师父又说:“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4]“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4]

师父给予弟子的一定是最好的,那我想:能吃亏、多吃苦、在修炼中“当小和尚”、“当大傻子”一定是师父对弟子的期望,那么我愿做一个修炼中的“小和尚”“大傻子”,不再被常人中的名利情诱惑,改变人的观念,跳出私的框框、走出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