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执法中行 心净荡轻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七日】我跟随师尊修炼大法将近十九年,回眸这段修炼路,步步离不开师尊的慈悲看护。

从邪党迫害大法以来,我多次被骚扰绑架,两次遭非法劳教,虽然左一跤右一跤走过来,大小关过的拖泥带水,可师父从没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黑窝里、关难中师父点悟鼓励着我。大法的庄严殊胜使我从未怀疑过师父和大法,一次次跌倒,一次次从新爬起整装前行。然而修炼是最最严肃的,只凭一股勇劲儿是不够的。仅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到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五年的时间我就被邪恶绑架迫害三次。

师父讲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1]在同修看来表面上精進的我,为什么在救度众生时屡遭迫害呢?那么我是在法上吗?!

尤其二零一六年十一月的被迫害,我都不知问题出在哪儿,我开始静心学法,审视自己:我肯定是有大漏,有致命的执着被邪恶抓住不放。发现这么多年来,遭受多次邪恶迫害,与同修间发生过大大小小的矛盾、摩擦,我没有过切切实实的找原因,向内修自己。每一次矛盾的发生,潜意识中好象都是别人的毛病,当同修给我指出不足时,思想中立即出现:甲是妒嫉心、乙是心性差、丙不在法上等等挡在面前、固守自己。师父给升华的机会,我都错过了。我猛然悟到这太可怕了,这不是在大法中混事吗?我愧对师父的苦心啊!

我意识到自身存在严重的记恨别人的怨恨心、不易觉察的排斥别人的妒嫉心、色欲心、抬高自己的显示心、看不上别人高高在上的心等等。尤其显示心和妒嫉心太可恶了,前者会导致人自心生魔,乱法乱人心;后者能在修炼队伍中起到邪恶旧势力所不能及的副作用。

我加大力度发正念清理自身空间场,让一切败物无藏身之地。师父的点化,法中的开示,今年来我逐渐的发现,出现不好的思想念头,我大多能立刻分清灭掉它,不能让它带动我的行为。注重坚持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此时我能遇到问题包容同修,善待别人的不足,想同修的好处与优点了。这是我以前想不到做不到的,最可喜的是学法时我能看到法理了!随之许多执著也放淡了。我明白:碰到矛盾、感到委屈、看似不公都能第一念修自己是扎实的,向内找真的是法宝,是走向新宇宙无私无我的大觉者的通途!站在法上修如此美好,原来修炼如此简单。

春天,同修约我一起去看望一位经济、身体、修炼状况不太好的同修,她以前与我很要好,我们一起学法,在证实大法的项目中配合默契,也曾同时被迫害非法劳教过。现在各忙各的,很少接触。没想到见面坐下不一会儿,说话间她把脸一翻,当着她丈夫和同修的面开始数落我,一股脑儿发出来,还说不想见我。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情景搞懵了,只一个劲儿说:“对不起,我一点也不知道给你造成过这么大的伤害。”

返回路上,我不说话。同修在一边安慰着说:“你那么关心帮助过她,她怎么能对你这样说话?你没事儿吧?不要往心里去。”说实话,当时在同修和她的常人家属面前,我觉的无所适从,不知说啥,很尴尬。而在回家的路上,这点心也没有了,这些心带动不了我了。满脑子都是我是怎样伤害过她的,更可怜她现在身体、生活的处境。

虽然这次我没找到问题的根源,但我跳出自我剖析自己:从二零零六年做协调工作以来,由于人心太多观念太强,不修自己,从而伤害同修而不自知;再有,一直有同修背后说我与协调人之间有情,为此产生了矛盾。此时我端正心态,不怨恨同修,知道肯定有自己要修去的东西,就是向内修自己,彻底清除我与同修间的男女之情,绝不与同修造成间隔,决不允许邪恶钻空子!

接着又来了一关:一天中午,背后说过我的同修对我说:“有同修说某某(指协调人)和你经常在一起,你出的主意不要把整体带偏了……。”回到家心就返上来了:“八、九年前你就在背后议论,带动同修附和,今天你又要弄这事儿。”马上想到我这样不对,这时她又打来电话还叫着我的名字说了一番,因是同修专用手机,心想她这么不注意,心就守不住了说:“你怎么老爱传这些啊,这不是妒嫉吗?就从你这打住吧!”放下手机该同修表情浮现眼前,心中掠过一阵怨恨。我马上警觉了:“我在干什么呀,是在修自己吗?这不是师父用同修来帮我提高的好事吗?我应感谢同修才对,她也是在为整体负责呀!”立即解体这顽固的怨恨之心,同时严格以法为师,错的就在法中归正,符合法的就坚持,纯净自己走正路,不被任何人心带动。立刻坐下发正念:“解体一切企图间隔我们的邪恶因素,就看同修的优点。”二十分钟后,心里充满了祥和、平静。

到了晚上七点左右腹部开始剧痛拉肚子三次,我悟到师父在为我清理不好的东西。第二天早上又排了四、五次。上午同修找我,下午要去百里外乡下救人,心想:“师父,在路上不方便,等回家师父再给我清理吧。”果然整个下午到七点没上厕所,劝退了四十人。

回家后师父接着给我清理,直到第三天才正常。我想起师父《转法轮》中讲:“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什么变化呢?你追求执著的那些不好的东西,你会扔掉。”[2]感谢师父,弟子悟性太差,这么多年了,今天才明白真正向内找。

一次梦中考试,别人开始交答卷路过我旁边时,告诉我还有考试题没做,于是我就抄写(也是最后一道)考题,大意是:两百字左右简明叙述“……救度众生”,还没答题梦就结束了。我明白这是师父点化:修炼的紧迫,救人的重要。

现在除了整体项目需要配合以外,我就骑摩托车带上明慧期刊、真相光盘、大法护身符和翻墙软件到农村劝三退救人。这期间同修邀我到她小组学法,一对老年同修那与人为善,平静无为的心境,让我悟到法理,他们时时处处想到师父,把自己看作是法的一粒子,遇事随机而行,顺其自然,从不向前抢着强做什么。而我却多了一些人为的东西,遇事非要怎么样,其实都是法的机制在运转,是师父在做。悟到放下自己使我救人更有力度了,有时面对几个人,我能循序渐進讲半个小时真相,让听者心服口服,真正明白了真相,有留下号码要请大法书的;有要我的号码约定下次叫亲戚朋友见面听大法福音的。过后我惊叹大法给予我的智慧!放下人心,大法无所不能!

天黑了,回家的路上,我身揣关乎众生性命的三退名单,唱着大法弟子的歌曲,跨过高坡,越过村庄田野,暖风掠过,就象大海中荡漾的轻舟,更似坐在悠悠的法船上。

谢师父再造之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