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修中闯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八十岁。修炼早期还比较精進,在消业闯关时坚持信师信法,一个个都闯过去了,但后来就差了,关没过好。下面把自己过关的情况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坚定信师信法,在师父保护下顺利过关

师父给我除去“病”的根本原因

修炼前我患有子宫癌,切除后不能劳累,一劳累就会尿频尿急,要休息,喝参汤才缓解。修炼一年后,这种情况再现时家人(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就给我泡好参汤叫我喝。我悟到是师父要给我清理身体消业了。我说不喝了,家人怎么劝,我也不喝。

晚上集体学法一停,就感到肚子很痛,还呕吐,一路吐着回家。家人看到这情况知道我不会去医院,就说你就盘腿看书吧。我就照办。学了一会就不痛不吐了,睡了。次日晨炼第五套功法,音乐一停马上就肚痛拉肚子,发现拉出两团乒乓球大小一样白白的软软的东西,一上午拉了十四次,家人怕脱水,叫我去医院,我说不用,有师父保护。你看我精神、气色都很好,不要担心。到下午拉肚停止,从此后再也没出现上述症状。是师父给我除了“病”的根本原因。

胆结石从嘴里吐出

我患胆结石,自己根本不知道。师父给我清理胆结石,经历三次严重腹痛。第一次三天四夜,第二次三天三夜,第三次三天两夜,每次剧痛时我就求师父:孩子回家吃饭时不要痛,否则他们会硬拖我到医院或请医生到家来。结果孩子回家时真的不痛了,可等孩子一出门马上又痛。最后一次的第三天上午不但肚子痛,还吐,家里俩人象穿梭一样来回倒脏物。最后别的都吐完了,就吐出清清的绿水,里面有一粒黄豆大和三粒半黄豆大的东西共两次。从此肚子再也不痛了。这时才知道自己有胆结石,从嘴里吐出来了。

三次摔大跤 师父保护过关

一次洗好澡从卫生间到洗漱间,下阶梯时以“马踏飞燕”之势跌倒。当时右脚、腿和手臂就变的又肿又紫,不能动。当时家人怕得直转,我说没事,有师父保护。坐一会就能起来。结果真的自己起来了,半个月后就好了。

第二次半夜从床上跌下,结果左边身子除左手能动外,已不能动了,右边身体又肿又紫。好在双腿还能盘上,我就在原地打坐炼静功。一小时以后慢慢爬到床上睡觉,一个月后全好了。

第三次是爬高,凳子上面摞凳子,爬上去放东西,放好要下来时,上面的凳子摔了下去,我也随之摔在地上。头撞在墙上,右大腿髋关节处裂开一个口子,血往外淌,新裤子撕开约五寸长的大口子,膝盖处又肿又紫。家人看到这一情景,拄着拐棍不知所措。我知道他紧张的心理(他双膝变形,换了髋关骨),我一边按住伤口求师父保佑止住血,一边对他说:“没事,没事,我能站起来。”的确是很痛,但没事,行动如常。几个月后完全好了。

事后,孩子们说:“妈啊!你就是有师父保护也不能再爬高了,七十多岁的人就怕摔跤,别把髋关骨摔坏了。”

二、难长年没过好 原因是没在法上悟

由于惰性和求安逸心,三件事没做好,虽然天天学法炼功,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也不落下,可思想不集中。学法不得法,只知其表,不知其理,有时还胡思乱想;发正念念完口诀就想别的去了;讲真相救人就更差了,救的人数屈指可数。虽心里着急,可就是精進不起来。

在这种状态下自然容易被邪恶钻空子——身上奇痒难忍,一抓一大片黑,六年来一直被它折磨着。虽然我也发正念清除,学法,背师父关于否定旧势力安排的法,但收效甚微。近来同修提醒:求师父帮助,果然收效很大。家人看了说基本上好了,皮肤正常了,只有四周边缘还有红点还会痒。

这引起我的深思,我想:师父为什么不给彻底清除?说明我修的有漏,这漏是要自己去补的。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对大法弟子的要求也提高了,不能停留在原基础上,要在学法修心性上下功夫,自己的一思一念,都要用法来衡量。身上痒,悟到如果忍住不抓,只是为了不痒而忍,等于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承认了旧势力;而我的不抓是不把痒当回事,不理你,你就没戏了,这种忍是否定了旧势力,这样旧势力就没招了,解体了,这是其一。

其二: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了,我们是走在成神的路上的,师父讲:“何为神 人心无存”[1]。对照师父的法自己差的太远、太远,人心太多太多,有的心浮在表面,如惰性、安逸心等等,有的心沉得很深,如人老了似乎妒嫉心、争斗心好象没了,但骨子里还是有,如别人谈起自己的孙子如何如何我就会想到与我的外孙相比较,这就是深层的争斗心、妒嫉心。要达到神的境界人心是一点不能有的,要象一张白纸洁白无瑕。

悟到这里我想今后一定要一思一念都在法上,一定能过好这一关。

以上是闯关时的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人觉之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