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录入“三退”名单中修炼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七日】师父在讲法中说:“你们在修炼中,不能眼睛总是看着别人。要看自己,修自己,有问题就看自己,怎么样能够发现自己的问题。”[1]

我一向认为自己做事非常认真,也被领导认为是典型的“一根筋”,我自己也认为从不马虎。可是,最近一段时间,几次录入三退名单,让我感到全不是那么回事,离修炼人的标准实在差的太远。这期间,虽然我看不到师父,但是让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真的是师父在手把手的在带我,师父的悉心呵护让我感到惭愧又温暖,真是神奇又亲切。

在以往的录入“三退”名单中,我都是把大量的同类名单录到一起,有时一份名单就有一百五十多人。因为重名的太多,相似的名字太多,经常在这一百多人的名单中反复查找同名人,累得我头昏脑胀,简直大脑要崩溃了。师父看到我笨拙的样子,就让同修告诉我,每份名单按五十人做,不要做多。表面上看好像是这件事情该这么做,是对我的要求。可是做起来发现,给我解决了大问题,处理重名的难度一下就降下来了。原来是师父在帮我,师父在教给我一种通过减少人数剔除重名的方法。我欣喜若狂,我尝到听师父话的甜头。不久,师父又利用名单录入,帮我纠正做事不认真的毛病,教我凡事无条件的向内找。

有一次在单位上班时录入名单,存到U盘的文件到家里就是打不开,我心急如焚。第二天上班还是打不开。因为送来的名单在录完后就全部撕掉了,底稿没有了,我心里急的不知如何是好。看一下垃圾袋,还没有扔掉,心里稳定了一些。好大的一堆纸片,还躺在垃圾袋里,满满的。我稳定一下心神,用两面胶把这一大堆碎片贴到桌子上,一点一点的对好,从新录入。回到家上网,很快提交上去了。次日再上班,无意中打不开的U盘能打开了,我很诧异,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我随手打开文件,看了一下原来的名单,好奇的想:新录入的名单急急忙忙的,看看跟原来的是不是一样?我把两次录入的名单简单的核对了一下人数,发现原来那个不能打开的名单少录了几个人!我恍然大悟,原来是师父在阻止我丢掉这些得救的生命。

又一次,我在家里连夜把名单录好之后到网上发表,可是,有一份名单就是报不上去,只要是一提交就掉网。试验了四、五次,都是一样,感到很奇怪。为了不影响家人休息,只好等第二天。次日,我找到所有的名单,一检查,发现有一些名单是退队(退出少先队)的,录到“三退大潮”中去了。改过来重新提交,通过了。我高兴极了,师父再次帮助了我。

两次教训,还没有引起我足够的重视,但是已明显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和无所不能,真是又惊又喜。

我把这事在学法小组说了,Y同修说,“你在上报之前校对了吗?”我说“一般发表以后我都会检查发表的名单人数与我报的人数是不是一样。”我还觉的自己很认真,没有察觉到哪里不对,又没在意。但心里有一种得意,觉的自己录的快,录得好,多少心里对自己的工作还有点欣赏。

过了几天,在Y同修家里,同修又说,“录名单得一个一个的校对,不能糊弄事。”因为同修说的话是在法上的,我也不反对,以后再录完的时候就逐个的检查:检查错字,检查漏掉的人名,按照录入的顺序逐个检查全部纸件名单与电子版上的名单相符。在以后的几次申报之前都检查出了一些问题,我觉的校对很有必要,这回该没有问题了。心里升起对同修的感激。

第三次我录好名单,按照顺序检查之后,心满意足,觉的没有问题了。过了两天上网查看发表的记录,发现有两个“支持三退大潮”的名单没有结果,还“在处理中”。我觉的很奇怪,师父告诉我们:“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对我错,会想自己: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2]当时我并不认为是我的问题,所以漫不经心的把纸件名单上的“三退大潮”的人名逐个找了一遍,找到最后发现提交的名单上还有一些名字在纸件上没有,就想这些名单是不是在哪张名单上没看到?总不会无缘无故自己添加一些人名吧?不想再找了,但心里又不踏实。就想把“退队”的部份也检查一遍吧。一检查,真发现在纸件“退队”的名单中有这些人!自己也吓了一跳。原来自己按照原来的思路检查、校对,思维和原来完全一样,只把错字、漏掉的人改正过来,分类上还是没有完全校对过来。

我把名单重新分类、拟好,重新提交,并针对“还在处理”的那个名单做了说明,向退党中心工作人员道了歉,声明很快发表了。要不是师父管控着,没给这些得救的人发表,不知有多大的罪哪,怎么对得起众生对自己的信任?心里真是感到惭愧,非常感激师父。

上班后我想起这件事,感受着师父的伟大慈悲。捋顺思路,忽然想起很早以前Y同修就问过我,“你报的名单核对了吗?”这次同修又在说,而我的思维始终都在找别人身上:看退党中心给没给动,始终没有把同修提醒的话拿来找自己。幸亏有师父及时阻止。

有了三次教训,总该做得很好了吧?

第四次我录好名单,小心翼翼的检查了一遍。心想,这回真没问题了。上网发表,次日满心欢喜的查看发表记录,盼望着全部发表的好结果。事与愿违,查询中发现有一份名单没有发表,还在处理中。我又疑惑了:这回检查的很好了,应该没有问题的。可是师父说遇到问题得向内找。那我就再看一遍吧。全查一遍,发现自己最先录上的名单、觉的最有把握的一个名单上的背面上的名字没有录入。是不是查漏了?我又仔细的查了一遍,真没有。我有点懵了,身上也开始冒虚汗了。我又查了一遍,确认真没有。我静了静心,把这些名字录上。次日,我提心吊胆的查看发表记录,真发表了。我心里不敢再高兴了,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伤心?痛苦?还是什么?我自己也说不清。这次对我震动很大,我开始不敢再轻易的相信自己了。

第五次我倍加小心的录好名单,丝毫没有敢想自己怎么行了。我录好名单,小心检查,发到网上。次日查看,心里不断的敲鼓,不知会不会再给我一次棒喝。结果有一个名单“正在处理”。我真的都傻了,以前的嚣张全都荡然无存。怎么回事吶?我查了一遍又一遍,还是没查出什么问题。心想:也许真的“在处理中”吧?我离开座位,无意中翻了一下背包,发现有最后的两张名单没有录上去。我真是悲喜交集,那种心情真是没法形容。我把这两个名单录上去,发到网上,次日所有的名单全都发表了。

五次机会,师父让我从新认识了我自己,从前那个埋在心里深处的高傲的假我一下子降了下来。

第六次,我小心翼翼的录好名单,逐个校对名字和分类,检查有无背面名字被漏掉的,有无漏下的单张名单,核对人数,最后在成稿之前,又再次检查无误,并对每个调整后的环节做了备份,到家后上网发表。次日上网查看结果。这次没有往常的激动和忐忑,心里很平静,期待有个好的结果。不料,又有一个名单没有发表。我回想几次的漏洞,从新校对、查找,正反面、分类、人数、背包等都進行了检查。还是没有问题,心想也可能是工作人员太忙了,明天再看看。次日上网还是没有。已经三天了,这时心里多少有些焦虑,总找不到原因,很懊恼,又有些急躁。心里计划好明天上班再找一次,同时给工作人员发了一份信息,希望帮助查看一下。上班后,对录入的名单的备份逐个加以对比,对调整后的名单(因为重名较多需要分割、调整)在每一份文件上的各类数量進行汇总,就像小学时做的验算一样,用另外的算法计算得数,结果还是没有发现错误。晚上回家,求师父加持,让工作人员一定给发表。结果打开电脑一查:发表了。感谢师父。至此,心里只有小小的欣慰,没有了往日的激动。我以为,是我检查到位了,师父让我过去了。虽然心里平静许多,但是事情并没有到此为止。

只隔了两天,我再上网,怎么也打不开网页,我很奇怪,检查网线、检查路由器都没有问题,重新启动,多次反复,都显示系统存储器坏了,我又焦虑起来。眼看就要来名单了,怎么办?求助妹妹帮助,系统一键恢复,同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过一会系统正常了,我很高兴,谢过妹妹。晚上,看到上次录入的名单,觉的没用了,就把他们处理掉了。到此时还没有意识到是慈悲的师父在点化。等到第二天来名单了,我百倍小心的录好名单后再次上网,却发现网页又打不开了,但是我相信,这次我录入的名单绝对不会有错的,除了对名单的份数、纸张、反正面全部進行了检查之外,我还用了电子表格,对各张名单里的各类人员進行统计分析,汇总出书面文字的所有名单中各类人员的总数,再把电子版调整后的录入名单進行逐个分类汇总。结果完全一致,所以我断定,绝不会错的。问题出在哪里呢?我很纳闷,就跟我的电脑沟通,希望他能够配合我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情。过了一会,系统正常了,我顺利把名单报上去。这时我突然想起,每次都有不能识别的名字,这次的名单在哪呀?我知道我错在哪了:刚刚处理掉的纸件上可能有不能识别的名字,那些名字还没有经过确认,可是已经不能复原了。师父多次的点化,我始终不悟,终于造成再次失误!

这次失误,我已经不再像以往那样激动了,我只把它当作是我修炼过程的一个小阶梯,为以后能够百倍细心打个铺垫。

不久,又有一次名单录入,我按照之前想好的操作程序,一步一步的检查、确认,统计汇总,直到完全一致,我很坦然的把名单提交上去,等待次日发表的结果。第二天打开电脑,发现有一个名单义工给了一个反馈信息,说是名单中“重名太多需要分割处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仔细检查果然有两个重名的人。我有些难过:都认真到这份上了,还出错。原来的时候经常是一百五十多人一个名单,现在一个名单只有二十、三十人,还有重名,真不容易呀!等了一天没有发表,又等了一天还没有发表。我知道在重名的问题上,我还没有过关。师父等我拿出切实可行的措施。上班后,开始研究如何利用电子表格查找重名信息。

在师父的加持下,总结出一套避免重名的筛选方法,又结合前几次对漏人、错字及分类人员互窜的处理,总结出自己的一套名单处理方法,特别对人数很多时很有效:

1、搜集全部名单,不能有漏下的。

2、对每一张名单各类人数進行人工统计汇总,注意不要落下背面名单。

3、用EXCLE表把每一张名单各类别人数和总人数统计汇总。得出纸件各类人员的总数和名单总人数。

4、用WORD進行录入(处理文字较快)。再逐一核对一遍,检查错别字、丢字和漏人,并统计人数。

5、把WORD版各类人员的总数与EXCLE表上的统计数字相对比,直到完全一样。这样间接的检查了总人数和各类别的人数不错。

6、再利用WORD文档中的“表格”功能中的“转换”功能→“文本转换成表格”,将各类名单分别做成一列电子表格(文字分隔位置是“空格”)。将WORD文档中的电子表格再粘贴到EXCLE文档中。

7、在EXCLE文档中把名单用排序方式将重名的人员找出来。

8、回到WORD文档,用“撤销键”功能将名单恢复,剔除重名,形成多个上报名单。

9、将多个准备上报的名单再用EXCLE表对各类人员分类汇总,各类人员的总数依然正确,就说明没有问题了。

事情还没有结束,最近我又提交了二份名单,因为存在重名后随意改名(长寿写成长受)的可能性被搁置。

类似的问题已经被搁置过三次,这是第四次。前不久,因为此事,我曾把退党网站上的要求和明慧上的交流,打印出来在小组交流过。小组内部的同修都有所改進。可是,小组以外还有很多名单,这次就是小组以外的同修带来的。因为这个同修文化不高,没有几个会写的字,起名字时,会写哪个字用哪个字,造成网站退回名单被长时间搁置。并且这个人与我们又没有任何联系,只好求师父加持,尽可能找到这个人。快到一个月了,还没有消息,我心里真的很难过。第四次被搁置还没处理好,第五次又出现“单良”(与善良谐音)被搁置。同时发现,存放第四次被搁置的名单那个U盘打不开了。我知道师父一再点化有漏,可是,漏在哪呢?我把第五次那个名单返回本人后,很想跟小组的同修说一声,让大家以后再拿来名单,先自己检查一遍。仔细一想又是在修别人。师父说:“修炼是修人心、修自己”[3],我没修自己,还是自己做的不认真,糊弄事。怎么办呢?上班后,我做了一份能够常用的一些名单,准备给小组“三退”人数多、起名困难的老同修,同时准备在今后搜集名单时,还是自己去检查,有异议的就退回。这样,我自己修自己了,相信同修也会修自己,下次能做好。到下午,我试图打开那个打不开的U盘:打开了,但是还是出现了“无法识别的USB设备”字样。但是那个文件却让我打开了(这个U盘真的坏了),并可以复制到其它的磁盘里。我知道还有别的漏还没找到,但我还是很高兴,知道是师父再次帮助了我。

静思这一段修炼过程,是因为每次我都没有真正的踏踏实实的向内找,没有注意之前师父给予的点化,每次都是就事论事,发现问题就着急向外部查找、处理,处理完了就高兴,没有向自己的心里深处挖一挖,没有对照师父的法。静静的回想在整个过程中自己的心理变化,那个显示心、骄傲的心,找到问题后的欢喜心,多次受打击之后的恐惧心,执着自己对的自我观念,最难过的时候灰心丧气,甚至瞬间掠过“总这么错,这项工作我还能不能做”的想法。自己多年来形成的人的观念时时干扰着自己,自己却很难察觉到,做事情经常会想当然,坚持自己对,不求甚解。师父告诉我们:“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2],可是看自己的方式也是看在表面,应付过程,并不真正的相信自己也有问题,所以很难发现自己的问题。如果没有大法归正自己,没有师父的“棒喝”,还真的觉的自己不错呢。

这个深刻的教训告诉我:做事要认真,有问题真的要无条件向内找。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台湾法会的贺词》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