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使我脱胎换骨

更新: 2021年09月0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六日】我是一个农村大法弟子,今年五十三岁,一九九八年得法。得法前曾患有肾病、疝气、头部神经痛、腰腿关节痛等,整个身体没有不痛的地方。另外,左眼眼底坏死、大脑失忆,由于积劳成疾,身体变形,成了80度的罗锅。有病乱投医,身上还招来了附体,三伏天都不敢到房外乘凉。

在这种痛苦的煎熬中,还倚仗担任邪党村支书的父亲的特权,整日牵条狗横行村里,一旦谁惹了我,脏话出口一百句都不重样。因此,村里的人都惧怕我,见面会避而远之。有一次,一个村民惹了我,我竟在他家门口骂了三天,主人出来与我理论,我从厕所里挖了大便糊到他的脸上,事后我被刑拘十五天。期间,妻子顺利得法。此前,我嘲讽刁难她看师父的讲法录像,

回家后的一天,二弟领着城里的大法学员在我家放师父讲法录像,当时我牵着狗在院子里溜达,就不想進屋,这时,讲法录像中师父的一句法打入我的耳朵里:“我在讲天目的时候,我们每个人的前额都会感觉到发紧,肉往起聚,聚起来往里钻。”[1]这时我的前额处就像有一个东西往里顶,而且师父讲的法震的我脑袋轰轰响,我当时想,这是什么功?这个人咋这么厉害?我得好好听听他讲,就这样我得法了。

师尊帮我净化身体,使折磨我的各种疾病不治而愈,就连我80度的罗锅都挺直了。师父给我净化心灵,让我道德得以升华,变成一个先他后我,处处能为别人着想的好人。

感恩师尊将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脱胎换骨,蹬上返回天堂的法船。现在回想起来,每个人啥时得法都在师父的有序安排之中。

回顾二十几年坎坷的修炼道路,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细心保护。我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到各村集镇散发真相资料,在家中建起了资料点。看是自然,没有师父法身的护佑,寸步难行。我曾被当地六一零、公安国保非法劳教两次,绑架关押在看守所三次,多次被抄家罚款,都丝毫动摇不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心。大陆农村人生活本来就困难,家里又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孩子的学费,四口之家日常生活的开销,加上被邪恶六一零、公安国保迫害,家中的生活就显的更加困难。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下,为讲真相救度众生,确保我家资料点的运作,我们肉可以不吃,新衣可以不买,救人的耗材不能不买。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我们返回天国做铺垫。

师父给孙子开智

大孙子由于恶警在抄家时受到惊吓,思维迟钝,進学龄班后,学习成绩一度跟不上,别的小朋友都能从一百数到二百,而他只能从一数到九,到十就念一。后来转到了镇幼儿班,孙子的学习还是老样子,老师说,你孙子的智力有问题,你们家长回家要多辅导。回到家我就试着教他跟着我数数,数到十时他就说一零,写字手把手的教都不会,这样教了三个月,孙子还是学不会。我有些急了,人心也出来了,就动手打他,说他:“你真笨,再学不会,我就天天打你,直到你学会为止。”就这样我用极端手段促使他学习,似乎有了点起色。可是到加减法时,我再怎么吓唬,打也不灵了。孙子说;爷爷,你别再打我了,你就是打死我,我也是学不会。

我开始反思自己。突然悟到,作为大法弟子怎么能这么教育孩子呢?师父在《转法轮》中教导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有人说:这个忍很难做到,我脾气不好。脾气不好就改嘛,炼功人必须得忍。有人管孩子也发火,简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1]

我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这时悔恨的泪水直在眼眶打转,我双手抱住孙子说;孩子,爷爷错了,爷爷今后一定改。孙子一边帮我擦眼泪,一边说:爷爷,我今后要做个师父的小弟子,好好学习。

此后,我学法时,就读给两个孙子听,教他们读《洪吟》。他们真的与法有缘,一两天就会背一首《洪吟》中的诗词。一个星期天,孙子拿着作业本喊着:爷爷,我会做作业了,我会做作业了。我看着纯真的孙子,双手合十,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给我孙子开发智慧。现在大孙子每次考试成绩都在九十分以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