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我修炼三年的体会

更新: 2021年08月3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三十日】自己在大法中修炼就要满三年了,想和同修们交流一下我的修炼体会。

一、走入大法修炼中

我在二零一八年的暑假确定了自己要修炼,那时距离自己出生都过去二十一年了。

我从小生长在大法弟子的家庭中,看了好几遍大法书和听了好多遍师父讲法录音,但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修炼,只是从小对神仙的故事感兴趣。期间一直在人世中泡着,沾染了许许多多不好的东西。在修炼的时候,这些不好的东西就都出来了,各种执着和欲望都翻出来了。刚开始修炼的时候,觉的自己根基还不错,修起来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与法的标准差的那么多。

刚得法的时候,思想业特别重。因为自己性格内向,说话少,很多想法都在脑中,积累了许多不符合法的念头和观念。修炼起来就十分痛苦了,每天坏思想都在往出返,很凶。但是我就记的师父的法“能坚定者,业可消。”[1]那时候每天都在大量消思想业,坏的想法、念头跑出来,我就排斥它、抵制它,那些东西反应起来有的时候很厉害,压都压不住,每天都在消思想业,但是自己通过学法,挺过来了。

二零一八年暑假修炼半个月后,我就要回学校上学去了。在学校的时候,只有师父的讲法录音,没有其他学法资料,只能一遍遍的听师父讲法。炼功很少,但是那时候很精進,每天就想听法,找时间炼功。师父一直在鼓励我,看护着我,让我看到法轮的旋转和光,感受到能量的流动,掌心发热,给我灌顶。寒假回家后,自己开始每天炼功。

二零一九年,在准备考研复习,每天学法和炼功时间很少,寒假的时候开始学师父各地的讲法。以前,我的家人送来了电子版师父的各地讲法,一直都在U盘里,但是都不知道是师父的讲法,直到这次寒假,家人来了以后才告诉我,那是师父的经文,我和家人都很惊讶。现在,我悟到,师父是让我学法有了一定基础以后,再开始学各地讲法。

二、实修

在这接近两年的时间里,我还没有真正认识到法。期间也修去了不少执着心和欲望,闯了不少关,但是从二零二零年开始后,我才开始真正认识到什么是大法,怎么样修炼。

现在能做到学法是每天的必修课,每天都学,一个月通读两遍《转法轮》,每天读师父的各地讲法,真正在法上认识法,以前是感性的认识大法。通过学法,自己修炼起来,提高很快。每天感觉被师父推着,一关关就这样闯过来了。每天都有自己需要提高的安排,通过学法,我现在不会把发生的事情当作是偶然的了,而是把它当作自己提高的机会。

刚走入修炼,第一关就是色欲关,我记得特别清楚,一天中午,睡觉的时候,自己突然全身动不了了,然后,一幅幅美女的图片就给我看,我意识到我要修炼了,不能这样,我挣扎起来打坐,能感觉到就有力量要往下搬我的胳膊,不让我打坐。修炼以后,过了好多次色欲关,但是都不能很好的过去,一次次的在师父鼓励下,继续往前走。

记得有一次,没过去,在梦中,我走在路上,天上黑压压的,乌云翻滚,突然天上拉开大幕,满天的神,有一个神在擂鼓,在看着我。醒来以后想到师父的讲法“重锤之下知精進 法鼓敲醒迷中人”[2]。在过色欲关的时候,师父有时候会提前在梦中点化自己,看到自己在一个破旧的房子里打扫垃圾,我知道自己要过关了。在过色欲关当中,自己过的跌跌撞撞的,现在能看到色欲是修炼人的死关、色魔在另外空间的干扰,我相信通过学法和坚定的实修,一定闯过去,达到大法的要求。

我遇到几次病业关。一次在刚得法两个月左右的时候,有天晚上凌晨,在学校宿舍睡觉,突然全身抽搐,我以前没有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想着咋办,宿舍其他同学在睡觉,自己意识到自己是修炼者,也想过叫醒其他同学去医院,自己还是否定这些念头,一遍遍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坚定自己是修炼者,就这样忍了下来。过了一天后,啥事也没了。

今年四月的一天下午,午睡后肚子就疼,到了晚上,疼的就睡不着,躺着睡不了,起来坐着还睡不着,折腾了一晚上,一晚上就求师父帮助弟子,到了第二天,还有点疼,就这样过了几天,在梦中,看到师父和自己站在湖边,师父把一个穿古代衣服的人叫到自己身边,帮弟子解决这些麻烦事,又过了几天就好了。有时候,自己不能正念正行,使病业关拖了很长时间。

作为得法不长时间的弟子,只要去学法,自己就能感觉到自己的提高,每天都在提高,压力也很大,师父希望弟子能快速的提高上来,安排的修炼很紧凑,就像师父讲的:“而这部份后得法的人提高的很快,对他们的要求也就高,层次提高的也就快。大家觉的难度大一些,困难多一些,也就是魔难好象多一些,这是必然的”[3]。

有时候觉的压力很大、很苦,各种干扰都会有。但是,师父说过:“所以我们要在这样一种复杂的环境中去修炼,得能吃苦中之苦,同时还得有大忍之心。”[1]

弟子一定会修炼到底,完成好自己的使命跟师父回家。谢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鼓楼〉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旧金山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