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让绝望的我满怀希望与幸福

更新: 2021年09月0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一日】我一出生就是先天性肺结核、心脏病,吃药 、打针、看医生,晚上整夜的咳嗽吐痰,躺不下睡觉,只能整夜的坐着,有时憋气,喘气也困难,大便也费劲,腹部发胀,真是太苦、太遭罪了,一天到晚和命运抗争,书也没念,字也不识。因为家里穷,爸爸和妈妈又经常打仗,后来妈妈喝毒药“敌敌畏”死了。

我长大后身体好了一些,十九岁那年父亲给我订了亲,婆婆见我有病,就对他儿子说:“能行吗?”他儿子说:“就当鸡狗养着吧。”二十岁结婚后,婆婆对我很苛刻,真的把我当鸡狗养着,好吃的不给我,好用的也没有我的份,只让我干活。我整天生气和婆婆吵架。

三十九岁那年,我旧病复发,还添了新病,一天到晚昏头涨脑,头晕,眼睛也睁不开,身体疼痛难忍,呼吸也困难,吃饭也难受,什么活也不能干了,全身从上到下全是紫色的,疼的也睡不着觉。经常和家人吵闹,还影响了孩子的学业。

那时,丈夫挣一千多元钱,除了生活费还要供两个孩子读书,哪有钱治病?我从小自卑心很重,看到自己活成这个样子,连家务活都不能干了,就想:快死了吧!这年夏天,也就是一九九八年的夏天,我偷偷买了一瓶剧毒农药敌敌畏。妈妈就是喝这个毒药死的,我也喝它。

其实,从小到大我这已经是第四次自杀了,就觉的我来在这个世上就是来遭罪的,太苦了,第一次是跳水库,被人救上来了;第二次是听说味精炒鸡蛋毒性大,我就用一袋味精炒了一个鸡蛋吃了,结果呕出来了,没死成;第三次是吃了一百片安眠药,又被家人送医院抢救过来了。这一次我一定要死成。那天上午,我选了一套我比较喜欢的衣服,就在我上炕准备换衣服、喝剧毒农药“敌敌畏”死的时候,院子里有人喊我。我赶紧把毒药和衣服藏到了被子里。

原来邻居大姐是让我去学法轮功的,她说:“咱这里来了几个人教法轮功,学法轮功你的病就好了,去学学吧!”我不好意思推辞,只好跟她去了。在中学学校里(学生已经放暑假)看到一个男法轮功学员拿着一本大法书说:“这是佛家上乘高德大法,是修炼的。”

我眼睛一亮,立刻来了精神:这是佛家功!顿时我升起了对神佛的敬意。这位男法轮功学员双手捧着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选了一讲读给我们听,当读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时,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教人修神仙的法!我再也不死了!这下可好好修吧!

就这样我聚精会神的听了整整一上午,感到身体那个舒服啊,心里那个敞亮啊,心想:师父,怎么现在我才知道,我早早知道多好!

从此,我天天耳朵上挂着耳机听师父的讲法,尽量按照师父说的真善忍去做。紧接着师父开始给我净化身体,还给我开了天目。躺在炕上身体到处都是法轮,盖的是法轮,铺的也是法轮,而且很多很厚,五颜六色的法轮,转起来“呼呼”的响,每天都这样。我高兴了:师父管我了!师父管我了!

师父可能为了让我坚定修大法的信心吧,不论中午、晚上经常一躺下,身体就飘起来了,我一害怕又掉下来了,可是身体跌不疼,每天都这样。

我还天天看到另外空间的美妙景象,睁眼、闭眼、炼功都看见,看到天上的宫殿、仙女、凤凰等等非常殊胜美妙,好的没法表达。我就对师父说:“师父,我不看见也相信,我也跟师父修到底!”从此,师父再也没让我飘起来,给我把天目也关了。

十四天后,我身体的疾病全好了!正常了,什么活也能干了,我把治病的药全扔了,我那个高兴啊!从此家庭也没有吵闹声了,我不仅不用花钱治病了,还能打工挣钱了,一家四口过着和睦舒心的日子。

我跟公婆道歉:“爸爸妈妈,我再也不骂你们了,我学法轮功前骂你们,我错了!再也不骂你们了!那时还把你们一大马车花生都扔到猪圈里让猪上去踩。大法师父教我们做好人,第一个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公公高兴的说:“真傻,哪有说自己不好的?”

后来我看到别人都能读大法书,我很着急,有一天,跪着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时哭了,我边哭边对师父说:师父我要识字,师父我要识字……我就捧着《转法轮》跪着听师父的讲法,一边听一边对照着识字,可是师父讲的法有时用方言和口语,与书上的字吻合不上,所以对照不上。我就翻来翻去翻了一夜《转法轮》,不知不觉天亮了。第二天不知为什么,《转法轮》目录我都认识了,《论语》我也会读了!可后边的字我还不认识,我就一直跪着听师父的讲法半个月。

我现在不仅能把师父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完整的读下来,而且师父的四十多本大法著作,我都能读下来了。大法真是好神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