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混胡信一身痛 有幸得法百病消

更新: 2021年09月0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日】我今年六十二岁,二零一九年五月才得法修炼。虽然我得法不到两年,真正实修不到一年,可是,法轮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发生的太多太多了。

一、多灾多难大半生 未得法前师保护

师父说:“人生不过百年 悲苦多过甜 回首往事谁不心酸 一生的追求 一生的忧怨”[1]。

师父的这首诗,让我回忆起过去的岁月,也是太多的苦难与辛酸。一生中,我经历过几次大难,都没有死去。五岁时,我得了脑膜炎,在医院昏迷五天五夜,连医生都以为我活不了了。可是到了第六天,在无药可治的情况下,我又奇迹般的醒过来了,但是留下了后遗症。上学时,老师讲的课、说的话,我都听不明白,虽然勉强混到小学二年级,可我几乎就是一个文盲,不会写字,也不认字。

我还没有得法时,就做了一个梦,看到师父坐在莲花座上,非常年轻、慈祥、庄严,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我真正走進大法的时候,看到师父的法像和我二十年前梦见的一样。

多年来由于长期的体力劳动,我得了一种腰痛病,一犯病的时候,就得扶着墙走。下班回家,只有十多分钟的路,我得走一个多小时。一般都得过了二十多天,才能有所缓解。你说神奇不神奇?自打梦见师父以后,我的腰痛病就没有再犯过。

还有一件事情,记忆更加清楚。我二十岁的那年秋天,我做临时工。晚上六点下班往回走在大街上,当时那条大街还是土路。一辆大拖车从后面呼啦啦的开过来,大拖车后面还拖着二节大车斗,车厢上面还装了满满两车厢的煤块,煤堆上面还坐了好几个人。就在我专心走路的时候,有一个人从后面骑着自行车,飞快的从我身边冲过去,一下子就把我撞到了拖车的下面,车厢从我身上压过,自行车当时就被压扁了。车停了,司机把我从车底下拽出来,众人都以为我完了,说:“上医院吧。”我也吓坏了,结果,我连皮都没破一块。我照着医院的大镜子,醒过神来了,我笑了。我跟司机说:“没事了,你把我送回家去吧。”当时司机只把我的自行车修一修就完事了,撞倒我的那个人早已经不见了。

我奶奶经常感慨的说:“这丫头命真大,怎么整也死不了,肯定有神在保护她。”

直到我通过学法,才打开了这个迷团:在我没有得法之前,师父就开始管我了,一直看护着我、保护着我。一个人在广浩的宇宙之中,渺如一粒尘埃。不是我命有多大,是师父慈悲。

慈悲伟大的师父一直在保护着每一个能够救度的众生。我真实的感受到师父洪大的慈悲,每每想起,都让我情不自禁的热泪盈眶。

二、瞎混胡信一身痛 有幸得法百病消

得法之前,我学了十多年佛教中的东西,因为我不识字,稀里糊涂的跟着瞎混胡信。人家让供啥,就供啥;人家让我念啥,就念啥,把自己的身体都交给别人了。因此,身上招来了许多附体。我还会宇宙语,嘀哩嘟噜的也不知说的是什么,还觉的自己不错。不但没有得道悟道,还弄出了一身病。

二零一八年,本来就多病多灾的我,身体终于受不了了,得了脑血栓。身体左侧不能动弹,全身难受,疼痛,双腿浮肿,大小便不通。尤其是腰椎间盘突出,手脚麻木,伸展困难,稍一活动就疼痛难忍。高血压、心脏病、高血脂、高尿酸这些家庭遗传病,也随之来临。我这具躯壳仿佛已经千疮百孔,没有一个器官是健康的,是完整的。怎么呆都难受,生不如死。

我觉的完了,我活不了几天了。但是,我心中还是存有一念,隐隐中好象有许多任务没有完成。我想,我奶奶不是说我命大吗?我不是总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吗?我相信肯定有救我的神,我相信自己还没有走到绝境,我相信会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我得病期间,大姑姐对我百般照顾,我对她充满了感激。大姑姐修大法后,一身的病痛全部消失,却被中共邪党迫害了四年。她经常跟我说:“大法弟子都是为他的生命。大法真的能救人啊!”我大姑姐曾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可我不认字。她被迫害以后,我更不敢走進大法了,也许是机缘不到吧。

我大姑姐从邪党的黑窝里回来后,依然坚持修炼大法。我感到很纳闷:这法轮大法到底是什么?让我大姑姐这样的坚定不移?象铁了心一样的坚持修炼。

因为她天天来照顾我,我和她无话不谈。大姑姐又给了我一装有师父讲法的MP3,对我说:“你看不了书,就先听法吧。”病痛折磨的我万般无奈,我听了一个晚上。

我的脖子更疼了,我没悟到这是师父开始管我了,我以为病又加重了。在家人的催促下,我第二天又上医院了。医生说:“这么严重,只能做手术了,没有什么特效药可治了。”可是经过CT检查,我的椎管已经相当狭窄,不能做手术了。因为一旦手术不成功,伤了神经,我就彻底废了。

回家后,绝望中的我,把大法当成了最后救命的稻草。我接着听师父的讲法。当天,我又出现了身体反应:全身发冷。大热天我把棉衣都换上了,还是感觉到透彻刺骨一样的寒冷。我盖上被子还是冷,又加盖了一个大被子,还是抵挡不住来自身体内部的寒冷。我生生世世不知道造下了多少业力,积下了多少阴性的物质。如果师父不把它们都推出来,真不知道我这个生命会陷入何等可怕的境地。

当听到师父讲给学员净化身体的法时,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就这纯朴的一念,我的脖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不疼了,也能活动了。我信心倍增,我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几乎天天听法。我把所有佛教的书、所供的那些个乱七八糟的所谓仙家的牌位,统统扔掉了。

大姑姐开始教我炼功了。那天刚学抱轮动作时,我脑血栓是左侧残废,这个胳膊非常沉重,平时感到就象千斤重一样,根本就抬不起来。那天刚一抱轮时,我马上感到有病的左侧就好象空了一样,好象不存在了一样,我甚至还睁了一下眼睛,看它还在不在。原来这只胳膊只能抬到眼毛处,现在已经完全能抬起来了,活动自如了。

做第四套功法时,我体会到了一种美妙的感觉,全身轻松,好象要飘起来一样。

三、念大法驱散魔障 家里之人见神奇

后来大姑姐看我真的走進大法来了,就和我一起学法,念书。慢慢的,《转法轮》中的字我几乎都认识了。我经常问大姑姐,我以为她也能象我一样,看到《转法轮》五光十色,金光闪闪。大姑姐看到我有这么好的根基,发自内心的为我高兴。

在开始念法的过程中,我经常落字、丢字、读错字,大姑姐就耐心的给我纠正。想一想没有同修的帮助,我真是很难走过来。

为了让家里人都能认同大法,不认识的字,我就问我丈夫、儿子。家里人看到我身体的变化,也不反对了。有时,本来我认识的字,为了让他们多接触大法,借此多了解大法,我也故意问他们。有时他们还大段大段的念。他们嘴上不说,心里也在说,大法讲的真有道理。

期间,在我小孙子身上也发生了很神奇的事情。有一天,小孙子发高烧,一摸他的额头,烫烫的。我给孩子念书,我丈夫说:“念书能管用?”不相信。十多分钟后,孩子退烧了,孩子可高兴了,又跑到我跟前,喊着说:“奶奶,真管用,再给我念一会儿。”

还有一次,孩子在床上折跟头玩,不小心脑袋摔床角上了。孩子小,身体软软的歪在床上了,一句话不说。我丈夫吓坏了,喊孩子小名,孩子也不吱声,搔抓脚心、手心,也没有反应。眼看着孩子额头上出冒出了不少冷汗,双手冰凉。我丈夫吓坏了,这不是要虚脱吗?怎么办?

就在千钧一发的那一瞬间,我丈夫主动给我拿来大法书,催我快给孩子念。我静下心来,开始念《转法轮》,同时求师父。不到十分钟左右,孩子安详的睡着了,睡了好一会儿。我丈夫怕他睡过去,把孩子叫醒了。醒来之后,孩子精神了,跟没事一样,又开始欢蹦乱跳了。这件事情对我家人触动很大。

我儿子经常自豪的跟他丈母娘夸我说:“我妈现在可不是一般人,都赶上大学生了,一大本书全都认识。”

四、讲真相 几十人退邪党

我得法的第二天,大姑姐就让我去讲真相了。也许师父为了鼓励我,一天之内让我顺利的劝退了四个人。其中有一个是洗衣房的老板,他跟我说:“我其实啥也不信。但是我觉的你说的对,那我也退了吧。”

有一天,我去超市花真相币。我一次性拿出一沓真相币,递给了收银员。因为真相币数量多,字迹明显,她就拿起真相币,大声的喊:“这是学法轮功的!这是学法轮功的!”我有点紧张。

这时,店里一个男店员迅速的跑过来,是一个小男孩。他接过真相币一看,就大声的念出了声:“法轮大法好!炼法轮大法好啊!”说完就把真相币交给了收银员。收银员再也没说一句话,收下真相币,跟没事一样,又开始忙别的了。

我有个叔伯妹妹,在台湾听过真相,但没有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我跟她一说,她说:“我退,我听过真相。”然后又要走了三张大法真相护身符。

我过去有一个女同事,我们二人关系比较好。那一天,我去她家看她,顺便去讲真相。我给他们打开了《忆师恩》的录音,她丈夫都听的入神了,他说;“怪不得你天天听这个,讲的太好了。”我临走时,给了女同事一张五元的真相币,又给了一张护身符。

因为还有另外一对夫妻,也是我们的同事,前些日子也办了三退。她又要了二张护身符,说过几天顺便给他们带去。女同事又说:“你咋不给他(她丈夫)一张?”我说:“他也不信啊!”她丈夫马上急了,说:“谁说我不信?我咋不信?”

我修炼一年多的时间,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我共计劝退了五十三人。

五、大雨中走二百米 没湿衣物干鞋底

去年七月份的一天,我和邻居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晚上出去遛弯,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我们俩就到马路旁一家商铺的屋檐下避雨,等一会停了雨再走。可是,雨一直下着,看样子没有停的意思。老太太给她的孙女打电话,让孙女开车来接她。

老太太孙女开车来了,小车停车的位置距离我们足有二百多米,孙女打着伞把老太太接走了,告诉我让我在屋檐下先等一会,把奶奶送到车里,再回头接我。我一想,我是修炼人,坐人家的车回家就可以了,不能再麻烦她了。

于是,我冒着大雨,跟她们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当时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并没有感觉在雨中行走。

我在大雨中穿行了二百多米,我和她们俩几乎同时進了车。老太太虽然打着伞,身上的衣物都有点湿了。可是奇怪的是:我的衣服不但一点没湿,连鞋子也没湿,干爽爽的,一丝雨点也没有。老太太和她的孙女都惊呆了。

从此以后,这个老太太经常跟别人说:“你还别说,学法轮大法还是挺好。那天下大雨,人家愣是没湿,没有沾上一滴雨,连鞋底都是干的。要不是我亲眼所见,谁能相信啊!”

是啊!连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但是我知道,是伟大的师父让我走了另外的空间,给众生展现了大法的神奇。

我是一个几乎文盲的家庭妇女,过去是别人照顾我,现在我照顾别人。我操持家里的一些家务,管理好家里人的一切饮食起居,这些我都做的井井有条,家里人都对我非常满意。

我已经六十多岁,可是亲朋好友看到我,都说我比过去年轻了,有活力、有朝气、很阳光。如果不修炼法轮大法,我想自己早就死了,哪有今天阳光的我?我想借此告诉世人,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得失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