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难中见真性 大法显神威


更新时间: 2020年08月16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十六日】作为大法弟子,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定正念,就能走过劫难。下面我将自己遭遇绑架、拘留、洗脑、判刑等迫害,到上诉获释的经历,向师父和同修做个汇报。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二日,我向世人送神韵晚会光盘,被绑架劫持到拘留所、洗脑班非法关押五十八天后又被起诉,法院在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四日开庭。我就在法庭坦坦荡荡讲真相、弘扬大法、,揭露邪恶。我说:法轮功教人做好人,信仰“真、善、忍”理念,修心向善做更好的人,如果人人都做好人,不去伤害别人,这对任何人、任何国家和民族都是大好事,可是却遭到如此残酷迫害。这是为什么?多少修炼者被判刑甚至失去生命,不都是为了让人明白真相,唤醒人们的良知善念,让每个生命都有美好的未来吗?……请各位深思!善恶有报是天理!千万不要助纣为虐!不要冤判无辜!修炼法轮大法无罪!

我还告诉他们:法轮功的一切都是公开的,大法师父的所有讲法及法轮功的所有真相资料,都能从法轮功的网站—明慧网上可见,人人都可以去看,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从而人人都可以去鉴别,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什么是利国利民?什么是祸国殃民?谁在真爱国?谁在真卖国?真实的罪犯是谁?到底谁该审判谁?我等着看对危害国家和人民的真实犯罪的大审判!揭露迫害法轮功无任何法律依据,详述了迫害法轮功才是违背《宪法》、《刑法》及《世界宣言》等《国际法》多种法律法规,《两高解释》也是违宪违法的。法庭空间场的邪恶被清理!邪恶被震慑!法庭上没有任何人阻止与打断我的发言。

开庭前,律师曾建议我只谈修炼法轮大法受益的部份,其它的别谈,根据他的经验,法官是不会让我谈完的。我想那怎么行呢?我是大法弟子,我的责任和使命是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必须是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此时正是一个好机会,我必须讲完。我理直气壮的读完了七千字《法轮功不是邪教是正法,正法修炼无罪》的辩护词。法官宣布休庭。

过了几天,法院委托我区司法部门与社区人员来我家,他们说在家比在“那里边”好,要我签字办“监外”。我不签!我说我无罪,判什么判?我给他们讲真相,谈我的辩护词,他们就走了,然后我把辩护词复印交给法院。

事隔五个多月后的六月二十三日,法院终于抵不住邪恶势力的压力,给我判刑三年,当即被劫持到第一看守所,随即被转入第二看守所医院。我立即给家人写信:我无罪,我要上诉!请支持我!我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是大好事,请不要担心,真理永存。我不求人们追求的那一切,只是为了说真话,只是尽一个做人的本份,履行作为中华民族炎黄子孙走正路的道义,让人们在事实面前分清好坏、善恶、黑白与正邪!守住良知善念,让生命永远美好!走正路—这是我生命的选择。家人也很支持与配合我!

由于多次的迫害,造成我身心严重受损,我在昼夜无比难受、难忍、难眠、难以支持的情况下,我也没有忘记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的责任,我给同监舍的人讲真相,做三退,共退了二十七人。我又给法官写信,信中说:我绝不能按你们的要求昧着良心去说谎、诬陷法轮功,我的真实思想就是:法轮功是正法!于任何人、任何国家和民族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是赐福于人类的好功法,我按“真、善、忍”的理念做好人,修炼法轮功无罪!是大好事。如果按照你们的要求承认是“×教”,那才是真正的犯大罪!不仅害我,也是害你。今天是法轮功的修炼者被迫害,而真正受迫害的是所有的善良人,也包括你。法轮功的修炼者是在用生命作代价在呼唤你们的良知善念,不要做这惊天冤案的牺牲品,诬判法轮功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是真正在违法!请你们维护法律的公平、公正!依法断案!判我无罪!善恶有报是天理!周永康、李东生、薄熙来、王立军等等落马者的下场,应验了此理:常人做了什么,该偿还多少、什么时候还、如何偿还,都有宇宙法理在管。

给法官的信,我也是在给看守所的人讲真相,我写给家人的信也是如此。

我非常艰难的把信写好发出去一个月后,一天看守所的警察对我说:“你行啊!你把法官也炼过来了,你的上诉成功,改判半年。”(其实,我在那里已经呆了近半年)。这哪是我行啊,这是师尊赐予弟子讲真相的机会,让法官明白了真相,良知复苏做出了正确的生命选择的结果。这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所致!

在那里时,人人都劝我快妥协好回家。所长说:胳膊扭不过大腿,说句谎话也没有关系,只要能回家就好,何必在此受罪,教你撒谎都不会……同房人看了信都落泪,认为说句假话就回家,这下不行了,劝我不要把信发出了。她们哪里知道大法徒的心: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维护法,证实法啊!我写了能不交吗?

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心中只有法这颗心是绝对不会动摇的。也唯有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师父才能为弟子做主,才能走出劫难!这就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大法威力在弟子身上的展现!

跟随师父走过的二十年的正法路无不如此,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关押在房山看守所,警察经常凶我要配合他们,威胁说不然就送东北深山喂野兽……我能配合他们吗?被关押近四个多月后,又被当地警察接回关押到看守所近一个月,然后被送進洗脑班洗脑迫害,我绝不会配合邪恶,反而责问他们,结果不到一个月回家。二零零八年八月奥运期间,我被绑架到拘留所劳教,在黑窝,恶人成天要人背什么、写什么,甚至深夜还有被罚、被打的,我什么也不读、也不写,过了三个星期就回家了。

因为我心中只有师、只有法,相信师父的法身就在身边,师父无所不能,一切由师父做主。我就是这样时时在师父的保护下,助师正法,从不懈怠的走到了今天。

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