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险 师父帮我化险为夷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五日】当法轮大法在中国家喻户晓的时候,我妈妈和她的几个朋友都相继得法修炼,妈妈给我也请了一本《转法轮》。爸爸支持妈妈学法也得了福报,抽了几十年的老旱烟也不抽了,现在八十多岁了身体特别好,每天听师父的讲法,早上也炼功。我大弟在这期间也得法了,十几年来风里雨里,他尽力做自己能做的事情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幸福安静的生活,在一九九九年被邪恶打破,铺天盖地的打压中,使妈妈的精神压力很大,再怎么努力学法,也没有走过来,在二零零三年离开人世。A和C同修对我说:这么好的大法,你好好看书。我回家翻开大法书,看到师父的相片很亲切,看了一会就睡着了。睡着后梦到一件黄色的袈裟,在天空中飘来飘去落在我身上。又梦到一个球,在天空中飞来飞去闪着光钻到我肚子里。白天我站在院子里,看见天空中一个小球快速的飞转,发出飕飕的声音。从那天到现在,我不管是睁眼还是闭眼,都能看见仙女散花,长长的飘带,在我眼前。而空气中像针眼大小亮晶晶的灵体,飞来飞去变大变小。有时会带着声音快速的离去。整个天空中都充满了,我们呼吸進嘴里的空气,都带有这种灵体。在我亲身体验亲身经历这些神奇的事情后,我走進了大法修炼的门,有幸成为大法弟子。

看着同修发资料救众生,我偶尔也和同修一起去,晚上去农村几十里,上百里山路,两人一组把大法的福音送進千家万户。有一次和弟弟一起骑着自行车去一个村庄,发了一会的时候,迎面遇到一个人和我打招呼,问我是不是去谁谁家了,说谁谁真的是去世了吗?我摇摇头。那个人急三火四的走了。后来我们就发到那个去世的人家门口,院子里搭着灵堂,灯火通明,村子里的人進進出出。我和弟弟利用这件事,堂堂正正的把资料送進那个村子,家家户户的大门里。

有时我自己也去发,有一次过年三十晚上下半夜,我把资料送進一排排平房的大门里。有一次下了很大的雪,我把资料分成几个包,去了一个楼群,把资料包藏好,拿了一包上楼,发完了再去拿一包。等我发完下山雪很厚,看到有警车缓缓的往楼群方向去。

还有一次,我发完资料一出楼,一个男人站在那里看着我,我拍拍衣服的灰转身走了,走到前院,才想起这个前院是公安分局办公大楼,我站在办公楼前没有害怕,看看手表假装等人,过了一会我下台阶过道,从反方向回家。回家后我没有开灯,我站在楼上窗户边往楼下看,看见一辆警车缓缓驶近我家楼下,熄火、关灯。可是没有人下车,我看了很久还是没有人下车。我一晚上发正念,早上我上班,这辆车也离开了小区。而我家小区一早上就兴师动众,街道、居委会、各个楼长挨家挨户敲门。晚上我回家,我丈夫说敲咱家门,说国家不让炼法轮功,看见发资料的举报,我丈夫说我家不管,就关门了。

我和孩子回农村老家,孩子把资料放在他书包里。晚上我骑自行车去几十里村庄,从远一点的村子发,有一次发到最后还剩几本,我的欢喜心,完成任务的心、做事的心都出来了,我心情很好,想唱歌。回头看见远处我发完资料的村里闪着红光 ,仔细一看是一辆警车闪着警灯,从前一个发完资料的村子那个方向,开过来停在大路上。在这漆黑空旷,宁静的夜晚,我突然看到红色一闪一闪的警灯,吓得我头脑发昏,心跳加速,手脚发软站不住,喘不过气要昏倒。我连滚带爬的在旁边一个草堆坐下,心里抓心挠肝的疼,我大口大口的喘气,让自己冷静求师父帮我离开这里。过了一会,我感觉头脑清醒,手脚好使了。我往没有人家的地方悄悄的移动,这期间我的两条腿酸痛无力,走不动路,我好不容易绕过大路,抄小路找到自行车,绕过有可能设卡堵截我的路口,在一个山沟里,把剩下的几份资料送進了农户的大门。

还有一次我手写了两张真相币买菜,第二天我不经意又走到昨天花真相币的摊位,看见我丈夫认识的一个警察站在那个摊位旁和摊主说话,我有点慌转身离开。走了几步我想我慌什么?我又转身看着那个方向。那个警察看到我在看他,转身走了,我跟在他后面发正念,他走了很远,回头一看我跟着他,他就一路小跑,一直到我看不见他,我站在那里想,他跑什么,是我发正念把警察吓跑了吗?今天写到这里,我又笑了。那个警察是吓跑的。

师父会鼓励我,让我看到发过资料的地方,天空中五光十色,“法轮大法好”五个大字在天空中金光闪闪,天上仙女神仙欢呼雀跃,而地上的世人奔走相告,看着天空说:“法轮大法好”太好了,太美了:我站在旁边看着,这时我会从心里觉的,自己付出的辛苦是值得的。

一次,我和往常一样,去A同修家拿资料,回家的时候我转了几趟车,去了几个商场,买了很多东西,我很仔细的观察,有没有人跟踪我。资料拿回来了当晚准备去发,可是我一觉睡到天亮,以后的几天都被各种事情耽误了,资料还在我手里。一个星期后我又去了A同修家,老远就看见他家窗户关着。我又去C同修家,刚走到C同修家楼下大路上,D同修就喊我让我去他家(这同修被邪恶非法教养二年,那时刚从教养院回家一个多月)。同修见着我就哭了,说:我在这个路口,等你一个星期了,你可来了,大家都担心你。原来我上次拿资料的那天晚上,邪恶在我们市统一非法抓捕了三十多位大法弟子,A同修和B同修夫妻俩,还有C同修也在其中(后来同修们都被冤判)。我从D家出来,去了一个没有人的山上放声大哭。那三十多位中,有我认识的,有我不认识的,在那么恐怖的环境下,不知道怎么熬过来。我哭了很久。想起D同修对我说的话“要早作打算”。我要出去躲躲吗?可是全中国大陆邪党都在迫害大法,没有安全的地方,怎么打算?没法打算了。我当时不太会修,就觉的已经都这样了,我什么退路也不想了。就是被抓走,我也得是堂堂正正,邪恶越不让我炼我就越炼。

我抹干眼泪回家了,在院子里挖地二尺,把大法的东西都包好埋在地下。晚上,我坐在院子铁门后面发正念。十二点以后我邻居和一个男人来到我家大门前,看着我家悄悄说:他家睡觉了,今天没事了。我知道是师父让我看到这些,提醒我有危险。从那天起很长一段时间,我骑自行车到处走,晚上白天都走,农村、郊区、我到处熟悉地方,是为以后发资料熟悉道路。我一边骑车一边发正念,我领着监视我的人到处乱窜,我让他们搞不明白我想要干什么。我放下一切事情发正念,除了发正念还是发正念。一天一个邻居和我说去庙里,我说好去吧,我站在佛像前对那些佛像说,我的膝盖只跪大法师父你们都靠边。

又过了十几天,师父的新经文下来了,我把经文放在身上,去D同修家送给她。我下了车看见一辆小车,缓缓停在了D同修家進出都必须路过的道口。我留意看一下,车里四个男人。我在D同修家里待了几个小时,出来后远远看见那辆车还在那,两个后门开着。我缓缓的往前走,心里想着,该来的还是来了,这是准备对我下手了。既然躲不过,就堂堂正正面对他们,看看他们要干什么?!我继续缓缓的往前走,在离他们车头还有五米、六米的距离,我停下。我把我外面穿的大衣扣子解开,用两只手把住大衣两个前襟,向两边敞开,抖抖大衣,露出了大衣里面的衣服。我把里面的衣服整理好,再抖抖大衣,看看裤子和鞋都干净。我抬头看向他们,缓缓的一步一步,迎着他们车头走去。这时小车的两个前门也打开了,四个男人都准备下车。有的下了一半,脚在车外面,一半身子在车里。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不用怕,事情总要解决的,最坏的结果是被绑架。车上四个男人,愣愣的看着我,没有一个人动,好像时间停在那里。只有我往前走,距离车头不到两米,我听到车上有人说了什么。四个男人同时上车、关门、启动车,然后急速的向后倒车,车子离我越来越远。然后车子又向我站的方向开过来,在我的旁边疾驶而去。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他们的动作,看着他们的车没有影了,我才回过神来问问自己,刚刚发生了什么?原来我不怕被他们抓,不怕被他们迫害,他们就吓跑了。当时我没有高兴,而是长长的吸气再呼气,心情压抑。我在那个地方站了很久。

经过这件事,我没有被吓倒,而是努力学法,我对自己说:我年轻,我在大法被迫害最严重的时期,我学法炼功,我身在大法中,我的存在这本身就在证实法,我用我的微薄之力,用尽我能想到的办法去维护大法,证实大法。

大法在世间蒙难,大法弟子被迫害,世人有帮邪恶迫害大法的,有害怕邪恶不敢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的,有不关我事而默默无视的,而我丈夫从刚开始的反对,到默许,到让我注意安全,再到提醒我发正念,现在我把师父的讲法录音放给他听。这一路上,丈夫和孩子在精神上和身体上都跟着我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和痛苦。在这里我谢谢他们。

十几年的风风雨雨,遇到危险师父帮我化险为夷。一件件一桩桩,说也说不完,在伟大师父的保护下平安的走到了今天。用尽人世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