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强大的正念对待警察的上门骚扰


更新时间: 2020年08月12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一日】师父正法進入尾声,邪恶越来越少,可各地警察还在不断的上门骚扰大法弟子。我家也无法避免。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七日,我遭当地派出所、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他们到我家非法抄家,抢走了我的大法书、师父法像、《明慧周刊》和一些真相资料、光盘,还有电脑、打印机等。当天我被非法关進当地看守所。

回想当时面对警察的邪恶行径,由于自己的私心和怕心阻挡着我应有的正念,使自己没能阻止了他们的恶行,让他们对大法再次犯罪,为此非常痛悔,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也辜负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和使命。

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后,因身体突然出现危险状况,被取保候审回到家。在师父的慈悲保护和加持下,在同修的无私帮助下,第二天就坚持下床炼功。可是连一节功法都炼不下来就支持不住了。

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断的在大法中归正自己,找到自己修炼中不想吃苦和求安逸的心,下决心过好这一关。就这样坚持着,努力的增加每天的学法和炼功时间。

一个星期后我就能做饭、干家务活了;两个星期我就走出了家门;不到三个星期我就能骑着电动车和往常一样外出讲真相救人了。亲朋好友、乡亲们都为我高兴,感叹法轮功的超常!这是医院和任何药物永远也不可能做到的,我感谢师父再一次救了我。

二零二零年元月十五日下午,市国保大队的姓孟、姓韩俩警察和一个当地派出所的警察来到我家商店大院。看到我正在厨房收拾卫生,姓孟的说:“你恢复的挺好的。”我回答:“是,法轮大法好!”说着他们都進到店内。

姓孟的看到冰箱上面有一本大法书,就说:“你现在还学呀?”我回答:“我过去学,现在学,将来永远学。”他又说:“我们今天来就是为你的案子的事。”我说:“我没有案子,我没有犯法,也没有犯罪,一切都是你们强加的罪。”姓韩的接着说:“法轮功是×教。”我说:“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是最正的,谁打压、迫害真善忍宇宙大法谁是邪恶的。”

这时他们看到墙上贴的一幅“法轮大法好”年画,姓孟的说:“你这里是公共场所,不能贴这些东西,你把它都揭下来吧。”我坐着没动,说:“这些都是好东西,谁看了谁受益。”他们临走时姓孟的还是指使派出所的警察把年画揭了下来。在我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把那本大法书拿起来急匆匆的往外走。

我发现书被他们拿走了,就追着他们要,派出所的那人拿着书赶紧钻到车里,我告诉他:“你这是在犯罪!”

七月十四日的上午,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姓孟,姓韩的这两人又来了,还有派出所的两个人。我当时不在商店,他们就问我丈夫我是否在家,并要求丈夫配合他们。我丈夫一听就火了,说:“谁配合我呀?你们把人抓走了,好几天都不通知我们。我家的大门钥匙和电动车钥匙被你们抢走一年了还没还我们呢!”他们说等查查看。

他们看我确实不在家,就开车走了。等我回到商店,丈夫给我讲了刚刚发生的事,他非常气愤。我心想,我就在商店等着,他们可能一会儿会再来。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我丈夫正在大门外修拖拉机。我听见街上有人说话,问我丈夫:“她回来了没有?”我丈夫没直接回答。我一听他们果然又开车来了,就快步走出去跟他们打招呼,说:“你们来了,進来吧。”这次派出所的警察没来,只来了两个国保大队的。

边往商店里走我边对他俩说:“我理解你们,也不怨恨你们,是善、是恶那是每一个人自己的选择!”

到了店里我拿了两瓶矿泉水请他们喝,他们都没喝。看到姓韩的拿着小摄像机正对着我,我手往上一指说:“天上就有一个大摄像头,每个人都有一卷胶卷不停的在照呢,你好好表现吧。”这时姓孟的说:“你的案子这不都一年了。”说着拿出一张纸让我看,并要求我在上面签字,说这都是程序。我说:“我不看。”他又说:“我们念给你听听。”我说:“我不看,我也不听,我不会配合你们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打击、迫害法轮功从一开始就是违反国家宪法的,是最大的违法犯罪。我不会配合你们让你们违法犯罪。”最后姓孟的说:“那你跟我们去一趟检察院吧。”我坚定的回答:“我不会跟你们走的,我要跟着‘真善忍’走!”他俩一看,他们的什么要求我都不会接受,只好回去了。

第二天,检察院发出通知:解除了对我取保候审的决定。

事后深思:面对警察的上门骚扰,作为大法弟子,就是要正念对待和全盘否定邪党的一切迫害和要求。我们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大法徒,我们与警察的关系不是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而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如果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做到坚如磐石的维护法、证实法,就能全盘否定邪恶的干扰和迫害,这也是对他们最大的慈悲与救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