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家人不再怕中共骚扰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五日】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的修炼,大法福泽我与家人的事情太多太多。下面我就把我被中共警察骚扰时,家人由开始的害怕,到正面肯定我的修炼,再到最后能够直面证实大法好的变化过程讲述出来。

二零一八年四月份,我们小区管辖派出所的人给我丈夫打电话,说他是某某派出所的,你老伴不是炼法轮功吗,现在我们要了解一下还炼不炼了?丈夫告诉他说:“不炼了。”

当时我没在家,回来时,看他的表情不对,接着他很不高兴的对我说:“你被派出所盯上了,他们给我打电话了,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问:“你咋说的?”他说:“我说你不炼了。”当时我就急了:“你不能说我不炼了呀!这意味着我背叛师父、背叛大法呀!二十多年了,不管他们怎么打压、迫害,我从来没动过不炼的念头,大法我是要坚修到底的。我今天的好身体是大法给的,咱们得知道感恩哪!”

他说:“我不是怕你被迫害吗?再说,这话又不是你说的,我也只是应付他们,又不是让你真的不炼了。”我说:“那也不行啊,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你可是受益者呀,你多年的胃病好了,腰椎间盘突出好了,工作中你遇到了几次危难,最后都是有惊无险,你也感激是师父保护了你,可咱们碰到一点压力就背离大法,这得造多大业呀!你应该证实法,可不能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所以为了你好,也为了那个警察好,我必须把这句话更正过来。”

丈夫问:“你怎么更正?”我说:“打电话找他,你把他的电话号码找出来。”他不给找,也不让我打。我告诉他:“我是绝不能让这个事就这样过去了,不让我打电话,我就亲自去找他。”听我这么一说,他一看也拦不住我,就把电话号码找出来了,我安慰丈夫不要担心,我会善意的跟他讲。

拨通电话那边就接了,我说:“您好,您是某派出所警察吗?”他说:“是。”我说:“您今天上午不是给我丈夫打电话了吗?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他象是想起来了,就答应着,说:“是,是。”我说:“我要告诉你,我不能不炼法轮功。”他打断我的话说:“这样吧,明天我上你家去,咱们见面谈。”我说:“那就别麻烦你们过来了,你们挺忙的,还是我过去吧。”

第二天我就去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我问办事员;“某警官在吗?”她说:“在二楼。”上到二楼我又问:“某警官在哪屋?”他闻声出来,我礼貌的问:“您是某警官?”他说:“是,快進来。”他请我坐下,我告诉他:“我丈夫做不了我的主,他说的代表不了我。”听我这一说,他站起来说:“咱们到别的屋去谈。”到了另一房间,他善意的说:“这屋里没有摄像头。”我笑着说:“某警官,法轮功对我太重要了,我不能不炼,要不是炼了这个功法,我可能早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你说,尿毒症现在的医疗水平能治好吗?你也能看出我现在身体非常好。”他说:“这一点我相信。”

他又说:“你们那个某某(法轮功学员)你认识吧?”我说:“知道这个人,但没接触过。”他说:“我们是朋友,所以很多事我都清楚。”我问:“那你退党了吗?”他没直接回答,却说:“我和你说一句话,你就什么都明白了──现在要是人人都炼法轮功,就不需要我们警察了。”我很高兴他明白真相。他往外送我时说:“以后家里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的,尽管来找我。”我谢过他,走出派出所。

回到家,我把这个经过和丈夫说了一遍,他紧张的心放松了。我和他说,我在去的路上一直背师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2]。只要咱们正念正行,就有师父管。决不能让邪恶迫害阴谋得逞。

二零一九年四月的一天,丈夫接到一通电话,当时我也在家,就听丈夫说:“你好”,然后他就一直在听对方说着什么。后来我看他表情温和的跟对方说:“我们都这个年龄了,身体好最重要,她能不炼吗?!”听到这,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然后就听他嗯、嗯的答应着说:“那好,再见!”我问是谁打来的、干什么,他说:“又是派出所,还是那一套呗,这回我告诉他们了,不能不炼。”我说:“对,咱们是在做好人,没错,就应该堂堂正正。”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初,丈夫又接到一通电话,说是社区打来的,说市政法委给他们的任务,凡是他们包片小区炼法轮功的都得找谈话,希望我们过去一趟。丈夫说:“我现在忙着办事,过一会儿给你回电话。”他挂断电话跟我说:“政法委让社区找你谈话,你去吗?”我说:“上哪去都是证实法、都是讲真相,我去。”丈夫说:“那我跟你一起去。”我答应了,并鼓励他说:“咱们是最正的,一正压百邪。”

我俩边走边交流,这次我发现他真的变了,以往我一遇到骚扰,他就担心、无奈,沉着脸,这次我看他和我有说有笑的。快到社区了,他说:“你不是说咱们是最正的吗?那咱们得阳光点。”

我们進到社区,那个社区书记早已等在那了,丈夫先开口笑着说:“找我们谈什么?”社区书记说:“这是政法委派下来的任务,你家不是有炼法轮功的吗?就是了解一下,看还炼不炼了。”我刚要说话,丈夫就抢先说:“她尿毒症炼法轮功炼好了,二十多年没吃过一粒药,你相信吗?她医保卡上的钱一分没动过,谁能做到?”社区书记说:“你们说好,可国家不让炼,都定为×教了。”我说:“公安部定的十四种邪教里可没有法轮功,你可以上网查。迫害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将来都得追责。法轮功的理念就是‘真、善、忍’,按照这三个字做人,社会道德不就好了?你们做社区管理的也好做呀。我们的为人你可以到我们居住的小区去打听。”

她说:“好,你就在家炼,别上外面去宣传。”我说:“用宣传这个词就夸张了,比方说咱们今天这种谈话方式,说话间你就知道了我炼法轮功病好了,这是特意宣传吗?再比方,我在亲朋好友中谈到了身体健康了,那我就告诉他们,我二十多年没吃过一粒药,因为没有病,那他们肯定要问,你是怎么保养的?我自然就得告诉他们,炼法轮功炼好的。你说,这个是不是宣传?”听到这,她说:“今天谈话我很失败。”我说:“你可别这么认为。”丈夫也说:“咱们见面是缘份,谈不上谁败谁胜。”

她说:“为证明你们来了,照张像吧。”她就叫来一个人,举起手机就要照,我说不行,丈夫也说不能照。我俩起身说:“你要照,我们马上就走。”书记说:“那就算了。”又对我说:“你在这张表上签个字吧,”我说:“绝对不能签,是为你好,将来法轮功昭雪的时候,就留下了你参与迫害我的证据了,那不害你吗?”最后她说:“不签就不签吧。”还表示最不愿意接这种活儿。丈夫说:“能看出来你很善良,好人有好报。”我们在祥和的气氛中离开了。

通过这次经历明显的看出,让丈夫怕的物质下去了。二十多年邪恶的疯狂迫害,我们的家人为我们承受了很多,他们真的心里很苦。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有责任通过我们的正念正行,唤起他们的正念,让他们真正的明白邪不压正是天理,和我们共同抵制迫害,共同来证实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