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大法救了险被放弃的双胞胎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四日】二零一九年十月份,我度过了一段非常痛苦的日子。然而当我在这苦难中,从默念“法轮大法好”开始渐渐走入了大法修炼。期间丈夫也开始真诚的默念“法轮大法好”了。这个过程也是我的两个早产双胞胎外孙从几乎被放弃转为重生的过程。我把这个过程写出来,借“五·一三”这个欢庆节日,衷心的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的两个外孙的命,给我家带来如此大的福份。

我的女儿在二零一九年夏天婚后自然受孕怀了双胞胎。在怀孕二十二周做四维检查时,被查出宫颈机能不全,宫口已呈U型开放,意味着要流产。医生建议在家卧床静养一周。一周后复检时胎儿的胎位越来越低了,流产的风险更大了,医生建议马上住院,连夜做了宫颈环扎手术,并让女儿头低腰臀高倒控卧床,住院保胎。一切日常生活都在病床上進行,吃喝拉撒都靠女婿或者是我的帮助完成,对她来说自己翻个身就算是活动了。

当时妇产科主任说即使做宫颈环扎手术,最多能保半个月,胎儿依然会自然掉下来的。我们怀着无比恐惧的心情艰难的过一天算一天。

我的母亲和我的两个姐姐都修炼法轮大法。她们告诉我和女儿,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化险为夷,平安无事的。我的大姐还给我的女儿送来了装有大法弟子创作的音乐的播放器让她听,于是,在女儿保胎期间我就开始默念姐姐告诉我们的“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大法师父保护我女儿和腹中的胎儿。

女儿艰难的保胎一个月后,在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九日那天,女儿宫缩明显频繁。产检时,医生说胎儿的头已经出来了。这就意味着女儿只怀孕不到二十八周的胎儿要出生了,而正常出生应是四十二周加六天。

医生和护士紧急把我女儿推進了产房,在推進产房的瞬间,医生大声的问:胎儿是二十七周+6,生下来如果有呼吸、有哭声,家属同不同意抢救?这时我的女婿连想都没想的回答:孩子太小,没发育好,以后会面临脑瘫痴呆的风险,我放弃抢救。

其实,女婿有这样的想法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这俩孩子在母体里孕育的时间是二十七周加上六天,这是临界于流产和早产之间,时间太短肯定存在着发育不全的问题,而且本来就家境贫寒,女婿觉的根本就无法承担从经济上到精神与情感上的这种沉重负担。但是想到即将到来的两个小生命,我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医生把女儿推進产房,迅速把环扎术后的手术线小心的拆下来,时间在下午一点五。第一个外孙出生了,体重一点八斤;七分钟后,第二个外孙也顺利的出生,体重二点二斤。这时医生说:孩子出生顺利,过程中没有缺氧,哭声清脆,值得抢救。让把孩子的包被拿来,给孩子包裹上。我让女婿去楼下车里拿,催促了三次,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他仍然没动,他还是坚持放弃这俩孩子。

这时,我丈夫也和女婿意见一致,放弃抢救。丈夫对我大喊大叫,说孩子爸爸都放弃抢救了,你干嘛还要坚持抢救?以后孩子有问题,你担得起吗?你不落埋怨吗?你花的起钱吗?这俩孩子救活了没有百八十万,也得五、六十万,你有钱吗?

看到眼前一心想要放弃孩子的父亲,与在我身后一直发怒的丈夫,再想到在产房内刚刚来到这个世上光着身子无人顾及哇哇哭叫着的两个小生命,此时的我已经接近崩溃,说服不了他们的我,泣不成声的给我的大姐打电话,说清了过程。修炼法轮大法的大姐在电话里大声的对我说:“那是孩子,是生命,你让医生把哇哇哭叫着的孩子给扔到垃圾筒里吗?必须得留下孩子!”大姐又给我丈夫打了电话说:“那是孩子,是生命,是两个活生生的人呀,怎么能放弃他们生存的权利?人必须要善,必须要救孩子!”

这时医生又催要包被,说产妇要求对孩子進行抢救,赶紧把被子拿来,把握住抢救时间。于是他俩才不情愿的把孩子的包被拿了过来。此时新生儿科的医生和护士已经来到产房接诊这两个新生儿了。办理了住院,孩子住進了保温箱,这时我的两个姐姐也已经来到了医院,对我丈夫说:“心诚意诚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大法师父的保佑,一定会没事的。默念法轮大法好,从而遇难呈祥起死回生的实例多的数不胜数。”姐姐让我们一定要相信大法的法力。

随之而来的就是花销问题,孩子住院第一天,一个孩子就花了一万四千元,女儿的婆家经济条件不好,是很穷困的家庭,我家是工薪阶层,巨额的医疗费对他们新婚夫妇来说,这是个莫大的压力。每天还要顶着医生传来的坏消息的各种折磨,医生交待,因为孩子太小,各个脏器功能都不完善,还都没发育好,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不会自主呼吸,即使用呼吸机都可能出现呼吸骤停;不会吃奶,只能插胃管喂奶;不会排便,靠灌肠排便;贫血,血小板低,每周都要输血,输血小板……

面对这些折磨,还要解决钱的问题……修炼法轮大法的大姐,早就看出了这个问题,在她自己经济很紧张的情况下,给了我一万元钱,说这钱不用还,拿去给孩子救命吧。在我大姐的带动下,我大哥、二姐及我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每人都给了我一万元,我兄弟姐妹六个及许多亲朋好友也都伸出了援手,这样就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

孩子住進了保温箱后,我每天都会想着两个孩子的模样,按姐姐的嘱咐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祈祷大法师父保护这两个孩子,能让我们把这两个孩子平安抱回家。插着各种管子的两个小生命,每天插管喂极少量的奶,就这样熬到孩子出生三十二天的凌晨三点时,医生打电话给女婿说马上到医院一趟,说老二呼吸困难,需要拍片检查。我和女婿急忙赶到医院,给孩子拍片,同时医生交待,说老大老二都是肺内感染,老大不严重,老二感染很严重,同时老二还有肺出血,贫血严重,血小板减少,肠道功能不全,双肾分离,这些都很严重,随时会有生命危险,让家属做好放弃的思想准备。

那晚,我一夜没睡,第二天我给两个姐姐和我的母亲打电话,告诉她们帮助这两个孩子。大姐对我说:“小妹呀!我跟你说,咱们家都是普通的工薪家庭,没有家财万贯,没有那百八十万的,即使咱们现在能拿出来一百万元钱,你给医生,让医生保证让这俩个时时都危在旦夕的孩子能平安健康的活过来,哪个医生能给你这个保证呀?你本身就在医院工作,咱们家里有好几个医生,谁都不能做这个保证呀,也不是有钱就能换来健康的。你就心诚意诚的念‘法轮大法好’吧,就求大法师父救这俩孩子吧,只有法轮大法才能救命,只有法轮大法才能创造奇迹。”

听大姐这么说,也就坚定了我的信念,我虽然知道家里亲人修大法都挺好的,但是,这事落到我身上,又关系到两个小生命的生死存亡,真有点茫然不知所措。那就听信姐姐的忠告吧,于是,我就每天心诚意诚的颂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孩子在保温箱期间,家属是不允许随意探视的,只有每周二、周五下午给孩子们送必需品时,有几分钟的隔窗相望的所谓的“探视”。但是每天我都会去医院,站在孩子住的新生儿重症监护室门前,专注的默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希望让重症监护室里的所有小生命都能感受到我对他们的祈福,包括我的两个小外孙。有时候,我站在重症监护室门外,因为是玻璃门,护士能透过玻璃门看见我在外面静止不动地站立,就会开门问我:“你有事吗?”我忙说道:“没事儿没事儿,我在等医生。”就这样,我虔诚的不断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这段时间,我的母亲和我的两个姐姐及我的女儿,就是靠着对法轮大法的信念走过来的,每天就不停的默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盼望着奇迹的发生……

奇迹真的发生了!老大在保温箱里住了六十九天以后转入普通病房,由一点八斤长到了四点二斤,老二在保温箱住了七十八天后,也转为普通病房,体重由二点二斤也长到了四斤。老大有腹股沟疝气,当时这两个小生命都不能自己排便,靠灌肠排便以外,其它功能都很正常。老大在住院七十三天后出院,老二在八十七天后也出院了。

出院后医生建议随时观察老大的疝气情况,只有手术才能治好。老二排便问题建议去沈阳或北京专院治疗。因为临近过年,后来又发生武汉肺炎重大疫情,封城封村,没能再去北京给孩子看病。这次出院后他俩都是靠灌肠来排便。大姐告诉我,给孩子放法轮大法师父的讲法听。我的女儿就每天给孩子放大法师父的讲法。

如今,两个孩子现在都能自己排便,老大的疝气好了。现在两个孩子壮实、可爱。孩子的爷爷奶奶看着白胖胖的两个孙子,也是喜不自禁的,合不拢嘴的乐。当初两个孩子的爷爷奶奶,都强烈的表示要放弃抢救的。大法的奇迹和师父的慈悲保护,让两个孩子免去了很多痛苦,我们也省下了很多的钱。

直到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二日,老大的体重已经长到了十二斤半,老二的体重只比老大少二两。最近去医院复检,两个孩子的各项指标都很正常,身体都很健康。

这是法轮大法创造的生命的奇迹,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现实。由衷的感谢大法师父救了我的两个小外孙的命,感谢大法师父救了我们这个贫困的家庭,我要诚心的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