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医院判定瘫痪 九旬老母从新站起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这里讲述的是我的高龄母亲在修炼中的一段经历。

二零一九年四月下旬的一天中午,接到弟弟打来的电话,着急地说大哥来电话了,说母亲昨晚起夜时摔倒了。母亲今年虚岁九十岁,在一个县城和哥哥一家一起生活,我和弟弟都住在远离母亲的外省市。弟弟说,早晨哥哥知道情况后也懵了,马上找来外甥把我母亲从七楼背下去,送到医院拍了片子,诊断结果:必须动手术,否则后果严重,以后只能坐轮椅,也就是瘫痪了,再也站不起来了。医院建议做手术,但母亲年纪太大了,让家属拿主意。

我让弟弟马上给我订最近的机票,我尽快赶回去。

过一会儿弟弟又来电话说,他妻子找大学同学咨询了一下情况,她同学是省城大医院的大夫,看了传过来的片子,也说必须手术,说摔的部位不好,股骨颈骨折,再一个年龄太大恢复得慢或恢复不了。不做手术,只能躺在床上,或坐轮椅,走不了路了。和那边县城医院说的大致一样。弟弟担心九十岁的人动手术有风险,我在电话里说我先回去,看情况再决定。

我和母亲都是法轮大法弟子。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母亲晚我一年也走入大法修炼。同时得法的还有父亲、哥哥、姐姐、二侄子四人。母亲修大法也有二十年了,修炼中出现过很多奇迹。

母亲得法时快七十岁了。她从小没上过一天学,大字不识一个,一生吃了很多苦。刚开始修炼只能听师父讲法录音,但炼功从不间断。母亲看我们读大法书好羡慕,我告诉母亲有很多大法弟子不识字,修炼后慢慢学都能读《转法轮》了,你也试试。母亲听了我的建议,开始慢慢的一个字一个字学、记,再一句话一句话的读。看谁有空就问谁,全家都问遍了,不管别人啥态度,母亲从不计较,也不放弃。因为昼思夜想,用心学、记。母亲经常在打坐中忽然就知道了某个字怎么读。有时没人在她身边,读到不认识的字她想这字念啥呀,师父就往她脑子里打,告诉她这个字该读啥。因为有这颗修炼的心,师父就帮了她。渐渐的母亲能读《转法轮》了。开始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出嘣,速度慢。

大约在六、七年前母亲来我家住了一段时间,我和她一起学法,发现她读大法书《转法轮》还有音不准或读错的。我就仔细整理出哪一页哪一行哪个字读的不准,把读不准的字都抄写下来标好读音,然后再把每一讲放在一起抄好。弟弟帮着把我抄好的字打印出来。我母亲就一遍又一遍的背,字背熟后再对照《转法轮》那页那行把整句话背下来。逐渐读法速度变快了,也能读完整的句子了。我弟媳跟母亲开玩笑说:“你这是在考大学呀!”

和母亲学法过程中,也是我提高心性的机会,修去了我烦躁急躁的心、着急的脾气。母亲修炼前头发全白了,修炼后头发从脑后百分之八十逐渐变黑。腿静脉曲张不知不觉也好了,真是无求而自得。二十年来没打过一针没吃过一粒药,也没去过医院。

第三天我乘飞机回到老家。母亲已经下不了床了,靠别人架着才能坐起来,而且咳的很厉害,用上了尿不湿,精神状态也不好。我和她交流,问她:“你听谁的话?”母亲被问愣了,不知如何回答。我又问:“你是谁呀,是不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应该听谁的话啊?”这时她才恍然大悟,坚定的说:“我听师父的话。”我就说,师父在法中举的例子,一个老太太被汽车拖出十多米远摔在地上,哪儿都没坏,“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我说现在小便咱用尿不湿,大便我和姐姐架着你去厕所吧。弟弟和姐夫在电话里却再三嘱咐,不让母亲早下地,不让母亲的腿活动,让尽量卧床休息。外甥媳妇也担心说,她姥爷摔的大概也是这个位置,当时没手术,瘫痪一年多就去世了。

看到母亲的状态我心里也着急,但马上意识到,母亲在难中,应该体谅母亲已是九十岁的人了,我应该和母亲一起正念闯关。虽然这时母亲把自己当成了病人,希望大家都在跟前伺候她;可是母亲没有忘记学法,每天都坐起来靠在床头学法,每次学法时先洗手,做到敬师敬法。上下午各学两个小时。

十多天后,母亲咳嗽的症状消失了,尿不湿撤掉不用了。我和母亲交流:光看书不行,修炼人还得炼功。这时母亲的右腿膝盖不能弯,腿只能直直的伸着,站不起来,腿不能吃力。母亲学法没放松,但放不下人的观念,不敢动,更不敢想炼功的事了,就想用人的方法慢慢养着。因为腿一动就难受嘛。我耐心的和母亲交流:我们不能把自己当成常人,咱是炼功人,是不是应该提高心性啊?炼功不能落下,五套功法都得炼。腿弯不过来就先散盘,散盘几天后开始单盘,虽然疼但得忍得住。就这样,母亲坐在床上开始炼功。

坐着炼了几天功,我又一次和母亲交流:“是不是得下地炼动功呀?”母亲发愁了:“那咋炼呀?腿站都站不住。”我鼓励她试一试,说师父就在咱身边,你不用怕。这时母亲来了正念:“行,我炼!”我说你靠门站,我在前面扶着你,能站几分钟就站几分钟。她搂着我的脖子,我搂着她的腰,把她抱到门口,把门锁上,让她背靠门站着。

因为腿使不上劲,站不住,整个身体就靠门支撑着,别的功法炼不了,只能炼第二套功法抱轮。炼功过程中,母亲整个身体哆嗦成一团,心也哆嗦成一团。第一次只站了三分钟。三分钟就已经浑身大汗淋漓了。第二天上午母亲还是学法。吃完午饭。我问母亲还想不想炼功?看到母亲打怵,我就启发母亲想想师父讲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母亲又来了正念,说:“炼!”这次站了六分钟,还是哆嗦的厉害,满身大汗。

坚持了三天后,我就让母亲加长了炼功时间,站桩十六分钟。十多天后,我继续和母亲交流:“第二套功法能炼,第三套功法你也试试靠着门炼炼。”结果,母亲真的坚持炼下来了。对一个九十岁高龄的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是难。因为坚持学法,母亲信师信法的正念也强了,天天坚持炼,每一次炼功都大汗淋漓,哆嗦不止,每一次炼功都是一次突破人心障碍的过程,都是信师信法的心路历程。

虽然敢靠着墙炼功了,但是母亲还是不敢自己独立站着,整条腿吃不上劲,她老是害怕自己再摔倒,不敢抬脚走。经过不断学法,怕心逐渐小了,正念也越来越强,信心也越来越大。

过了大约一个多月,我鼓励她试一试不靠墙自己独立站着炼功。这个建议我说出来轻松,可对母亲是一个更大的挑战,要突破怕心,放下人心,做起来更难更艰辛。开始也是几分钟几分钟的坚持,每次只炼一套功法,休息一会,再炼下一套。每炼一套都是满身大汗,天天伴随着汗水和哆嗦一次一次的炼,就是信师信法坚持炼功不放弃。

母亲几天一个突破,状态越来越好。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在师父加持下,随着心性的提高和不断实修,一点点突破,腿能双盘了,敢站着了,到一百天,母亲终于突破了顽固的怕心,一下子敢迈步走了,能走五、六米远了。逐渐越走越稳,现在上楼下楼都行了。

是法轮大法创造了这个人间奇迹!九十岁高龄的老人凭着对法的坚定,信师信法的正念,不断学法,一点点的实修,按照修炼人的要求去做,没吃药没打针没做手术,从新站起来了,从新能走路了。

母亲走出了这场魔难,亲人都见证了大法的奇迹,原本就相信大法的弟弟更加坚信大法,也说要修炼大法了;嫂子和大侄媳妇也开始学法炼功,走進大法修炼中;父亲今年也九十岁了,哥哥快七十岁了,姐姐也六十多岁了,他们都更坚信大法了。全家都得到大法的恩泽,都沐浴在大法的光辉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