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风雨磨砺 花香沁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生活在东北,在银行工作,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炼。“七·二零”后同修教我初次登上明慧网,当打开主页,映入眼帘的是师尊在山中静观世间的照片,我激动无比——找到家了!

从此我每天都上明慧网,也向明慧网传递真实可靠的信息: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信息和同修们正念正行反迫害、证实大法的交流文章,也从明慧网下载同修制作真相资料需要的各种信息和世界各地大法弟子精彩的交流文章。

回首二十年,我的正法修炼之路与每天浏览明慧网和制作真相资料密不可分。在慈悲伟大师父的保护下,风雨磨砺二十年,一路走过来,这朵花开的越来越鲜艳夺目。

我按照同修们的要求,针对不同的人群制作不同的资料,种类齐全;小册子的封皮、封面使用双面铜版纸、无边距照片打印的非常精美,得到同修们的认可和世人的赞誉。

一、小花初开 风雨磨砺

在二零零零年六月同修教会我学上明慧网之后,丈夫从单位拿回来一台针式打印机。几天后,明慧网就首次刊发了《4.25中南海事件真相》,我急忙打印出来,召集当地同修交流,同修们都一致同意大面积散发。紧接着,明慧网又发表真相资料传单,我第一时间打印出来,交给同修,同修们就分别拿着去复印社复印,然后就自发的上大街面对面发放真相资料。从此,在当地开启了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历程。

第一次发完真相资料刚到家,我才知道被派出所的司机举报,因我给了他一份真相资料传单,我被非法关押三十三天。期间,当地两个刑警对我進行非法审讯,遭受双层塑料袋套头闭气刑讯逼供,追查真相资料来源。那时,我是一个稍受一点委屈就流泪的人,面对邪恶的迫害,侮辱、恐吓、威胁我无所畏惧,但是眼泪还是象断线珠子似的往下流。

他们看我不说,一个警察按住我的双手,一个警察就给我脑袋上套上一层塑料袋,满脸是泪,塑料袋粘在脸上,呼吸非常困难,看我还不说,就又给我套上一层塑料袋,这时一点呼吸的缝隙都没有,就在要窒息、命悬一线的时刻,我想:师父啊!弟子不怕死,但现在不能死,弟子还有使命,做真相资料救人啊!这时师父的法出现在我的脑海:“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我是修法轮大法的。”[1] 我一用力,双手立刻从压着我的双手的恶警手下挣脱出来,迅速揭开套在头上的塑料袋,两个刑警都没有按住,我知道是师父帮了我。

一个刑警气急败坏的用双拳疯狂的猛捶我的后脑勺。神奇的是,当时没有一点疼痛感,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替我承受了。我说:“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我是修法轮大法的。谁指使你们这样干的,有文件吗?”他们说:共产党让我们这样干的,江××就是文件!

紧接着,他们又让我坐到潮湿的水泥地上,拿着生锈的铁丝钩着我的下颚,侮辱、威胁。最后一个刑警折腾累了,躺床上休息去了,过后他说:“我今天这样对你,你得恨死我了,恨死我了。”我说:“大法师父教我修真善忍,我不恨你。”他说:“那你哭什么?”我说:我看你挺可怜的。临走,一个刑警还说,“明天继续,给你灌辣椒水,看你说不说。”此后他们未再提审我。临放我的头一天,政保科的科长说:“我们本来不想动你,可你总往我们枪口上撞,属穆桂英的,阵阵落不下!五百年后,给你立个碑!”

我出来后得知,他跟其他同修说:“我真佩服她,这样整还这么坚持信仰,她挺有刚,了不起。”我对同修说:“哪是我有刚,我人的一面是扛不住的,师父替我承受了多少啊!”

几年后,一次在大街上讲真相时碰到这名已退休的原政保科长,给他讲了大法真相,他做了“三退”,临走时,嘱咐我多保重。

二、与同修配合做资料

二零零六年,我遭邪党非法通缉。在流离失所近两年中,和一老年同修合租了房子,又成立了资料点。那时学员还没有认识到资料点遍地开花的重要。由于我做的真相资料质量好,同修都愿意要我做的资料。资料需要量大,喷墨打印机一台不够用,又加了一台,还增加了一台大型号的二手黑白激光打印机,两台笔记本电脑,紧接着需要做光盘,就又增加了刻录机。每天还要打字,上传“三退”名单,并追踪“三退”名单,直到发表为止。从早忙到晚上,每天才能学一讲法,第二天早上炼完功、发完正念,就又开始做资料,循环往复。

和我一起配合的同修不理解,让我多学法,少做资料。我和同修交流,当前邪恶迫害,同修们顶着压力用真相资料救人,若他们来了空手回去,我于心不忍。很快,又来了一位老年同修配合我,我就利用晚上休息时间做资料。

由于大的二手激光打印机硒鼓漏粉,打十几张就脏了,为了保证质量,我耐心的、不厌其烦的打打擦擦。一次,在东北寒冬腊月的冬天,两位老同修要早点睡觉,说一会土炕就凉了。我还继续做资料,眼睛紧盯着打印的质量,漏粉就擦,到十二点,我将两位老同修轻轻的叫醒发正念,发完正念后,我又做了一会,直到做完,又用耳机听了一会师父讲法,然后才躺下睡觉。

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在一个大课堂里,师父穿着西服,在课堂前面站着,提问三个问题。师父把我叫起来,让我回答,当时我把三个问题都回答上了。师父让我和其他两位同修准备考研究生,并说:在座的这些人里面已经有研究生了,让我们三人和他们切磋。紧接着,看见大街上挂着大豆腐,一条一条的用塑料真空塑封着,一大串十几条,高高的悬挂在大街旁边,我一看还透明透亮的,就醒了。

早上发完正念,我把梦境和两位老同修一说,我说,三个准备考研究生应该是我们三个人,师父鼓励我们应该提高心性了,继续做好应该做的。但“大豆腐”透明透亮的,我没悟到是啥意思。当同修装订真相小册子时,高兴的说,“我知道透明的大豆腐是咋回事啦,就是真相资料。你昨晚的真相资料没白做,晶莹体透的!”打那以后,那台大的激光打印机再不漏粉了,在证实大法中做出杰出贡献——每天轻松做一千本真相小册子,加上用彩喷打印机做出的书皮,很受欢迎,供不应求。做《九评共产党》,一天能做一百本。

一次,老同修的女儿来了,老同修就把我的情况向其女儿说了。因当时我被非法通缉,一屋子打印设备和正在打印的真相资料,况且其女儿的丈夫是当地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六一零头子的亲侄子。我对老同修不修口很是埋怨。又过了不长时间,老同修的女婿也来了,当时我正在打真相币。他女婿好奇的说:“你们真厉害,原来真相币是这么整出来的。”我没抬头,没给他个正脸,只是应了一声。

他走后,我的怕心就出来了。因为我被迫害到那种程度,就是他的亲叔叔主张并直接参与迫害的!老同修看到我的压力挂在了脸上,就说:“你要害怕,就换一个地方吧。”我说,我考虑两天再说。

这两天,我一边做资料一边向内找,同时大量学法。师父说:“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你们是经过风风雨雨走过来的,可千万不要心如浮萍,一有风吹就随着动。”[2]师父说:“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3]

通过学法,我放下了怨老同修不修口的怨恨心、怕被举报的疑心、怕心、把众生往不好处想的坏念头,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师父说:“炼功得重德,我们在炼功的时候,你不想好事,也不能够想坏事,最好是什么也不想。”[1]当老同修第三次问我想好没有,如果怕举报,就搬走吧。我正念十足的回答:哪也不去,就在这儿了。

我稳下心来,时时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对照法同化法。每天两台笔记本电脑、三台打印机,从早上六点发完正念开始工作,一直到晚上六、七点,正常运转,资料供不应求。一年以后,我们换了地方。

二零零八年六月,我家电话被监控,在师父的保护下,我正念走脱。为了资料点的安全,防止再次被跟踪,我不使用电话,不和家人联系,每天早晨七点到晚六点,在资料点做完资料,再返回住处。每天两台电脑、三台打印机、一台刻录机同时运转,资料还是供不应求。资料点不住人,我不去,就锁大门。和我配合的同修是邻居。

几天后,当地先后有六位同修被绑架,其中涉及两个资料点的同修和给我们送耗材的司机同修。此时既要考虑资料点的安全,又要收集迫害信息,上传明慧网,编辑制作揭露迫害的不干胶。面对邪恶迫害的压力,和我配合的同修又和我说,在院子里晾A4纸时(因平房,夏天纸潮)被邻居看见,跟我说一个男子秃头,光着膀子扒扒嚓嚓的往院子里瞅,同修问我:你害不害怕,要是害怕就别做了。我说:咱俩静下心来找找有啥心,找到了,就放下,咱俩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师父的大法真、善、忍法理在制约着一切,只要我俩没有证实自己的心,就一个心只为了救人,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

说是说啊,可心里还是有点不稳,不做又不行。又到了关键时刻,我必须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我说,我進去做,你把大门在外面锁上,到晚上五点,给我开大门。就这样,我照做不误,真相资料一千本,光盘三百份。做着、做着,由心态不稳,到思想投入到用心做资料上,不知不觉怕的物质就没了。再一次见证了师父讲的法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以后的日子里,早上七点,我去做资料,同修就在外面把大门锁上,晚上五点多来开门,我一天几乎连水都不喝,直到做完资料为止。

在被非法通缉近两年的时间,我大部份时间是在资料点里度过。至今回想起来,感觉那段时间是非常充实,每天和同修在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还做着救人的事情,时时对照大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和同修比学比修,感觉心性升华的非常快。

三、花香飘溢沁人心

二零零八年末,在师父的加持和保护下,我正念恢复了自己的工作,随后在家开了一朵小花。

二零一七年,又买了两台彩喷打印机,在家休假,做真相台历。正赶上所谓“敲门行动”。派出所警察来敲门,我丈夫喝点酒非要去给开门,我只好把自己和打印机反锁在屋里。警察被我丈夫几分钟就给呛走了,随后就到了我的单位。

正好第二天我休假结束,开始上班,办公室主任告诉我派出所警察九点来找你,你不还有假吗?别上班了。我说没事。这时主管行长和主管主任也劝我说,你有好几年的休假,先休假,别上班了。我经过思考,我得上班。这样,我可以平稳的在家做好真相台历。

因我快退休了,主管行长给我开先例,我每天把本职工作做完,就可以回家。这样经常是我干完工作刚走,警察就来,经常扑空。主管主任感到压力太大,有一天,他把我稳住,交给了警察。一个警察给我照相,我面对警察,当着单位同事的面,给他们讲真相,并把“敲门行动”违法的法律条文讲给他们。警察要到我家看看并要收集唾液被我拒绝。

我回到家后,有位同修来找我,说是要把她负责做的真相资料交给我做,她不做了,专心上大街讲真相。我和她交流,我说建立一个资料点不容易,你是成手了,又会简单的维修打印机,本来资料点就少,你不做可惜了,你有什么困难说出来,可以解决的。我就把我遇到“敲门行动”中警察骚扰的情况和她说了,她还是执意交给我。

此时我本来压力就很大,同修又来给我加码,我当时就感到心里一阵阵的苦,有点怨同修太自私,不考虑我的感受,觉的自己修的真辛苦。一想到苦,我马上警醒了,这不是证实自己吗?我苦什么,只有师父救度我们才辛苦啊!想到了自己以前的教训,马上归正自己向内找,既然同修找到我,就有我修的因素在。我想到了师父的讲法:“从做好人做起,一味的提高自己的心性,一味的吃苦,一味的往上修,一味的要求心性的提高,却看不到自己的功。”[1]我立刻明白过来。

因为真相资料是救人的第一手资料,再难、再苦、压力再大,我都要自己克服,绝不能退缩,我马上同意接过来。而且这几年,当地真相资料由于司机同修被非法判刑,资料发的就少,上大街讲真相的同修绝大多数不发真相资料,面对近一百万人口的大县,几百个大法弟子救人的任务艰巨啊!

真相台历做完后,我把明慧期刊二十多种全部下载后,全部阅读完毕,开始做真相资料。第一个星期把同修交给的一百份资料完成,又做了一百份十几种明慧期刊,拿到学法小组,这些同修有几年不发资料了,有的同修家一份资料都不敢搁。通过交流,同修们认识上达成一致,并说,面对一百万众生,我们几百个同修面对面讲有困难,若先把真相资料发一遍,容易多了,最好是能做到边讲边发,事半功倍。

当同修看到真相资料时就说,好几年不发了,现在资料做的真好!我说是明慧网上同修们编辑的好,一百份都拿走了。第二个星期,我又给学法小组拿二百份,也没剩,最多时三、四百份。上大街讲真相的同修也逐渐的带真相资料面对面赠送,有时真相资料不够发,急盼得救的世人抢着要。同修反馈说:我们愿意要你做的资料,看着就舒服,人们抢着要,有的本来不想要,一看封皮,这么精美就要了。

还有一个学法小组,交流后,同修说,你先一星期拿五十份试试。我把十种明慧期刊凑成五十份给同修送去。第二个星期,又送五十,一个月后,同修说,你送一百吧!再过一个月,同修说要二百。就这样,数目不断增加。

周围的同修提高了,偏远的山区,师父也不让落下。师父安排我和山上的同修联系上,正好山上的同修也想要资料,一同修开车,我们带着同修做的两千份真相资料上山了。通过交流,山上和山下的同修把资料都留下了,并说,这些资料铺一遍基本够用了。

今年,正好我退休,我除了供应学法小组的资料外,剩余时间,我都是白天出去发资料,天气好就上附近的村屯发,下雨就上楼发,自己坚持了几个月。我有一个小包,正好能装五十本真相资料,只要出门就随身携带,随时随地讲真相、发资料。

紧接着,到农村讲真相、发资料做得好的同修和我配合,白天她骑摩托带着我到村屯边讲边发,一家不落。

一次,我刚往一家大门上放完真相资料《绝处逢生》,封面是奥运名将黄晓敏穿着黄衣服,衣服上印有法轮功字样。我刚走出几米远,就听一位男士拿着资料对我喊:我拿它办出国,是不是就好使呀!我大声说:你认真看这本真相资料,看明白了,你会有福报的,干什么都会顺利!他说:多谢了!和我配合的同修也遇到来取门上真相资料的男子,并给他做了“三退”。这时,村里的人听到后,从屋里走出来,问邻居说,她俩干啥的?两位男村民同时告诉说,她俩是发法轮大法的!法轮大法的!

还有一个村屯,一个信主的农妇,我递给她一本明慧期刊《金种子》,她说啥意思?我就简单的给她介绍真相内容,紧接着我劝她三退。她说,我信主,就把真相资料要还给我,可好象又不想给,我就双手试探着往回拿,她一看我要往回拿,就往怀里拽。我说这么好的资料你不舍得拒绝吧!她说,你再给我一本别的呗。我又给她一本《天赐洪福》,我说,一家就一本,内容不同,互相传看,你得两本是偏得。这回,她用真名实姓退出了少先队。

还有一个村屯,遇到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我说,小老弟,送你一本《金种子》,希望今年获得大丰收!他说,我不种地呀!我说,那你看看《罪恶与审判》,明真相得福报。随后,我说,你把《金种子》还给我。他说,我都看,我家人多。他看我手里拿着《传奇人生》,他说,这个怎么不给我呢?顺手就抢过去了。紧接着,我问他的名字,他同意退出了少先队,我嘱咐他给大家族的人传看,希望他们都得救,他说,必须的。

通过几次到农村发资料、讲真相,体悟到师父把路都给铺好了,就等我们去跑跑腿、动动嘴了,众生急盼得救啊!当地同修走不出来,师父着急啊!就派外地同修配合,这一下,人和车都来了,同修让我做资料,不管咋忙,我都保证资料质量,封面无边距照片打印,装订整齐。面向农村的真相资料十几种,并及时更新,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和外地同修配合的时间里,时间紧任务重,三十多天,做了一万多本真相资料,顺利的完成了我应该做的。

这些年,经我手做的光盘、《九评》、真相资料,得到了同修们的认可,同修都说,我“活儿”干得好!世人也都说,精装的,太好了!总之,师父选择了我走这条路证实大法,我就要用心做好每一份真相资料,对得起同修省吃俭用拿上来的救命钱,希望每份真相资料都能发挥救人的作用。

最后引用师父的讲法与同修共勉:“旧势力用火与血建立起来的邪恶没想叫大法走出来。你们凭着坚定的信念,凭着来世的神圣誓约,凭着生生世世亲缘,凭着对大法理性的认识,同时凭着大法给予你们的正念与法力的根本保障,你们走过来了!”“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用你无悔的修炼过程走向未来。祝你们会有所悟、会有所成!”[4]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关于小说《苍宇劫》〉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加拿大法会》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