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二十年这样快乐的忙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一、此生为法来

从六、七岁开始,我就在思考“人为什么活着?”尽管上学后,一直成绩名列前茅,考入理想的学校,一路伴随的都是掌声和鲜花,但我还是一路在问“人为什么活着”;问过同学,问过老师,拜读各种书籍,去过寺庙,始终没有得到令我满意的答案。

直到一九九七年十月份的一天,坐在大学教室里的我听见了优美的音乐,走出教室,看见一群大学生在练气功。因为从没练过气功,也不知道是什么气功,也不知道是否收费,我就回到了教室。依旧能听到音乐,整个人也坐不住,就又走出教室,看到这群人里有一个认识的打扫卫生的阿姨。

第二天,在教学楼里迎面遇上了那位阿姨,我走过去开门见山的说:“姨,我这个人脾气不好,想修修这个心。”阿姨笑着说:“你来炼法轮功吧!修真、善、忍!”我一下子就知道了自己就是为大法来的!从此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修炼,跟师父回家。

刚得法不几天,我趴在教室桌子上,看见了漂亮的法轮在旋转,金黄色的,有一元硬币大小。从此后,经常在梦里看见各种颜色的法轮,大的,小的,有时漫天的法轮在旋转,蔚为壮观。我特别喜欢朗读《转法轮》,怎么也读不够,就觉的师父写的太好了。迫害前抄了三遍《转法轮》,背了几十篇《精進要旨》。每天都是开心的,一心就是学法,修炼。

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每天晚上和几十位同修在一起学法,我们其中大部份是本校的大学生,还有老师、附近工人,大家比学比修。得法第一天晚上,我沾枕头就睡着了,这可是我这个严重神经衰弱者不敢想的。二十几年过去了,从得法到现在,不仅我一片药没吃过,一针没打过,丈夫(同修)和都已经二十来岁的孩子也都没打过针吃过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开始了铺天盖地的造谣打压迫害。随着迫害不断升级,二零零二年年末,教育部门因为我坚定修炼大法,不写保证,将我非法开除,停发工资至今。但我从不后悔,此生为法来。几年前一次在梦里,邪恶问我:“给你四十万,你写不写保证?”我坚定的说:“全地球的钱都给我,我都不会写!”

二、助师正法 救度众生

二零零五年,凭着对大法的正信,我和丈夫开始学习《从零开始建立资料点》,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一直平稳运作到今天。我家当时住的是县城边的胡同,那时几乎没人安宽带,所以安的很困难,但我坚定正念一定能安上,我就一边抱着两岁的小二,一边发正念,果然安上了。

上网、下载、上传、打印、刻录,从开始打印单张真相,到大量刻录真相光盘,到大量做大法经书,再到现在大量做真相期刊。近几年,每到冬天就特别忙,有同修去农村挨家挨户讲真相,我就大量做真相期刊,福字、年画、年历册子,有时是天天做,晚上学法。一直平稳健康的运作着。

二零一六年,有了双面打印的机器,每年至少做一万五千本真相期刊,快乐的忙着。二十年,就这样快乐的忙着。没有时间带孩子玩。孩子小时过得都很清苦,穿的都是同修家小孩的旧衣服,但是他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他们是大法小弟子,他们有师父看护。今天他们已经健康、帅气的长大,每到寒暑假就和我一起学法,做正事。

刚建立资料点时,正是中共迫害猖狂之时,经常梦见邪恶来了,清清楚楚啊。在梦里,我有时立掌发正念,有时就是跑。醒来就长时间发正念,直到邪恶灭尽。师父说:“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1]

一次梦见师父坐在地上给我修鞋,我立即给师父跪下叩头,哭着说:“师父,不用。让某某某(我丈夫的名字)修就行了。”师父很严肃的说:“这个鞋不好修!”后来说给同修听,同修悟到是师父在帮我清理邪恶呀!

那些年,人家回老家过元旦,我自己在家。那几年,每到新年,师尊就有新经文发表。我自己一口气学了六讲《转法轮》,没等到师父的经文,就睡了。又梦见了师父,师父身着白色短袖衬衫,在野外给几千人讲法,背对着我。我站在家里的窗口听,就想关了窗户,出去听法。师父回头笑着说:“她还把窗户关了!”一下醒来。我知道师父发表经文了。窗户关了,是指我把电脑关了呀。立刻打开电脑,连上网络,新经文《谢谢众生的问候》赫然映入眼帘。那个激动呀!赶紧打印,给同修们送经文。

那时环境邪恶,师父每次发表新经文对大陆同修都是莫大的鼓舞,经文一直用激光机打印,后来知道要等到明慧网发表打印版再下载打印。这些年,我一直负责一百多份经文的打印。看到明慧网上有同修交流,每次师父发表经文,天上有专门给各路神仙送“法旨”的神。自那后,我就更是怀着十分神圣喜悦的心给同修们送师父的经文了,充满了自豪:我是大法弟子!今生有幸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是师父给我的无上荣耀啊!

在我家,我和几位同修共同制作了七百多本《洪吟三》;在另外同修家,协调制作了几百本《洪吟四》。今年,协调几位同修分别在自己家原有资料点共制作了九百本《洪吟·五》。这几位同修都是七二零前老大法弟子。虽然年龄大了,都非常精進实修。在和他们的配合中,他们能时时向内找,他们高境界的行为感染着我。我有时心性过不去时,老阿姨总是平和的开导我,提醒我“向内找”,不要“向外看”,他们的心在修炼上,而不只是做事,他们每人都承担着一份不轻的救人工作。我也只是跑跑腿,给他们购买、运送一下耗材。在那些日子,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坚定的说:“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责无旁贷!”

三、师父就在我身边

在二零一零年,与我配合的一位女同修在讲真相中被绑架,后不幸被迫害离世。此同修非常精進,三件事都做得非常好,并且对我在生活上帮助很大。同修离世,我真的非常难过。在法上明白,同修圆满了。可是被这个同修情干扰的很厉害,哭了又哭,电脑、打印机啊,都不好使了。

在一次昏睡中,师父点化我:我和这位同修,还有一位技术同修,同时到达一个路口,这位同修骑着自行车,生前她一直骑自行车。我领着孩子,技术同修开着车,说让我上车,我说不方便,就没上车。这时,有画外音响起“殊途同归”。醒来后,我放下了对两位同修的情。被迫害离世的同修已经圆满,那位曾给过我帮助的技术同修,虽然我们没有联系,但他一直在法中。我们虽然走了不同的证实法的路,但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都有师父管。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定会欢聚在美好的佛国仙苑的。

二零一五年,实名诉江,我几乎是本地第一个,又帮助老家的同修诉江。当时我学法跟不上,由于买楼欠了债,对家人的怨恨心很强,来自另外空间压力特别大,怕心出来了。我加强学法,加强发正念,长时间高密度发正念。

一天,我正坐在卧室发晚上六点正念,警察敲门,丈夫误以为是同事,就开门了。就听见丈夫和孩子阻拦他们向屋里闯,他们执意要進。我异常平静的走出来,说:“是不是诉江?!”派出所所长示意,有录像,不让我说。我请他们進来,他们说啥也不進了。我发自善念对孩子说:“叔叔是好人。”同时发正念,清理背后的邪恶因素。刚才四个人还气势汹汹的,突然象泄了气的皮球,那个所长有气无力的说让我明天去一趟,然后就急急忙忙的下楼了。当时,就感到师父大手一挥,把他们后面的邪恶销毁了。当时家里师父法像、经书、电脑、打印机全都在啊。谢谢师父!直到今天我再也没见到他们。

二零一九年前,要做真相年画。以前做的年画因为没有塑封,时间长了就褪色了,这次就塑封了。我先自己背回两包,可是塑封膜很重啊,要做一、两千张画,怎么运回来呀?我正在那犯愁呢,一位被迫害流离失所的女同修突然来了,一说这事,她说她有方便车,可以帮助买塑封膜。呀,师父安排得太好了!我们想什么,师父都知道呀!只要是正事,师父都帮忙啊!

这次做《洪吟·五》,要购买碳粉、冷裱膜、鼓,我在家就在心里求师父让我遇到一位同修吧,果然在商店同修处,遇到一位从未谋面的女同修帮我购买,又送我上车。要不然,我拿不动啊。

谢谢师父!是您一路牵着弟子的手走到了今天!在弟子迷茫时,师尊您用各种方式叫醒弟子;在弟子遇到危险时,是您挥手间将邪恶灭尽:在弟子需要帮助时,您总是安排的那么及时!

无论正法时间还有多长,还有多短,弟子一定会坚定的跟随师尊走到最后,迎接法正人间、普天同庆的到来,绝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