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有师父真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黑龙江省的大法弟子,修炼已经二十个年头了,明慧网网上大陆法会已经举办了十五届,由于各种原因我都未曾参与,在所剩不多的正法修炼时间里,想借这个平台跟师父汇报一下我二十年来的修炼心得,算是给师父交上一份答卷吧。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得法修炼 浪子回头

我家住在吉林的一个小山村。一九九九年的夏天,母亲上我家来了。她来我家后天天看书、炼功。一天,我好奇的问母亲在看什么书,母亲说是《转法轮》,佛家修炼大法。我听是佛家大法,就问母亲:这法能改变我吗?母亲让我试试。

那时的我很苦恼,一身的恶习:吃、喝、赌、抽、打仗,还无故打骂妻子,简直就是个混混、无赖。每当我出门的时候,妻子都会提心吊胆,害怕我在外面惹事。我也知道我这些恶习不好,可就是改不了。

母亲让我炼炼法轮功试试,我就开始看书了。法轮大法的法理让我折服,我的身心不自觉的就开始有了变化,慢慢的那些恶习离开了我。我每天都和母亲去村里参加学法小组的集体学法、炼功,整天沐浴在浩荡的佛恩中。

我们学法小组有一个七个加号的严重糖尿病患者,炼功一段时间后痊愈了,这件事让我们学法点的同修更加的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媒体造谣诬蔑大法,诽谤师父,这些造假宣传给我们这些刚刚学法不久、修炼不稳的新学员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当时我们学法点有四十来个同修都不修了,我也不怎么看书了,和妻子一同把大法书藏了起来,但是如果说让我抛弃大法那是绝对办不到的。可是离开大法后那些恶习又渐渐的回到了我的身上,我整天心情沉重,不知如何是好。

二零零六年我们举家搬迁到黑龙江省某市,在慈悲师父的安排下我们找到了当地同修。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从新修炼,把以前那些恶习彻底的修下去了。夫妻之间没有了争吵、打闹,对待工作认真负责,待人和善。

我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妻子有严重的心脏病,一犯病就休克,还有骨质增生等多种疾病,治疗多年也没见好转。女儿从小体质就弱,总有病。一次女儿又犯病了,妻子让我儿子抱着我女儿和她一起去找人给女儿看病,因妻子胳膊患有严重的疾病,只得儿子抱着他妹妹。途中碰到一个同修,给了我女儿一个“法轮大法好”护身符,哭闹的女儿戴上护身符后不一会就睡着了,她们娘仨就回到家中,把熟睡的女儿放在床上。下午两点多女儿自己下地玩了,从那以后经常有病的女儿再没有过病。

妻子看到法轮大法在女儿身上发生的神奇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三个月,折磨她多年的多种疾病奇迹般的全都好了。

二、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

二零零六冬天,一同修找到我让我和他一起去发真相资料,我高兴极了。可是到了晚上,几个同去发资料的同修看我是生面孔,就埋怨让我去的同修。当时我觉的愧对找我的同修,很尴尬,不自在,可找我的同修说跟我配合,就这样同修们就都不出声了。

我们带了许多资料上了车,在车上我往去的地区发正念,清除干扰众生得救的邪恶生命与烂鬼,在我定下来的时候看见有法轮在往前飞,直接罩在我们要去的地区,清除着邪恶。我想这是师父在鼓励我,非常感激师父。

下车后,同修们俩俩配合着发资料。我认真的把每一份资料放在每一户门口,发第一份资料时发现那资料放着万道光芒,我想这真相资料是多么珍贵的生命,这样的生命众生得到真有福啊!众生看完一定能得救。然后我就更加认真的发。我知道众生都是为法而来的珍贵生命,每份真相资料都金光闪闪。

发着发着我走到一户铁门旁,刚想放真相资料,门里一条狗看着我要叫,我告诉它:你别叫,我是来救你的主人的。它就象听懂了一样,摇摇尾巴趴下了,友好的看着我。我脑中闪过一念:众生真的都等着被救度啊!同时感到师尊的慈悲与保护。

一次,我与一同修配合到另一村庄发放真相资料,走到村尾时看到百米外有一户人家,我要过去,那位同修不让,我说:“救度众生不能落下任何一家呀!”她说:“那你去吧,我发正念加持你。”我来到那户人家门前,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份大法资料,轻轻的放在门旁的桌坛上,随后转身回到同修身边。同修问:“那人没问你什么吗?”我说:“哪有人啊?就有一垛砖。”同修说:“那是人。”我回头看时,看到刚才的砖垛没了,一个人打着手电往这边走来。我们往远处走着,心中对师尊的感恩之情无以言表。

三、心底无私脱险境

二零零九年七月的一天,我与三位男同修骑着摩托车带着六位同修,其中包括我的妻子,带了许多真相小册子和神韵光盘来到一山镇。我们俩俩配合着发,发过几个村子后同修让我去存放资料的地方取资料。我取完资料往回返的时候看到警车在发过资料的村子里转,这时走过来一个同修对我说:“快带我走,警察来了。”同修坐上车我沿着路往前骑着,这时前方来了一辆警车挡住了我的去路,后面的同修跳车往别处跑了,我平静的向警车方向骑去。可警察象没看见我一样,下车跑去追赶那位同修去了。

我停下来,站在警车前想:怎样把同修平安救走呢?正在这危急时刻,我压根没想妻子是否安全,也没想我自己的安全问题,只是想同修千万不能被抓,我怎样才能帮助这位同修呢?这时我突然听到敲打警车的玻璃窗的声音,一个声音说:“快,我在这,快拉我出去。”我顺着声音看过去,看到一位女同修在车里向我招手。我说你把车窗摇下来,跳出来。可是无论女同修怎么弄车窗也打不开。我就开始找石头,想用石头把玻璃打破。当我拿起一块石头去砸玻璃的时候,车窗奇迹般的落下了,同修跳了出来。我把同修带到安全的地方,让另一名骑摩托的同修送她回家。

我返回出事现场继续寻找别的同修,可同修们的手机全关机了,谁也联系不上,我只好在路上和村里来回遛,希望碰到同修。正走着迎面过来一辆警车急刹车停在我的身边,我平静的向车里看去,只有几个警察,没有同修,我悬着的心放下了。我继续向前走,心里呼喊着:同修们,你们都在哪里呢?都出来啊!身边的警车开走了,我一个同修也没看到,心里非常着急。直到下午四点多同修打电话让我回去,同修告诉我有三名同修被绑架了,其中就包括我妻子。

当天晚上,我们地区一些同修召开了营救被绑架同修的交流会,商量第二天如何配合到国保大队去要人。协调同修怕我被情干扰,不让我参加营救。

回到家中我拿起书学法。学法的时候我的心很平静,我知道我没被干扰,从中悟到我应该参与营救。第二天早晨我去找协调同修,告诉她我没被情干扰,应该参加营救。我对协调同修说我有个办法。协调同修说用什么办法?我说想请国保大队长吃饭,在饭桌上给他讲真相。当天下午,我们在同修整体的正念加持下和国保大队长与他的妻子见了面。在饭桌上,我们开门见山的跟国保大队长谈了起来。国保大队长给我倒了杯酒,我说我不喝酒。国保队长看看我说:“你可别告诉我你也是法轮功弟子。”我笑了,坦然的告诉他,我也是法轮功修炼者。他听了就象蔫了一样无力的靠在椅子上,半天才说:“有信仰好,有信仰好。”随后他又问另两名同修是不是,她们都坦然说是。他又重复着说有信仰好。

我对他说:“你也承认有信仰好,那就把她们放了吧。”在一个多小时的谈话中,我和两位同修把大法的美好用我们自己的言行展现出来,并告诉他们邪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在他们听明白真相后,国保队长的妻子当场表示要看《转法轮》,国保队长同意释放三位同修。

三位同修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后回家了。

四、坚信大法显神迹

二零零九年五月下旬,我们十几名同修配合在一乡镇发真相资料,结果被不明真相的人打了黑报告。为了掩护其他同修离开,我被七个警察追赶,一不小心摔倒在地,还没等我起来,他们已经围住了我。那些警察抬脚就往我头上踢,我张嘴就喊:“师父救我!”声音一落,只见五、六只脚停在我的脸旁,象被定住了一样,如果不是师父保护,被他们踢上后果不堪设想。

我被他们带到派出所,这时同修打来电话,我告诉他们快走,我在派出所,说完就把电话揣兜里了。警察让我把电话拿出来,我说这是私人财产。警察说你不拿我们也能拿出来。我电话里全是同修的号码,决不能让他们拿去,我说就凭你们办不到!话音刚落,七个警察齐上,可是把他们累的都冒汗了也没抢去,他们停下来愣愣的看着我,不知所措。我明白是师父再一次保护了我。

他们接了一个电话留下一人看着我,其余六人出去了。我开始给看着我的A警察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他认真的听着,听完说:原来这样啊,法轮功是被冤枉的。他高兴的用笔名退了党团队。

这时,其他警察又绑架了两位同修進来,我问他俩:“你们怎么没走?”一同修摇摇头没说什么。那几个警察让A警察看着我们三个,他们出去了。我要去厕所,A警察领我去,在走廊里我问他:“大门锁没锁?”他好象自言自语的说着:大门锁着,小门开着。我看着窗外问:“从这能走出去吗?”他说:“能,过去新盖的楼就是大道。”我“喔”了一声回到关我们的房间。到里边的小屋看了一眼,小屋的窗户正对着外面的小门。我出来对那两位同修说:“我和这位大哥(A警察)在走廊说话,你们跳窗户走,外面的小门开着。”A警察友好的笑着,我们俩就去走廊了。

一切都那么自然,我知道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只要大法弟子正念正行,一切都为法让路。过了一会就传来“扑通”一声,我与A警察会心的一笑,谁都没出声。大概过了五、六分钟,A警察说:“都跑了,你给我進屋去,我打电话告诉他们都跑了。”话是这么说,可他电话就是不打。本来我也想走了,可看见那个老年同修没走,我问他怎么不走,他说他走不动,让我走。我说你不走我怎么走呢?A警察说你俩没机会了,我要换班了。我看着他,心想:大法师父说了算。

不一会B警察来了换走了A警察。我坦坦荡荡的对B警察讲邪党的腐败,它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的美好等。B警察说:“你讲的这些没有某某讲的好,我不爱听。”我说:“怎么不好?”B警察说:“你讲的太低了,我听的太多。”我说:“好,那我告诉你法轮功是佛法修炼。”还没等我说完,他说:“对,我就爱听这个。”我讲了好多真相,后来B警察也用化名退了邪党组织,然后他说你俩喝水、吃面包都可以,就是别跑,我睡觉去了,别打扰我。说着就躺在椅子上睡着了。

我想师父慈悲又给我们一次机会,我就对老年同修说:“你快走,我随后就走。”可老年同修就是不走,我不能把他扔下自己走,就这样我俩谁都没走。直到那个警察醒来看我俩还在,摇摇头说:“没机会了。”

过了一会C警察将B换走,我又继续给C警察讲真相,他听完真相退出邪党后也睡了。早晨C警察说:“你俩想走也走不了了,国保的人来了。”在上国保警车时,我平静的对所长说:“过一两天我来看你。”所长说:“谢谢!”

我和老年同修被关進了看守所,一進小黑屋里我就跳上板铺,盘腿发正念。老年同修则蹲在门附近的地上,我不解的叫他上来,他不动。我心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到哪里我们都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门关了,警察走了。我们那屋所谓的铺头走到我跟前问:“你是怎么進来的?”我说因为炼法轮功,铺头很友好的说:“我最敬重炼法轮功的,你们太了不起了。”回头他又问老年同修,老年同修也说是炼法轮功的,可铺头却讥讽他。

晚上我们起来炼功,听到锁门的铁链子响,就都趴下装睡,结果招来警察痛骂一顿。警察为什么骂我们?我们都躺下了,错在哪?我开始向内找,是“怕”在作怪,没正念,大法弟子不能堂堂正正招来的。我跟老年同修说:“明天炼功出现任何事都不能躺下。”第二天晚上炼功,正炼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就听到锁门的铁链子响,老年同修边躺下边说:“快躺下!”他躺下了,我依然坚定的炼着,心中升起一片祥和,心中呐喊着:宇宙大法是正法,还大法师父清白。随后听到锁门声,脚步声远去了。就这样我炼完了五套功法,从此以后炼功不再有干扰。

在外面同修的整体配合营救下,我被非法关押十五天无条件释放。出来后我与同修去看派出所所长,他很高兴,说会尽力保护大法弟子。

五、难忍能忍 修去争斗心

二零一零年,我因工作需要,承包了一个大理石车间,找了几个工人干活。在完工结算时,有一些大理石光度不够,老板让返工,如不返工就扣四千元钱。因工人回家心切,谁都不肯返工。我说如果不返工这四千元钱你们平均摊,他们同意了。没想到在我过年回老家探亲的时候,他们找到我,非得要回扣除的钱,我没给。他们其中三人就动手打我。

这要是以前的我会毫不犹豫的还手,但我修炼了,修炼人得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师父说:“什么是大忍之心哪?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1]我听师父的话,站在那,静静的看着他们,眼眶都被他们打坏了,血流不止。他们害怕了,停手站在那看着我,谁也不出声。我问他们,你们打够了吗?他们听到我这么说都慢慢的往后退。我说你们不用怕,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不会还手打你们的。你们要是打完了,我走了。这时看到他们仨在我面前就是一寸高的小人,而我高高大大的,这要还手,他们谁能承受得了。

我用一卷手纸按在出血的地方,其中一人的弟弟要带我去医院包扎,我谢绝了。回到大哥家,大哥看到非要找他们,我不让,说:“你不是不知道在以前他们是我手下败将,要动手他们怎能打得过我。”大哥说:“是呀,你为啥不还手,让他们打成这样?”我说我修大法了,遇事得忍,不能和人家一样。大哥说:“傻子,去医院包上吧。”我说不用,学一讲法就好了。

大哥和三哥全家都不信,于是我坐下开始学法,他们在一旁看着。一讲法学完,他们都说:“神了,眼看着肿消了,血也不出了,皮肉合上了,太神了!”

六、给铁路警察讲真相

几年前我在拉萨找了个工作,坐上开往拉萨的火车,刚把行李放好,两个警察就来到我身边,问我:“你是二十五号座吗?”我说是的,那俩警察说跟我们走一趟。于是我乐呵呵的跟在警察后面走。我有师父的加持,我没有怕心,心中有的只是一念:要把这俩警察救了。

他们领我来到隔壁车厢,其中一个警察问我:“知道叫你来干什么吗?”我说知道。他说:“知道你还笑得出来?”因为修炼后我总是乐呵呵的,这是我的修炼状态。他接着让我把箱子打开。其中一个警察狠狠的说:“一会你就笑不出来了!”

我把箱子打开后把电子书拿出来,年轻一点的警察问有密码吗?我说有。他说把它打开。我仍然笑着说好的,随手打开了电子书,年轻警察回手交给了老警察。老警察翻看电子书内容,认真的看着。年轻警察又问我有手机吗?我说有。然后我把手机拿了出来,解锁后给了他,他又给了老警察。老警察看看我问:“还炼吗?”我微笑着说:“炼,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不炼!”老警察站起身对年轻警察说:“看着他。”年轻警察坐在椅子上,我坐在他对面,微笑着问他:“你这么年轻怎么做这种事?”他说:“法轮功,天安门自焚。”听他这么说我知道他被欺骗的太深了,心里求师父加持弟子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救度他。我开始给他讲“天安门自焚”的真相,他认真的听着,后来他听明白了,说原来这么回事,以后我可不管这事了。我说那不行,现在你就不能不管了,他答应了。我们正聊着,老警察来了,年轻警察真的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为他的得救而高兴。

老警察说跟我走,我站起来乐呵呵的跟他走,心里请师父救他。我们走到两车厢连接处他对我说:“咱就在这吧。我可是老党员,你不要跟我胡说。”我微笑的看着他,他说:“你把这书里的内容都删了,我再给你录个像,就说不炼了,我就放了你。”我笑着对他说我不能那么做,如果那样做了对你也不好。他惊讶的说:“怎么能对我不好呢?”我告诉他是因为你逼着修炼人毁坏佛法,所以对你不好。法轮功就是佛法修炼。

他愣愣的看着我,好长时间才说:“那你说不炼了就放你。”我说我会坚持修炼的。他说你们这些人怎么都那么固执呢?他说:“法轮功是……”他就没说下去。我告诉他法轮功是佛法,要求按照真、善、忍修炼,然后我把师父经文《我的一点感想》背给他听(可能背的不全),又讲了假、恶、斗是什么。最后他说:“你说这邪好象是共产党。”我说:“我没那么说,是你自己说的。”说到这他好象明白了什么,自言自语的说:“那该怎么办呢?”连着说了好几遍。我微笑着说:“啥怎么办?你就把我放了就完了呗。”他听完笑了,笑得挺自然,然后如释重负的对我说:“对,把你放了,你回去吧。”

看着他的笑容,我真为这个生命得救而高兴。心中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师父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身边看护、守护着我们。

修炼二十年来,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有师父真好!”我们大法弟子只要听师父的话,做人做事都用大法要求自己,严格按照师父说的做,逐渐修掉自己的一切执着,正念正行,那就是神在人间啊!

感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