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在协调配合中懂得了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

得法二十余载,自己由不会修到体悟修炼的美妙,法的博大、师父的洪恩,都在实修中展现出来。下面说说我的修炼体会,有不妥之处,请同修帮助指正。

懵懂

我于一九九七年得法,但那时对什么是大法,什么是修炼,认识上几乎是零。那时大家在一起看师父讲法录像,我都不知道师父在讲什么,学法时也不知学的是什么。我天目什么也看不见,明显感觉隔着厚厚的一层东西。但懵懂中就知道跟着学就没错。或许因为缘份之故,师父的点化很多,就觉的那时师父一直牵着我。

一九九九年七月,大法遭到诬陷,我毅然决然的去北京,直至后来被关入拘留所、洗脑班、劳教所,以致遭判刑迫害,我一直坚持修炼不放弃。回首看来,这里面有多少是自己的本性使然,有多少是师父对弟子的珍惜,那份缘牵、加持,甚至我体会到的能量,那是我自己还不曾修到的境界,我心里清楚的知道我还没有领悟大法的内涵。以至于,听同修说到一得法就知道这是修佛修道的法,我都羡慕不已,就知道自己与同修之间的差距巨大。

醒悟

二零一二年,我市发生了大面积的绑架事件,几十位同修被非法抓捕,邪恶也扬言要抓我。接下来我们这里的三位协调同修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一时间,乌云压顶,同修们都感受到了一种邪恶的恐怖气氛。当事情逐渐平息下来的时候,发现同修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看不到《明慧周刊》了。

可以说是那份责任感吧,我就张罗着交流和资料点的运作问题,盼望使同修们能有个正常的修炼环境。随之,我不会修的问题就凸显出来,和同修间的矛盾不断,我觉的同修不配合整体,抱怨很多,心里觉的很苦、很累。

后来师父让我逐渐看到:我所坚持的好办法,从现实情况出发是达不到的,从而不得不放弃,几次过后,我明白了一点儿什么叫“自我”。我这才开始加强学法、找自己的问题。

后来我自己总结到:学法修心是相辅相成的,光学法,不修心,得不到提高;光修心,不学法,没有方向指导。直到有一天,我在学《转法轮》第一讲时,发现书上写着:“以上是炼功不长功的两个原因: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1]我突然发现,我还总结什么呢?这不是师父都明明白白告诉我了吗?我也才醒悟:抱着大法书这么多年,我根本就不是在法上修啊!

转折

二零一六年,我们周边有同修被绑架。在营救同修方面,大家都把自己撇开,觉的自己没经验、有怕心、不懂法律等为由不想参与。我也是其中的一个。所以我们长期依赖一位有这方面能力的同修。可是当这次被迫害的同修家属(也是同修)找到该同修时,此同修在没有和我沟通和商量的情况下,就直接把家属推到了我这里。

这位家属找到我说了事情原委,我吃惊不小,以为这是开玩笑,我从没认为自己是这块料!当我帮助家属整理了一份材料后,我就叫他去法院。家属不走,对我说:“你能和我一起去吗?”就在这刹那间,我看着他,几秒钟,我想到了他的需要,就答应了。而当时我根本没有做过应对这种局面的任何心理准备。

而恰恰这个开始,使我的修炼有了根本性的转折。

参与营救的同修基本定下了三个人:家属、我和另一位有愿望的同修,其他同修配合发正念。这位家属和另一位同修从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而我也仅仅在营救其他同修过程中配合做过一点儿事。也就是说,我们三人基本上处于空白状态。那么我们面对的,如和被迫害同修所在的那片同修们交流、张罗请律师及解决费用问题、形成必须的一些文字材料、联系和接待律师、陪同律师去相关单位等等相关事宜,都得我主动挑头去做。

整个营救过程,和配合同修的磨合、身体的劳累以及时间上的紧迫,都让我受到了极大的挑战,但我很用心。其中的突破和感悟很多:

我们在不知有任何先例、完全参照明慧网给出的模板,主动到法院、看守所争取办理了家属辩护人的手续、参加了庭辩。在律师介入此案时,而法院早已经确定了两天后即开庭;在律师与刑事庭的法官、书记员等人发生严重冲突的情况下,法院外面仅有两位同修在发正念,而我们参与的同修坚定正念不动,法院最终主动推迟了开庭时间,连这位律师都感慨的大声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当律师误解了我们,在我们慈悲相待下,他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主动帮助我们想办法解决问题。当我人心泛起,不想再往前走,而为了同修我不得不强制排斥老是想着自己的思想,往前迈步的瞬间,立陡的路即刻变平川。在我身心达到极限的时候,想起了师父的一句话,不好的状态瞬间消失……我感受到了师父的加持,那种感觉非常真切、强烈和明显,就象被能量包容着一样。

被迫害的同修最终仍遭枉判,虽然其刑期在该法院当时是最短的,但过程中,对于我们每位参与其中的同修都在修炼上有了理悟和提高。当这个案子走过了上诉、申诉,直至申诉到省高法等部门的整个过程,我们几乎都有“长大了”的感受。

师父说:“所以就得你们自己走过来,因为法传给你们了,大家也都在修,什么都能够在修炼中解决,就是你用不用心去修。真的用心去修,什么都能解决。”[3]而这件事对我来讲,最大的体会就是“用心”。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对师父的法有了新的认识,知道了法的威力、法的珍贵,以及作为修炼人行为思想符合法是关键。也就是从那时起,注重学法时把法学到心里,养成了向内找和遇事在法中找答案的习惯,锻炼了我的独立性。

师父安排的这个锻造过程,成了转折点,使我的修炼進入了新的状态。由此我认识到,每位大法弟子都行,就看你是否有这个愿望、敢不敢走,因为那是法的力量!

最好的安排

我们这里原本修大法的人很多,这么多年,有邪恶迫害后不修的,有离世的,有搬家离开当地的等等,现在修炼的人数已经不是那么多了。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浏览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逐渐的形成了一个固定的思想框框,而我却完全不自知,就是:协调人有序的分工、配合,会把整体协调的更好。表面看,这个想法没问题,但如果形成一个模式,就违背了师父讲的:“我教给了大家一条更广阔的、最好的修炼方式,大道无形!”[4]

每位大法弟子在下世前或许有不同的誓约,修炼过程中或许会有不同的选择,每个地区或许有不同的安排,没有一样的路,强行按照自己的思想走,就背离了法。

与我接触的几位同修,我就老是想在这方面用心思,直到我发现同修离我越来越远,我才惊醒。

之后,我有意修掉执著同修的心,对同修表现出的个性、处事方式等等,只要起了人心,我就在自己这里下功夫。在我参与项目急需帮助、而同修因为有不同的理解而表现出无视的时候;在项目進行过程中,同修突然不再参与而弃我不顾的时候;在同修不商量,对整体项目自行处理的时候……我由举足无措、愤愤不平、抱怨,到默默配合,以整体为大,过程中我发现,看似同修的问题,都对应的找到了我自身存在的问题。在一次次的心性冲击中,我注意修掉依赖心、要求别人的心、面子心、把事情表面看重的心、自我、自大,以及隐藏很深的人的观念和思想框框。当我的心境逐渐趋于谦卑、平淡、祥和的时候,我看到的是同修的长处,一切又在往好的方向转变。

师父说:“修炼哪,就是成就生命。”[5]在法中提高了之后,我悟到,直面存在的问题,去掉层层的思想观念,师父安排的是最好的,那是成就生命的“捷径”。所以我发自内心的感恩师父!谢谢同修!

用笔证实法

早些年,同修找我写劝善信,我非常不接受,为什么呢?因为我上学时语文就不好,而且我也不喜欢搞文字工作,感觉直接面对面救人更好。但差强人意的,总是发生这样的事情,几乎都被我推掉了,平时只写点简单的材料。而我也有个借口:我也没看到师父给我“神笔”呀!

直到我参与营救,因为少有人参与,只能强迫自己写资料。印象最深的就是给被迫害同修写控告、申诉材料。因为要给相应部门送去,需要在法律知识以及文字表达上到位一些。我坐在电脑前,看着律师的辩护词,没有一点思路,而且非常闹心,完全写不下去,两天都是如此。后来有位同修找来一位有法律方面经验的同修和我交流,他没有要求我写成什么样的文章,只是启发我做事的基点。后来我又开始写,还是闹心。我甚至都坐不住。这时我突然警觉,我为什么闹心?我究竟想干什么?想想同修和我交流的内容,开始找自己,这一找,发现,我想快点完成这个差事、想解脱,没想利用这个契机救人。找到这些后,我的心就平静了下来。逐渐有了思路,借助律师的辩护意见,从法律角度讲清修炼法轮大法的合法性、相关人员违法违宪的事实,以及法轮功学员修炼后的身心变化,并表达了家属的期盼,启悟相关人员的良知与正义感,用词平和、不带情绪。形成了一万多字的讲真相的材料,而这只用了一下午的时间。

都说“文章天成”,我体悟到了,写文章也是修炼啊!大法弟子心性符合了法的标准,大法就是智慧的源泉!

之后,我明白了,大法弟子无论做什么,都是法摆在前面,修心、摆正基点后,法的威力就展现出来了。每当我看到一些修炼中存在的问题,和同修的好故事等,我就着急,怎么那些有文笔的同修不把这些写出来呢?觉的不写出来真可惜。看看实在没人写了,我就动笔,动真心,往往明慧网还发表了。后来索性我就不等、不靠,“不客气”的主动去写了。不管哪一领域,只要需要,我就写,往往心态摆的正、用心,发现没有阻碍,往往一写就会“水到渠成”,那真是法的威力啊!而对明慧网上的文章中的一些需要修正的地方,只要发现,我都主动反馈,我想这是大法弟子的份内事。

责任

有一次我去同修家,她刚刚上幼儿园的小外孙女又表现出以前的态度:不愿意让人来家里,因为她要和姥姥玩。说话过程中,她也捣乱。这时我看着她,说:我们一起发正念除大魔,就象孙悟空一样,好不好?她不理我,我就一直盯着她看,我说你不能给姥姥捣乱(之前同修发正念她总是不让发),你不也是为法来的吗?来,我们一起发正念。于是我给她演示发正念的手势。她看看我,一会儿就从沙发上下来,坐下,立起了掌,小手立的非常直。我问她,我们一起和师父回家,你愿意吗?她清晰的说出:愿意。在一旁的姥姥同修看的目瞪口呆,因为家人怕孩子出去随便说话,一直不敢和她讲这方面的事。而且神奇的是,我以后再去她家,小孩完全象变了一个人,非常可爱,非常友好,也不再给姥姥捣乱了,有时姥姥懈怠,她就坐下来摆发正念的手势,她在以她的方式提醒姥姥。这个小孩的变化给我和同修很大的启发。

其实,在和孩子说话的时候,我是把她明白的那面和人这面分开了,我是在对她明白那面在说,她接受到这种信息之后的态度不正是生命等待大法福音的表现吗?

师父说:“在修炼中你们不是由于自己真正的实实在在的提高,从而使内在发生着巨大的本质上的变化,而是依靠着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强大因素,这永远改变不了你人的本质转变成为佛性。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6]

我悟到,大法弟子在成就为觉者的过程中,尽快修去人心、观念,让我们渐显神的状态,是大法弟子整体升华、救度众生的急需!

结语

一天,从高楼上往下看,微风中,树尖上的枝叶缓缓的摇摆,看起来它还没有下面的枝叶更壮实,由此我想到了生命的意义,生命不在于它的位置,而在于所有的枝叶共同成就了这棵树。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无论我们做什么项目、在项目中承担什么角色,关键在于我们能够在各自的位置上纯净自己,证实法、圆容法,共同展现师父的洪恩和大法的威德!

再次感恩师父!
感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