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教我高德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七日】

“药罐子”没了

我是四川东部山区农村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三岁。修炼以前,我是个“药罐子”,肚子肿的很大,十几年都是这样,吃不下饭。由于肚子长年肿的老高,出气都困难,加上哮喘,每年要折磨我七、八个月。

我身体非常虚弱,脸色蜡黄,怕冷,不论冬夏头上都裹着一个厚厚的白帕子。长年吃药没有效,没有办法,就四处求神拜佛,方圆一百多里的地方,只要听说哪里有神婆,就赶去求神问药,烧钱化纸,可是身体依然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恶化,全身已经浮肿起来,我知道自己已是油尽灯枯了。

九八年冬月经人介绍,说附近地质队有一个老头陈某医术高明,化水可以治百病,我就找到陈老头请求治病。原来陈老头夫妇是修炼法轮功的,并不治病,他们夫妇叫我修炼大法,我虽然半信半疑,在求医无门的情况下,就试着按照他们讲的开始修炼。

说也神奇,通过炼功,不知不觉身上的顽疾真的就好了。我不敢相信,十几年的“药罐子”了,不吃药不打针,病就这么好了,我知道这是大法的神奇效果。

虽然病已没有了,但我头上还是习惯性的包着那个已经缠的变了色的白帕子,表现的还是那种病恹恹的样子,生怕一旦感冒再犯老病。一天,陈老头的老伴对我说:“你修炼大法,病已经没有了,怎么还老包着臃肿的白帕子?摘了吧!”既然她这么说,那我就摘下来吧,但还是心里有点担心。摘下来后感觉头凉飕飕的,心想会感冒吧?结果什么事也没有。从此我摆脱了十几年套在头上的如同魔咒般的紧箍,是师父把我的病根摘掉了,无病一身轻真好!

守德 不贪占

我丈夫也经常生病,有一次我给他抓药,当时付了药钱,抓药的人把零钱找给我,我没有看钱多少就回家了,晚上睡觉前,我数了数钱,发现多出了十一元,当时我立刻想到我是一个法轮功弟子,是修炼真善忍的,不能要这不义之财,会失德的。

第二天,我就主动把多找给我的钱送回去了,抓药的人当时感到很吃惊,还不相信多找了钱,我说真的多找了,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叫我们做好人,这十一元钱不是我的,我不要,就得给你送回来。

有一次我去打青油,当时油钱应该三十七元,卖油的人算成了二十七元,我知道我是炼功人,要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做,我就按照实际油钱给了对方,没有少给他一分钱。

还有一次去买菜,菜钱应该五元五角,我给了菜农十元,本来该找我四元五角,但他找了我五元五角,多找了一元,我没做声,就揣在兜里,一分多钟,越想越不是滋味,我是炼功人,虽然钱不多,但不符合真善忍,最后我还是把钱退给了他,心里才觉的踏实了。

十几年前,我老家屋后山上在开煤厂,没有炼功以前,我也和别人一样偷偷把煤厂的煤背回家烧,炼功后,看着别人照常往家背,我再也不去了,自己宁愿去远一点的山里捡柴回来烧,虽然辛苦一点,但是我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个好人,心里踏实。

守德 骂不还口

那时我家邻居有个何某在煅烧焦炭,当时焦炭很贵,有一次,别人偷了他的焦炭。第二天,我正站在我家院坝里,就看到对面院坝里的何某望着我直骂,认为是我偷了他的焦炭,骂的很凶,很难听。我当时立即想到我是炼功人,师父要求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做到忍,我没有还口,心里很平静,看着他骂,再难听也没有还口。如果是在没有炼功以前,我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平和的对待的,我本来没有偷他的焦炭却被冤枉被骂,肯定要和他大吵,是法轮功改变了我。

为小学生解难

现在我家搬到镇上,有一天,在街上我看到前面围着一堆人不知在做什么,就走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原来是一个小学生走路不小心把一个卖鸡蛋的鸡蛋碰坏了九个,卖鸡蛋的要他赔了钱,才肯让他离开。这个小学生没有钱,跟他一起的几个小学生也拿不出钱,这个小学生急的哭了起来,我看到他这么小,没有钱赔给人家,很可怜,就拿钱帮他赔了,他们感激的离开了,围观看热闹的人都夸我做了好事,真是一个好人,现在这样的人太少了。

事情过后,那几个小学生又看到了我,高兴的围着我问我姓什么,我说我姓王,他们几个亲切的喊我王婆婆,并要我的电话,说以后好感谢我,并还给我钱。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是做好事帮你们一下吧,不用你们还钱,并给他们讲了真相,他们认真听了后,七个小学生都高兴的退出了少先队。现在想来,如果我没有炼法轮功,我才不会去管这些闲事,更不要说帮别人付钱了,是法轮功改变了我。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