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变的自信宽容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三日】我原本是一个性格内向、懦弱、自卑心很强、虚荣心也很强的女孩子,见人也不愿意主动打招呼,心里总是怕这怕那,怕见单位领导,怕表情严肃的人,怕跟有钱人接触,由于自家经济条件不是很好,也没什么背景,跟当官的、有钱的人在一起总觉的低人一等,单位同事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我基本不去,心中虽然向往有钱人的生活,却得不到,生活得很压抑。用人的话说就是心很窄,受不了一点挫折,更不能吃苦,遇事总是想不开,心想,活着有啥意思,但一想到死,又不敢。

一、喜得大法 解开心锁

一九九八秋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转法轮》这本书,在此之前我也知道我们这个地区的很多人都炼法轮功,说法轮功特别神奇,我们这儿就有白血病炼好的,植物人躺在床上九年不能说话,炼法轮功后能起来说话了,身体也恢复了健康,这些例子太多了,这真是佛法修炼呀。我那时虽然没有修炼,但我很相信这些,心中也认为大法真好,否则医院治不好的病一炼功怎么就能好呢?一定是真佛下世。

可当我看到《转法轮》后,觉的很吃惊,在我印象中,佛经应该是语句很深奥,很不容易看懂的,虽然我从来没有看过佛经,可是李大师却用极其通俗易懂的语言讲出了高深大法,讲出了人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人为什么会有病,为什么有的人没钱,为什么有人总是被人欺负;业力是一种黑色物质,它会生生世世往下积攒,它是给人带来一切不幸的根源。书中还告诉我们,人活着要做好人,遇事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处处为别人着想,吃苦这样才能把业力消掉,人才会有福份,生命境界也能得到升华,就这样不断的升华到高层次上之后,返本归真,回到我们来时的真正家园——天国世界。

我心里这个高兴呀,从来没有过的舒服,是精神上的舒服,我明白了这些道理,心一下子敞开了,我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了,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所有的苦闷都是业力所致,哪辈子没做好事,给别人精神上造成了伤害,所以这辈子精神很痛苦,活得很压抑,好在身体还很健康,没有什么病,可是想想现今这个社会,人活的多累呀,为了名利权色吃不好、睡不好,多少人腰缠万贯身体却不好,甚至得了绝症,多少钱能买来人生的快乐?用钱能买来健康吗?

就这样我走上了修炼的路,一条通天大道。我每天学法、炼功,身体越来越轻松,精神状态越来越好。通过不断的学法,我去掉了不少人心,我不再自卑,对名利也放下了很多,性格也开朗了不少,能主动和同事们聊天了,觉的自己真幸福,底气也足了,不再羡慕那些有钱有势的人了,反而觉的他们活得太累。

二、在工作中修心 感动同事

我越来越自信,遇事用真、善、忍来衡量对错,不断的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做事尽量为别人着想。上班时,如果去的早了,就收拾一下卫生,下班时,把同事坐过的椅子摆放整齐,其实这都不是我的份内之事,都是由值班人员来做,但我想自己是修炼的人,在哪儿都应该做个好人,所以就做了。每到我值班时,就把屋里的地面擦一遍,桌椅窗台等都擦干净,桶里打满水,自己觉的环境很舒适,可是别人值班时,却很少象我这样收拾。平时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努力工作,成绩也很突出。

我们的工作是跑外的工作,一个月向所长汇报一次,每月基本上都是我第一个完成工作,还完成的很好,所长很满意,常常当众表扬我,说我不仅人干净利索,工作成绩也很好。

同事徐姐和我的关系很好,她们家做生意,日子过得富裕,但夫妻关系不太好,她有时会抱怨她丈夫这不对那不对,啥事都指着她,一点也不知道关心人,她付出多少他都不知道感谢她。夫妻这样吵吵闹闹过了二十多年。我经常用在大法中悟到的法理开导她,“你俩走到一起不容易,是缘份,要珍惜,他现在对你不好,也许你上辈子伤害过他,现在要偿还的,还完债一身轻。你没事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做事会很顺的。”徐姐笑着答应着,觉的我说得很有道理。

同事于姐人长得很漂亮,但性格有些高傲,爱占小便宜,多干一点活就不高兴,属于那种事儿很多的人。说句实话,我非常不喜欢这种性格的人。可不知为什么,有一段时间,上班时她总和我碰面,看到我都不打招呼,而且是故意的。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我没有得罪她呀,她为什么这样对我呢?要是以前,我一定不和她说话,本来我就不喜欢这种性格的人,但是坐下来静心想一想,我是修炼人哪,怎么能和常人一样呢?她对我态度不好了我就不高兴,这不是妒嫉心吗?想想师父说的:“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1]

我渐渐平静下来,她这样对我也许是我以前也这样对待过她,这不是给我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吗?我应该感谢她才对。就这样大法的法理归正了我的心,使我的心性再一次得到提高,再见面时,我主动和她打招呼,她还有些不好意思。

有一次,一位女同事有事请假,所长就把她的活分给了我们几位女同事,让我们帮忙,于姐她们三个人拿着所有的单子先下楼了,我本来也要马上下楼的,可这时徐姐突然有事让我帮忙,忙完了徐姐的事我赶紧下楼,骑着摩托车去追于姐她们。其实这事要是放在别人身上,很可能直接就走了,谁愿意多干活呢,又不多挣工资。但我是个修炼人,不能那样做,不能把我应该做的工作推到别人身上。当我追到于姐时,我就说,你们把最多的给我,另一个女同事见我来了,非常高兴,主动要求和我一组,于姐见到我来了,很惊讶,她没想到我能来,也许以为我是在躲避劳动,也许心里还在怨我哪,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就这样我驮着那位女同事,很快完成了分给我们的那一份。回过头来,我俩又去找于姐她俩,帮她们完成了大部份的工作。

事后,于姐感慨地说,今天多亏你了,我说没什么。就这样我们各自回家了。虽说付出了很多,但我心里很高兴,也没觉的累,觉的帮助别人真是一件很高兴的事儿。

前一段时间,于姐的父亲突发心脏病去世了,她很伤心,没经历过这事,什么都不懂。所长和单位同事帮忙张罗着。我也不懂什么,去站脚助威总还是可以的,于是下午我去了殡仪馆。看见所长一个人在那儿正忙着写礼账呢,还要帮着张罗客人。我走了过去,所长一看见我来了,非常高兴,由于我平时工作耐心细致,字写得也挺好,所长连忙把账本给了我,还有信封里面装的钱,连写账带管钱一个人,要是别人他还不一定信得过呢,但是我的为人他很了解,就放心的交给了我。

晚上去饭店吃饭的时候,在饭桌上我当众把钱交给了一个和于姐关系很好的女同事,让她帮忙再查一查,然后交给了于姐。于姐见我原本和她关系并不是很密切只是普通同事竟这样帮她忙里忙外,很是感动,连声说:“谢谢!谢谢!”第二天早上是出殡的日子,早上六点多钟我又去了殡仪馆,于姐见我又来了,还这么早,简直不知说什么好:“这大冷的天儿,你怎么还折腾来呀?”我说没什么,也帮不了你什么,就是来看看。于姐的心溶化了,要知道和她非常好的姐们儿都没有来呀!而我一个曾经她瞧不起的人却来了,她对我的态度完全转变了,眼神充满了关心、疼爱和内疚。我深切地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良真的能打动人心。正象师父所说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

三、照顾病父 大法赐福

我和丈夫都是修炼人,原本住在一个只有四十多平方米的楼房,一室一厅,虽说条件不是太好,但我们却能相敬如宾,家庭很和睦,由于我们家环境很好,有些修炼的人也愿意到我们家来串门,聊天,大家在一起很开心。

二零一三年,父亲突然得了脑梗,整个左边身子不好使,从医院回到家就卧床不起。母亲也是七十岁的人了,突然遭遇这么大的打击,整天以泪洗面,要知道父亲以前的身体非常好,和母亲经常一起出去逛街,买东西,一下子倒下了,母亲接受不了。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呢?怎么照顾父亲呢?

我们家姐妹四个,我是最小的,姐姐们有的家在外地,有的孩子需要照顾,自己都忙活不过来,怎么照顾父亲呢?我们几家的经济条件都很一般,如果雇人对我们来说负担很重,而且母亲也不同意。于是我和丈夫商量:我们是修炼人,姐姐们都不修炼,况且家里也脱不开,我们做事应该为别人着想,由于公婆已经去世了,我母亲年事已高,要不,我们搬回去住吧,要是总这样两头跑,也没那么大精力呀!丈夫真是好样的,很赞成我的想法,这样我们就搬回了母亲家。

照顾卧床的病人真的很累人的,每天都要翻好几遍身,经常擦身,每到周末,我和丈夫就把父亲抬到卫生间的浴盆里洗澡,这可真是个力气活,父亲脑子得病了,也变的糊涂了,一碰他,就大声骂,骂的特别难听,还打人,给他洗澡的时候,不注意就被他掐一下。有一次,姐姐回来,我俩一起给他洗澡,姐姐长头发忘梳起来了,一弯腰时,一下子被他拽下来一绺,把姐姐疼得直蹦。真是防不胜防。最初被他骂的时候,心里真不是滋味,一想,我扔下自己的家回来照顾你,失去二人世界的温馨环境,和你们挤在一起(母亲家是两室一厅,只有六十多平方米),我这是图啥呀!就这环境,我的朋友都不愿意来了,还成天被你骂。真是觉的很委屈,还不能表现出来,心里憋得难受。

想着想着,一下子想起来了,我这是干啥呢?我还是修炼人吗?父亲骂你两句你就受不了了,就是常人都不应该生气呀!我们小时候父母照顾我们多辛苦,多不容易呀!现在父母老了,需要我们做儿女的照顾,我却这样心里不平衡,我太不对了,想到这儿,心里很惭愧,不再抱怨了,也没有气了,只觉的父亲躺在床上多可怜哪!我一定要好好孝顺他。

母亲看见我们回来了,很是高兴,这下有帮手了,晚上睡觉也不害怕了,精神上得到很大的安慰。我经常劝母亲,您白天出去散散心,整天呆在这样一个环境里,精神多压抑呀,父亲已经都这样了,我们尽量好好的照顾他,您可别再病倒了。母亲答应着。

我经常给他们听师父讲法录音,和一些修炼的故事,从明慧广播电台下载的“善恶一念间”等节目。他们很爱听,大法的法理解开了母亲的心结,母亲也想开了许多,姐姐们也经常回来看望父母,丈夫对父母非常好,下班回来经常陪母亲聊天,给母亲剪指甲,捶背、按脚心,姐姐们非常感激我们俩,为她们解决了后顾之忧,亲戚们来看望父亲时,也经常夸我们把父亲照顾得好,屋里一点味儿都没有,夸丈夫孝顺、善良。

有一次,丈夫陪母亲下楼买东西,全程挎着母亲的胳膊,扶着她走,卖东西的人说,这一定是你儿子。母亲笑而不答,心里非常安慰,一个女婿能做到这一点,真是不容易。自从我们回来后,家里逐渐的有了笑声,母亲渐渐地走出了阴影,也想开了,经常说:“你爸真有那一天呀(指去世)我也得好好活着,人哪能不死呢?他已经陪了我五十多年了,这下有病又没有一下子就走,给了我好几年的时间,让我来适应,你们又回来陪我,我知足了。”

看见母亲这样,我真的很高兴。这都是托了大法的福啊!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把一室一厅卖了,这几年我和丈夫的工资一涨再涨,我们手头也有了一些存款,加上卖房款,也有几十万了,我们全家商量着,换一个大房子吧,因为和老人在一起,逢年过节,姐姐们和亲戚朋友都会过来,屋子真是住不下,没客厅,没有沙发,人来了,不是坐椅子上,就是坐床上。有一年过年,家里来了将近二十口人,放了两桌,挤得满满的,我们姐几个干脆就没上桌,坐不下啊,就那么点儿个小方厅,大姐家住外地,现在也退休了,经常回来,只好和母亲挤在一张床上,谁都睡不好。就这样,母亲也同意换房了,把两室一厅也卖了,我们出了大部份的钱,买了一个三室一厅的大房子,宽敞明亮,大明厅很大,亲友们见了都很高兴,姐姐回来也有单独的房间了,这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3]。

回想当初,我们从一室一厅,到两室一厅,再到现在的三室一厅,真是蒸蒸日上,步步高升!大法给我们全家从精神上、物质上都带来大福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