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长沙市公安局副局长单大勇遭恶报被查处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二日媒体披露,湖南省长沙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单大勇已被查处。表面原因是单大勇涉嫌贪腐,深层原因是其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到了报应。

公安系统一直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和具体执行机构,直接参与非法抓捕、抄家抢劫、审讯构陷、酷刑等。现年五十九岁的单大勇,二零零一年起,先后任长沙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长沙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二零一五年七月,任长沙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

单大勇任职于长沙市公安要职期间,当地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甚至酷刑致死。据明慧网报导统计显示,截至2012年7月,长沙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21人,失踪4人,被致伤、致残、致疯68人次,被枉法判刑50人次,被劫持劳教195人次,被强行劫持到精神病院11人次,被非法拘禁693人次,被绑架到洗脑班残害152人次,被打家劫舍至少158人次等。对此,单大勇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以下是部分迫害案例。

(一)深夜绑架构陷 迫害致死善良妇女

“我不想死,想活……”赵亚玲女士直到最后的日子仍在对身边的亲人表达对活着的强烈渴望。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二日清晨,赵亚玲女士在医院的病床上永远地停止了呼吸,离开了她深深眷恋的世界以及深爱的亲人。

赵亚玲女士退休前是长沙市人汽公司职工。二零零三年,她因十年如一日料理中风瘫痪的双亲身体亮起了“红灯”。有一个好心人向她推荐法轮功。从此,赵亚玲走上了一条修炼法轮功之路。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深夜,警笛呼啸,气氛诡秘,数辆白色的警车驶入长沙市理工大学家属区。数十名警察、便衣包围了赵亚玲所住的住宅楼。凌晨十二点过后,赵亚玲打开房门,被在场的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她被非法劫持到长沙地区浏阳市看守所。大概两天之后,赵亚玲被转移到长沙市第四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赵亚玲被长沙县检察院非法批捕。不久,赵亚玲身体不适,头上长了一个大包,流血流脓。同年六月中旬,她因病情持续恶化,可能危及生命,以“取保候审”的名义回家。自此之后,长沙市公安局的公安人员不断骚扰赵亚玲,或直接上门,或电话询问。他们打着关心病情的幌子,意图将身体恢复健康的赵亚玲非法起诉和判刑。赵亚玲承受着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病情急剧恶化。于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二日,赵亚玲女士撒手人寰。

(二)长沙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部署非法抓捕三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晚上十点左右,长沙市天心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金盆岭派出所警察共十多人将法轮功学员秦苏南女士与丈夫吴先生绑架,并进行了非法抄家。夫妻俩双双被非法劫持到金盆岭派出所进行非法审讯。第二天,吴先生被放回,秦苏南被非法劫持到长沙市第四看守所迫害。

同日晚上九点左右,长沙市天心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伙同新开铺派出所警察二十多人,将新开村法轮功学员刘美双女士的家包围。之后刘美双的家被警察们撬开房门,非法搜查,家中私有物品等东西被掳走。因刘美双不在家,幸免未被非法抓捕。刘美双被迫流离失所,有家难回。

十二月七日晚上八点左右,长沙市雨花分局国保大队、井湾子派出所一行十余人以“查水表”的名义骗开法轮功学员王昌静女士家的房门。随即警察进行了非法抄家,王昌静家中的私人物品被悉数查抄。当晚,王昌静及女儿被强行劫持到井湾子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夜。次日,王昌静被非法劫持到长沙市第四看守所迫害。她的女儿被送到跳马法制培训中心,非法关押一天后才让其回家。

同日晚上八点左右,长沙市雨花分局国保大队伙同井湾子派出所警察十多人闯入法轮功学员甄子平女士家中,并对她位于鼓风机厂宿舍区的住处进行非法搜查,将私人物品等东西抄走。甄子平被非法劫持到长沙市第四看守所迫害。

此次对三名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事件,当时已升任长沙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的单大勇难辞其咎。

中国有句古话“善恶到头终有报”。单大勇甘当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马前卒,犯下了迫害佛法修炼人的重罪,今日的落马正是恶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