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世报应:狱医作恶暴毙、农家乐洗脑班作恶遭报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的善良群体发动了一场罪恶滔天的迫害运动。在中共邪恶的高压与胁迫下,那些追随迫害的人很少去思考这场迫害违法的、邪恶的性质,很少去思考作恶的最终后果是什么。其实,慈悲的上苍一直在以恶报的形式频频警示世人,只是人不去悟,有些人至今抱着无神论的侥幸心理,继续参与迫害。在此,把我亲身见证的几则恶报实例讲出来,警醒世人。

一、狱医作恶 暴毙家中

二零零一年上半年,我们当地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关进了看守所,我是其中之一。当时两个女监室都关着法轮功学员。一天因为法轮功学员炼功,一个女警去打另一个监室的人,值班的狱医(男的姓孔)就气势汹汹的闯进我们这一监室来问:谁在炼功?谁在炼功?他用手铐把我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铐起来。一副手铐铐两个人,被铐的人吃饭、睡觉、上厕所都连在一起,不能洗澡,上板床睡觉都难。警察说,不写“决裂”不解铐,或曰,谁铐的找谁解。

这个狱医不给解铐, 我们一直被铐了十多天,直到被铐在一起的那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迫害去了,才给我解铐。狱医在铐我们时我们劝他说,你这样做对你不好。他说,等他不好。我们又说,到时候你后悔都没机会。他不吱声,仍然我行我素。

没多久,这个狱医暴死家中。死前的头天我背一个人到医务室看病,看见他还好好的,没想到第二天就听说他在早上五、六点的时候就死了,死在夏季最热最热的日子里。

二、农家乐洗脑班作恶遭报 、

我们当地的洗脑班从二零零一年年初,到二零零三年八月,非法存在了长达三年多时间。七、八个人一直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解散。有人说,三年来我没单独出过房门,三年多我没见到过一丝户外的阳光。

洗脑班虽然设置在休闲的农家乐,但有铁门铁窗,二十四小时专人看管,是一个非法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人身自由的黑监狱,由公安、“六一零”、政法委、司法局、纪委等人员轮流值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说什么,只要说声不炼了,就可以出去,点个头都行。可是真正要放人出去,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要在他们写好了的恶毒攻击大法的三书上签字,盖手印等。

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极尽生活虐待,不给吃饱,又不准自己买方便面等任何东西充饥。有次家人给我带了一点香蕉来,值班的李公安一把夺去,留下几个给我,其余的全部让家人带走,理由是避免我分给大家吃,目的是要大家都处于饥饿中。

我被关在洗脑班两年多,清楚的记得洗脑班从没给我们吃肉。一次我姐姐来看我,带来一点肉,被管宗教的张部长抢走,叫姐姐带回去,说,不准吃。最可笑的是,有一次一盆水煮白菜几个人吃,可一盆菜里只有唯一的一小块肉。有个法轮功学员过生日,提出自己拿钱买点肉,都没能允许。

印象最深的是,一年过年,给我们吃一点没用油煎的油菜,黑幽幽的油菜水把饭也染的黑幽幽的。仅吃过两次肉,都是我在看管人员没注意的情况下,给钱请老板帮忙买的,买来分给大家吃。冬天没有热水用。

洗脑班从来不放风,有法轮功学员住的房间两扇窗户只开了一条缝。有来探望的家人看见我们的情况,就说,关在这里就象关的猪。我出洗脑班后,头昏、呕吐、全身无力,连一捆谷草都担不回去,走路打蹩脚,可见洗脑班对我们身心的极尽摧残。洗脑班解散时,他们还要法轮功学员家属拿钱来赎人……

这个设在农家乐的洗脑班辗转搬迁了几次,农家乐配合迫害法轮功学员,几处都发生了恶报事件。

火炮厂农家乐厨师被烫,围墙垮塌

在火炮厂农家乐洗脑班,一小盆饭一人分一勺,根本吃不饱。我们提出意见也不给增加。一个劳改释放犯给我们做饭,我们在楼上看见楼下对面的厨房里,那个厨师把南瓜汤煮好后,把原汤留起来,重新掺水搅和在南瓜里,清汤寡水的几片南瓜端上楼来给我们吃。没几天,保温瓶从厨师手中摔裂,烫伤了厨师的右手,厨师还陪了老板的钱。

一天火炮厂农家乐的围墙垮塌,压倒电桩,差点引发火灾。老板娘非常恼怒,怒气冲冲的说,围墙无缝无痕,好端端的怎么就垮了?还差点烧着人了。她不知道神目如电,迫害了法轮功会遭报应,就说是什么带来的霉运,于是催促洗脑班赶快搬走。

气象站农家乐大灶爆裂

洗脑班从火炮厂搬到瓷厂,因外国人要来参观,怕暴露中共迫害人权的行径,就搬到了气象站。

开始,气象站农家乐给法轮功学员吃桌席的残汤剩菜,后来不给剩菜吃了,就一点荤菜也见不到了。每天只给很少的饭菜,有时把面条做成夹生的,让人无法下咽。农家乐都是烧煤炭的大锅大灶,不久,这个可以放出热水的大灶突然爆裂,烧不成热水了,红红火火的生意也颓败了。

仙鹤宾馆死生猪、水池渗漏

二零零二年元月,洗脑班搬迁到农家乐仙鹤宾馆(现在叫度假村),开始对法轮功学员一人一间屋的单独囚禁,实行更严厉的封闭。过年了,一点水煮的油菜放在饭面上把饭染的黑幽幽的,经常是一碗饭上面放几块南瓜就算一顿。农家乐仙鹤宾馆配合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应,突然好端端的生猪死了,水池突然渗漏,关不住水了,生意也出现败象。

仙鹤宾馆是洗脑班最后一个地点。二零零三年六月洗脑班开始解散。洗脑班解散时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当作人质,当绑票,向家属勒索钱财。如拿钱、签字写保证,才准许家属将这些被非法关押了两年、三年的法轮功学员接回家。有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拿不出钱就用房产担保。我们有三名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管洗脑班的张部长威胁要给我们灌食、打迷魂药。我们没有妥协,并正告他:你这样做是要负全部责任的。

以上所举都是我亲眼看见的配合对法轮功迫害遭现世报应的实例。有些人认为自己迫害了法轮功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没人看见,没事。其实不是不报,是上天一再给其醒悟的机会,时辰一到恶报即到。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类人员停止迫害,善待法轮功,天赐幸福平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