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 湖南祁东县政法委书记邹爱民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原祁东县政法委书记、副县长邹爱民,因迫害法轮功,升迁为衡阳市卫生局局长。二零一八年三月九日,邹爱民遭恶报,和其妻谭芬芬等亲戚共六人,被抓捕。

邹爱民,男,老家祁东县石亭子镇草鱼村一组(俗称石铁桥院子),林业中专学校毕业,先后在祁东县四明山林场派出所、石亭子派出所工作,一九九九年,任祁东县步云桥镇派出所所长,二零零四年,又依仗衡阳市公安局长邹安保的关系,调任祁东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后升迁为衡阳市卫生局局长。

邹爱民任湖南省祁东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时,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零六年,从步云桥镇到祁东县,为了个人的升官发财,带领其一伙人直接迫害法轮功弟子,非法抄家、勒索罚款、酷刑折磨、非法拘留、劳教等罪恶手段无所不用,将整个祁东县笼罩在红色恐怖之中。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的一天晚上,邹爱民带人秘密抓捕了九名法轮功学员(分别是罗孝华、罗孝显、肖爱民、肖高仲、肖莫兰、肖绿云、唐炳生、肖阳秀等),其中罗孝华被送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后取保候审,索要伙食费四百五十元;罗孝显在这次被非法抓捕放回后,又因九九年十一月进京上访,被强收押解费一千元,非法罚款四百元,并非法拘留四十七天,索要伙食费五百六十四元,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又被非法抓捕批劳教一年,因劳教所拒收,解回祁东县看守所超期关押二年零四个月。

几天后,邹爱民又将法轮功学员匡代杰、潭江元、邓荣禄非法抓捕后关押在祁东县拘留所,关押期满当晚在电视中强迫他们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还强收每人伙食费一百八十元。几天后又将法轮功学员匡宗尧抓捕并关押在祁东县看守所,四十二天后取保候审,索要伙食费五百五十元。

九九年十一月,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依据宪法赋予的权利去北京上访(分别是谭江元、肖文元、肖远文、谭金云、陈华英、曹秋香、匡冬妹、邓冬妹、邓云梁、邓福生、罗孝显、曾祥命、蒋秋云、蒋顺秀、邓常秀、陈怡宝、谭敦善等),全部被邪党人员非法转押祁东县拘留所、看守所。其中谭江元被恶徒由祁东县拘留所转看守所后非法劳教一年半;肖文元被强制转押祁东后,强收押解费一千元,而邹爱民又收其家人罚金二百元;肖远文被转押祁东后,强收押解费一千元,押金五百元,在拘留所关押二个月又索要伙食费七百二十元(每天一十二元),二零零零年六月集体炼功,被非法拘留七天,索伙食费一百八十元;蒋秋云被转押祁东后,强收押解费一千元,拘留四十多天,索要伙食费六百元;陈怡宝被转押祁东后,强收押解费一千元,押金五百元,拘留二个月,索要伙食费七百二十元,搜身四百元,二零零零年六月因集体炼功拘留七天,又索要伙食费一百八十元,同月上访在衡阳截回,拘留二个月,又强收押金七百元;谭敦善被转押祁东后,强收押解费一千元,镇政府罚四百元,非法拘留四十七天,索伙食费五百六十四元,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四日因赶集跟法轮功学员在一起,被邹爱民绑架送拘留所非法关押六十二天,强收伙食费七百七十四元,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因进京上访押回祁东看守所关押一年多,零二年元月放回,罚款八百元。

还有法轮功学员李朝国于零二年五月五日发真相资料被抓,被非法关押在祁东县看守所十四个月,罚款二千元,强收伙食费二千元;法轮功学员肖凤秀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因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后押回祁东看守所关了八天,罚款五千元;法轮功学员邹小玲于二零零二年五月五日发真相资料被抓,被非法关押在祁东县看守所十五个月,罚了四千元;法轮功学员谭美英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底去北京上访被抓后押回祁东看守所关了六个月,罚款一千元,镇邪党政府非法抄家强收二百元,零二年五月因发真相资料被抓,被非法关押在祁东县看守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因高血压劳教所拒收,被祁东县政保股在县看守所超期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四年,邹爱民接任祁东县政保股长时,继续死心塌地为江氏流氓集团卖力,残酷迫害法轮功弟子,上半年就有法轮功学员肖远文、邓荣禄、曹翠云、谭金荣、邓洪华被非法关进常德津市和长沙女子等监狱,还有法轮功学员谭江元、谭福生被迫流离失所,而现在谭江元被非法关押在常德津市监狱。

二零零六年七月下旬,在恶徒邹爱民的阴谋策划下,祁东县城关、官家嘴、步云桥等乡镇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在家中被恶警劫持后非法关押,非法罚款或劳教,其中刘继顺、管明莲、李宝诊、邹美英、周桂兰被非法关押在新开铺劳教所和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恶警强行勒索法轮功学员匡宗尧二千元,周华丽七万元,彭花洋七万元,邓彩云一万元,周邦全四万元等。可以说邪恶之徒为了钱,简直厚颜无耻,丧尽天良。

这次绑架比以前历次绑架行动更为邪恶,这次是邪恶的全县统一行动,而且这次绑架发生时,法轮功学员多半在各自的家中时,恶警突然闯入私宅,翻箱倒柜,搜查大法资料,强行把法轮功学员带走非法关押,并以此作为大发横财的机会。把法轮功学员当作绑票人质,向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勒索巨款,捞够了银子再放人,没有交钱的就劳教。

祁东县原六一零办公室、政保股长贺峥嵘,因前期迫害法轮功,受到全县法轮功学员及家人的抵制,同情大法的世人也对他多有指责,他的亲属也责备他。贺峥嵘在一片唾骂声中,灰溜溜的下了台,新接任的就是邹爱民。邹爱民依仗他在衡阳市公安局长邹安保的亲族关系走马上任,比贺峥嵘当时更为邪恶,他想凭借迫害法轮功来实现他升官发财的妄想,所以他比以前的恶警更加疯狂。

但是邪恶的阴暗心理最怕的就是法轮功学员的正念,在邹爱民之前的贺峥嵘已在正义之声中下台了,邹爱民的下场也可想而知。这次被绑架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其家人为求邹放人,送了邹现金二万元,邹见钱眼开,立马放人。这位法轮功学员回家后,其家人亲自找到邹,并对邹说:“我们老百姓的钱是血汗钱,你平白无故到家中抓人,还勒索我二万元,我不告你才怪呢。”此时的邹爱民就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他贪赃枉法迫害好人的事是见不得人的,他怕曝光,怕被告发,只好乖乖的把这二万元给退了。

二零零七年六月中旬以来,祁东县国保、“六一零”恶人任意抓捕法轮功学员,恶人们根本不讲法律,想抓谁就抓谁,想抄谁的家就抄谁的家,将法轮功学员家的存款存折、现金、通信工具、贵重物品等抄走,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抓,家被抄。那些恶警头目,如国保头目彭健、邹爱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干将曾贵以及“六一零”头目王孟等,上蹿下跳,到处表功。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奥运”前夕,湖南省衡阳市祁东县国保大队的恶警头目彭剑、邹爱民、周文康、陈环珠等在上司“抓一个法轮功人员奖5000元”的利益驱动下,丧心病狂的绑架法轮功学员。从七月中旬到八月六日不到一个月中,祁东县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受到骚扰。

只是邹爱民十几年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大部份法轮功学员被关了二、三次,多者五次,直接抄家、罚款达数十万之多,间接损失无法估计,许多家庭被迫害得一贫如洗,妻离子散。邹为了给自己多捞点政治资本,不惜利用各种流氓手段,如停职、下岗、失学、抄家、罚款、关押、酷刑、劳教、判刑、日夜监视等罪恶手段,残酷迫害法轮功弟子。

法轮功弟子坚持真、善、忍,而且在任何压力面前决不放弃,这本是国家、民族之大幸。可中共邪党却制造谎言,并以此为借口进行迫害。善恶必报终有时,原祁东县政法委书记、副县长邹爱民,因迫害法轮功,于二零一八年三月九日被抓捕,真实的遭恶报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