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网友视为亲人 用心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如今电子时代的人们在工作及生活等方面互相之间的交流中,很多都要用电脑及网络。那么,通过网络讲真相就显得很重要。于是,近年来,我利用闲暇时间,在Twitter、Facebook、YouTub、微信等网络上讲真相,从中发现,这过程也是修炼自己的过程。

师父说:“每个学员除了参加集体活动之外,平时都要充份发挥大法弟子的主动性,在讲清真相中树立自己的威德,走好大法弟子每一个人的路。所以,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所以,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的找工作去做,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1]

现今的网络很乱,特别是微信更乱,進入后,弄不好就被它干扰,我经常利用在大纪元上发报道和评论文章时,将一些文章链接到Twitter、Facebook、Google+、微信等社交媒体上。西方主流社会多用Twitter,我就与他们建立互动联系。在给加拿大总理发电子邮件后,还收到了总理办公室的回复。师父告诉我们:“特别是对于那些个政府官员,你不要看他的职位如何,当年师父传这部大法的时候,也是只看人,不看其在社会中的地位,不看任何团体组织形式,也没有工作贵贱之分,什么都不看,只见人心。你不要把他当作什么高官,你是在救他命。那都是常人这儿的工作而已,他们今天叫他干了他是官,他们明天不叫他干了他也就啥也不是了,所以度人、救人是不看这些的。”[2]

在Facebook上,面对的多是港、台、东南亚华人,也有少量西方人和海外华人及翻墙上来的大陆人。我把网友们视为亲人,我把Facebook页面的贴文变成图文并茂和常人喜闻乐见的内容,同时穿插進去大法的真相和介绍神韵演出的讯息。智慧的从个人角度让人们明白我爱神韵以及西方主流社会爱神韵的哪些内容等引发他们对神韵演出感兴趣。在Facebook上,我接触到了海外的多位华人、华裔富豪,通过多次交流,他们由不理解大法真相到理解甚至有些还接受了我对他们的对一些事情处理的建议,引导他们向真、善、忍靠拢,有的华人还做了三退声明。我体会到了用心去做事才能收到好的效果。

有的网站文章没有链接功能的,我就将文章的题目和网址复制粘贴在上述媒体和YouTub的诸多相关视频或热点新闻的下边评论栏中,这样,也使大纪元、新唐人等媒体的文章、图片及视频等使更多的人看到。这样一来,也拓宽了大纪元等媒体的读者群,很多人因此了解到了真相。当然,同时也会经常遇到受中共谎言毒害者及五毛特务的攻击。面对这些攻击,我一边发正念,一边用大法赋予的慈悲智慧的去跟他们讲真相,对于那些少数个别的坏人,我就告诉他们善恶总有报的道理。

感觉到讲真相最艰难的区域还是微信。记得前几年,当刚给一位住在Downtown的华人装修完房间后,她问我有没有微信,我一时没明白是啥意思。后来,不断有接触到的常人问我要微信的联系方式,我才知道了微信在海外华人包括大陆人中使用之广。所以,我觉的一定不能放弃这个救人的环境。在微信讲真相时,有时感觉是到粪坑、魔窟里去救人。师父说:“为了在中国这个地方传法,又不能叫一般的人去听法,就集中了许许多多各个世界的王,和很高层次的生命在中土转生,其中包括许多历史上我一直在管着的。当然管着和不管着的在今天得法是一样对待的。所以那里的人,更应该去挽救。”[3]

开始登陆微信后,一个网友也没有,我不知去向谁讲真相、去救哪个中国人。后来,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進入到了一些华人群中,一看,里边的重大是非舆论导向多是中共一言堂的腔调。当我一发大纪元等媒体的链接时,就经常被围攻、甚至被移除群聊。于是,我反思自己,真把这些华人网友当成亲人了吗?我在微信上救人认真做了吗?还是例行公事的做法。我在做事的同时,发出纯正的心态及慈悲威严的正念了吗?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和应该提高的地方。

还有,以前我在群发大纪元等网站文章时,发完就完事,并没有回头看一遍网友们的反馈。只是填鸭式的简单做法。当别人有疑问时,我又没看,这样,在几个人有疑问后,我又没有及时在群里跟進讲真相,很快就被移除群聊了。还有,以前,被别人移除群聊时,我多是很气愤,认为这个群主和那些中毒者没救了。当我与一位同修交流此问题后,同修说,你得与他们聊几句,让他们感到你是他们中的一员时,效果才好。看来,一件事,要做就要下功夫了,才能把事做好。于是,我改变了做法。发一般性劝善性的文章,不一定要特别回顾各群动态,但有些敏感的真相文章时一定要认真关注各群的反应。有疑问及时与他们善意的交流。这样,就化解了一些误解,避免了因简单做事而经常被移除群聊的情况。当然,也有的群主一看到大纪元等网站的东西,马上就把自己移除群聊了。有时也有这种情况发生。面对这种情况,开始时,我想,我尽力了,这也没办法了。可是,后来,通过学法,我的智慧又增加了。

师父说:“三界内人类的一切都是为大法而成的、为大法而造就的、为大法而来的。”[4]“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去救度生命。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们在救度生命。”[5]

这样,再有群主将我移出时群聊时,我想,无论你是中共的什么人物,我也要对你再進一步讲真相。我就单独给这样的群主发帖说:“我也不是滥发广告,也没引起群里大家的反感,还有,我发的东西网管都挑不出‘毛病’、甚至是不挑‘毛病’,咱们之间何必还伤了和气呢?”通过这样推心置腹交流,有的群主就过后又给我加進去了,有的给我加進其它的群里。还有一个人,他建有20多个群,据他自己在网上介绍说他的简历看,他确实也是一个海外华人的佼佼者。但明显看出他是中共的追随者和海外华人鼓动者,也是一个华人协会的头儿(这样的人遇到多位)。在网上遇到他后,我单独慈悲的对他讲真相。我对他说:“我觉的你是个有才干的人,也欣赏你的坦诚,不过,我建议你认真读一读《九评共产党》,在海外自由的环境下,多听听不同的声音。”这样,明显感觉到他在认真思考。我接着由浅入深的发给他真相图片和文章。不久,他就邀请我進入他的群。我谢过他的邀请,又進一步对他讲真相。我说:“你听过一句话叫做:中共不等于中国;爱国不等于爱党。”“您听说过很多人已经把中共与纳粹是划等号的。我觉的你事业正值如日中天、可以呼风唤雨的时候,我们需要应该冷静的思索一下逆耳忠言。”这样,之后他又邀请我入其它的群,我又给他发真相和图片,随后他又邀请我進更多的群。

还有,我的心态也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升华,我更加认识到了,我要把所有微信中遇到的人都当作亲人一样对待并加大自己的容量和对众生的慈悲之心时,事情就会出现好的转机。这样,我看到有的关于有毒食品、果蔬等制作过程及其它有关健康及有趣儿的视频故事,我也转给各个群里面,有时还经常发给大家红包,一般都要比常人发的红包多很多钱,这样,大家接到后也高兴(后来,为了安全起见,我用微信讲真相单独用一个手机)。

这样,在大法的启迪和威力下,通过智慧慈悲的讲真相。在我接触的范围内,几乎涵盖了本地区的主要行业部份和大陆的一些地区。我的网友联系人已达数百人,参与的群近百个,其中好多群都是接近500人的群,我自己还建立了3个群,其中有的人数近500人。

我在群里明确公告不许发对中共歌功颂德的红歌之类的东西、不许发色情淫秽的东西。一次,一个人发了文革时期的歌和视频,我及时在群里公开劝说:“请不要发这些东西,因为有很多人曾遭受过那个红色政权的伤害,他们看到这些东西会引起他们痛苦的回忆。”“在国际社会人们已经把中共与纳粹划等号了,它们害死了上亿的人。”这样,人们多是听劝的。以后不发那些东西了就好。

还有一次,一个建商老板又是某华人协会的头儿,在群里发中共派出的演出团演出及卖票的广告,我告诉他不能在群里发这类东西后,过后他还发。我正告他二次后,他还发。我又单独正告他:这是第二次警告!(言外之意就是你再发就删除你)他马上回复:“对不起,不发了。”于是,我们重归于好。他又给我介绍到了一些别的群。

对于发黄色东西的也同样严厉,一次,有多人不顾大家的谴责和我的警告,同时在群里发色情的东西链接,我删了这个,那个又发,甚至是又把我移除去的人又拉回来。我是按葫芦瓢又起来了。一些网友因此就退出群了。我知道,这是邪恶操控来干扰救人来了。我就从傍晚一直顺藤摸瓜,删除那些人,一直到凌晨三点半,清除去八十余人,到第二天一上午,又清除去了几个人。这样,群里干净了。渐渐群里人又多起来了。一些网友对我的做法发帖称道,同时也增添了我讲真相的威信。

在微信的这些群中,成员囊括了地产、汽车、建筑、金融等等方方面面的华人精英。而且,通过智慧的讲真相,他们多已不反感我发的真相帖子包括大纪元、新唐人网站的东西。还有,网上同修间智慧的互相声援也很重要。

一次,因为中共利用人们的爱国情绪,煽动反乐天,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就跟着人云亦云的转贴造势,那架势是谁也不敢发出反对的声音。一个同修网友在另一个群里发真相帖子遭到攻击。一人说:这里成了攻击中共的群了,要反共去天安门打横幅,别在海外的群里攻击。另一人说:群主将她移除群聊。我得知这个消息后,到那个群里发了个相关说明真相的视频,然后,到那个群里发帖对那个人公开说:这里是个多元文化包容的社会,我们身处这个环境应有一颗包容的心。那个人看到这些后,马上在网上道歉说:“对不起,我年轻,不知这些内情。”后来,我又发了一些装修时的照片和风光照,气氛就彻底扭转过来了。之后我又发了一个名为“包容万岁”的红包,网群里大家皆大欢喜。又有很多人因此接受了大纪元网站及真相。

师父还告诉我们慈悲与威严同在的道理,这样才能处理好一些棘手的事。

一次,一个近五百人的群里有几人经常散布所谓的爱国言辞,他们对发任何揭露中共劣行的帖子、言论都围攻,还诋毁法轮大法,而且还经常在网上升恶党五星血旗,影响很坏。针对这一情况,虽然我与其他几位有正义感的人发了几次留言揭示真相,但他们还在持续的散毒。我对此一时不知如何对待为好,因为单独对那个群主讲真相也没见太大的改观,与同修交流也没有好的办法。我就针对群里那些人背后的共产邪灵加强发正念铲除,不许邪恶毒害群里的众生,一天,那几人又都上来开始聊天时,我想要正告那些人那样做的后果以警示他们。我就在群里留言道:

“我不反对爱国,那得是真爱国才行;如果打着爱国的旗号,实则是维护纳粹中共集团,那就是‘爱国贼’了,并不是真爱国。当中共解体后,新中国诞生时,那时五毛、特务、‘爱国贼’都难逃罪责。中共解体后,中国必定会昌盛、富强,成为真正的万国来朝的礼仪之邦!”一番话,着实引起他们震惊了。有的人与我试探着打招呼,有的想叫散布红色毒素最邪乎的人上来观看(其实他们都在)。但他们没有人再发表反对言论了,也不升血旗了。我悟到是师父看我要救那个群中的人,开启了我的智慧,加持了我的正念。

在利用微信讲真相的过程中,明显感到接触到的许多华人都在变,一些华人还成了好朋友,一些人发信息对我表示我喜欢看你的文章,有的还把我加到他们的群中,并告诉我,在我的群中,你随便发。这样救人的面就宽了。而且,我的群中大约有几十个其它群的群主,我的正念的做法,也在感召着他们,他们也在或多或少的在效仿我的一些做法和风格。渐渐的我成了本地区包括部份大陆区域较有名望的网友和群主,我的微信讲真相的路子越来越宽,得救的华人越来越多。

师父教导我们,“难忍能忍,难行能行”[6],在法的威力下,明白法理后,把世人都当亲人一样对待时,就能生出慈悲心,师父就能加持,讲真相的效果就会好。

以上是个人一点粗浅的修炼体会,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