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处逢生得大法 多多救人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三日】我1967年出生,是泡在无神论的毒液里长大的一代人。修炼前我对什么都不信,大法真相资料我从来不看,看了也不相信,还说怪话。

我的小姑姐是大法弟子,她对我讲大法的真相,讲大法的神奇与美好,我根本听不進去,碍于面子有时敷衍她一下,对六道轮回这些说法根本就不懂是什么意思,更别说相信了。更不会去想“我是从哪里来的、要到哪里去”这类高深的问题,我完全迷失在红尘中。

一场突然从天而降的大难彻底的改变了我及我的人生。

大难从天而降

2012年7月26日那天,我正在午休,突然我的胃、背、肚子和腰等多处剧痛,疼的全身大汗淋漓,我只好拖着沉重的脚步去了市里最大的医院检查。结果确诊为腹膜后恶性肿瘤,并且是个10x9.7x16.7厘米的巨瘤,必须马上做切除手术。医生还告知:这种瘤子就象韭菜一样,长了割,割了长,而且放疗、化疗对它都无效,因肿瘤紧挨胰腺部位,手术难度很大,一般只有百分之三的成功率,术后的成活率也不到一年。

这一晴天霹雳使我万念俱灰!天哪,我才45岁呀,生命就走到了尽头了?全家人都陷入了一片恐慌和痛苦之中。雪上加霜的是:在即将做手术前,又查出我的血型是B型RH阴性,属稀有血型,俗称“熊猫血”,医院血库根本没有这种备用血浆。

寻找这稀有血浆得等一段时间。在这焦急等待期间,除了要忍受身体上的痛苦以外,更承受着精神上的巨大折磨,死亡的阴影时刻笼罩着我,吃不下,睡不着,终日以泪洗面。

大法师父救了我!

在这绝望的时刻,我的小姑姐来了。她不容置疑的对我说:“现在谁也救不了你,只有大法和大法师父能救你!你从现在开始诚心敬念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不会有事的。”她给了我一个“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还带来了大法师父在广州讲法的录音,让我好好听。

以前我根本听不進去这些,此时我却毫无异议的都接受了。那晚我躺在病床上,用心听师父的讲法。听着听着顿时感觉好像全身一下轻松了,没有了疼痛感。那一夜我睡的特别安稳。

更神奇的是第二天一大早医院方告知:血库有我需要的血了。

2012年8月3日,这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这是我重生的日子:这一天,经过五个小时的手术,医生们从我体内成功的摘除了一个有两个拳头般大的瘤子。这一切都是我相信了大法好得的福报。大法救了我,师父救了我!

为什么这么说呢?与我几乎是同时查出患有类似病的还有我家两个亲戚,他们的情况都远没有我严重,就是因为他们不相信大法,不接受大法,先后离世了。真令人惋惜。

劫后得法为治病

经历这次生死大难,我那根深蒂固的无神论世界观被彻底的颠覆了,也让我的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我们全家人都支持我修大法,我走進了大法修炼中来。

术后的我横下一条心学法炼功,如饥似渴的读着《转法轮》。此时我才真正的看進去这本书,真正的理解了这本书的份量。但我还是放不下治病的心,一边学法炼功,一边吃药。同修们看我是刚進门的新学员,没有任何人让我不吃药,我每天背着在家熬好的中药去学法小组学法,到点了我就去喝药。

大约半年以后的一天,在学法点上,到了我该去喝药时,坐在我旁边的一位老学员严肃的和我交流。老同修的话引起了我的反思:是啊,常人吃药是把引起有病的业力往里压,而炼功人是要把推出来的业力消下去的。师父在《转法轮》也讲了:“你得真正按我们这个心性标准去修炼,才能达到健康的身体,才能达到真正的往高层次上走的。”我一边吃药一边炼功怎么能真正达到祛病健身的目地呢?怎么能达到向高层次上走呢?

虽然在法理上悟到了,但是还是做不到。不断的学法,心性也在逐步提高。一年以后我终于把我所有的药都停了。真正在法理上明白了吃药与不吃药的道理,自然就不吃药了。根本不象邪党诬蔑的那样:法轮功不叫人吃药。

虽然此时我的学法还很肤浅,但随着学法的深入,有一天我突然悟到我不是这个地方的人,我的家在天上,我要回家,我要跟师父回家!这个愿望非常强烈,同修们都说我这个念很正。

背法得法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到了2016年。虽然学法炼功快三年了,我也懂得了许多的法理,在修炼上自己也有一点提高,但我总觉的自己与法隔着一层东西,没有看到大法的更深的内涵,大法到底是什么?我说不清,有时学法还打瞌睡。自从自己有了想“回家”的念头以后,我有了一个更强烈的念头:要背法,我要把《转法轮》这部法背下来!

真是心想事成哪,这个正念一出,师父就安排了我们学法点要成立一个背法小组,2016年11月,我们的背法小组正式成立。一开始大家说一天背一页,我心想照这進度,那背完一遍《转法轮》得一年哪,太慢了!我给自己规定一天至少背两页。

背法是神圣的,绝不能为了進度而背法,方式上也不能太随意。我背法时,端坐在坐垫上,手里捧着《转法轮》,一心一意的背。通过背法,师父打开了我的智慧,过去在读法时看不到的法的内涵师父一层层的展现给了我,“玄关设位”,“周天”等章节我以前根本看不懂,背法后,自己渐渐的明白了这些章节我应该知道的内涵。

背法消除了自己学法的障碍,觉的自己在法中突飞猛進的提高,而且背法的進度很快。到目前,我已经不费劲的背了好几遍《转法轮》了。同修都说,我是新学员,师父看我有背法的正念,打开了我的智慧,在帮我往上拔呢!是啊,真是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背法过程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一次在小组背法,同修们让我背第二讲,我一口气顺利的背了六页,大家都夸我背的好,自己这个欢喜心一下子就起来了,有时背的结巴了,不好意思的面子心又起来了,虽然及时修下去了,但知道这样做是对背法这么神圣的事情不敬,我以后再也不在同修面前显示自己了。

背法的好处太多了,我一定要把这部宇宙大法一遍一遍的背下去,背到圆满的那一刻。

修好自己多救人

随着背法,自己对法理有了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飞跃,修炼状态也有了一个本质上的提高。这反映在几个方面。

刚开始修炼时,只知道自己要做一个好人,我从善待公婆开始,处处做一个为别人着想的人,公公健在,婆婆有中风后的轻度后遗症,手脚不太便利,我每天早起为他们做好早餐,等他们从公园散步回来,一日三餐尽我所能做好。可婆婆还说风涼话:“啊,有吃的就不错了,还挑什么?……”一开始听到这些话,我气的都懒的看她。随着心性的提高,我不再烦她了,我提醒我自己:那个烦她的我不是真我,是我要修去的假我。

观念一转变慈悲心就出来了,我看着她都可怜:满脸皱纹,老态龙钟,手脚不便……,一下子我眼泪都出来了,所有对老人的怨言都没有了。写到这里我眼泪又流出来了,人在世上真是不容易啊!

我体会到,按照大法的正法理去修,去执著心真的并不难。

开始我始终认为,时时牢记自己是个大法弟子,自己各方面都做好了,就是证实大法。

2016年夏天,我的心脏突然跳动异常,非常难受,后来一下感觉好象心要跳到了喉咙上,卡在那儿上不来气了。我立刻说:我要证实法,心脏你不能这么跳,我是修炼人,这样做是给大法抹黑。念一正,心好像一下就从喉咙跳下去了。人也不难受了。

2017年4月,突然又发生心跳过速的现象,而且嘴唇发乌,我立刻告诉自己:这不是病,这是对我的考验,出现这种假相看你如何对待!我马上发正念,背《论语》,婆婆从外面回来了,我立马从床上站起来,心脏也随之恢复了正常。只要按照大法的法理去做,什么超常的奇迹都会出现!

2017年8月,我发了一次高烧,在常人观念里,发高烧对动过大手术的人是最忌讳的。家人都让我吃药,但我坚定的认为这就是消业,不为他们的劝说所动,就做我该做的一切。第二天一早,我还为全家做好了早饭,婆婆心疼的说:“她浑身滾烫还为我们做饭,又不肯吃药,这怎么办哪?快把她小姑姐叫来,她只听法轮功的。”

是啊,婆婆说的没错,我心中只有大法,只有师父。高烧第二天就退了。再次在家人面前证实了大法。

我手术后刚痊愈就迫不及待的想去讲真相救人。我的想法很单纯,也没有怕心,就是觉的法轮大法是真正的救人的功法,是大法、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我就是要把这个真相告诉还在迷中的世人。我带着“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以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无神论是邪说,告诉人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在我的劝说下我的亲朋好友基本都做了“三退”(退出党、团、队),都接受了大法真相。

我参与了打真相语音电话的项目,还参与了做资料、发资料的救人项目。发真相资料这个项目在我们小组一度有些争议,有些同修认为有些世人把发给的资料都扔了,不想做这个项目了,我却认为只要有一个人看都是值得我们去做的,要知道救一个人就是救下一个大穹哪,那难道不值得吗?

还有其它一些力所能及的证实法项目我都会积极的去参与,我现在急待突破的就是面对面与陌生人讲真相,我想随着心性的不断提高,这一关我一定能突破。

手术后医生告知我们:手术成功了后果也不容乐观,一般情况下这种病术后的存活期不会超过一年。可我到今天为止已经整整活了六年了,而且气色好,身体健康,除了我腹部上长长的刀疤证明着我的过去,谁也不相信我是六年前被判死刑的人!这一切都是大法给予的,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予的!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我只有修好自己,多多救人、抢人才能报答师父的救命之恩。

我是新学员,第一次给法会投稿,以上所写是我修炼中的一些个人体悟和经历,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弟子叩谢师尊的救命之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