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获新生 去掉怨恨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五日】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是一个多病缠身的人。那时,还不到三十岁,因婆家生活条件不好,我年纪轻轻就患上了多种疾病。

我丈夫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二。在他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公爹带着兄弟四人生活。公爹是建筑工人,每月几十元钱。后来,丈夫的哥哥成亲以后,接了公爹的班,去了外地。

我与丈夫结婚后,我是家里唯一的女人,洗衣、做饭,还要上班、种地、赶着牛车卖西瓜……,在女儿出生前两天,我还在地里刨玉米秸,然后自己扛回家,可以说什么苦都吃了。

后来,家里盖了两处新房,公爹说那是给老三、老四的,没有我们的份儿。我们还住着老房子,我觉的不公平,我为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可转念一想,老房子就老房子吧,新房给老三、老四结婚用吧!

可有一天,大哥大嫂回来了,说老房子是他们的,要把房要过去。按理说,大哥接了公爹的班,本来就沾了光,这些年又不在家。可是,他们就是不讲理。为此,我与他们吵了一架,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我和丈夫都是老实人,大哥大嫂买通了大队干部,将房子抢去了。

我们搬到了一间又黑又潮又小又脏的土房里,那真叫苦。在这种不公正的对待下,我又气又恨,如同跌入万丈深渊,心里的滋味儿无以言表。

我开始与丈夫吵架,各种委屈、怨恨堵在心头。我数落他,“原来你说那房子是我们的,那是你答应我的,可到现在,你又不说话,到底为什么?”任凭我怎么唠叨、埋怨,他就是不说话,我更加生气,最终忧郁成疾。就这样,心跳加速、颈椎病、腰痛、头痛、鼻炎、关节炎等各种疾病随之而来。在病痛的折磨下,最后精神也彻底垮了,每晚凌晨两点以后才能入睡,还经常做出一些不合常理的事。

父亲看到我这个样子,就把我接到娘家调理。那时女儿刚出生不久,我大姐已经得大法,听到我的身体状况后,就过来跟我说:“小妹,你去炼法轮功吧!对身体有好处。”我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心里想着:本来活着也没什么意思,要不就去看看吧。

我娘家距离县城五公里,在学校的操场上,有几十人在炼功,当我看见他们时,心里莫名的高兴。于是我不由自主地走進了他们的队伍,学着他们的样子,与他们一起炼起功来,顿觉身体被强大的能量笼罩着,非常舒服。他们对我很热情,耐心的辅导动作,我觉的他们很和善,仿佛是久未谋面的亲人,就这样我走入了大法修炼。

第二天我去操场,一位五十多岁的阿姨对我说:“你是刚来的吧?”“昨天来的。”我说。她说:“你是有福的,我昨天就注意到你了,这功太好了,你要坚持来。”后来我知道这是师父借她的口点化我。她接着说:“我给你准备了两本书,《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当时,我不知道这书的珍贵,就说:“我不要。”心里想炼功就炼功呗,给我书干嘛?还得花钱,我家里条件不好,拿出十几元钱还真舍不得。

她说:“给你就拿着吧,书太少了,有些人还没有哪,你明天带钱过来就行了。”我想:唉,真是的,人家好心给的,拿着吧。就这样,碍于情面把书拿回家。放了两天后,心想要不看一看?把书拿过来一看,这书那么厚,我文化程度这么低,怎么看啊?还有好多不认识的字,还是看这本薄的吧。

封面上写着“转法轮(卷二)”,我随手一翻,看见里面的字就像活的一样,一个字一个字往脑子里打。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师父的经文《真修》,师父写到:“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1],我的心猛的震了一下,好象是久等的东西,有说不出的激动。我急切地看了起来,虽然有不认识的字,可我大体明白了表面的内容。

我是个从不看书的人,可这书我放不下,几乎是用了一宿的时间把他看完。心想这书太好了,书中道出了当今人类败坏的现象,句句说到了我的心里,我真的是如获至宝。

第二天,我接着又看起了《转法轮》,打开书,我看到了师父的照片,师父是那样的慈祥,那种亲切感无法用语言表达。翻开第一页“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是比较好的。”这时我眼泪莫名其妙的掉了下来,心里说不出的感动,无法言表。

我接着看下去,第一讲没有看完,也就看了三十多页,第二天到炼功点炼功,慈悲的师父开始为我祛病了,当炼到头前抱轮时,只觉的整个人被一团黑气包围着,头晕恶心,越来越重,好像被挤压的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渐渐的黑气团往头顶上移动,一下子离开了身体。从此以后,我的头痛病好了,不用再吃药了,全身的病痛也随之不翼而飞了。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去掉了我的仇恨心

自从大哥大嫂抢走房子之后,我真是恨之入骨,总想和他们大拼一场。恨大哥大嫂,恨公爹,恨所有人。一提起婆婆家的人就咬牙切齿,在心底播下了仇恨的种子,每天都在仇恨中煎熬着。

我得法之后,仇恨渐渐的弱了,随着学法的深入,我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我不再记恨他们了。想起公爹那么大岁数了,拉扯四个儿子也不容易。就这样,我不再恨反而生出同情心。

师父说“作为一个真正有决心修炼的人,他能够忍受的住,在各种利益面前能放下这个执著心,能够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难。”[2]

我对自己说,要听师父的话,做一个真修弟子,要为他人着想,宽容他人。我放下了,身心得到了健康,境界得到了升华,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身体达到了一身轻的状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