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骨癌患者:师父管我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三日】我叫陈庆河,今年五十岁,河北人,职业大货车司机。这些年一直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市跑车,是一个对生活充满自信、乐观的人。

二零一六年六月中旬,我感觉到身体不舒服,肛门下坠,而且伴有轻微疼痛,怀疑自己得了内痔。由于职业的原因,没有时间去医院做详细检查,在门诊拿了些药,服用了七天。情况未能解决,还越来越疼,渐渐的就没法工作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没有意识到自己会得什么重病,因为我还那么年轻,有很多愿望还没有实现,有很多目标还没有达到,我爱我的家,我还没有真正的享受到天伦之乐,我还有很多义务没有扛起,我还有……总之,一切不舒服都是小毛病,它不能要了我的命。

直到二零一六年七月七号这天,为了不耽误挣钱,我和妻子去了呼伦贝尔市一家三甲级医院做了B超,医生背着我告诉妻子可能是骨癌,建议做核磁确诊。家里亲戚找到给我做核磁的医生,他告诉我家人一个无法接受的残酷事实:骶骨一、二节骨头已经黑了,呈蜂窝状,而且周围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和毛细血管混沾在一起,根本无法分开。没有必要做手术了,那会给我再增加一份痛苦,还有可能造成高位截瘫。

我当时就蒙了,再往下家人说什么,医生怎么说的,我都不知道了,只感觉他们的嘴在动,甚至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七号确诊,九号我就卧床不能自理。半月前,我还风风光光的开车挣钱,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呼伦贝尔的天是那么蓝、空气那么清新、草原那么广阔,一切的一切都画上了句号。

看着妻子每天象照顾孩子一样照顾着我,喂我饭吃、水喝,给我端屎端尿,擦洗身体。看到她日渐憔悴的脸上和在我面前强挤出来的无奈的笑和苍白的安慰话,我的心都碎了,揪心的痛。

一天天过去了,我们都这样煎熬着,我还不想死。我祈求生存的眼神和无助痛苦的呻吟充满了整个房间,在病魔的利爪下,我变的那么脆弱、渺小,全身心的忍受着病魔带给我的伤痛。这种痛我真的用语言无法表达出来,它就像是一把尖刀在我受伤的骨头缝里往外剔着什么,又像是一块巨石碾压在我已经酥了的骨头上,这让我怎么承受啊!

喝着从河北老家寄来的中药,和拿病例买来的止疼药“泰勒宁”,我在期盼着奇迹。止疼药药量在逐渐加大,时间在逐渐缩短,可疼痛丝毫没有减轻。看着她们的窃窃私语,看着她跑下楼背着我接打电话,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好像还怕知道什么结果。

七月二十号,妻子和我商量,北京专家和内蒙专家的建议一样,保守治疗,咱们回河北,去你的老家让中医大夫好好看看。七月二十九号,由内蒙的医生连同120救护车直接把我送到火车卧铺上,下车后,直接入住沧州中心医院。他们和北京专家会诊,结果依然是保守治疗。

租个房子住下来,如果到最后没有希望了,至少还是个四肢不少的离开这个世界,至少走时不是那么丑陋不堪。中药继续喝,止疼药由一次半片长到了一次两片,有时疼起来,连哭都不会了,骨头疼的撕心裂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我感到了妻子的良苦用心,她把我送回故乡来,再感受一下家乡的气息,看看惦记的亲朋,喝口家乡的水,吃吃家乡的饭啊!她虽然减轻不了我的病痛,但她可以帮我减少失望。妻子对我说:如果还有选择,我依然如旧,如果还有奇迹,我跪天跪地。让我们一起祈求奇迹吧!

大姐是法轮大法弟子,她经常来看我,给我带来一本《转法轮》和一个小插卡音箱,让我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由于受恶党的无神论灌输和污蔑宣传,我根本就没认识到这就是救我命的法宝啊!心想:你也就是我亲姐吧,我不好说你啥了,我都这样了,还让我看书,你还有没有疼我的心啦。她走时,我让妻子把书和音箱都拿走了。

又过了两天,她给我带来了一本《绝处逢生》,告诉我躺着没事看看书,对你有好处。由于身体的原因,我漫不经心的随意打开了一页看,作者的文笔挺好,写的挺感动人的,是不是真的呢?他们所说的李洪志师父能有这么神吗?连癌症病人都能看好,真的假的?难道他是神仙?!管他呢,往下看,当我再读下去的时候,心里就不平静了。故事催人泪下,让人不忍心放下这本书,我为书里每一位绝处逢生的人感到庆幸,他们真有福、真幸运,能得到李洪志师父的救度,能与大法结缘。我几乎是哭着读完每一个故事。

第二天,皇历八月十二,我拿起来《转法轮》这本书。心里很平静,当时也没有任何幻想,我知道我的病很重,比癌症还可怕(家人瞒着,不知是骨癌),连北京的最权威专家都拒绝了我,我还有什么奢求呢?第一讲“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1],这好像和气功有关系,我的身体都这样了,腿上的肌肉都没有了,也练不了气功。唉,就当看故事看吧!没想到我一口气看了好几十页,胳膊有些累了,也有点困了想睡一会,那时我真的不知道慈悲的师父已经管我了。我看了这么长时间的书,身体根本就没有疼,久违的舒服让我睡了头一个香觉。妻子叫醒我后,我轻轻的拿起《转法轮》,慢慢的接着看下去。然后再吃药就想吐,饭也不想吃。

皇历八月十五这一天,我放弃了所有的止疼药、中药,连同饭也吃不下。虽然不吃药、不吃饭,可是身体感觉轻松了很多,剧烈的疼痛没有了,还每天都排便。持续了七天,肚子开始咕咕响,我喝了一小碗汤,一股暖流从胃通透全身。腿可以配合着翻身了,腰按上去也不疼了,肿块也小了。整个人松软的躺在床上,有强烈的放松感,舒服极了。

慢慢的我又進入了梦乡,在梦中看见了伟大慈悲的师父,师父在半空中伸手从我的腿部掀走一块小手帕一样的东西。然后我醒来,腿舒服极了,一点也不发沉了,我幸福的让妻子看着我的腿,我躺着左右来回的晃动着让她看,我们太兴奋了,兴奋的都忘记了感谢师父。我们共同祈求的奇迹出现了,在此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家里来了好几个同修,他们每天晚上来陪我一起学法,鼓励我精進,使我更加信师信法,把自己交给师父、交给大法。我身体恢复的很快,由当初躺着学法到现在已经单盘学法了;由当初翻个身都是梦想,到现在走二里路都不成问题。大法给了我神奇的力量,大法延续了我的生命,我要把这奇迹讲给身边的每一个人。

一次在楼下和邻居说话,师尊的法身在半空中显现,告诉我,教给他们炼功。我知道师父的意思是告诉我延续下来的生命自己要珍惜,把法放在第一位,大法是严肃的、神圣的,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提升自己。

弟子叩拜恩师,弟子叩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