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在迷中 乐在道中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个体商业者,修炼大法十九年了,从苦在迷中,到乐在道中。

一、苦在迷中

我从小就多病,经常吃药,随时都在感冒,身体虚弱,感觉时时都能昏倒。记得七、八岁时我得了脑膜炎,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星期,吐的都是脓,乡下医疗条件不好,医生开的药也不管用。我父亲自学过中医,他说死马当作活马医,为了救我,他用尽各种办法,甚至于把捣药罐都捣碎了一个。我终于活过来了,但从此变笨了,家里兄妹七个,就我学习不好,记性差,读不了书,老师、同学、亲人都歧视我,给我起了一大堆绰号。

因为记性不好,别人一学就会的东西,我得学七、八遍,甚至十遍都记不住,眼笨、手笨、口笨,说不来好听的话。一次父亲教我们兄妹学珠算,别人都会了,就我不会。这时我表嫂来了,就问父亲他们都学会了吗?父亲说,就我不会。表嫂问我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说只要我喜欢吃的就不让她女儿吃,否则跟我一样笨。我在众人的嘲笑中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進去。没有人体会我心里的难受,我时时感到很无助。父母好东西大多给兄妹,我只有看着的份,穿的都是别人不要的。

就这样,我在他人的歧视中自卑的长大。十七、八岁就因龋齿蛀空了两个大牙,门牙被蛀了一个洞,牙疼一直伴随着我,曾经因牙疼我用冷水不停的漱口一整夜。又患了中耳炎,耳朵烧灼胀痛,两耳不好使,听力下降。腰也痛,晚上失眠,要吃安眠药才能睡,长时间的服药,致使我成了四环素牙,肠胃也受到影响,消化不好。

结婚后,家庭矛盾不断,丈夫经常使用暴力,婆家人也看不起我。无奈我选择离婚,带着两岁的女儿净身离家,一身的债,一身的病,连个住处都没有。我抱着女儿,欲哭无泪。好不容易租了一个门市,一个人又要進货卖货,还要照顾孩子,我忙不过来,就想请母亲帮帮我,可母亲要照顾妹妹的孩子,不跟我过,怕我养不起她。我心里又委屈又怨恨。

二、乐在道中

一九九九年初,我得到了万古不遇的大法。当时炼功动作还没有学会,只是看大法书,一个星期后,我坐车去進货,就感到和往常不一样,冷风吹着也没感觉,鼻涕也不流了,而以前是一吹风我就得从骨头冷到心尖,鼻涕长流的,七、八月份还得穿毛衣。我心想这真是一本神书。

在不断看书中,师父帮我净化了身体,困扰我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我才知道人没有病的感觉真是幸福啊!舒服自在!我知道了人为什么有病有难,知道了人与人之间的恩怨是前世造成的,明了因果报应的关系,感恩师父帮我解开了我心里的结,我要求自己不再怨恨家人,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时时向内找,处处考虑别人的难处。

在母亲快八十岁时,家中兄妹个个有困难没有人照顾,我将母亲接到家里,把主卧室让与母亲,告诉她:“主卧是主人住的,这家里的主人就是您,您高兴怎么住都行。”我每天给母亲做好饭才去门市卖货,生活上时时照顾好母亲,她老人家感到很开心。

师父还给我开智开慧,把一个很笨的我变成一个聪明人。我原来卖玩具车,从来不会拼装,有人买时,我还得去求他人帮忙拼装,他们也得照着图纸看半天才拼得好,时间一长,人家也不帮忙了,把我搞的真是焦头烂额。学大法后,我就求师父帮帮我,突然灵光一闪,我就会拼装了,不是图纸上的步骤,我看不来图纸,但比图纸上的步骤还快,十来分钟我就拼装好一个玩具车。

自从修炼后,神奇事可多着呢,这可是我当初想都不敢想的。记得以前给哥哥看商店,他们都不放心,说我太笨,怕我算不来帐。

再说说我女儿。女儿快上学时,我请人教她学拼音,很久才记住,那人说,这孩子以后上学很吃力。后来我学法时,她也跟着学一些,我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被迫害时,她还帮我把《转法轮》保护下来。后来,她顺利考上了大学,让她们班的人都很惊讶。大学毕业,她又以优异的成绩考上研究生。

大法在我心里扎下了根。我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做买卖时不坑不骗,不与同行去争去斗,生意做的很好,不仅有了自己的门市,还买了楼房。弟子的一切都是恩师所赐,弟子用尽人间的语言也表达不了对师父的感恩之心,唯有精進修炼!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