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病”的假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随着正法進程向法正人间过渡,向世人讲清真相越来越迫切,“病”的假相也给同修在讲清真相中带来内外的干扰,我们地区有的同修被“病”的假相长期干扰,走不出来。据了解,一些同修在帮助有“病业”假相同修时,习惯于指出同修的人心,帮助其向内找。个人体会,对于“病业”魔难中的同修,这样的“帮助”也许无意中使同修承认了旧势力的魔难安排,增加了“病业”魔难中的同修否定旧势力的难度。

最近,我有机会和被“病业”困扰的同修多次交流,在交流中,我能理解同修的感受,也谈了一些个人对法理的认识体会。同修感觉减轻了负担,身体不同程度都有了好转。通过这些交流,我向内找,总结了以下几点体会,希望与同修共同精進,否定旧势力的干扰,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与同修交流的目地是加强和坚定同修的正念,而能够加强和坚定同修正念的只有法,因此自己正念足时,和同修交流状态才能好,交流过程中,认真倾听同修的认识,同时注意看自己、修自己,坚定正念,不离开法,带着人心的“帮助和理解”容易使同修深陷魔难中。

和我交流的一位同修长期处于魔难中,在当地多数同修都与她交流过,还一起学法,指出她的人心和观念,该同修多次想要突破,都出现“病业”危重状态,送医院抢救,又吃药,回家后痛悔,被同修指出吃药是人心放不下,扔掉药后,又出现“病业”危重状态,再送医院抢救、吃药、回家,以至于曾“帮助”她的同修中有的出现指责和抱怨,有的失望,不再“帮助”,这种多次反复的痛苦也造成该同修已感觉无信心再次突破“病业”魔难。

向内找,我想到前几年自己在“帮助”家人同修摆脱“病业”魔难时,我也有那种迫切希望同修好起来的心,就“帮助”家人同修指出人心、和家人同修一起学法,想要解决身体问题,可情况越来越严重后,自己的情绪也愈加急躁。每次指出家人同修有人的情、什么“血糖高”的观念、要放下生死啊,家人同修也接受认可我的说法,认为自己有什么人心、什么情,可实质上,这些所谓的人心或情都是干扰,不是他们真正的自己。

因为法理不清,无意中承认了旧势力的魔难安排,我的“帮助”也成了旧势力安排的一部份,因为我没能把这些人心和“病业”中的家人同修分开,没有看清这些人心也是旧势力强加的,让家人同修在承认迫害后反迫害,无意中加重了家人同修否定旧势力安排的难度。

二、魔难中的同修有时会有些敏感,在交流时,宜注意方式方法、注意语气。例如,有的同修在帮助同修时会说:“某某同修什么病业都过去了,你知道不是病,怎么还承认它呢?”其实这种指责抱怨并不可取。交流中,被“病业”干扰的同修认为自己长期魔难已经过不去了,我们就要考虑同修的痛苦,避免指责。我往往先肯定同修在魔难中还在救人,理解同修的承受,同时告诉同修这魔难是旧势力造成的假相,“过不去”这一念都是旧势力强加给她的。

师父说:“那么大家想一想,人类的社会,我们所能看到的这一切能是偶然存在的吗?甚至于每个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你甚至于思考的一个问题都不是简单的。将来你们看,都是安排的相当细密,不是我安排的,是这些旧的势力安排的。”[1]

师父说:“你走好正法的这条路,修炼中你能够闯过你自己的束缚,能够放下你的执著,能够在正念中救度众生,你能够正念对待你所面临的一切,这就是威德。”[2]

通过背师父的法给同修听,从正面引导同修突破自我,用法加强同修的正念,再肯定被“病业”干扰的同修在魔难中还在证实法、讲真相救人,从法上否定旧势力对同修的“病业”魔难安排。这样和同修在法上交流后,法的威力在同修身上有了展现,该同修当天出去讲真相时,走路拖地无力的一条腿恢复了正常,其实本来就是假相。

三、引导同修分清人心不是自己,我们是正法中的一个粒子,大法造就的生命本来就是无私无我,金刚不动的,我们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谁也不配来考验,谁动谁是罪。例如,交流中同修说她向内找,发现自己还有对家人的情、还有怕心,我说那是情的干扰、怕的因素对你的干扰,它们不是你,这些都是旧势力强加给你过关的,因为你承认情是你、承认怕是你,旧势力就钻空子安排魔难考验你,而真正的你本来就没有这些人心的。

师父说:“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无法修的更高,更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不承认它旧势力提供的这个所谓的环境,因为在正法中我会使一切众生都同化大法,根本不需要在这种邪恶中锤炼大法弟子。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它们这样干我的弟子可成,它们不这样干我的弟子也可成,只是邪恶非要这样干,这样会对正法干扰,会使它们在行恶中犯罪,会使很多生命与世人,包括它们自己,被淘汰掉。”[3]

我悟到:分清这些人心不是自己而是旧势力强加的,有利于解体旧势力的魔难安排,彻底否定旧势力的魔难安排不仅是为了个人修炼,还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如果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和魔难,即使“承受过去了”也是走了旧势力的安排,会造成很多生命与世人对大法犯罪被淘汰掉,同时给师父正法造成障碍。这也是要解体怕的因素的干扰,同时注意安全的原因。只有我们按照师父的安排做的正,在法上提高,才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四、交流中不执著同修的执著,也不执著于解决同修的身体不正确状态,可以整体上谈个人对法理的认识,不急于具体告诉同修应该怎样怎样做,因为只有同修自己悟到后,自己要求自己才能做好,如果同修明确需要我们的建议,可以谈谈个人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时怎样清除它的体会。

例如:有一次我工作时,突然感到腰部很痛,用手一摸就像有个石头在腰里,当时心里想这也配来考验我?甚至觉的好笑,休息时就发正念,发现“石头”会在腰间移动。常人知道后,说是一种“病”,好像挺严重的,我也没放心上,什么名字的也没记住。回去向内找,发现那段时间工作忙,很少看书炼功。归正后,第二天“石头”转到腰的另一边,但是变软了,第三天就没感觉了,后来不去管它,就忘了。

我体会到:旧势力之所以能够“干扰和迫害”,是因为我们在法理上不清晰,行为上没做正,给旧势力钻了空子。既然我们认为被干扰的同修“病业”是假相,就应该和同修一起不承认“病业”假相的干扰,为什么还因为这些假相而动各种人心呢?这各种人心难道就不是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心病吗?无论同修出现什么不正确的“病业”状态,我们都不会被这种“病业”假相所带动,因为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存在,它给同修所造成魔难表现也不会承认,它想利用强加给我们的心病为借口,而加重同修的身体魔难也不承认。

五、解体旧势力,放下“迫害”的概念,与同修一起正念清除内外邪恶因素的干扰,为证实法、救度众生扫除障碍。

师父说:“这个旧的势力在历史上安排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做了极其周密、细致的安排。它们为了它们安排的事情不出问题,在上一个地球时它们已经演习过一遍了。大家想想,它们能不执著吗?它们能放手它们要做的吗?可是呢,我们如果正念很足,又符合了宇宙的一个理,不管是旧宇宙、新宇宙都有这么一个理:一个生命的选择是他自己说了算,哪怕在历史上他许过什么愿,关键时刻还是他自己说了算。这里包括正反两方面,都是这样。”[4]个人体会,我们只有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好,在法上升华,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才能真正彻底解体旧势力。

在交流中,也有同修认为正法已经向法正人间过渡了,怎么还这么邪恶啊?我们知道虽然邪恶越来越少了,但是只要邪党在,邪恶就存在,而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看自己、修自己,找自己是不是被什么因素干扰放不下。如果在法上认识,还有生死的概念吗?还有苦的概念吗?还有“迫害”的概念吗?师父说:“只要你去学,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只要你去修,只要你能够在法上去认识法,那就无所不能。”[1]

相信我们只要在法中坚定正念、整体升华,就能够与“病业”假相同修一起正念清除邪恶因素的干扰,在正法的最后时刻,真正助师正法,救度更多的生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