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发生在双城地区绑架事件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由黑龙江省公安厅和哈尔滨市双城区公安局在同一时间内绑架了双城大法弟子五十多人,在此之前的所谓“敲门行动”中被骚扰的大法弟子就有一百五十多人。从二零一一年到现在,双城地区已经出现了三次这样的绑架数十人的案例,被绑架人数之多在全国已属首位。

在今年的绑架迫害中,虽然大部份同修已经回家,但邪恶却放出风来,要在双城办洗脑班继续迫害大法弟子。在正法進程到了今天,邪恶少之又少的情况下,居然还发生这么严重的迫害,在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同时,还有那么多公检法人员被邪恶操纵对大法犯罪,也有一部份明白真相的人因为迫害又对大法产生了负面想法,包括大法弟子的亲友。给救度众生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和反思。

我们总结了几方面的问题,在学好法的基础上,做到真修实修,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整体提高,走好走正今后的路。

协调人之间的矛盾

双城的协调人都很有能力,做起项目来都很了不起,但是有的谁也不服谁,比如有的协调人之间意见不统一,就互相不配合,各自拉一伙人去干,还互相讲对方的不对,都证实自己的对。长期不能实修向内找,造成很多协调人被绑架。当某个协调人有突出不在法上的行为时,其他协调同修采取的办法是直接到该同修协调的片区去接替,在党文化的做事方式下,领导式的、号召性的做事,而该同修知道后就明争暗斗,在妒嫉心和党文化思维的驱使下,拉帮结伙,互不相让,相互倾轧,长期处于这种对立僵持状态,甚至互相攻击,造成严重内耗,有的同修看到这种情况,也都表示无能为力,而采取回避。

师父说;“为什么有的时候在各个地区经常发生争论、有时争论不下呢?为什么在证实法中意见老是统一不起来呢?这在中国大陆最近一个时期就比较突出。其实是什么问题啊?很简单,就是你是在证实法还是你在证实自己。如果你在证实法,别人说你什么你都不会动心。如果别人冲击了你的意见,冲了你的气管,你觉的不舒服,你如果在别人针对你哪个问题对你提了反对的意见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见、你觉的不舒服的时候,你要起来反对、辩解,因此造成跑题与不顾,哪怕是最善意的辩解,你都是在证实自己,(鼓掌)因为你没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此时你最放不下的是自己。”[1]

然而修炼不是做事,是在做事中修心,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看护,我们能做了什么?当我们有了证实自我的心时,已经把自己摆在大法之上了,作为弟子怎么敢有“贪天之功”?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可不是嘴上说的,是在实修当中真正按照大法的标准修炼自己,放下人心和自我,用修炼人应有的胸怀宽容、善待同修,严肃对待修炼才能做到的。而做事和修心上的脱节,导致麻烦不断。

项目与项目之间的间隔

长期坚持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看不上那些在家里走不出来的同修,认为自己才是精進的,是在法上修的。甚至对同修被绑架也不关心,理由是不能影响救度众生,还认为被绑架的同修是不精進造成的。参与打电话直接劝三退项目的同修认为自己这个项目救人力度大,也看不上其他不做这个项目的同修,做资料的同修也觉的自己做的是很关键的项目。有的同修用是否被绑架、骚扰来衡量修的好不好,而不在法上悟。

师父说:“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证实法的方式不同,社会阶层不同、职业不同、环境不同都能修炼,这就是大法展现给修炼者的路。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都是肯定的,都是在做大法弟子应该在做的。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运转中有机的分工圆容方式,而法力是整体的展现”[2]。

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当我们用分别心来衡量同修时,就已经陷在人中了,而师父是要我们在法中圆容。

以法为师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盲从和依赖

其他同修一部份是协调人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从不用法来衡量,在法中正悟,另一部份是看不惯协调人的做法,消极抵制。

比如有个同修干事心特别强,包揽的项目非常多,接触的同修也非常多,她协调的很多大项目成功率特别高,引起一部份同修对她产生崇拜和依赖,但她却时时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因为她说自己法学的很少,做事却莫名的顺,很多事都是在大脑上突然反映出来,然后就随着去做了,还做成功了,这使她感到迷惑。

相当一部份同修也很迷惑,因为她一方面显示出很多神迹来,另一方面又表现出很多明显的不符合大法的行为。比如有的同修遇到魔难时,她在帮同修时随便发脾气,甚至是张嘴骂同修,这引起同修们的强烈反感,却又无可奈何。因为她也显出许多神迹。比如她当年去北京证实法,同去的人被非法关押,而她却能顺利回家。再比如这几次双城绑架案,与她接触的同修很多都被绑架,而她却能安然无恙,甚至警察到她家里抓别的同修却不动她。这一点连她自己也感到奇怪。有的同修就认为她是旧势力安排来破坏法的,从而孤立她。就造成这种间隔。

其实这恰恰上了旧势力的当,师父说:“千古人间一台戏”[3],旧势力在历史上安排了各种角色和各种恩恩怨怨。到了正法的今天,旧势力仍然用我们在历史上所演的角色而造成的各种恩怨对我们進行迫害。而我们要想否定这一切,就必须跳出旧势力的这种思维否定所演过的角色而形成的生命,分清真正的自我。按真、善、忍同化大法,不再入戏。

其实同修不在法上的表现也是被旧势力安排的,不是同修真正的自己,大家都能看清这一点就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

既然旧势力安排了一套它的东西,又把相生相克的理绝对化了,它安排一个同修这样表现,那也相应的安排了其他同修相对的表现,而当我们不能看清这一切,把同修当镜子反观自己向内找,不能够用法衡量,慈悲对待同修否定旧势力的这种安排,都看同修的不足,旧势力就会突出这个同修的不足。甚至会让同修乱法,而旧势力的借口就是你们那么多人都有这样的心,你们都不修自己、都向外看,都有那么强的妒嫉心,互相拆台,根本不是大法弟子的所为,所以它就要下手。它就挑一些它们认为该收拾的,或者可以起到迷惑大家作用的同修,把这些人抓起来,看你们还能不能警醒。一次不行,没使大家改变,它就要两次、三次,甚至把整个大法弟子的环境造成一个混乱的表象让大家都认为乱。

那么我们该如何否定呢?首先我们应该以一个大法弟子应有的修炼心态向内找,在思维上否定旧势力:比如一听说同修被绑架了,有同修马上就说:不能承认旧势力,得发正念否定迫害,接着又说:他为啥被抓呀?!是法没学好吧,正念没发吧,没出去救人吧,或者他哪关没过好吧,他那怕心可重了。这样的认识邪恶能不迫害吗?不但自己这样说还出去传。听到的同修也可能这样说,大家想一想,这是在否定旧势力吗?

邪恶之所以敢迫害大法弟子,就是因为他们也是这样的认识,才去迫害同修的,而你和旧势力的想法是一样的,那不等于和旧势力一伙吗?如果大家都是这样的想法,这样的思维那就不但没有否定旧势力,反而给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增加了借口,那么我们的第一念应该怎么动呢?首先应该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同修无论做的如何都应该归师父管,都会在大法中归正。不允许旧势力以任何借口迫害同修,相信同修是好的,一切不好的表象都不看,包括对待出现病业的同修以及出现一切不正确状态的同修,都全盘否定迫害。整体同修动的是正念很关键,我们都能做到无私完全符合法,谁也动不了,也就破除了旧势力的安排,全盘否定旧势力不是喊口号,在思维上,在一思一念上清除旧势力的安排,师父就会给我们做主,众生才能真正被救度。

迫害发生后我们几个同修到一起交流了一下,当时表面环境和气氛都显得很紧张,但是大家很快认识到这种状态不对,应该否定,大法弟子才是主角,不能被邪恶牵着鼻子走。其中有一位被绑架同修的家属同修,当时状态很不好,带着对警察的仇恨和报复心,面部表情冷冷的很吓人。有个同修看到这种情况,就告诉这位同修不应该这样,其他几个同修也有同样的想法,都想劝他改变,这时另一个同修说:“我们不能看被绑架同修的任何不足,也不要用人心替同修担心,修炼中谁都有执著,但这不能成为被迫害的借口,而且同修有师父管。我们对被迫害同修的家属不能有太高的要求,要关心、理解同修。”同修的善心使这位家属同修很感动,说出了自己当时的想法,他很艰难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思想中一直要去报复抓他妻子的警察,但他毕竟学了法,知道不能那样做,所以很痛苦。刚才那位同修又接着说:“其实我个人觉得在历史上你可能被安排了这样的角色,也许正因为你这里有了不正的场,才招来了邪恶的迫害,同修之间的场是互相影响的。而师父将计就计恰恰让你否定那个角色,不再随着旧势力的安排走,放弃那些想法,清除那些不符合大法的念头,同化真、善、忍,走正路,证实大法。”当时大家都抱着慈悲的心和向内找的祥和心态,都感到这是一次整体升华。过了些天,再见到那位家属同修,他像变了个人似的,热情的和同修打招呼,一身正气,没有了负面的东西。写到这里,真心感谢师父的慈悲看护。

我们还见到了直接打电话劝三退做的很好的一直很精進的同修,她说她自己及很多同修都认为同修被抓被迫害是因为那些人不走出来救人,及没有实修造成的。那么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那部份自认为自己及自己这组同修精進的人该怎样看待其他同修的被迫害呢?还有人说:“迫害发生当天,在大街上讲真相的那些人没受到任何干扰。”当然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就会有效的否定迫害。但对其他同修遭受迫害,我们作为一个整体,也不能置之不理,至少我们要用否定旧势力安排、彻底解体迫害的正念,加持被迫害的同修。

打破地域的间隔形成整体

从迫害开始到至今,黑龙江省一直是饱受迫害的重灾区,双城大法弟子受到的迫害尤为惨烈,这有双城同修自身的原因,但是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双城的问题已不仅仅是双城一个地区的问题,作为其它地区的同修也应借此机会找找自己,想想周边的地区我们是不是也有责任?是否也曾经用人心看待双城同修的精進,盲目的学人,把双城同修作为榜样,去效仿和依赖,不是站在法上“比学比修”[4],而是用人心做事,追求表面的轰轰烈烈,这种不在法上的表现,给邪恶提供了迫害的借口,更助长了邪恶的迫害。

结语

正法已到最后,救人已相当的紧迫。从双城的情况可以看到,迫害仍然在很大范围内持续而且很邪恶,当然有的地区可能做的很好,环境已经相当宽松。大法修炼要求达到无私无我的境界,而哪一个法粒子没做到,那里就有漏,也就需要我们去圆容。也就是说不管修炼的个体或者一个群体修得怎么好,他都要对大法弟子的整体有一个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彻底结束这场迫害,救度更多的人。而不是去钻到旧势力的圈子里用邪党文化去分辨是非对错。当然作为修炼的个体,我们自身是要时时对照法向内找的,彻底结束迫害,大法弟子都会在法中归正自己,让我们都发出这纯正的一念吧,圆容师父所要的,救度众生。

个人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文中涉及到的同修还请包涵,对事不对人。旨在整体提高。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对学员文章评语〉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唤醒〉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