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差 后果不同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六日】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今年五十九岁了,修炼前多种疾病缠身。如:乳腺病、后脑麻木、颈肩酸痛、蹲起头晕、眼前发黑、眼冒金星等病,使我身心疲惫,在痛苦中煎熬着;修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身心愉悦!

今年二月末,我将五十多袋玉米棒从房东提到房西,并攒到茓子里,累得通身是汗。第二天清晨起来后,觉的左乳房疼,用手一摸,更疼;心想:可能是昨天累着了,念头刚一出现,这痛感就象电波一样几秒钟就冲到了右乳房,痛得我不敢喘气、不敢快走。这时才觉的不对,立刻盘腿发正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师父把我身体净化的没有病了,你不配来考验我,彻底清除给我肉身制造病态假相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发了好一阵才算缓解了,可还是不舒服,晨炼都不敢用劲。过后向内找,找出了:自以为是的心、不善的心、怨恨心,自己马上清除掉。虽然三件事也在做,可是这不正确的状态还是拖了近一个月才消失。

今年七月中旬,我去女儿家呆了半个月,由于天气太热,每晚都得吹风扇,否则无法入睡。十几天后,我觉的肛门不太舒服,我想不是病是消业,没在乎、也没理它。回东北后,天没有那么热了,睡的是火炕,反而这不正确状态更严重了,肿胀、发痒,坐着都不舒服。每天站着的时间多,丈夫有些察觉,我也没太敢细说,怕给修炼时间短、有不正确状态就要吃药的丈夫造成负面影响。

八月三日我站在地上看期刊中的发正念三次糖尿病症状全无文章,给了我启发,我这不正确状态不是消业,是迫害,我一定把它灭掉。于是我对丈夫说:“我要灭掉迫害我的一切邪恶!”当即立定站直,单手立掌发正念,正如同修说的象爆发的火山一样,强大的正念瞬间喷涌而出:“我是李洪志的弟子,谁也不许迫害我,我修的不好、有漏,我有师父在管我,我会在大法中归正,彻底清除给我制造犯痔疮病假相的、不让我用健康身体证实法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及其邪恶的生命与因素,一切空间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灭 !”发着正念就明显的感觉痔疮在收缩、肛门不肿胀了,不痒了,几秒钟恢复了正常。

这瞬间的变化,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同时也增添了丈夫信师信法的信心。

同样发生在我身上的两件事,前者“病魔来”假相来的凶猛又符合犯病的理由,第一念“累着了”,搅在具体事里不能自拔了。“累着了”就是常人的观念,不是彻底否定迫害的正念,带有很大成度的承认,结果就陷入很大成度的病业状态;陷入其中再去否定就很难彻底,所以本该正念清除转瞬即逝的病业假相,拖了一个月。而后者,第一念不同,结果不同,发正念能清除,而且立竿见影。

这两件事的对比,使我对师父的“在任何干扰下都不钻到具体事件中搅乱自己,才能走出来,而且威德更大。”[1]的法理有了進一步理解;同时对“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2]的法理有了真切的体验。真是一念之差,天壤之别。

修炼是严肃的,自己一定要踏踏实实的学好法,时刻保持正念,修好自己、多救人。叩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的帮助!

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